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八百五十六章 痴迷的信徒


  宁为妖邪,不伪正士!
这是宁邪名字的由来,而他如今,便做着自我判定正确的事。在他对面,星则渊的分身于暂停的时间中消灭群魔,而他的本体双手张开,左手握寒气元魂剑,右手握光束般的天丛云剑,朝宁邪而去。
手掌一握,宁邪手中抓一柄大刀,他拖其前冲,将太空割出一道极为狰狞的疤痕。
“让你见识见识,血神的力量!”
说罢他脚掌一踏,在空间破碎时上冲,而后身体翻转,斩出一道气浪,朝星则渊而去。双手剑刃朝上,冲出一道光柱,将大刀劈出的气浪冲散。而后星则渊以背后星阵为加持,令其出现在邪神身边。
“瞬移?”
宁邪可以确定,之前星则渊是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看来他之前所说可以杀死自己不是玩笑话,更不是狂妄!
双剑中的神力令宁邪暴退,续而星则渊双臂前伸,两把剑射出的光柱上出现血红之光。杀气和澎湃的神力令宁邪用手中大刀挡住,而后他嘶吼着甩过大刀,在光柱偏移动时身体顺直,朝星则渊而来。
身体偏转,手中大刀切开太空,气势不凡。星则渊没准备硬接,而是猛地身侧,将其躲过,可这大刀所切太空带起强横的波动,令星则渊脸色一变。他现在不能暂停时间,要做到瞬移只有靠星阵之力,自身速度不是他的强项,可它使用起来有一定间隔,距离下一次还有几秒。
一刀两剑,对碰时产生的锋利之气割开四周的巨石,割开的石面平滑如镜。
对碰数次,星则渊呈现败势,连连后退。
“神爆的力量,果真不弱。”
星则渊感叹时,穿过星阵,出现在宁邪身后,手中双剑一同刺出,引得太空一阵动容,仿佛掀起涟漪。
“作为一位新神,还是新的执法神,你的实力也很强,可惜,我比你多一项力量。”
“哪一项?”
“忠诚的信仰之力!”
“信仰?信仰血神?”
刀剑对碰,神力彼此拉扯时摧枯拉朽,引动海啸般的力量。两人分开后,见星则渊面露不屑,宁邪道:
“将你不尊敬的眼光收起来,你这不识真相的蠢货!”
“哼!难不成我还要信仰血神?你可知他蛊惑邪恶之人,害死了多少无辜百姓?”
“我不知道,邪恶之人被蛊惑,是那人的原因,和血神无关。而且就算血神大人方法过激,他站在的角度,也不是你能揣摩的。比如说……”
“不想听你说!”
背后火云色身躯出现时,星则渊手中双剑皆被其握住,它们释放出剑气,重新化作两把大剑。星则渊则握住墨星,上前一步,在空间扭动时攻击邪神。
“哈!”
身体扭动,刀锋横舞,当其锋利之气被挥动,而后传到另一个宇宙时,宁邪道:
“即便你是执法神,也不懂血神所做一切为何,告诉你,他只是在执行大帝的意识!”
星则渊和宁邪保持一定距离,可听到他如上之话,有些难以置信,但他之前有所猜测,所以此时问:
“继续讲!”
“这个宇宙是需要神的力量来保持平衡的,这是大帝意识为何在神界有了第一批神后就选择创造三位主神,而放心离开的原因。可现在宇宙的平衡正慢慢偏斜,为了防止失衡越来越严重,血神才会做这些。他一人顶起维护万千宇宙,无数世界的平衡重担,你们谁都没资格亵渎他!”
“你觉得谁会相信?”
“我说是因为我知道,但没指望你相信,都是些蠢货!”
星则渊皱眉,继续与其厮杀,虽然一开始宁邪就崭露出了浓浓的杀意,可此时他一招比一招狠毒,神爆的力量完全展现而出,星则渊既有败势。
“这样下去不行!”
抗住一刀后,星则渊朝无人之地而去。诸神战斗激烈,他们都有自己擅长的方面,星则渊亦然!
“看你能耍什么花样?”
宁邪说罢,跟了过去。感受到他的气息时,星则渊嘴角上掀。
“跟来就好!”
四周空荡荡的,因为这里是神界掌握宇宙的边缘,所以有和另一个宇宙相互碰撞而产生的巨大嘶鸣。这道声音极为难听,犹如拉长变尖的鲸声,于此时成了特殊的战斗背景。
“星则渊?”
柳天在自己的时间线才刚刚开始战斗,可看向星则渊时,发现对战邪魔的应该是分身,而后他找到主体,看着他的身体不断和另一道血色身体对碰。
这些人里,只有邪神比较强,他本应是毁灭之神的对手,可没想到既朝星则渊而去。这肯定是血神的阴谋诡计,柳天看穿后神思一动,给毁灭之神传出一道讯息。作为实力最强的执法神,他肯定是最先解决战斗的神。至于柳天,肯定是前五之一!
“蓝头发的混蛋,别东张西望的。”
“啧!”
柳天回头,手中沉重冰尺狠狠拍下,而后以冻结一切的速度快速在太空中蔓延寒气。
在柳天分身和一邪魔斗得暂时难分上下时,近处的暮光神分身释放出暮光,将一邪魔肉体击碎,而后双手一握,将其神源慢慢碾碎。于此过程中,他问:
“你说星则渊那小子能斗得过血神的爪牙吗?”
“能!”
“这么肯定?”
暮光之神作为柳天的忘年交,知道后者向来不轻易断言,可这次却如此肯定。
“嗯!他有自己爱的人,再加上他极为难缠的实力,不会轻易死去!”
“希望如此!”
暮光之神语气一边,打趣般道:
“我说柳天,你这玄水状态攻击力有所欠缺啊!”
“这个形态,本不适合这种战斗,可也不至于被打败。”
玄水形态的柳天战斗力较低,幻火形态则不同,他双眸带动纯净的火焰,每每释放出火柱时,其中都像有一女孩在跳动,她穿着朝气满满的红色短裙,笑脸引动火焰,在太空间游走燃烧。
“小心了,老爷子!”
暮光之神吹了口胡子。
“你也是,臭小子!”
说罢,他们各朝主体四周而去,因为不想干扰到对方战斗,谁也不知道这些邪魔还有什么招数。
星则渊的时间线在他们说这几句话时过了几个小时,而在这漫长的时间中,星则渊近乎被打败。
“我的实力和你相差无几,甚至在你之上,面对我,你既然还敢使用分身,真是目中无人!”
被伤到的宁邪此时怒火中烧,不过他的神爆能持续很久,在将那些力量用光前,他能一直战斗。可在他对面的星则渊状态就没那么好了,他身上创伤极多,就算有星阵魔法图的力量,恢复的也没那么快。平时他会在加速情况下恢复,可宁邪此时和他处在同一时间,他的这招便失了效。
“敢这么和你打,自然有我的道理。”
星则渊身体上浮,双臂展开时,背后闪耀出乳白色的光,这一招算星则渊最强的一招,可现在已隐藏不住,必须使用了。
当乳白色的光蔓延整个荒芜宇宙时,客观时间再次变缓,而星则渊所处空间,相比更快。
“环形时钟!”
一声后,整个宇宙都开始改变。而后白光于一瞬间收敛,在诸神继续战斗,没有发现异样时,处于另一个时间点的星则渊气息萎靡。
“什么破招数?一点作用都没有,倒把自己搞的如此狼狈。”
“那你试试就知道了!”
星则渊背后始终有一时钟,三根针都停在十二上,看起来有些玄乎,让宁邪不敢出手。可他犹豫再三,并在准备妥当后,一刀斩出。宁邪眼中,刀芒之光以劈开宇宙之力向星则渊而去,可后者只是站在原地,随之嘴角微微上扬。
“莫非真的有端倪?”
在宁邪自问时,他的刀芒将星则渊斩成两半。见到这一幕,他不由冷笑。
“什么狗屁东西。”
宁邪如实重担的呼出一口气,而后面向其他战场,现在时间神死了,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可他还有余力,他要顺血神之意,斩杀其他神。在其准备走时,发现不对。
时空之神死了,按道理说暂停的客观时间该和主观时间恢复一致,可在宁邪眼中,一切都未变,其他神的动作依旧缓慢。
“不好!”
在他感应到星则渊体内的星阵时,他猛然回头,星则渊已一拳轰在他的脸上。
“咳!”
神体一颤,受伤之际,他暴退至宇宙边缘处,遭受那里的吸力。要是被吸进去,不知会去往何处,所以他极力反抗,星则渊趁机抬起左臂,而后拉动聚集的血红光弦。光弦动,一箭凝结而出,在其松手瞬间,宁邪感觉到压力,所以不断重复道:
“快!快!快!”
他摆脱吸力,猛地爆发出神力后即将脱身,可还是被射中右手。
“啊——”
痛苦的声音下,血色箭矢上的血色纹路很快遍及到他的小臂,宁邪丝毫没有犹豫的将其切割,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右手没了,只能用神力暂时凝结出一手臂,以此握刀。
“该死的家伙,你是……循环了时间?”
宁邪对时间的研究不多,只能猜想,可在背顶乳白时钟的星则渊点头时,他知道自己猜对了。
“尽情来吧,在你力量消耗前,我会一遍又一遍复活,直到你精疲力尽。”
“好!来便来,我就不信,你这招式,没有破绽!”
宁邪宛如疯狂痴迷的信徒,手持屠刀,再次向前,他砍杀星则渊的瞬间,后者便在另一处复活,如此反复。可他仍乐此不疲,在这么杀了百次后,宁邪含糊不清的说:
“我知道你的破绽了,你输了!”
说罢,他释放出自己最后的力气,他只能挥刀十次了,右手消散,神力归于体内后,他最多能挥刀十九次。可他有信心,能杀死星则渊。
“血神大人,你交给我的任务,我一定会完成的!”
说罢,他朝向一边,斩出一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