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八百二十七章 最后的战斗


  昆吾身边黑青色的剑影不断游走,仿佛被驱之龙,正绕空而行,带起尖锐的嗡鸣之声,旋罢响彻苍穹。爆星的他展现出世界第一剑士的力量,手中夜雨末刺穿空气,斩断空中的尘埃。
身体被打退,昆吾气息萎靡,即便爆星的他也接不住德古拉彭的拳头,可他不想输,所以双臂一振,再度爆发出滔天剑气。黑青色剑气冲上天空,破开厚重的血云,同时照亮天空中的血球。
屏幕前的细心百姓发现,此时的血球已有千米之宽,至于之前停止流动的四股血河,现已尽数将主战场和三个战场的鲜血送入其中。也就是说,德古拉彭的所有准备已就绪,此时进行的,是真正的最后的战斗!
“万古长夜,亿剑归宗!”
昆吾浮于空中的身体猛地朝德古拉彭而去,他身边漂动数可上亿的锋利之剑,此时随其而动。
剑刃于空中撕拉出鸣响,并留下光影,联络起来如同长龙,可德古拉彭只是以神之手催动星阵之力,便以一道星阵挡住这有着浩瀚之气的剑气长龙。在此长龙中,昆吾与剑融为一体,钉在星阵上,令其破碎。
冷哼一声,德古拉彭顶在身前的右臂猛地甩动,而后身体于空中旋转,带起风浪引导剑气长龙从身边擦过,冲向远方山林。
左手捏住昆吾的喉咙,德古拉彭毫不拖沓的握拳,令其颈骨粉碎。随之,这片变得阴暗的天空再一次恢复之前的明亮和鲜红。
“没完没了。”
轻呢一声后,德古拉准备前进的步伐停在空中,他脑海中又响起了那道呼唤,那是熟悉的,令他不得不听从的呼唤。他急切的想让他完成鲜血献祭,可德古拉彭双手抱头,目光下移,直勾勾的看着昆吾的身体坠落于地。
不能就此被控制,德古拉彭这么对自己说时,准备回到原位的脚掌猛地前跨,而后以拳会星阵。
德古拉彭身前是万千星阵,有大有小,有防御也有进攻,甚至还有释放出锁链的星阵。可他们都被德古拉彭打碎,他穿过破碎的锁链和星阵碎片,速度近朝音速,可突然停下,拳头打碎猛然出现在他前进道路上的传送星阵。
传送星阵破裂,化作一滩碎片荧光。其前的德古拉彭独目狠毒,释放出一道可曲人腰背的星神星团之压,可其后的法命天双目通读史书,咬定青山般不愿弯腰。
“想让我屈服吗?”
法命天双腿叉开,身体如受巨石轰砸。
咚!
一声闷响下,法命天脚边大地龟裂,而后他身体下陷,如陷沼泽。他本想用传送星阵将德古拉彭传送到几十公里外,再拖延一会时间,可他既有所察觉。而这个计划失败,等于法命天要拼上性命完成这最后的战斗。
眼眸一动,身体刚下沉的法命天身边出现九道星阵。
之前万千星阵的光芒足可与天地血红之色相抗衡,可此时只剩九道,但它们气势不凡,如护主之忠臣将法命天围在其中。
千丈宽的星阵还是令德古拉彭有些震撼,他凝目时,一边抵抗脑海深处的呼唤,一边以僵硬步伐向前。
“乱你视野,嘲风除灾阵!”
言罢,法命天身边的星阵开始转动挪位,一星阵停在他双目之前,而后化一飘渺大兽,带起祥瑞之风,以神秘之气扰乱德古拉彭的感知和视野。
“动你神思,囚牛神音阵!”
一星阵又转到法命天身前,其中出一黄色的鳞角小龙,它卧在琴头,拨动丝弦,散靡靡之音,令德古拉彭神思脆弱。
“扰你心扉,狻猊焚香阵!”
一如狮龙兽从星阵中走出,它坐于炉旁,点燃焚香,飘迷幻雾气。
“防止你遁走,螭吻望怒阵!”
星阵化作大口龙兽,位于一侧,时刻望着德古拉彭,似乎他一离开,就要被其吞入口中。
“定你根位,霸下盾甲阵!”
这一次,大兽未从星阵走出,而是从地底冒出,它形似龟兽,背顶笨重之甲,而在甲胄之上,便是德古拉彭。他此时神经恍惚,可刚挪步,法命天继续道:
“威严之法,令你动弹不得!狴犴秉公阵!”
大兽威风凛凛,且化八个分身,立于霸下四面,圆大之目盯着德古拉彭,一股定力令其难以动弹。
“制你行动,蒲牢鲸钟阵!”
大兽自星阵中腾飞而出,随之盘曲成一沉重巨钟。巨钟自苍穹落,将德古拉彭罩于其中。
“取你性命,睚眦灭杀阵!”
当即,一好斗喜杀的大兽出现于天地间,它背披杀戮之光,尾若锋利之刃,带着闪闪寒光,步步朝被困的德古拉彭而去。
完成这些时,法命天爆星不说,所剩之力已无多少。他身边还有一道星阵,不过这是他的“负屃墨文阵”,他神书存星阵的能力,便来自于它。
这是龙之九子,老大囚牛好音乐,老二睚眦好杀斗,老三朝风好险走,老四蒲牢好吼叫,老五狻猊好静坐,老六霸下好负重,老七狴犴好断案,老八负屃好文书,老九螭吻好吞物。
此时九道星阵,虽九位龙兽所为之事有些出入,可皆为它们擅长之物。
“若能和净竹隐士一样伤你,后人载我于汗青史书时定尽享荣光!若伤不到你,能拦你我也算尽力!接招吧。”
朝风快速移动,似若无形,带空气沙尘于高空飘荡,时刻准备扰乱德古拉彭的视野。囚笼奏音,和身旁狻猊的焚香之烟动德古拉彭神思。八方狴犴凝视蒲牢鲸鼓和负重霸下,螭吻望睚眦从狴犴身边经过,来到鲸钟一旁。
嗡——
顷刻,天地响起一巨大钟鸣,是德古拉彭在其中反抗。
“啧!”
法命天皱眉时,霸下头颅收入龟壳之中,而后近乎变形的蒲牢舒展青铜般的身体,并跃上天空。
吼——
犹若大海呼啸,圈圈音浪将德古拉彭压制在霸下背甲之上。狴犴凝目,念力肃穆,令德古拉彭紧咬牙关。
“即便九龙之子,在神面前也只有被抽筋扒皮的份!”
德古拉彭吼时,眼前视野模糊,可他已大致知道法命天的位置。后者有所感觉,调转方向后故意释放出自身气息,可德古拉彭没有改变即将进攻的对象,所以法命天又回到原处。这一刻,法命天恍然大悟。
“终于明白你做这一切的原因!”
法命天望着德古拉彭的方向,内心一颤,不由道;
“当真是一代枭雄!”
在法命天现在的理解中,德古拉彭起初的念头可能不是杀掉未成神的星则渊,而是在星则渊成神前杀掉他们所有人。这也是他为何不直接突破重围,扰乱星则渊成神的原因。
突然,法命天又想起很久之前的事,有人给他说过,德古拉彭想以暴力统一这世界,建立一个真正和平的世界。这么一来,这一切就说得过去了。就算此时战场上的人都死光,德古拉彭也不会击杀现在的星则渊,要杀,也是杀成神后的他。因为德古拉彭要想统治这世界,就要让所有人见到他的实力,没什么比打败神更有说服力,所以此时,看似是一场战斗的结束,其实也是另一场战斗的热身准备!
“啊——”
比蒲牢吼声还大的声音发出,随之,德古拉彭的声音响彻星耀世界。
“九道盘桓!”
呼啸着的音浪和风中,德古拉彭脚下的霸下之盾甲都被划出道道痕迹,可他还是站立着,因为这力量,不足以让神屈服!
“将神之人,目光长远,所装乃整个世界,无人能及,无人能懂,也无需人懂!”
德古拉彭内心澎湃,手臂环九道星阵,随之变得赤红。赤红手臂轰出瞬间,一道宏光犹如探头龙兽,瞬间呼啸起飓风。
飓风令德古拉彭脚下霸下之壳破裂,随之将刺出刀刃之尾的睚眦刺穿。自天空落下的蒲牢和八位聚为一体的狴犴也被洞穿,旋即是抵挡在宏光光柱前的狻猊和嘲风。当它们被一一撕碎时,这宏光光柱丝毫没有变小,相反,它气息依旧。
“得挡住!”
法命天回头,与巫咸国两位起身长老对视点头。
轰!
囚牛也被撕裂时,只剩螭吻,它张开大嘴,将光柱吞入肚中。虽落得个开膛破肚的下场,可从其身体穿过的光柱比之前弱了许多。
“该我们了。”
法命天说罢,身边最后一道星阵化作负屃,它卧于其身侧,此时和他一起憾向光柱,令其削弱。
“巫咸国秘术——不朽神树!”
巫咸国大长老和二长老结印,随之化作同一棵大树。大树瞬间长有万丈之高,树根和树枝连接天地。它猛地承受宏光光柱的冲击,随之剧烈颤抖,可还是将光柱挡下。不过在风吹荒凉战场时,二长老已战死,大长老奄奄一息。后者喘着粗重的气,看着德古拉彭的身体浮上天空,他已挡不住那股如同控制的呼唤,只能被迫屈服。
“绛旋。”
大长老呼唤着绛旋的名字,那个小丫头啊,真是她见过最不听话的巫女,可现在,她就要成神了。可惜啊,她这个絮絮叨叨的老太太,见不到她加冕神位的时刻。想起自己对绛旋的苛刻,大长老叹息一声,希望那小丫头,不要记恨自己。
大长老的意识逐渐模糊,可她也算安心,因为德古拉彭在她视野上的苍穹,没有离开。
千米后,静海跑出众多围在一起的星阵。她以为那道光柱会蔓延至此,可没想到被巫咸国两位长老拦住。他们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因为将望舒放在了身后,此时,他眉头紧蹙。静海走过去时,他正经历着无比复杂的内心搏斗!
“还没醒?”
静海蹙眉,现在整个战场只剩她和望舒,不知后者醒来时会是怎样的心情。
关于薛宝宝的招数,静海还是很了解的,她知道中招的望舒会看到很多东西,最深层次的幻境是他内心深处最想获得的生活,不知道望舒的生活是怎样的,既困住他这么久。
“我要离开了!”
幻境中,望舒躺在床上,说着遗言。
“父亲,你放心,我会继续照顾这星耀世界,不会让他毁于心邪之人手中。”
新明说时,鲛人儿媳说:
“我们会照顾好母亲。”
这本该是悲伤的告别,可望舒摇了摇头,看着房顶落泪。
“这里,只是一场幻境罢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