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六百七十六章 再次到来


  一滴汗从星则渊额头流下,随后渐渐干掉。他盘坐在地板上,双手于胸口合十,这个手势可以让他的注意力高度集中。
在他的脑海里,有一浩瀚星空,星空璀璨,如繁多水墨点缀的油画。但它比画更吸引人,因为它是动态的,无规律的运动令人沉溺其中,仿佛永远都不会觉得枯燥,仿佛能在其中得到永恒。
在无比庞大的星空里,有一星球,它四周环绕着诸多球状物体,它们颜色不同,但其上气息大同小异。这些球状物体乃星神,而它们有规律围绕着的星球,便是星耀世界。星则渊的神思在星神中游动,他在寻找自己的星神。
星则渊的脑海里有无数星神,它们像一条河,星则渊则在其中逆流。
这里没有时间的概念,一念便是永恒,顿悟也只需瞬间。在星则渊的脑海里,似乎过了很久很久,最终,他找到一颗火云色的星神。
这颗星神目前被他开发到了四链,除了身体硬度加强,目前还没有其他用处,但当他在冥想世界里接触它时,星则渊觉得自己的身体大了几十倍。他的身后似乎出现一道大于本身,但又和自己外形相像的身影,它强大而神秘!仿佛无法被参透。
在神秘的感知中,星则渊朝着火云色的星神伸手,他动作缓慢,但眼睛里全是火云色的光。
星则渊的手距离星神越来越近,它像一个蛋,其中有一个崭新的生命。火云色的光像天边的晚霞,它在星神之力下更显凄美,当星则渊小心翼翼的用手指触碰它时,一股神秘的冲击令星则渊猛地睁眼。
星则渊的动作很大,睁眼后还伴随着身体的剧烈反应,像触了电一样。他站起时,坐于房间里的鲁兰青说:
“你修行进入的状态很深啊!”
鲁兰青自然没有查看精神世界的能力,但他能从星则渊修行时的表情中看出来,后者进入了一种很深的状态,像深陷其中,如痴如醉。
“有事吗?”
星则渊不知道鲁兰青为何会出现在这,但后者很有耐心,以一个长者该有的慈祥语气说:
“我是经过幼幽同意才进来的。”
“嗯嗯!”
幼幽连忙点头,星则渊见之,眉头舒展,面色稍微好了一些。
“你每次修行都这样?”
“差不多,几乎每次都能做到全身心投入,除了沫刚离开的时候,那是我第一次经历失去同伴的痛苦!”
星则渊微微笑了一下,满是苦涩。
“对于你们的遭遇,我只能说抱歉。”
鲁兰青年过半百,花白的头发是资历的最好证明。
“都过去了,还是面对眼前吧。”
星则渊的言外之意是让鲁兰青说此行的目的,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他来肯定是有原因的。后者比星则渊多活了三十多年,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当即开口。
“我想来为首脑洗清污渍。”
“光启·望舒?”
“对!但这只是我的意思,包括此次前来都和首脑无关,他是不知情的。”
“好,那你说吧!”
星则渊表现的很淡定,那天他打了光启·望舒两拳,虽然相比沫和辟宁的死还是很轻,但已发泄怒火,现在已不是耍脾气的时候!
“首脑一向不爱张扬,甚至不愿过多辩解。木杰良年纪又太小,实力虽强,但处事方面仍差些火候,特别是在这种事上,所以只能由我来。”
鲁兰青苍老的脸上时不时勾起一丝笑,他似乎在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善意。
“我知道世界政  府伤害过你们,这是我们的错,但归根到底仍是古门司的指挥问题,和首脑无关。我知道你是个成熟的人,知道何时该动怒,何时该收敛,但首脑真的是无辜的。不知道我说这些,你能不能听进去?”
“能,你说的我也明白,今后我不会再在光启·望舒前提这些。”
“谢谢!首脑的年龄比我小一点,我比他早两年进入世界政  府,我是看着他一步步往上爬的,他很努力,有着自己的正义,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世界更好,但古门司操控了他。”
说到这,鲁兰青和星则渊对视。
“为了保护手下,首脑至今都未将一些事公布,他能一个人做完的,绝不会多麻烦别人!”
“鸣犼上将,我想你误会了,我并没有厌恶光启·望舒这个人,我和他不熟,我只是讨厌世界政  府首脑,两者还是有差距的。”
一路走来,星则渊早已能说会道。
“我希望你和首脑的合作能成功,也希望你们的计划一切顺利!”
“谢谢!”
鲁兰青原本还想说些光启·望舒的事,但星则渊一句话把他噎死了。
“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大局,我都会和光启·望舒好好配合,这一点你可以放心。除此之外,我还要修行,我的实力太弱了,希望你理解!”
这么快就下逐客令了?鲁兰青有些无奈,但还是起身,杵着拐杖说:
“你很像一个人!”
“谁?”
“《神之守望人》的男主角,一本幻想小说。”
“抱歉,没看过,时间也不允许!”
“等战争结束,我把书借你,到时会有时间的。”
“谢谢!”
星则渊说完,鲁兰青出门,关门。
“小星,你之前看到什么了?怎么反应那么强?”
幼幽跑到星则渊身边,后者修行虽然一向都很认真,但很少像刚才那样。
“没事,就是和‘神体’进一步建立联系时失败了,看来要想开发链星神,除了冥想还得模拟或实战,这段时间我们都缺少战斗!”
“毕竟刚经历一场大战嘛!”
幼幽说时,星则渊将她抱起,然后一起躺到床上。
“休息一会,然后继续!”
“嗯嗯,十分钟哦!”
“好,那就抱你十分钟!”
星则渊说着,抱住幼幽,后者把他的头枕在自己柔  软的胸前。
只要彼此在,他们都会粘着对方,但也不会忘记提醒对方变得更强。真正相爱的人,往往能让对方变得更好!
在前往新世界沃德夫多的路上,星则渊和幼幽始终没有怠慢修行,他们成功在一个刮着大风的夜晚感悟到了一颗小星团。那种感觉像推开一扇新的大门,现在,他们的实力是两颗星神一颗小星团!
八月份的中旬,三艘战舰归来,旷世之战已经过去近三个月,这里的战舰残骸和尸体皆被清理干净。但圆弧港上仍有战斗留下的疮痍,那些都是激烈战斗最好的见证,令世界政  府的战士们见到皆色寒。
因为世界政  府还处于整顿阶段,很多战力都回到了西域界和东域界的几个国家,所以总部的人比以前少了很多,现在来接光启·望舒的也只有简单的百人。他们的任务是处理战舰,在战舰上的人员皆下船时,他们就算完成交接了!
星则渊和幼幽被世界政  府军队包在中心,并无手铐脚铐,但被众人围住,本身就是一种约束。
目光扫视四周,星则渊想起自己第一次来这还是为了救幼幽,眨眼间,这已经是第三次了。无论那一次,他的心情都无比沉重。
离开圆弧港,他们很快到沃德夫多,星则渊和幼幽的房间被安排在主楼后。他们进去后,外面有十人组成的小队看守。
“真有监狱的感觉。”
星则渊说时,摸了摸幼幽的头。
“要是监狱有这么好就好了!”
幼幽环视房间,床、沙发、独立卫生间,真是要什么有什么,和他们在战舰上的待遇一样好。
虽然过去已快三年,但星则渊依旧记得幼幽在沙漠大监狱时的场景。那时的她衣衫褴褛,身上有伤,每天待在暗无天日的漆黑房间里,听到的只有沉重的呼吸声和身边人的无奈叹息。相比狭小的牢房,这里宽大明亮的房间实在是天堂般的存在!
“真舒服。”
幼幽躺在床上,她喜欢这种松松软软的感觉。即便未来会很危险,但因为有星则渊在,她就能无所畏惧。
“不知道大家在做什么?”
“穷凌肯定每天都盯着日月,罗天应该已经醒了,开始从事药物研究。段琴每天弹琴休息,时不时记下自己的灵感,以便下一次创作新的琴曲。小符则看书观星,占卜未来。凡奥嘛,应该还在创造新武器,我们才离开半个月,这么短的时间估计还没制造成功!”
星则渊的心脏扑腾一下,这些年来,他念出的名字越来越少了。他没有显露自己的内心,说:
“绛旋肯定在做巫女的事!”
“小星。”
幼幽坐在床上,突然一脸正经。
“怎么了?”
“我们一定要加油!”
星则渊嘴角上扬,回答说:
“好,加油!”
“加油——”
幼幽低声喊了一声,殊不知,在东域界百民国的静和,穷凌仰天大喊。
“这世道不公平——”
穷凌的悲伤声很大,迅速蔓延半个巨城,很快,小蒲火急火燎的跑来。
“穷凌……有办法了!”
“说!”
“先跟我来,去医院找老师!”
小蒲刚说完,穷凌已带她跑完要走的路。上次来医院是在昨天上午,罗天的情况很不好,什么时候会醒依旧是个未知数,刚才又得到噩耗,再次到来,不知会有什么转变!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