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光之隐曜 > 第八百八十七章 花下举杯的青年(大结局)


  踏上红毯的这一刻,一股莫名的温馨穿过皮肤,直流心脏,令人回味,让人兴奋。
星则渊和幼幽身后,罗天和小符并肩,奇灵和段琴站在一起,穷凌拖着凡奥的手,慢慢踏上轻盈的红毯,走向樱花山林。走在最后的是绛旋,红盾九人,最吸引人眼球的除了星则渊,便是她。
绛旋一袭绿裙,盈盈迈步的模样令很多人动心,可他们都不敢有别的想法,唯恐绛旋看到,为之动怒。
八百人眼中,红盾九人带着笑容,作为今天的主角登场,无比绚丽。
来宾们第一次举起酒杯,像在敬他们。
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组织比红盾更令人震撼,这群因命运聚在一起的年轻人,是星耀世界的骄傲,也是各国各地的传说。
作为东道主,飞鸟至信带着樱盛跟着他们的脚步,走在来宾之前,向山林而去。这是特殊的仪式,他们不懂有何意义,可很快就知道了。
“冬妹。”
“段琴。”
芈号和木杰良一起叫了一声,随后递出手中的玫瑰,令很多人赞许。在这样喜庆的日子表达爱意,很不错。
小符和段琴饱含笑意的接过玫瑰,随后继续陪星则渊和幼幽走。今日,是星则渊和幼幽的大喜日子,也是他们的好日子。
巫咸国的长老们和绛天站在一起,与绛旋对视时满满的都是骄傲,特别是大长老,举杯的样子似在说:一会要找我哦,我等你。
绛旋乖巧点头,和之前没什么两样,可她身上的光辉,令红毯两侧的绿草再次生长。
“那是?”
玉芙蓉指着红毯上的薄影时,昆吾说:
“应该是准备的惊喜。”
“如果不是神,估计都做不到。”
“嗯!”
昆吾和玉芙蓉挽着,看着红毯上的薄影。是的,这是星则渊为幼幽准备,也是为红盾准备的礼物。看到的瞬间,幼幽扭过头,脸上全是幸福的笑容。和细心,愿意用心的人在一起,永远不缺惊喜和温馨。
红毯前方,空气仿佛化作薄膜,浮现的,是星则渊稚幼的小脸。
小脸很脏,上面全是雨水,雨势很大,他睁不开眼睛。他窝在肮脏的巷子一角,等待着解救,随后,一只手闯进了他的世界。
“禾乃?”
乞拉朋齐听到身旁禾乃的哽咽,所以搂住她。他知道,禾乃一直很在意星则渊,星则渊也在意他。毕竟,禾乃是星则渊拥有意识后第一个见到的人。就像半透明薄膜中的画面一样,女孩淋着雨,脱下外套套在男孩身上,然后拉着他回家。
随着星则渊等人脚步的前进,薄膜不断后退,其中的画面也在不断变化。
星则渊逐渐摆脱之前的干瘦,逐渐长大,进入学府开始学习,还总是拿到奖状。画面中出现阿什利,令来宾中的她含着笑,倍感骄傲。
之后,星则渊见到了曦和,禾乃受伤,他坐在房顶看漫天星辰,慢慢拥有了第一颗小星团。那时起,他走上自己的佣兵路,不久后离开乔木城。
花昔一家站在路口送他,看着他走远,却不忍离开。
在和山贼的战斗中,星则渊认识了甘索,然后是穷凌。他坐在兽的尸体堆上,头顶秃鹫斡旋,这个场面,即便现在想起都感染力十足。
当三人走到一起后,红盾成立了,他们接了很多任务,小有名气后吸引了辟宁,还有之后的沫。五人小队越走越快,引来罗天偷袭,看到这一幕,罗天尴尬苦笑。之后露出同样笑容的是凡奥,可他们都很幸运,因为加入了红盾。
在凡奥加入之前,段琴和小符加入,刚加入时,她们自身的气质和红盾格格不入,天上的太阳和大地本就隔了很远,可她们历经战斗,成功融合。
屏幕般的薄膜中出现十日之都的场景,出现每个人拼命战斗的画面。他们脸上都有血,身上都有伤,可还是拼了命再战斗。也许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能像现在一样站在一起,共同享受这美好的时刻。
之后,幼幽加入,很多人都没想到这个重要的角色既然过了这么久才加入他们,可事实就是这样。之后出现了加州清光,令在场的他格外兴奋。为了躲避世界政  府,他们北上,前去东域界,途中遇到绛旋,之后,历经恶魔岛和巫谷城假佣兵事件,绛旋加入。
就这样,红盾十一人凑齐!
之后的很多事都不算重要,等各州武学馆和佣兵界开始比试时,故事才回到众人了解的时间线上。
那场战斗是精彩的,红盾脱颖而出,甚至打败各州中最强的蓝盾武学馆。可面对荣誉,他们来不及接受就仓皇逃窜。因为他们感觉到了,感觉到了世界政  府的存在,他们要来抓星则渊和幼幽,不知道后果的他们必须跑!
黑水战役,无人离开红盾,他们奋起战斗,最终,沫死在大佣兵城外。
当这个场面浮现时,小符闭上了眼,脸上刹那而过的痛苦令芈号心疼。后来,红盾分散,各向四方。
即便到现在,他们的故事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可很快,这次婚礼上的事会做成一本书,专门记述他们。
星则渊到了大和国,成了亲王,平定战乱。穷凌到了神秘之地,开始掌握混沌之炁。甘索在混乱的水流中失去性命,而后无数魂魄爬进他的身体,但被路易家族百年前的族长赶走。最终,他在返生咒文下复活,并得到超强的力量。
辟宁为了段琴死去,木杰良看到,豁然开朗。他一直觉得段琴的心门没有完全打开,难道就是因为这件事吗?难怪……
小符失魂落魄,拜世人并不陌生的尼古拉丁前辈为师,深修占星一技。罗天到了巫咸国,痛哭流涕,看的众人鼻头一酸,他跪在老师傅面前,不断磕头,已学巫术。凡奥则到了盖德军的军营,在每一个夜晚憋着泪研究枪  械。弓弩太弱,她需要更强的武器。至于幼幽,到了帝族,可一心逃跑,因为当时的帝族还是世界政  府必不可失的一部分!
这时,绛旋刚成巫女,因为罗天,她焦急骑上天马,回巫谷城,小脸严峻。与此同时,还有四处召集人手的奇灵,他想帮红盾。这是他第一次露面,之后,他不管做什么都和红盾密切相关。
众人看得感动,这支小队,创造了人间最贵重的情感,也创造了星耀世界的奇迹!他们的脸上,都浮现着同龄人没有的坚定。
三年后,他们再聚一堂,虽然彼此都有改变,可都更加强大。在他们拥抱的那一刻,都哭了,因为这三年中发生的事太多。特别是幼幽被鲛人带走,星则渊大闹沃德夫多和代戈代特沙漠大监狱的事。
浑身有着海水薄膜的鲛人见之尴尬,有些愧疚。可老国王见望舒都没不好意思,也表现的无所谓。
然后发生的是旷世战役,星则渊被幼幽误杀,所幸复活,否则幼幽肯定会失去生的希望。
之后的事世人都知道了。星则渊以梦氏人的身份洗清梦氏罪恶,出现在大家身前,随后号召天下,一同面对浮出水面的古门司。
在取名为“化神之战”的战斗过程中,他成了神。
世人猜测,星则渊此行是为了让大家更了解红盾,或许是为了让红盾诸位回顾过去的经历。可不管如何,效果都达到了,世人铭记且震撼,红盾诸位也鼻头发酸,眼前蒙上一层水雾。
看似遥远的一千米很快就走完了,镶金的红毯上留下他们的脚印,和对过去的留念。现在的他们算功成名就,在整个星耀世界也有话语权,可初心永远不能忘。
走过山岗和樱花山林间的草地,眼前便只剩一片淡粉。
漫山遍野的樱花树颜色单一,可鬼斧神工的渲染出婚礼的神圣气氛。走进其中,地上不时分散几片花瓣,令这片樱花林更显生动。
水晶鞋踩在花瓣边,身穿长拖尾婚纱的幼幽挽着星则渊的手臂,仿佛两棵树,也像行走在地上的云,一直走向林间设好的座前。
座位奇特,是三把连在一起的椅子,一坐梦·文初,二坐花昔·一郎,三是天美·美晶。他们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脸上全洋溢着笑。
等星则渊走到三人面前时,大家也在林中停下脚步。这樱花林犹如有灵,空出一条宽敞的路,足够他们站立。
侍女端来酒杯,给红盾九人倒酒。在星则渊和幼幽眼前,透明的酒杯逐渐斟满。
“第一杯酒,敬我的父母。”
星则渊说完,和幼幽一起一起拱手弯腰,随之一起的,还有红盾的七位。大家一同抬起手臂,于众人眼中喝完杯中酒。
随后,星则渊在父母的骄傲目光中转过身躯,身边的红盾七人则退到一旁,不能挡住星则渊和幼幽身后的三位长辈!
又斟一杯酒,星则渊说:
“第二杯酒,敬我的红盾,敬离去的甘索大哥、沫哥和辟宁哥,谢谢你们如此相信我,陪我走到今天!”
星则渊和幼幽转身,鞠躬,喝酒。红盾七人也弯腰,可起身时,脸上的笑容只有彼此懂得。不管他们相隔多远,心都始终在一起。
“第三杯酒,敬帮过我的翼手叔和白尾叔,没有你们的力量,我肯定没有今天。”
星则渊目光朝向一边,众人这时才发现,在文初的边侧站着两人,一魁梧高大,身形如铁塔。一干瘦如材,裹着单薄的黑袍。他们的面貌都很普通,可浑身散发着暗暗的光泽,有些像神,可又差那么几分。
这二人听到星则渊这么说,高兴的举起酒杯。当然,他们就是虚空兽种族的恶魔蝙蝠和熔岩巨熊。虽然只是第三杯,可也很不错了,他们大致知道星则渊的所有事,他的红盾,确实比他们重要一些。
“诸位,感谢你们来参加我的婚礼,第四杯酒,我们夫妻二人敬大家。”
星则渊的语气一瞬间成熟,令文初点了点头,并对身边的一郎说:
“有丈夫的样子了。”
“是啊。”
星则渊敬酒的样子令一郎眼中生出欣慰,在其喝完杯中的酒后,在场五百多位来宾一同举杯饮酒,动作近乎整齐划一,令侍女们眼前一亮。
“我和幼幽呢,在三百年前相识,可八年前才相遇,最后相知,相爱,厮守。如今,我们举办婚礼,各方好友相聚一堂。这八年间,我们经历了太多,生离死别,一样不落。对我们而言,这场婚礼不止是让大家祝福我们,也不止是让大家见证我们的爱情。我们想让婚礼,作为旧时期的告别,从此,希望星耀世界更加繁荣!”
星则渊的声音不算特别大,可都回响在大家耳边。全世界的大人物既然只能配得上第四杯酒,若不是敬酒的是星则渊,他们就忍不住了。其实仔细想想,他们在星则渊眼中,或许还配不上第四杯酒。起码很多和他不熟的人配不上!
看向身边的新娘,接下来该她讲话了,可她一直在纠结,怎么喝了四杯,一点感觉都没有?
“傻瓜,你的酒不一样,度数低。”
“我就说嘛,怎么和水一样。”
幼幽傻乎乎的,朝向大家,以甜美的声音说:
“谢谢大家,也希望大家能有一个好归宿,然后……然后……”
幼幽忘词了,一边的罗天连忙咳了一声,幼幽才想起来。她小手晃了晃,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希望未婚的小姐姐可以考虑一下我的罗天哥哥。”
幼幽双手指向罗天,后者竖起大拇指,低声说:
“太靠谱了!”
罗天装着一本正经的样子,感觉有人在看他,所以环视一圈。
梦·文初和一郎夫妇起身,来到星则渊身边。
“再来一次。”
星则渊举杯,朗声说:
“诸位,让我们再共饮一杯。”
大家一起举杯时,樱花林中扫过一阵小风,清风之后,无数花瓣飘零。淡粉色的花瓣如雨,落在大家头顶,落在肩头,也飘到酒杯里。星则渊抬头看这场樱花落雨,然后和人群中的禾乃对视。他们都想起九年前的禾乃的成人礼,那一天,也有这样一场樱花雨。
牵着幼幽的手,星则渊向禾乃举杯,他们隔着一小段距离互相敬酒。烈酒下喉,眼角冒出一点泪,可他们四目相对,便是永恒!
飘散的樱花上,蓝天苍穹白云朵朵,明媚的阳光照到星则渊和幼幽身上,格外暖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