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六百六十七章 焦急


  昆吾和托托都明白元化的心思,所以如他意的离开医院。两人少有的在大街上散步,因为大战刚过没两个月,所以街道里时常能见到伤员。
“准备什么时候走?”
“晚上,现在还有一件事要做。”
“还有事?都安排的差不多了吧?”
“嗯……我给玉芙蓉定制了一件战服,现在去拿。”
“你也挺厉害的,这种形势下还不忘谈情说爱?”
“托托,别调侃我,你应该知道,她的实力和你差不多,如果你没有白眼,她肯定不输于你。现在有了这身战服,她能把实力发挥到极致!”
“好吧,一起去。”
“嗯!”
“你用什么做的战服?普通金属在下次战场上可起不到作用!”
“银铬!”
叹了一口气,托托粗犷的脸上浮现一丝无奈。
“我就知道,借花献佛!”
手掌拍在托托的肩上,昆吾笑着说:
“咱俩可是好兄弟,这次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这些银铬是托托给昆吾的,他想让后者给自己作身铠甲,这种世上最坚硬的金属加上星神星团之力的增幅能抵挡非凡的斩击。但没想到昆吾一拿到就给玉芙蓉安排上了!
“什么人情比我所有的银铬贵重?”
托托望向昆吾,后者苦笑。
“随你提要求!”
“这可是你说的,等你和她结婚时,我要坐在除了双亲外的最上席!”
“没问题。”
“这么爽气?”
“毕竟是兄弟!”
昆吾嘴角上勾,以前他和托托没什么交际,盖德军和帝族合作后,他们才开始一起共事。原本昆吾觉得托托只是一个狂热战斗的狂魔,后来才发现他是个粗中有细的人,值得深交。
三年来,他们没战胜古门司,感情倒建立起来了!
相比两人鲜见的轻松步伐,东海舰队甲板上的望舒无比焦急。
他当初给德古拉彭许诺,说在三个月内活捉星则渊,现在七月已过半,要是错过这次机会,他们只有从正面和德古拉彭交手。一想到德古拉彭那张深不可测的阴翳面孔,望舒就隐约觉得畏惧。
“时间不多了!”
望舒呢喃时,眉头紧锁。当初星则渊丧命于旷世战役,但昆吾说红盾有复活一计,让他等等,等星则渊复活后再和他商量这件事,但没把星则渊的行踪告诉他。
为了防止外人知道自己已和昆吾联合,望舒只有先带着舰队前往东海,欲用自己的行为瞒天过海。没想到,在望舒等待星则渊复活的过程中,既然插  入北辰·曦和一事。
这件事是昆吾告诉他的,曦和没想到啊,怎么都没想到,既然是北辰·曦和在背后操纵一切。
这么一来,焚净的死也和北辰·曦和有关。就连他上次去红河城找曦和时见到的一切,都是他们的刻意伪装。
一想到这,望舒抓住的桅杆被他捏扁。
“该死!”
现在让曦和气愤的不是北辰·曦和在收集星阵魔法图,而是他对星则渊做的事,要是星则渊昏迷不醒,或者醒来的时间太晚,他的计划都不足以实施。只带幼幽一人回去显然不现实!
“首脑!”
身后走来两人,气质颇强。
“在想星则渊的事吗?”
“嗯!”
这一个多月望舒没闲着,他一边让所有人试探性的去东域界各国寻找星则渊的下落,一边将自己的想法和当今的形势全部告诉牙鱼和鸣犼,他们二人不出意外的选择站在他这边。现在,他们知道连穿星都不知道的望舒的秘密心思!
“他能复活,就能再一次创造奇迹!”
“昆吾刚给我通话了,说他在去百民国国主宫殿的路上,他要去解决一些事。至于星则渊和幼幽,他刚去看过,恢复的不错。”
“那计划应该能照常实施!”
作为晚辈,牙鱼木杰良一直站在一边没有说话,望舒则回答鸣犼。
“不一定,盗颜·沫和司空·辟宁的死都和我们有关,星则渊应该不会相信我们!”
“他如果是个聪明人,就该清楚当今的形势!”
“事情总难以预测,等吧,等他复活再说,希望他同意,不然我们将只剩死战!”
望舒宁愿付出自己的生命去冒险,也不想用其他人的安危做赌注。但就算他有牺牲之心,也缺一个牺牲之法!
“首脑,总部那边暂时选出上将的候选人了!”
“谁?”
“霍正娟,现在没谁比她更合适!她的实力你是知道的,剑术了得!”
身边的木杰良默默点头,他和霍正娟交过手,后者的实力确实不错。如果他的第二星神不是熔岩星,不能令自己的身体自然元素化,可能会吃很多亏。
“等我们回去吧,不管是否能把星则渊和幼幽带回去,我们都得重新选出上将!”
“嗯!”
以前在沃德夫多时,鲁兰青很少管这些事,但他现在必须过问,因为人手不够,因为形势特殊。
“要是能如愿杀死罗迈德·德古拉彭,他的大军就会不堪一击,失去控制的傀儡只用一把火便能烧毁。如果杀不掉,我兴许也会死,等到那时,你们就带着所有世界政  府的势力加入盖德军!”
虽然他们很不想接受第二个结局,但还是点头。战争的残酷从不考虑个人的感受,身处其中的他们,只有选择适应,或选择死去!
“龙族的人最近经常来电,他们想知道龙忆的情况。”
一提到龙忆望舒就头疼,他呼出一口气,像是在极力喘息。因为和望舒有联系,所以他知道龙忆已牺牲,但现在他还没法宣布,包括凡萨尔多前辈的死,他也没法公布。望舒现在的处境很尴尬,引领者做的事,必须他来善后。
只要人一急,大脑就会忘记很多东西,这种奇妙的选择性失忆让望舒忘掉一个人。这段时间他一直忙于星则渊的情况,想在灾难降临前和星则渊幼幽联手。他的心情焦急而迫切,甚至忘记还有一个叫穿星的女人在时刻关心自己。
此时,在沃德夫多的大楼中,穿星和明日梦坐在一起,她们大拉着窗帘,其外日落的场景看得人莫名心酸。
霞光将两女的身影拉的很长,她们优雅的斜着腿,心中久久未静。
“有藿米多的消息吗?”
“没找。”
明日梦的回答无比简单,等桌上茶凉,等窗中吹来冷风,她都没说其他的话。
“你准备等藿米多回来,还是另有打算?”
“不知道!”
明日梦保养的一直很好,但她最近开始快速衰老,眼角边也终于显出晚来数年的鱼尾纹。
“明日梦,别把自己憋坏了!”
穿星说时,明日梦沉默了一会,随后才说:
“穿星,有些事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慢慢说,今天好不容易把上将候选人定下来,你也该放心了。”
犹豫了一会,明日梦说:
“那你要答应我,听到这件事后不能偏激。”
“好!”
“藿米多临走前给我留了一封信,记得盖德军的那份报纸吗?”
“关于古门司的那份?”
“对!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真的?”
穿星激动的站起,满脸的惊愕,如果那份报纸中说的是真的,那她此时的立场,岂不是助纣为虐?
“穿星,你刚答应我不能过激!”
“接着说!”
穿星坐回椅子上,听明日梦说:
“古门司一直存在,在激烈的旷世之战背后,便是古门司的战斗。”
“还有呢?”
“前去古门司的人就是之前我们听到的引领者,这是一支精英小队,其中的人我不清楚,但他们似乎没能毁灭古门司,只换回绝世情报。”
“望舒知道这件事吗?”
穿星遇到大事的第一反应就是找望舒,她很依赖后者,在她心里,望舒是一个真正的英雄,是值得万人歌颂,值得她付出青春去守护的男人!
“不清楚,应该知道吧,他作为首脑,是和古门司接触最多的人!”
“我想知道更多!”
“不!”
明日梦握住穿星的手腕,语气微冷的说:
“别忘了你刚答应过我不能过激,他们这么做肯定有原因,不要坏了他们的计划。我之所以选择辞去上将的位置,除了自身的原因,还有保护这个秘密,懂了吗?”
“嗯!”
穿星愣了一下,点了点头,这是她这么久以来听过的最令自己震惊的消息。她的心一瞬间紧张,觉得望舒正一个人顶着无比沉重的事,她本能的想要帮他分担,但又无从下手。在她心中,明日梦说的话很快被遗忘。
“穿星,看到藿米多给我留的这封信时我还是挺感动的,因为我能察觉到他心里有我,但我总难掩心中的失望,我觉得他没那么在乎我。呵……或许这就是报应吧,我以前也这么对他,他现在在无形中把冷淡还给了我。不管你怎么对一个人,到头来都会有一个人反过来对你,这句话说的一点都没错。我不知道今后该怎样,我甚至觉得世界毁灭都比彷徨要好,我对不起藿米多……穿星,你在听吗?”
“啊……我在听!听着呢!”
穿星心不在焉的,明日梦低眸苦笑,这世界,哪来的感同身受?她忧郁起身,冷冷的说:
“穿星,别给首脑找麻烦,别做让古门司注意的事。”
说完,明日梦便走了,只剩穿星一人坐在原地苦苦思考。她没听进去明日梦的话,她只想为望舒做点什么,不能让他一人承受一切,他已经够累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