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七百六十三章 帝


  这里的战斗才进行不到一个小时,所有人的志气异常高昂,这里是证明他们自己最好的地方,也是他们有生之年站上的最大的舞台!
他们每一次战斗都用尽全力,在自己快坚持不住时,都像童话故事里的英雄一样舍己为人,牺牲自己的性命,为战友创立优势。很多人没想到,他们兜兜转转几十年,在平时的生活里用尽了小心思,但到头来,却能像儿时崇拜的英雄一样无私。
兴许,只有这种场合,他们才会如此,但那等场面,令人异常感动。
无数战师轰拳,无数战师倒下,在藿米多巧用光圈,将黑甲人的头颅锤爆时,他的双手中焦黑如炭,其中血丝暗红,显得他无比狼狈。
若普通人的双手被摧残成这样,恐怕早已废掉,但上将的实力令藿米多肉体硬度很高,再加上他早已习惯这种疼痛,所以此时只是咬了咬牙,便能正常屈伸自己的手掌。在其重复一个张开紧握的动作时,不远处的罗天也正战斗。
他之前服用了巫丸,此时浑身犹如染着鲜血,细小的鳞片将其抵御黑甲人的攻击。双手举起神农鼎的两条腿,罗天犹如蛇瞳的双眼盯着脚下的黑甲人,朝其狠狠砸去。
“毒牙——”
重鼎落下,地面和黑甲人一起被砸出数道巨大的裂痕。
“呼~呼~”
罗天呼吸沉重,犹如受伤的野兽,在其鼻中呼出沉重的气时,他身后有一刺痛传来。疼痛传入脑中的瞬间,罗天身体飞出百米,在地面不断滚动,满是鲜血的身上染上一层尘埃,在其抬头时,身前黑甲人的拳头再次朝自己胸口而来。
“咒文——木宙盾!”
锵!
在一道清脆的对碰声中,罗天护盾破碎,随之上衣化成碎片,其下的鳞片也被打碎,直伤下面的血肉。罗天的身前散开一道气浪,身体随之后射。见黑甲人再次跟上,罗天心想:一直这么下去可不行!
这么多年,罗天在战斗中积累了足够的战斗经验,加上他帝族血脉深处的战斗本能,令其立即使用“气厘”。
他消失在原地,令黑甲人扑了个空,在后者调整方向,再次前来时,罗天已大致调整好状态,可以继续进攻。他双脚在地上辗转,稳定身体后,扯下胸前项链上的幼龙点金捣,在其变大时,罗天将其原地抡动。
咻——
黑甲人冲来,顶起百米气浪,随之与幼龙点金捣对碰。轰然巨响下,罗天不断后滑的双腿将地面蹭出两条土沟。
而后,罗天将幼龙点金捣放下,同时施展巫术。相比强横的星神星团之力,巫术不能立即将黑甲人打败,但它可以在漫长的战斗中帮罗天节省一些力气。
“巫术——注射枪!”
一道极小的光线刺进黑甲人颈脖,随之,罗天将其催动,开始影响黑甲人体内的星神星团之力。只要从内部将黑甲人的气息扰乱,罗天将不战而胜,这些黑甲人毕竟没有意识,做不到气息调节,但要将其扰乱,没有口头说的那么容易。
“锵——”
罗天手臂上的鳞片在黑甲人的再次冲撞下破碎,可即便他鲜血直流,也没丝毫放弃战斗的念头。头顶有宏光飞过,身边的灵兽和神兽们战的不亦乐乎,在血和痛的交响乐里,原始的兽性让战士们只想冲出,然后用自己的拳头说话。
罗天抓住黑甲人的手臂,随之用额头撞他,然后是两人的肉体搏斗。比起那些绚丽的星神星团之力的对碰,这样的肉搏没那么激烈,可又令人头皮发麻,鸡皮疙瘩不断冒起。
“啊——”
战斗空隙,罗天仰天大吼,他犹如蛇眼的竖瞳看向天空,随之歇斯底里的说:
“父亲,看好了。”
说罢,罗天脚掌一踏,身体冲出。不知为何,他会在此时想起父亲,他的父亲没有给他逆天的血脉,没有给他留下的绝世神器,但将他的命抱住了……
从幼时开始,帝族的孩子们就要做好成为战师的准备,罗天是那些孩子们里的其中之一,他也在等待,等待自己到修行的年龄,等到那时,他会感悟出一颗极强的星团,然后让父母骄傲。他幼时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强大的战师,强到在整个森云分支有头有脸!
随后,他开始修行,开始和其他孩子一起加强对身体的锻炼,他们的血脉强弱不一,但帝族人天生体魄强健。他们,天生便是战士!
等到他们力量充足,得以感悟星神时,罗天和同一批小辈坐在森云分支的大殿里。他们一起冥想,那晚,他们与平时不同,他们身上赋予了荣光,他们的父母,还有平时高高在上的族中长老们,皆在大殿外等候。
虽然只是感悟星团,每颗星团的力量也相差无几,但帝族人有自己的衡量标准。长老们可以通过每个人的星团判断今后族中给他的供给资源,若实力过弱者,资源少之又少,帝族向来不养闲人!
那天,年龄尚小的罗天回头看向人群中的父母,他的父母地位不高,此时只能在人群里踮起脚尖,以此看到他,但罗天还是很开心。在冥想前,他对父母挥手,他想告诉父母,他会成功的。
罗天闭眼到睁眼不过一个小时,因为这是第一次感悟星团,所以这个时间不算长。在他看向四周时,很多人都还盘坐在地,看起来感悟还没成功。罗天有些激动,但他起身看到身边长老的眼神时,内心恐惧。
为什么?为什么要用这种目光看我?罗天不懂,直至他低头看向自己的胸膛才明白原因……他胸口的星神,是绿色的!
帝族的教师们从小就说,帝族的每个人都会成为战师,就算农民、教师,也照样能上战场。可绿色的星神,意味着和战师背道而驰,甚至不能成为星祭师,只是……巫医师。在帝族根深蒂固的思想中,巫医师代表弱小!虽医治天下,受人敬仰,但不是帝族想要的。
自此,罗天过上了人生最黑暗的生活。族中的无视,长老高层的逼迫,身边朋友的离开,还有最后的……父亲惨死。他死在罗天的成人礼上,按常理,帝族的长辈们会为晚辈们举办一场成人礼,族中长老会亲自前来祝福。
当然,成人礼上也会设立一些对战师而言不算难的项目,以供小辈展示。
这天,年轻气盛的罗天在第一个关卡便失败了,可他涨红了脸,气冲冲的告诉长老自己可以,他不会放弃的,即便不是战师,他也会发挥自己的价值。他早晚会在森云分支里闯出自己的一片天,然后面向整个帝族。这令当时的场面有些难堪,族中本想将罗天处死,可他只是个小人物,所以族长和诸位长老都觉得算了。
经历无数打击的罗天没有灰心,反而越挫越勇,可那股勇气于现在无用。要是罗天将事情闹大,让森云分支里出了一个废物的事再一次出现在摩西斯主族眼中,罗天的性命将不保。为了分支的尊严和得到主族的资源,为了帝族的名誉,罗天会被处死。
罗天的父亲一直让罗天不要张扬,让他将所有的气都吞在肚子里,可这一次,罗天忍不住。见势不好,罗天的父亲提出要替罗天进行成人礼。哪有这种道理?
在族人的笑声中,父亲让罗天闭嘴,随后,他用星神星团之力凭空打裂一个土块。这是罗天成人礼的第一项,对战师而言十分简单,但他是……巫医师。
第二个是双手抓住绳索,从一头抵达另一头,在绳索的下面,是竖着的真刀实枪。从没人死在这,这对帝族人而言只是花架子,可罗天的父亲故意松开了手,让地面的刀枪刺穿他的胸膛。他是故意的,他想用自己的死换罗天一条命。可是,罗天的事还是被传了出去,之后,森云分支的族长派杀手刺杀罗天。
那个杀手是撒切尔·凡奥,从那时起,急于证明自己的罗天走上另一条路。为了证明自己,他想到了打败佣兵,所以盯上了当时自己能力范围内名气最大的佣兵团——红盾佣兵团。他虽然没成功,但赢得了人生。
此时,罗天身上背负的不止是帝族,更多的还是红盾的荣耀。他双手握在一起,猛地砸下后,令黑甲人头颅破裂。黑甲人的反抗十分激烈,将罗天手臂和身上的鳞片尽数抓落。在疼痛中,他双手再次举起,然后猛地下落。
轰!
地面下沉时,罗天嘴角一咧,似在笑。
身边几个帝族男人被一黑甲人追赶,他们实力不算特别强,此时对付不了他。但罗天将幼龙点金捣投掷过去,在黑甲人身体一滞时,他吼道:
“上!”
四名帝族人见之瞬势而上,但被黑甲人打回,关键时,一白民国强者将其头颅取下。皮肤若雪的白民国战师对帝族人点头示意,随之离开。
罗天将幼龙点金捣收到胸前项链上时,身边的帝族人说:
“谢谢你,罗天!”
“认识我?”
罗天有点小小的惊讶,即便他这个样子,还能认出来?
因为服用巫丸的原因,罗天浑身血肉模糊,根本没个人样。在罗天疑惑时,帝族女子指了指罗天胸口的星神,说:
“你的星神,我们认识。”
“哦。”
罗天准备去小符那边,但帝族一男人说:
“罗天,好样的!”
罗天没有回答,只是离开。
来到小符身边,后者正不断使用星阵,对黑甲人进行轰击,但大多时候她还是在控制黑甲人。除了星祭师,战师大多都只能近战,贴身控制比较危险。
芈号看了眼罗天,皱眉问:
“罗天,没事吧?”
“没事,正常的战斗状态!”
“你看起来出血很多。”
“适当的出血可以提升精神状态。”
罗天说着,小符凑到芈号身边,她双手合十,施展一星阵,在其伸出无数锁链,将黑甲人绑住时,说:
“罗天战斗起来很猛,别担心。倒是你,可别出事哦。”
芈号忍俊不禁,笑道:
“好嘞,知道了。”
芈林也在不远处战斗,还有一些燕国的战士也在,他们都很默契,似围成一个圈,将符冬妹大致保护在里面。
吞下一颗药丸,罗天的伤势开始不断恢复。
“小符,有联系段琴吗?”
战前,小符从尼古拉丁师父那学会了交流星阵,那个可以藏在耳中的星阵让他们能随时随地交流。
“联系了,那边情况还好。”
“穷凌回来了吗?”
“没!”
罗天看向天边,骂道:
“这混球,再不回来,黄花菜都凉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