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六百一十五章 穷追不舍


  之前博尔金用星阵轰的是三层小楼的中下部,所以它有些偏斜,甚至有倒下之势。
塌陷的三层小楼猛地下倒,朝博尔金和随蚩而去。突然,小楼的地基二次断裂,并且还是小楼倒下的反方向,所以向前倒的小楼猛地一震,就这样停止偏倒,滞在小麦肤色的女人眼中。至于其下的博尔金和随蚩,既毫发无损!
“运气不错!”
女人看向博尔金的眼神全是厌恶,她抬起手臂时,身边迅速聚来百人。这里是街道,老百姓见这么多人聚在一起,还手持武器,立即向四周散开。
“看来下去的那些人不是你的同伴。”
“当然,我不会让我的同伴冒险,况且,我的同伴不会那么弱。”
“哼!想杀我的人还蛮多的嘛。”
女人是安塞尔·穗悦,安塞尔佣兵团的团长,实力在一颗星神两大两小星团,没有博尔金强,但她身边站着的应该是其他佣兵团的团长。在场有三百人,起码有三支佣兵团。
“谁让你不识抬举。”
“哼!”
除了穗悦,其他几个佣兵团的人都不知道占星佣兵团被通缉的原因,不过没关系,只要有钱,有大额的赏金,他们就愿意为之卖命。
“你个王者佣兵团的狗!”
“你就继续嘴硬吧,你们二人,该怎么突出重围?”
穗悦胸膛中亮起紫色的光,这是她的星神——破坏机器!
身边人见之,没有立即出手,因为怕被穗悦的招式伤到。只见,她抬起双手,发后的双眼闪过一丝寒芒,其中的紫光犹如末  日的颜色。
“毁灭之神!”
双手张开,紫气迅捷而出,朝博尔金和随蚩而去。两人即便背着包,但还是在跺地后离开地面,这一瞬间,三层的小楼被紫色的双手握成瓦砾。
“可惜,你的速度太慢!”
随蚩说完,落地的瞬间猛然前冲。他的实力在一颗星神两大两小星团,和穗悦无异。后者虽是团长,但一个普通的巨星佣兵团团长,怎么能和第二代佣兵团副团长相比?
手臂张开一个弧度,出拳的姿势犹如子  弹划过枪膛,随蚩的右眼闪出炽热的光,第一星神色星神炙星催动!
拳如火炉中铁,被烧的通红,当它出现在穗悦眼前时,后者不禁震惊。
“好快!”
轰!
拳上的炽热气浪带起火星,似乎被什么东西挡住,猛地朝两侧而去。
“好烫好烫!”
身边人惊呼,在衣服着火时快速后退,和他们一起的还有穗悦,她的脚步在地面划过数米。颇有几分姿色的小脸在随蚩炽热的拳下变得通红,即便满含破坏力的紫色星神之力也无法挡住温度。
“好惊人的力量。”
安塞尔佣兵团的人有些吃惊,其他几个佣兵团或许不清楚,但他们知道自己团长的力量。就是这个身材偏瘦的女人,曾用自己的星神捏碎了一座山,这是她征服安塞尔佣兵团男人的原因。
“既然连团长都比不过他。”
“不愧是……第二代佣兵团副团长!”
在身边人感慨时,背着包的随蚩退回博尔金身边。
“团长,能准备星阵吗?”
“给我五分钟!”
眉头一皱,这个时间有点长,但随蚩还是说:
“没问题!”
放下背包,随蚩脱掉身上的短袖,它满是血迹,但不是他自己的。将短袖揉成一团,擦了擦肌肉上的汗。在随蚩向前时,穗悦说:
“准备以一敌百?”
“我的眼里没那么多人,因为很多都是垃圾!”
随蚩的黑发偏后倒,露出窄额头和一对浓眉,他摆出架势,以一种享受的目光看满是怒气的三百人。
“太狂妄了!”
身边的团员准备冲出,但被穗悦拦住。
“别小瞧他,他可是炽拳——随蚩!”
穗悦说时,看了眼博尔金,他闭上眼,全神贯注的模样似乎在准备某种大型招式。他是星祭师,可以通过星阵进行远程跳跃,穗悦觉得博尔金现在就在准备那招,否则他早就开始战斗!
“用箭!”
不管如何,穗悦都要将其打断,并且将他的人头带回大佣兵城。伤害王者佣兵团或者挑衅他们的人,都将由她来制  裁!
随着世界  政  府的进步,新式枪大面积普及,但他们有规定,唯世界  政  府军有权力使用,否则便是违  法。因此,现在的佣兵界大部分还是使用箭矢。在道道机括声中,箭矢携破风声前冲。
“你该怎么拦呢?”
穗悦脸上出现一丝坏笑,同时射出的箭矢从三个方向而去,就算随蚩的实力不弱,但也不可能全部顾及。
似乎察觉到穗悦和众人的想法,随蚩后退,随即,面对三方箭矢,他双手拍地。
“咒文——岚山之盾!”
咒文的汇集点一般都在胸口,当星神星团之力灌输进去,咒文会立即蔓延,同时以固定的形势出现。当咒文蔓延到眼角,箭矢距离随蚩只有不到一米时,随蚩双臂打开,一道淡青色的盾牌出现,盾牌呈弧形,大致分三块,将身前一百八十度的攻击挡住。
脚步一别,无论箭矢上的星神星团之力有多强,都打不破随蚩的防御。
“哼!”
冷哼时,穗悦作为在场最强的战师,指挥说:
“将他们包围起来!”
战师们的动作很麻利,就算能挡住一百八十度的进攻,能挡住三百六十度的?
“要不是有这招,估计就被你们逼上死路了!”
随蚩后空翻,从博尔金的头顶而过,双臂平举时,盾牌在他身前打开。
“好机会!”
穗悦伸手轰拳,其上的紫光犹若钢铁巨爪,猛地冲向博尔金。
咚!
两物相撞,发出沉闷的声响。
“什么?”
穗悦咂舌时,见紫色之拳前既显一弧形盾牌,这面盾牌大致分三块,和随蚩的“岚山之盾”如出一辙。
“星祭师施展招数时需要静心,可没说不能动!”
博尔金睁开眼,长脸上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笑。要是之前没恢复实力,恐怕他就要和随蚩栽在这了,但造化弄人,谁能想到他的同伴会背叛他。有了他们的血,他的伤势恢复的很快。
“该死!”
穗悦低估博尔金了,不,应该说没想到博尔金逃了这么久,既然还有这么强的实力,能在施展招数时分神。穗悦之前伤了博尔金,他的半边脸现在还血肉模糊,可战斗力丝毫没有被削弱。
博尔金浑身都是被血浸湿的绷带,但三百人绝对想不到这些绷带下的肉体已近乎恢复。
“不愧是禁术!”
博尔金喃喃自语,这才十几分钟,吸收了鲜血和心脏的他已近复活。
“喂~你们敢再垃  圾点吗?”
随蚩说时,很多佣兵都收起弓弩,为了追捕博尔金等人,他们一直都是轻装,带的箭矢不多。还有很多战师没有携带远程武器,所以现在只剩近战这条路。很多人都望向穗悦,同时缓慢向前。
现在才是真正的四面受敌,随蚩不知道博尔金使用了禁术,所以做好了以一战百的准备。但根据现状,这是有难度的,因为他自身的状态不算最佳,况且还有安塞尔·穗悦在,这个女人的实力不能小觑,要是被她抓到空子,他就危险了!
“上!活捉他们!”
穗悦说时,朝博尔金而去,不能让他施展遁走的招数。后者双手和在一起,以此汇聚自己的星神星团之力,面对冲来的众人,博尔金只有后退,随之前冲的,是手臂炽热的随蚩。
“炽热刃臂!”
小臂在身前扫过,其上的炽热之光犹如浓缩的火焰,一瞬间将空气燃烧的嗤嗤作响。成排佣兵倒下后,随蚩的目光对上穗悦,但他没有直接攻击她,而是在全身通红的情况下猛地转身。
“弧形沙犁!”
双拳砸下,地面开始龟裂,它龟裂的弧度朝向博尔金两侧,从其中射出的高温沙砾犹如急速水枪,可以将人斩成两半。地面的龟裂弧线犹如诡异的蛇,绕过博尔金,将其保护在里面。
“啊——”
龟裂的地面缝隙中射出赤红的沙砾,令被斩中的佣兵发出致命的惨叫。这些声音对博尔金而言是最大的安慰,总算逃过一劫,他现在双手和在一起,不能使用星神星团之力,这样的他作为星祭师,压根没有什么战斗力,所以只能靠随蚩。
“咳!”
身体前倾,随蚩吐出一口血。
“我就知道!”
迅速起身的随蚩伸出一拳,炽热的拳头携着高温,滴下犹如赤红的钢铁之水,随之将身边上前的佣兵胸膛给洞穿。
之前在帮博尔金的瞬间,穗悦对他发起了进攻,现在,他生气了。
双臂展开,在随蚩准备施展自己的强招时,不远处传来一些洪亮的声音。
“让开让开!别围观,大家都散开!”
随蚩以炙热的拳头和穗悦紫色的大手轰在一起,高声道:
“团长,恐怕是世界  政  府的人来了!”
“真是添乱!”
穗悦不想让世界  政  府掺合自己的战斗,虽然现在他们还没出现在自己眼前,但她能感觉到,所来的队伍就是世界  政  府军。
“看来要提前了!”
龟裂大地中射出的赤红沙砾很快消失,四周的佣兵战师跃过,随之展开近身战。面对刀刃拳刺,博尔金只有去躲,但总有躲不开的时候,面对扫堂腿,他身体上跃,这个瞬间,两位佣兵一前一后,以手中的刀剑刺进博尔金的身体。
“区区一个星祭师,既然敢和我们打近身战,可笑!”
两把刀刃抽出时,博尔金的身体中射出鲜  血。
“团长!”
随蚩大喊,他们就要死在这了吗?他们的野心,也要就此结束了吗?
身体中流出两滩浓血,固态般令人作呕,博尔金嘴角微微上勾,看来之前的禁术做的十分有必要!
“随蚩,放心!我们不会止步于此!”
合在一起的双手分开,其中聚集的星神星团之力快速形成一道星阵。
“走!”
博尔金说时,随蚩转身欲走,但被佣兵拦住。他们的实力都不算特别强,但人数众多,在随蚩和他们战成一团时,博尔金故意提高嗓音。
“随蚩,别理这些北辰·曦和的狗!”
随蚩挥臂,炽热的皮肤将佣兵的轻甲烤化,直烧其下的肉  体。在他们卸甲时,随蚩和博尔金一起跃入其中。后者没有将其关闭的打算,反之,他瞥眼看佣兵,希望有人能追上他们!
果真,在他们消失的那一瞬,有人问:
“团长,追吗?”
穗悦知道穷寇莫追的道理,但她还是说:
“追!”
占星佣兵团被炸死了一半,这半个月里被不断追杀,现在只剩下受伤的两人,之前他们还都负伤,特别是博尔金,被人用刀刺进了胸膛。要是这样她再捉不住他们,简直是奇耻大辱!
见有人追过来,博尔金暗笑。
“穷追不舍?挺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