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六百四十七章 脏裙子


  太阳快落山了,余晖照进小镇,充满每一个街道,令很多窗户上的玻璃反光。晚霞的光被快跑的身影切断,两人分别在不同巷子里狂奔,而后于一交错口相撞。
曦和摔在地上,碰到了额头,他只是停了一会,便试图站起。他要找到远晴,为此,不能浪费时间,目光不经意间看向躺在地上的另一个人。
“是你?”
这人并不陌生,曦和见过他,是那个染着黄发的小帅哥,在那次晚会后,他们就没见过了。
“曦和?赶紧走吧,一会山贼来了!”
“你知道远晴在哪吗?”
曦和有些激动,似乎抓住找到远晴的希望。
“抓紧时间,我们一起走!”
小黄毛帅哥故意撇开话题,但曦和执着的问:
“远晴呢?告诉我她在哪?”
“我不知道!”
小黄毛帅哥说完,曦和话都没回就奔向镇口。
“啧!”
小黄毛帅哥咂舌,但远晴所在之地并不是曦和跑去的方向,所以他没有阻止,而是回家。他之前见了严华他们,因为不知道是否还会再见,在这个时候很容易被冲散,所以给了他们一些钱,现在则回家帮老爸搬运东西,然后乘马车逃离。
“跑快点,跑快点!小黄毛帅哥是镇里人,虽然和远晴是好朋友,但没有和她住在一起,不知道也正常。”
曦和这么想时,气喘吁吁也仍迈出脚步,靠近西门时,他看到严华的身影。
“严华哥!”
曦和一直这么叫严华,后者在人群中看了几圈,注意到曦和。
“你小子厉害啊,背包都不背。”
“哥,远晴呢?”
曦和一上来就问的话让严华发愣,他停下脚步时,身边六人也站住。女孩们有些仓促,背着包的她们扭过头,不看曦和,似乎怕泄露心中的秘密。
“嗯……远晴不准备走。”
“为什么?”
“她说她不想再逃了。”
“她人呢?”
曦和急的面孔发红。
“在南门。”
世界**的营地驻扎在梦侯镇的东门,现在的百姓都在往西门跑,以此离开。至于南门,那是所来山贼的方向,之前的奔跑花了不少时间,现在只剩四十多分钟了,山贼越来越逼近,但曦和没有迟疑的朝那里跑去。
“曦和!”
严华一把拉住曦和的手臂,然后紧抱个子还比较小的他。
“放开我,我要去找远晴,我要去救她。”
曦和在挣扎,严华的耳钉猛烈晃动。他贴在曦和耳边,发出浑厚的声音。
“这是她自己的决定,别搭上自己。”
“不!我不管,我要去找她。”
“我们已经劝过了,你去有什么用?无非是白白搭上性命。”
“我不管,我一定要去!放开我!”
曦和的力气很大,他双手掐严华的胳膊,然后咬了一口。
吃痛的严华一松手,双脚着地的曦和便朝南门爬去,在他即将脱离人潮离开时,那个他一直没记住名字的什么什么哥出现在他身后。
“啊!”
曦和的颈部袭来重击,他随之倒下。那个什么什么哥的男人接住他,将背包递给严华后麻利的背起曦和。
“走吧!”
“背着他走?”
杨慧琳有些惊讶。
“没办法,总不能把他扔在这。”
“严华,我帮你。”
染着一头黄发,扎着两个小揪揪的李梦婷抓住韵哥背包的一个肩带,然后一起向西门跑去。带着曦和的六人在出镇时望了眼南门,而后长出一口气,但都没说话。他们劝过远晴了,但她不听,他们只有支持!
在接到转移命令的那一瞬间,韵哥和严华就让大家赶紧收拾东西,然后以不慢于大多数人的速度奔走。
远晴一开始还想去找曦和,但韵哥说:
“远晴,曦和离世界政  府军官近,不会有事,我们去前面等他!”
“好吧。”
远晴答应后,和大家一起顺着宽敞的大路进入梦侯镇。
镇中无比喧闹,到处都是激烈的翻腾声,普通人家带上全家家底,最后提上锅碗瓢盆,这是吃饭的家伙,丢不得。比较富的人家驾着马车,他们带着食物和钱,只要到下一个乡镇,他们就能用钱买任何想要的东西。
整个镇子的人都聚集在一条街上,不仅拥挤,而且喧闹。大人们表情凝重,嘴边全是脏话,同时挤开身边的人,让家人能走的快些。孩子们满脸迷惑,发生什么了吗?在他们的世界里,大人都在玩一场逃亡的游戏。为了配合,他们在大人的牵扯下快速捯饬小腿。
马蹄声,家畜的鸡鸣鸭叫声,人们的咒骂声,推搡声,锅碗瓢盆相撞声,脚步声,所有声音都融在一起,令人心情烦躁,同时令人紧张。
远晴穿着白裙子,因为这场灾难来的太过突然,他没机会将裙子换掉。裙角被尘埃弄脏,远晴的头绳被人群挤掉,长发只能披在肩上。
眼前的视野十分清晰,但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
“啪!”
远晴摔倒了,跌在地上,声音很响。但身边无人扶她,大家只是继续跑,为了活命,没人会管她。远晴有些害怕,随着视野的转移,眼前的世界变得不一样,他所能看到的,只有大家的腿脚。
柔弱的身体在人群里试图站起,但四面八方都是阻力,还有嘶鸣的马叫,人们迫不得已的让开一条路时,远晴看着马蹄从自己眼边踏过。陡时惊心动魄,要是马蹄在近一点,她或许会在鲜血中死亡。
一瞬间,远晴想起很多事,她没想到自己会在这种场景想起以前的过往,那些生活并没有多少震撼人心,反而平淡无奇。但她失忆前的场景,和现在很像。
“丫头,藏在这,别出声。”
父母说完,将她塞进衣柜,然后从外面锁死。处于中年的父母对视,为了不让远晴被发现,他们手持锐器,冲出卧室,迎向在客厅扫荡的山贼。等山贼杀了自己,或许就会走了,这样一来,女儿就安全了。远晴的父母是这么想的,但事情的发展总不近人意。
嗤!
远晴的父母在血光中倒下,刺进他们身体的刀来回开创新的伤口。远晴听到了一些声音,很害怕,她感觉下一刻就被会发现,她捂住自己的嘴不敢出声。
“锵!”
砍锁的声音无比清脆,远晴瞳孔一凝,身体发软。这种感觉太恐怖了,回想起来的远晴流下冷汗,那是命运完全被掌握的感觉。
“哟哟哟,我还以为藏着什么金银珠宝,原来是藏了个小美女!”
山贼舔着舌头,目光在远晴身上游走,她吓坏了,坐在衣柜里无法动弹。山贼一把抓住她,然后把她扔到床上。
“啊——”
远晴发出尖锐的叫,除此之外,她做不出任何反抗。
她的衣服被撕碎,山贼肮脏带血的手在她鼻尖散发着恶臭的腥味,她想跑,但像被一座大山压住,根本无法动弹。无助,恐惧,远晴糊里糊涂的一脚踹在山贼的裆  部,在后者吃痛时,远晴手掌抵住胸口的衣服碎片,准备跑出去,但山贼一脚踢来,令其倒地。
“去死吧,狗  东西!”
山贼一脚踢在远晴的后脑勺上,自此,她便沉睡,醒来后也失了忆。这种事,还不如忘记,那样她也不会想起父母和朋友们的死。她能做什么呢?似乎什么都做不了?一瞬间,在众人的恐惧中,远晴绝望。
百姓们在跑,想逃离这里,但能去哪呢?她不也是逃离一个地方来的这吗?这个白裙被弄脏的女孩,一瞬间丧失对生的希望,那个山贼狰狞的笑容就像心魔一样始终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
“远晴!”
严华六人跑了回来,韵哥问:
“没事吧?”
她的裙子很脏,像被很多人踩过。
“没事。”
“那就好,走吧。”
李梦婷和杨慧琳抓住她的手时,远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她目光呆滞,让两人有些诧异。
“怎么了,远晴?”
“我不想逃了。”
远晴的眼睛里什么都没有,空空的。她声音也很淡,似乎什么都不重要。
“远晴,别在这个时候犯傻。”
“就是啊远晴。”
“赶紧走吧。”
“现在不走,一会山贼就来了。”
“只有活下去,才能有今后的故事!”
“走吧,别倔了!”
他们在人群中静止,极力劝说着远晴,但她像一句话都没听到似得说:
“我真的不想逃了。”
远晴像在央求,那种语气让六人呆住。
“我想起失忆前的事了,我不想逃了。”
远晴说着,脱下背包,递给梦婷和慧琳。突然,她绽放出阳光般的笑,惊艳六人。这份笑容像摆脱尘世的烦恼,优雅而美丽,让人找不出瑕疵。
“你们走吧,这次我要主动面对!”
远晴说后,像步入宫廷的王妃,以一种与身边人都不同的光彩走出人潮。等她窈窕的身影被人群挡住时,六人才反应过来,
“远晴这是怎么了?”
女孩们想去追,但韵哥说:
“走吧,这是她自己的决定。”
“韵哥,我们不能丢下远晴。”
慧琳说时,其他三个女孩皆点头。
“我也不想丢下她,但我从没见过她这么坚定。”
韵哥说时,严华叹了一口气,然后说:
“好了,走吧!”
六人停止静止,顺着人群往外走。远晴则一人默默走向南门,街道空无一人,小狗们都跟着人走,所以这里连空气都是冷的,孤寂的不像话。远晴的白裙脏了,但穿着它的远晴像太阳一样一直走,直至走到小镇边缘,然后坐在梦侯镇的南门柱下。她在等,等要面对的山贼。
人总要勇敢一次,即便知道面对的是死亡,也要义无返顾的站在原地。
在等待中,远晴笑了,依旧笑得那么甜,露出洁白的牙齿。失忆这段时间里认识的人带给了她很多快乐,还有那个叫曦和的男孩,虽然还小,但有着宏大的梦想,希望他的梦想成真。
“曦和,再见了!”
这道声音似乎传进曦和耳中,他醒来时,身边已无梦侯镇的身影。他的脖子有些疼,但没过两秒,他就猛地站起。
“远晴!”
他醒来第一个喊出的名字就是远晴,但看了看四周的山林,依旧没有远晴的身影。
“远晴呢?”
“她留在梦侯镇了,她说过,不想再逃。”
韵哥说时,曦和看向在此处歇脚的大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严华为他解释,开口道:
“世界政  府的援军提前到了,我们不用再逃了,在这里等着就好。等那里的战斗结束,我们就回梦侯镇。”
曦和听后,指着一个方向,问:
“梦侯镇在那边?”
“嗯!”
确定方位后,曦和抢过杨慧琳手中的油灯,朝梦侯镇跑去。
“喂,那里还在打  仗,最早明天才能结束!”
曦和不顾,借着灯光,疯狂的迈开双腿。
“远晴,等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