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八百一十二章 深浅变换


  血祭——无限心影已释放五分钟,不管是光启·望舒还是天空中的德古拉彭都一动未动,他们似乎进入一个无比玄妙的世界,并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昆吾看着望舒,随之望了眼天空,对身边的罗神说:
“诸位,盯好了,一有动静立马汇报!”
“好。”
诸隐士抬头望天,目不转睛的模样形似锁定猎物的猎手。在德古拉彭苏醒期间,他得去看看望舒和曦和的情况。
曦和浮于空中,身体中的荧光不断下落,形成一个光球,将星则渊包裹在里面。他们旁边的静海和幼幽各有心事,看着他们长久静立。
“他们情况如何?”
昆吾问时,幼幽还未反应过来,静海便有条有理的回答:
“一切顺利,这些荧光都是星阵魔法图的力量,曦和已将他们解化融合,星则渊吸收起来会容易很多。”
“何时开始吸收?”
“已经开始了。”
静海皱眉,小小的动作被昆吾察觉。
“你在担心什么?”
“曦和吸收三卷星阵魔法图用了近一年的时间,他曾说过,若他拥有合灵万物图,便能将时间减半。因为合灵万物图的主要能力是恢复和融合,它能化解很多问题,比如星阵魔法图起初接触的互相排斥,和吸收时产生的能量碰撞。”
“据说星则渊已和合灵万物图融为一体,这不是好事吗?”
“是好事,他曾在旷世战役上死亡,后来却复活,这不仅仅是巫咸国巫女的功劳,还有他本身的巨大优势。可即便如此,吸收三卷星阵魔法图还是需要很长的时间。”
昆吾轻声叹息,即便曦和牺牲自己,都不能保证星则渊成神吗?这样做的风险,还是太大了。
“没关系的,有我在,时间便不成问题。”
一直没说话的幼幽开口了,她看了眼昆吾,用甜美的声音说:
“昆吾叔,你不用担心这,让大家抓紧时间休息吧。”
“幼幽……”
“我会解决时间这个难题的,我可是妍轩·梁均的女儿。”
昆吾欲言又止,而后郑重点头。在他印象里,幼幽平时就像星则渊身边的一个小跟屁虫,时常拽着他的衣服,或者牵着他的手,走在他身边。她很少和他们说话,因为交谈这种事大多都由星则渊来做。他是个放可论谈作战,收可作诗吟句的人,在他身边,幼幽的光芒被掩盖的很黯,甚至存在感不高。
幼幽身上永远挂着星则渊女友的小牌子,似乎失去它,她就没任何身份可言。但她会在关键时刻站出来,保护她爱的人。
昆吾转身,对她们说:
“前方战场你们就不用去了,我们会保护好你们和他们!”
“嗯。”
昆吾走后,幼幽才说:
“你说那些是故意的,对吗?”
“对!”
“我答应就一定会做。”
“但你太拖沓了,现在每一秒都浪费不得,我不想因为你的慢性子导致战争失败。”
“不会的。”
幼幽的性格没有静海强硬,后者黑着脸,冷肃的像夺人性命的铁制锋利箭矢。
“那就赶紧开始!”
“再等一会,再让我陪小星一会,可以吗?”
幼幽近乎央求,静海扭过脸,躲开她泪汪汪的眼睛,看着天空说:
“德古拉彭不知何时醒来,抓紧时间吧,否则辜负的,是甘愿舍弃性命的曦和。”
本来该死的是星则渊,若曦和计划顺利,一年前他便可以得到四卷星阵魔法图,随之成神,不管古门司还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邪恶组织都会被他打败。可一年前他们失误,被盖德军救下的红盾打乱了原本的计划,这才导致如今的结局。静海有些恨自己,她就该当机立断,那场战斗中,她本不该留半点情面。事到如今,她觉得当时可以做到更好。
“我知道,最后五分钟。”
幼幽说着,梨花带雨的跪坐在地。他看着光球中的星则渊,于死前为他祈祷。
在战师们都开始休整时,天空中漂浮的德古拉彭面无表情,闭着右眼的他站在血色苍穹下,可感知到的,却是一股清新。
四周的味道犹如优质草场的清香,奶牛在上面悠闲漫步,牧场主则骑着马,手持马鞭,在草场边缘闲逛。
牧场主最开心的事便是看着自己的奶牛吃草,过不了几天,他就有牛奶可以收了。看了看四周,一个人突然走进自己的牧场,他块头很大,直接跨过了栅栏。农场主挥舞马鞭,靠近时内心忐忑。
“你是谁?”
这个独眼,且浑身是伤的男人便是德古拉彭,他浑身的暴戾气息令牧场主保持着安全距离,并且手中握刀。面对牧场主的问题,后者根本不回答,他对这里很熟悉,他的童年,便在这里度过。
一般人肯定觉得像德古拉彭这种人没有童年,或者他的童年应该在战火纷纷的动乱里度过,否则怎会养成他这样扭曲的邪恶存在?可所有人都猜不到,他出生在一个安静的牧场,这个戴着帽子的男人是他父亲,从小给他喂牛肉牛奶,让他长得比牛壮,比马高。
德古拉彭慢慢离开,走之前看了眼熟悉的家院。他知道自己中招了,也能感觉到这招的超凡。幻境的祥和面纱下是暗藏的危险气息,似乎他一不小心就会深陷其中,并在里面沉溺,直至死去也无法逃离。他还有成神的计划,所以必须赶紧离开,可这幻境,似乎没有破绽。
一般的幻境会有很明显的破绽,甚至可以强行撕破,可德古拉彭此时身处的幻境无比真实,他即便调动虚空之力,都无法令自己离开。
毫不夸张的说,这是德古拉彭三百多年来见过的最强幻术!
踏进一树林,德古拉彭将着火的牧场院子甩在身后,那是儿时的他干的好事,可他现在不想回顾,因为他烧火不小心点绕的干柴引着了房子,烧死了自己怀孕的母亲,还害得父亲深度抑郁。
“再试一次!”
德古拉彭呢喃时,试图再次催动力量撕开这虚空。
“没用的,即便你自爆也解决不了问题,而且还有可能产生自己已经苏醒的幻觉,进入更深层次的幻境,到时就更难醒了。”
树林清凉,树后走出一女子。
“没想到你能出现。”
“你该不会觉得已经忘记我了吧?”
“早就忘了。”
德古拉彭眼前的女子留着齐耳短发,上别一发夹。她身穿世界政  府军装,乃三百年前的服饰,那时虽然主色调也是蓝白,可裙子比较长,直及膝。
“我一直在你心底深处,最深处,你自己都不知道。”
“哪有自己都无法察觉的心之所在?”
“有啊,只是你不会刻意想起,但某时看到某物,就会于瞬间打开心扉。”
“你是被这个幻境召唤出来的吧?”
“嗯。”
“出现拉我沉沦?”
“当然不是,我不受幻境控制。这个幻境呢,比较特殊,它本来有一些漏洞,可被强大的星神星团之力强行修补了,也失去了攻击性,它现在所有的力量都用来放大你的内心。也就是说,你要面对的只是自己的想法。”
“一个实力未到罗神的家伙,既然能释放出如此强的招式?”
“她燃烧了生命,还接受了极限之上的增幅,否则根本做不到这样。”
“我该如何出去?”
“强行突破是不可能的,只要你的行为过于偏激,便会触及幻境的按钮,进入更深的幻境。那时你会徒增一些记忆,感觉自己所面对的一切都是真实的,稍有不慎,便会死在幻境里,只要你的思维死了,即便肉体完好无损也是败了。”
“告诉我方法!”
这些理论的东西,他只有几秒便能参悟,可方法才是最难想的。
“完全打开你的心扉,让你的内心折射出幻境中的现实,然后找到其中的破绽,以此突破。”
“自陷更深层次的幻境?”
“不,只有你用毁灭自己的方式逃脱幻境,才会进入更深层次的幻境,那样的话你会忘记自己身处幻境。可打开心扉不同,你知道自己身处幻境,所以竭尽全力去抵抗,只要你放弃抵抗,便不会离开这。也就是说,只要你完全打开心扉,便能在浅层次的幻境中看到最深层次的幻像,这样一来,你就能保持清晰的头脑寻找破绽。”
“这么说来,现在这个浅层次的幻境就是一个诱饵?”
女子点头,依在德古拉彭怀中。
“是的,浅层次的幻境毫无掩盖,显然就是幻境,它是让你们抵抗,然后自毁身体的诱饵。”
“等自毁身体后,便陷入更深层次的幻境,让自己觉得已经逃离,可掉以轻心后,还被困在里面。”
“没错!”
德古拉彭嘴角掀起,随之大笑,散发出毁灭树林的气浪。
“好一个幻境!”
“要完全释放内心吗?”
“嗯!”
“以你现在这个状态,只要找到破绽,将其击碎便可!”
“明白了。”
德古拉彭面朝深林大山,迈步前轻声的说:
“紫蝶,谢谢。”
紫蝶嫣然一笑,笑着说:
“我是你内心最深处的人,也等于你的意识,所以不用这么客气啦。”
德古拉彭摇了摇头,随之双臂舒展,顷刻展开心扉。他放下一切戒备,令心中一切都喷涌而出,它们像一场洪水将当前所有东西都冲垮,随之建立起一个新的场景。在其中,有无数人影闪过,还有德古拉彭所有的回忆,它们复杂交错,像一场快放的长达数百年的戏剧。
若薛宝宝还活着,感受幻境时定无比惊讶。
望舒因为自己的愧疚在浅层次幻境见到了罗米洛克斯和凡萨尔多,可德古拉彭害死了那么多人,浅层次幻境中既回到故乡。也就是说,他对死去的那些人半点愧疚之心都没有。可想而知,这是一个怎样的恶魔。而现在,他在深层次幻境中看到的,既是如此一幕。
当眼前的场景变换成功时,德古拉彭呢喃:
“看来浅层次幻境是内心的悔恨折射,深层次幻境则是自己最想得到的东西!”
德古拉彭已进入深层次幻境,可和紫蝶之前说的一样,他的意识还处于浅层次阶段。在清晰的意识前,再真实的幻境也只能是幻境,不可能以假乱真!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