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八百一十八章 以爱之名


  龙须刘海无风自起,它的主人此时无比虚弱,就要倒下。失血过多的感觉并不好受,仿佛身体被抽干,没有支撑,只剩发软的四肢,和空空如也的大脑。
幼幽脸上没有丝毫血色,一对瑰宝之眸也失去先前的灵光,她活生生奉献自己的鲜血,可就要坚持不住。静海在她身边,见幼幽的坚定无比敬佩,可能做的,只是站在她身后,扶住她的身体,让幼幽将最后一股鲜血注入光球之中。
鲜红的血液代表着生命,而幼幽的苍白代表着死亡,她舍弃生命,选择死亡,只为星则渊。如果硬要给幼幽戴一个甘于奉献的帽子,她是不愿意的,因为她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自己心中的爱。
若此时成神的不是星则渊,幼幽或许不会有这般行为,她想活着,和无数女孩一样想嫁给自己喜欢的人,想和她喜欢的人一直住在一起,可她现在,满足不了这个愿望。
幼幽眼前出现幻觉,她看到自己小时候被一个男子抱在怀里,那可能是她的父亲妍轩·梁均。在温暖的怀中,她伸出胖嘟嘟的小手,拉住另一个孩子的手,那个孩子是古铜色长发梦·文初的孩子,叫星则渊!
他们的缘分似乎从那一刻就开始,随后即便过去三百年,他们彼此的吸引也没有消失。
幼幽不爱多想,也想不到很多事,她傻乎乎的,觉得自己和星则渊就是缘分才走到一起,不料从三百年前开始,父辈的藏星神,就决定他们相爱的命运。
第二次见到星则渊是幼幽刚出时空之棺的时候,那天她仿佛人生第一次获得记忆。她看着眼前的男孩,笑吟吟的凑上前,以那纯净的处  子之唇,亲吻他。
一瞬间百年,随之两年后,他们走到了一块。
那时的星则渊还不知道自己每一步都被曦和算计,更没想到藏宝图中的宝藏既然是幼幽。后者眼里只有他,让星则渊感觉奇怪,但也好奇。最开始幼幽只接近星则渊,后来段琴和小符为她打扮,凡奥给他准备防身器,让她一点点感觉到温暖,她才接受陌生的大家。
幼幽进入红盾的时间有些晚,可认识星则渊的时间是最早的,即便那段记忆仅存在于脑海最深处,可她知道,她和小星,是最配的。
幼幽的大脑无比混乱,她想起很多场面,想起星则渊喝醉酒时说的话。当时幼幽骗星则渊,说他喝醉酒乱说话,为此,星则渊道歉了好久,可其实不是,当时星则渊喝醉,一直在重复一句话,那句话星则渊现在都不知道,因为幼幽没说,她一直藏在心里,因为那份美好的记忆,让她更坚定星则渊对自己爱。
那是星则渊带幼幽回乔木城的时候,虽然只是中途调整,待的时间不长,可星则渊和一郎叔叔饮酒,最后喝醉。幼幽扶着他回家,星则渊一边哭一边说:
“幼幽,你肯定也好奇,当时在旷世战役上我为什么没对你动手。其实当时我大脑很清醒,我知道你被控制住了,但我真的下不去手,我看着你拿着刀朝我刺来我都不敢反抗,唯恐自己出拳伤到你,也不敢躲开,怕你落到海里被里面的战船废墟伤到。幼幽,我真的好爱你,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
他支支吾吾的说了一晚,一直抱着幼幽,让她感动到哭。
现在,幼幽的意识正一点一点消失,她控制着自己所有的鲜血离开自己的身体,朝星则渊而去,同时,她回想着和星则渊在一起的一切。他们一起见过粉红海豚,按道理说,他们一定会有一个完美的结局……
对不起,小星。
这是幼幽的最后一点意识了,她眼前模糊,想再看一眼星则渊,可就是看不到。她倒在地上,在难言的痛苦中失去生命。幼幽在短短二十分钟内抽光了自己的鲜血,此时倒在地上,模样凄惨。比起这种死法,自爆或爆星都算幸运,起码死的轰轰烈烈,不像幼幽,死前都在坚持输送血液,可坚持的终点,还是死亡。
静海把一切都看在眼里,随之看着触之可及的光球,语气冷清的说:
“一定要成功啊,否则,对不起幼幽。”
光球之中,进入星则渊体内的鲜血产生一股玄妙的力量,它们似乎形成一个开关,当幼幽最后一丝鲜血进入时打开。
嗡——
一股无形的气浪下,静海的脚步连连后退。她的手掌挡在眼前,从指隙中可以看到光球中射出一道乳白色的光,这道光芒无比纯粹,似乎一种指引。它不断扩大,将星则渊和曦和覆盖,而后,后者体内的荧光犹如瀑布不断下落,比起之前那般稀稀落落的小雨荧光,简直是天壤之别。
几秒内,需要几个小时输送的荧光成功进入星则渊体内。曦和倒在地上,静海想靠近,可根本无法向前。空气中的无形之力仿佛神的力量,令其止步于此。
“有什么东西要来了?”
罗神们从休整状态中醒来,随之望向天空。只见,一道光柱穿透厚重的血云,随之穿透环环星阵,落在星则渊身上。
轰!
一道气息将曦和、星·允诺和幼幽冲开,随之遍布整个战场,这是极为玄奥的力量,令罗神们起身。
“星则渊开始走上成神路了。”
昆吾说时,大家都在祈祷,可巫咸国大长老和二长老皆露难以置信之色。这糊里糊涂的,就要成为神了?虽然荒谬,可空气中确实有神的气息。
“没想到事情既然会这样。”
大长老呢喃时,静海抱住曦和,她问:
“能活吗?”
躺在她怀里的曦和有气无力的摇了摇头,他也曾是“禁术——迟暮轮回·八角罗神”的受益者,他吸收了红河城每人一天的寿命,虽未精准计算,但也多了百千年的时间可以存活,可这些星阵魔法图都曾融入他体内,现将它们全部送出,也就是说他身体的一部分已离开自己,和星则渊融到了一起。
“一切进行的都很顺利。”
静海看着曦和,而他的所有目光都在星则渊身上,后者将所有荧光都吸入体内,速度快的惊人。现在他在乳白色的光柱中,这道光柱加快时间的流动,就连星则渊背后的光滑大石,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变小。
星则渊慢慢坐了起来,他盘坐在石上,双手抬于两侧,每过一会,就向内几毫米。
“等他双手合十,便能成神。”
曦和也经历过这个过程,所以知道星则渊现在是在适应星阵魔法图,并将他们化为自己的一部分。等他双手合十,他的力量便能得到完全的融合,到时,他的面前,将打开一扇通往神界的门。
“曦和。”
“嗯?”
静海满脸都是眼泪,在曦和目光转过来时,她猛地弯腰,轻吻曦和。静海从未鼓起勇气,这是她第一次在曦和面前展现自己的爱意,她的眼泪滴在曦和的脸上,洗净污浊,可曦和落泪时,他也该离开了。
曦和在静海怀中死去,他没有实现自己年少时的梦想,也没将答应远晴的事做到。这个世界他终究无法守护,也无法让它更好!曦和想称帝,想以自己的意识控制这世界,但他和德古拉彭不同,后者以暴制暴,屠杀生灵。曦和只想将星耀的物资完全平均分配,取消穷人和富人的差距,可这太过美好,难以实现。
在曦和美好的幻想再一次浮现时,静海哭泣着,她不知道该憎恨谁,所以只能怪自己没有听薛宝宝和小诺的话,她应该早点表达爱意的。可现在后悔,已没了用。
在一片纯净的雪白世界里,曦和慢慢睁眼,他看到眼前的星耀,里面不管各地的人都能拥有充足的物资资源。他们不用为了吃穿而低三下四,更不用因为天灾人祸而颗粒无收。这世间不会再有饥荒,不会再有匪徒,所有资源都得到完全的均匀分配。因此,战争也消失了。每个人都无忧无虑的生活在这样的世界,做着他们想做的事,有人尚武,有人尚文,武斗文斗,令这个世界处于一片祥和之中。
这,就是他想要的世界!
曦和面孔无笑,这毕竟不是真的。
“这里是?”
“我的精神世界。”
曦和回头,看出现在身后的人,他乃星则渊。
“你正在融合星阵魔法图,切记不要心急。”
“外面的情况如何?”
“还不错,大家都在为你争取时间。”
“我感觉还需要很久。”
“没关系,走稳才是最重要的,你现在身处异样时空,四周的时间流动的很慢,修行五分钟才等于外界正常的一秒,所以时间充足。”
“异样时空?谁做的?”
“你父亲。”
星则渊会心一笑,他就知道父亲会出现。
“他只出现一瞬,但给你创造了不错的条件,你要珍惜,切记不要慌乱,更不要在成神过程中感知外界的战斗,否则你的情绪受到影响,一切就输了。现在的你,等于整个世界的希望。”
“知道了,大家呢?”
“死的死,伤的伤,但你的团员很不错,奇迹般的活了下来,还有幼幽,她也活着。”
“当初我在乔木城说过,我一定会找到和王者佣兵团团员一样强的同伴!”
“你做到了!”
曦和抬起手臂。
“原谅我吧,关于甘索的事。”
星则渊的面孔始终板着,可他还是抬起手臂,和曦和碰拳。
“你要死了,对吧?”
“已经死了,现在和你对话的只是我残留在星阵魔法图中的意识。随着你对星阵魔法图控制的加强,我的这些意识会逐渐消失。”
“你可以安心的去了,我会守住这世界。”
“嗯!那个,就算我给你成神的礼物。”
曦和指了一下星则渊的手掌,后者看时,是熟悉的墨星。不过这次不是一个,而是一双!
“谢谢。”
星则渊抬头,这片洁白的世界正在崩塌,曦和的意识就要消失了。
“你的时间不多了,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有。”
曦和和星则渊对视,前者愧对于后者,但他始终,将星则渊当同伴看!
“利用你很抱歉,可如果合灵万物图没有融在你体内,我们会是很好的同伴。”
简单的一句话后,星则渊微微点头,随后说:
“你可以安心的走了。”
“切记,一定不要感知外界,不要让战场的气息打扰到你,将自己封闭起来,不要管外面的事,直至成神!”
“嗯!”
“答应我!”
“好,我答应你。你大可放心,我会成功成神,也会成功守护你想守护的世界。”
星则渊说罢,曦和已消失不见。这片纯净的世界,被四种星阵魔法图的浑厚力量填满。
“嗯?”
外界的静海满是眼泪的眸子中出现一道强光,她将其擦掉后,看到星则渊身上的光柱在变化。之前的光柱冲在地面,散发出氤氲,不断四散。可此时光柱收敛,以星则渊为终点,无半点外放。星则渊就像一个容器,将光柱中的力量尽数容纳,这同样是一种封闭手段,将自己封闭在光柱中,以光柱的力量隔绝外界,以此做到自保。
星则渊按照曦和说的做了,他没有试图感知外界的情况,只有这样,他才能聚精会神的吸收四卷星阵魔法图的力量,可他怎么也想不到,曦和在死之前都在骗他。这时空之力不来自梦·文初,而来自幼幽的性命,他的团员,早已全部战死沙场。
此时,在第一阻拦部队尽数死亡时,神兽组成的第二支阻拦部队该出场了。神兽发出动静时,昆吾对身边的人说:
“积攒力量!”
“嗯!”
十一人吐纳有度,可昆吾担忧的看了眼望舒,你这家伙,究竟在干什么?为何还不醒来?
昆吾不知道望舒深层次的幻境有多美好,他现在正在参加自己儿子的婚礼,他的儿子是星耀史记上不可缺少的一员,因为他解决了鲛人的领地问题,现在鲛人可以住在任何海域,和人类的矛盾也得到公认的法  律帮助,他的儿子,还娶了一位美丽的鲛人。那个年代,算得上真正的繁荣!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