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七百四十五章 开始


  隔尘世界
这里一片废墟,四处都是腐臭的味道,这里生出无数蛆虫,它们在地面的瓦砾里扭动身躯,但不敢靠近那些踏在地面的脚掌。它们是地狱的使者,离开空荡荡的地狱,前来人间索取无辜的生命与灵魂。
在这个悲惨世界里,只有一个建筑还孤独的矗立,在其之下,十和三并肩站在一起。他们看着大门,似乎在等主人出门的猎犬。
终于,在三的目光中,罗迈德·德古拉彭出来了。三立即弯腰,不敢直视后者的眼睛,他的双眸看惯了沧海桑田,像一个无底大洞,能将人吞噬。
罗迈德·德古拉彭身披暗金色的铠甲,光头上紧扣一个头盔。他三米高的身材每一次迈步都很用力,每一次呼吸,都如巨鲸吐息,动静极大。
“走吧。”
十眼睛不好,看不清罗迈德·德古拉彭的样子,但他能听出来。而耳朵不好的三还站在原地,十叹气,凑到他头顶大吼:
“三,走啦!”
“是!”
三说罢,和十一起转身,他们像罗迈德·德古拉彭的守卫,一同前往外界。
“报告高祖,猛药已服用完毕。”
“嗯。”
德古拉彭轻轻点头,而后这片废墟上,只剩下铿锵有力的整齐步伐声。
十和三对猛药还是知道一些的,它是罗迈德·桑提斯制造出来的东西,起初只有几百颗,后经三数年研究才将其仿制。在这个过程里,三发现桑提斯这个人的恐怖。
猛药是传说中的禁药,因为对服用者具有极强的反作用,几乎用之即死!对于以救死扶伤为目的的巫医师来说,这是最不该出现的东西,但它的制作方法还是被流传下来。过去三百年间,猛药的制作一直出错,欲借其增强活死人军队的德古拉彭原本都准备放弃,没想到桑提斯主动请缨,在充足的资源提供下,他既然真的将其制造了出来。
虽然他死了,可这不影响德古拉彭的计划!
这些年来,三仿制的猛药足够这些军队使用,就在刚才,他将所有猛药都塞进他们嘴中。等战斗时,他们会享受到更强的实力。虽然猛药的副作用很大,但对现在的这支军队而言,那些所谓的副作用都无所谓,毕竟他们不知痛,也丝毫不会犹豫的往前冲!
隔尘世界的大门第一次打开,察觉到外界星阵波动的三说:
“高祖,他们似乎想把我们的军队分开,而且在用投射猫头鹰那种东西直播战场。”
“随他们去吧,他们只是在间接传播恐惧罢了。”
德古拉彭说完,十万黑甲军依旧向前,当他们出现在天地间时,接二连三的消失,可德古拉彭一点也不担心,因为他的军队会把这些所谓的世界盟军尽数歼灭。
日出,太阳无比明亮,可那些光没有照到这里,正如没有照到第二战场一样。头顶的黑云挡住了太阳,令大地被阴云笼罩。只有这样,鬼国的战士们才能正常行动,加入战斗。而挡住阳光,对太阴幽荧来说并不是难事。
阴天下,散开的七万多名双星神战士和十三位三星神战师一样面露焦灼,他们脚掌辗转,随之微微后移,有些畏惧。他们终于看到德古拉彭的面孔,即便隔着九十多人的方阵,他们也感觉到这个三米高的小巨人的实力之强。
“准备——”
望舒吼时,心中的憎恨和理性争抢着对身体的控制权,最后,理性赢了。他眼眸微凝,但无比坚定,即便德古拉彭看着自己,他也会继续站在自己的立场,且不移动丝毫。
“嗯~不错。”
德古拉彭环视这七万多人,赞许的点了点头。
“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战士会和我一起把你打败,以敬所有被你害死的人。”
德古拉彭嘴角微微上扬,缓缓说:
“一年不见,实力没有长进,倒是幽默了不少。”
“少废话,来吧!”
“别着急,你把他们都传送走了,我还要重新连接,不然,谁控制他们呢。”
此话一说,望舒立即下令。
“冲!”
他不会傻乎乎的等在原地,相反,这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他一声令下,七万多名战士一同前冲。
就此,战争开始了!
世界**区域
圆弧港
十艘战舰停在距离海岸二十公里处,如果深入海域,他们会吃亏。此时,战舰上的神兽们都化为本相,跃入水中,战师们则连忙催动星神。
第一星神色星神“深溟”催动,第二星神链星神“牛鲨”催动,两颗星神令其浑身泛起蓝色的光泽,同时,他背上的龙兽刺青散发出无比强盛的光。在其之下,他握住锋利的龙背刀,而后高声道:
“兄弟们,终于到了战斗时刻,跟我上!”
天吴和其一起跳了下去,在接触到海水的那一刻,他的第一星神色星神“海王星”催动。仅一瞬间,方圆五十里的动静他都有所掌握,只要在海里,他就是——王!
星神星团之力令其身体外出现一张肉眼不可见的薄膜,他凭其呼吸,奥瑟义他们脱掉上衣,先后跳了下来。瞬间,战线形成。神兽和人类形成一条足有千米长的弧线,而深海海域那边,鲛人也停了下来。
经过之前的练习,人类战师极其熟练的站在神兽或者灵兽的背上,虽然有很多人类和神兽的实力相差无几,但他们的动作没有神兽大,在水中和其共行还是会受影响,所以站在其背上,可以避免水流的干扰,还不会被其扭动的身体误伤,可以说是最好的配合方式!
在站到神兽背上的那一刻起,苏门道:
“鲛人族族人们,为何跟这恶人?”
他的声音传到万米之外,赤需听之,答道:
“何为善?人类,还是你们神兽?”
凼蒂听到,暗想:妈的!要不是老子在海里说不成话,早他妈怼死你了,你个死鱼,既敢反问?
“生命为善,屠杀为恶!这一战,死伤少则百万,多则千万,这里的一切只是开头,这两百多万人和兽的生命只是屠杀的始端。如果我们被打败,让他们到西域界或者东域界去,鲜血将会染红河流,然后汇到大海,你们的家园,也将被鲜血笼罩!”
“我知道,我知道他以死亡为征服的目的。”
“那你为何还要助他?”
苏门所在的沧海龙鱼族虽然千百年都生活于神兽之园,但也曾是海洋的一份子,所以自身携带着大海的气息。此时,他和鲛人的隔阂极少,因为彼此的身上,都有熟悉的味道。
“因为他能给我想要的,我不是人类,不想管他们的死活,那种贪婪的生物早晚会害了你我。你这次加入他们我很理解,因为你也是陆地的一份子,但只要你离开神兽之园,进入大海,即便是罗迈德·德古拉彭,对你也没有丝毫影响。”
“你这是在劝我离开联盟?”
“来吧,大海的同胞,加入我们这边。”
赤需的声音带着大海的空灵,像精灵在唱远古的歌,可苏门拒绝,说: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在我们聊天之际,其他四处的战斗很有可能已经开始,所以还是少废话,开始战斗吧!罗迈德会死在陆地,而你,会成为他野心的帮凶死在海底,就算太阳铺在你身上,你也照不到光。”
鹦鹉通讯器在海面飞行,下一刻,它在平静海面突然冲出的水中断裂。所幸鹦鹉通讯器多,又有几只从战舰中飞出。
苏门的拒绝引起赤需动怒,即便后者知道事情会这样,但还是难以接受,为何一定要这样,似乎他做的一切都是错的。以前否定他的是老国王和光粦他们,现在否定他的又是沧海龙鱼,他一直被否定……
“啊——”
在鲛人的嘶吼声中,大海动乱,无数龙形的水卷在天空中移动,将苍穹中的云朵绞碎。它们连接大海,拥有着无穷的能源,它们在鲛人的控制下不断扭动,最后对准战舰和其下的战师,准备进攻。
在其调转过来时,世界政  府的总指挥站在船长室中面流冷汗,雷鸣般的涛声中,他惊愕大喊:
“所有战舰,立即后退!重复!所有战舰,立即后退!”
颈脖上的青筋出现时,他面孔涨红。在战舰调转方向时,那些海卷犹如海底的巨型蠕虫,朝他们袭来。
但在关键时刻,战舰上的世界政  府战士都无比惊慌,一根根粗壮的海水水柱冲起,它们像无形的屏障,猛地出现鲛人施展的招式前。
轰隆隆——
海水落下,拍在海面,发出轰然巨响。在翻动的浪下,战舰得到助推,快速朝海岸而去。
“保持距离即可,给海军提供立足点!”
苏门跃上天空时,凼蒂在大吼。苏门第一次对凼蒂有好感,以前他一直以为的没有礼貌的男人,此时在战斗中出奇的冷静。战场上,需要这样的勇士!
苏门破出水面,带着万千海水而起,很多人类的战士跟不上他的节奏,所以掉下了背,但凼蒂一直抓着苏门的鱼鳍,和他飞上九天。
“聚!”
随他而起的海水没有直接下落,而是在其身上形成一道水波铠甲,旋即,八阶实力的神兽猛然下坠。水性蠕虫们不断卷动,试图将其拦住,但海中各处而来的神兽令鲛人分散注意力。
“战吧——”
火岩在水中燃烧,鱼尾令其身体快速射出,他疯狂的嘶吼,猛地迎上一头沧海龙鱼。他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做好用自己的生命换鲛人世界一片蓝海的准备!海中燃烧的火焰不断发出嗤嗤的声音,它不断重复,被熄灭一次,下一次就燃烧的更加猛烈。
在其冲出,和龙鱼硬憾时,海中扩散一道无比强大的水浪,其下,龙鱼背上准备突袭的人类战师被水浪震的晕眩。即便他们做好准备,还是挡不住这种冲击。
“啊——”
火焰化作一道火光,刺穿龙鱼的身体,而后用手中的白银鱼叉,将人类战师的身体刺穿。
咚!
侧面撞来的龙鱼令其身体爆射,此等场面,一瞬间激烈。
赤需望向头顶,其外的苏门还在不断下落。
“散开!”
他说后,鲛人们一同散开,龙鱼和灵兽们亦同。
下一刻,苏门落下的身体将大海撞出半径二十公里的巨浪,巨浪扩散,犹如瞬风,拍的战舰破损。而海中的赤需,也受其影响,吐出一口鲜血。
血被海水稀释,他见之,尖锐的牙齿变得更加锋利,一头红发令其面如魔鬼。
“一上来就用这种自损的招式,真是让我兴奋!”
他的上身和鱼尾上随着眼睛出现血红的线条,而后,他化身红鱼。鲛人族虽强,控制大海犹如驱指,但不爱争斗,像赤需这种红鱼,被称为诅咒之鱼。即便族人对其没有戒备,但苏门见之,内心一颤。传说诅咒之鱼躁动不安,他便是吗?
赤需双手结印,在眼花缭乱的印记中,他猛地旋转身体,以血红健壮的鱼尾将突袭而来的凼蒂甩向一边。
“阵术——覆灭之鲨!”
结印时,海水化作鲨鱼的头,将苏门吞下。后者在其中挣扎,只两秒便将其破开,而后,他们二人对视。
“将战场拉开!”
异口同声中,战场不由向深海而去,鲛人都在引诱海军,他们轻而易举的中招。因为三十一人实在太少了,海军都是精挑细选的精英,一定能很快将其打败。在他们这么想时,刺咧嘴一笑,和这些愚蠢的人类在一起,就连神兽都会被拉低智商吗?
在其笑时,赤需面朝苏门,笑道:
“我倒要看看,你自以为的善良,是什么样的?”
“你是诅咒之鱼,现在说话已不受控制,我劝你还是放松心情,或者找你的心蓝湾。”
“别扯开话题!”
赤需露出尖牙,他还在为苏门之前的话耿耿于怀,他生气,他呵斥。
“你不知道鲛人族经历着什么,你也想象不到鲛人族的悲惨,你这种只会站在一旁说笑的人,每日都能吹到风,见到太阳的人,应该去海底看看,看看那里的黑暗,究竟是怎样的孤寂和绝望!”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