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动漫时代 > 第117章 心叶,你一定不懂吧
    聊聊S的事吧。

    S是最了解我的人,也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好朋友、我的半身、又是跟我水火不容的人。

    S以令人恐惧的聪颖,看透了我的一切。

    为了希望世上的人认为我很完美所使出的小丑伎俩,只有在S身上完全行不通。

    可是我却主动去接近S,在S的面前表现得愚蠢、无力且卑屈,只为了软化S对我的态度。

    S或许是同情我吧,像是觉得拿我没办法一样,开始会对我露出笑容了。

    可是,S是我的敌人,这件事依旧没有改变。

    对于我扮演小丑这件事,S有时会以哀伤的眼神或无法释怀的态度责备我。当他指责我在说谎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有一种一脚踩空,头下脚上地摔落深渊的感觉。

    那是我的罪过吗?天生就无法体会别人的想法,这是我的错吗?

    S会对我做出什么事来?

    他会要求我停止扮演小丑吗?

    如果我是妖怪的事情曝光了,大家一定会拿石头丢我吧?

    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天生是只妖怪的人,心中那种有如被火焚身的痛苦与恐惧,你们根本——根本就不会懂!

    ……

    既然愁二已逝世多年,心叶开始猜想千爱要他帮忙写情书的意图。

    但就在这时,他得知了另一件事,千爱原来一直都有男朋友!

    心叶生气地质问千爱,后者一言不发,只在最后说了一句:

    “像心叶学长这样的人……是不会懂的……”

    心叶愣住了,只因她曾经喜欢的女孩也这么说过,也露出了一样的落寞表情。

    但他和当初一模一样,就这么看着对方离开。

    什么都没做。

    第二天,心叶被愁二的同学,毕业的校友添田叫住了,并被拉到了顶楼——

    心叶无比痛苦,只因顶楼勾起了他的痛苦回忆,让他连呼吸都变得不畅顺了。

    但愤怒的添田并没有理会他的痛苦,不断质问他,近乎疯狂地呐喊着。

    原来,愁二的女友咲子,添田也喜欢,他嫉妒抢先一步的愁二,并在愁二拜托自己送咲子回家的那天,向咲子告白了。

    不料这一行为却导致了咲子因为拒绝他而跑到马路上,不幸被车撞死了。

    在嫉妒与自责的交织下,添田把一切都怪在了愁二身上。

    加上愁二一句责备的话都不说,仅仅是一直盯着添田,让他如坐针毡……渐渐地,日积月累的罪恶感让添田彻底疯狂了,他觉得愁二在愚弄自己,于是在顶楼处,他刺伤了愁二,之后愁二便跳楼了。

    十年过去,添田已经打算忘却一切,却在这时不断收到愁二的信,在见到和愁二长得非常像的心叶时,他的心再一次变得抓狂。

    “为什么,你明明死了,为何现在又出现在我面前!我的孩子明年就要出世了!我想忘了你,过着幸福的日子,但为什么你还要来纠缠我!”

    危机关头,千爱出来阻止了添田加害心叶。

    原来,寄信的是千爱,她冒用愁二的名字,就是为了揪出杀害愁二的真正凶手,找出那个S。

    “那天在顶楼的时候,你到底跟愁二学长说了什么话?”

    然而,添田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怎么会那样……”

    千爱很是失望。

    就在这时——

    “因为他不是S,所以他无法回答你的问题。”

    文学少女登场了,远子学姐凭借对《人间失格》的熟悉,理清了愁二的思路,让真相浮出水面。

    S不是添田,而是添田的妻子理保子!

    因为她最了解愁二,所以在愁二全心全意的对待下,她变得喜欢愁二,并且希望愁二能离开那个一点都不理解他的咲子。

    于是理保子怂恿愁二试探咲子,并怂恿添田向咲子告白,但咲子的忠诚,导致了她的死亡。

    理保子很自责,但更自责的是愁二,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妖怪的愁二产生了轻生的念头。

    他希望S来毁灭自己。

    在被添田刺伤之后,绝望到极点的愁二对理保子道:

    “只有你才能杀了我,即使到现在这种地步,我还是无法了解人心,为什么添田要羡慕我?为什么他会那么恨我,恨到想要刺死我?我完全想不通,当我看到咲子在我眼前身亡,我也没有感到半点悲伤。我想死,我只想死。”

    愁二觉得自己和太宰治的心情很像,他问理保子,自己是否还有活下去的价值。

    爱他爱到希望其解脱的理保子,用《人间失格》的台词来回答了他。

    “是的,你就是人间失格。”

    然后,愁二跳下去了,结束了自己丢脸的一生。

    理保子会嫁给添田,是因为两人都是害死愁二的共犯,两人真正所爱都另有其人。

    今后,两人将背负着这份罪业,继续被愁二的亡魂束缚,过着如同地狱般的生活,直到永远。

    ……

    无比压抑。

    这是一个沉重的故事,但又让人无法自拔。

    “不错的悬疑故事。”强行从小说的强烈吸引力中抽身,季希沃对着身旁的陶谦露出笑容。

    嘲讽的笑容。

    “但很可惜,系统没有一点反应。”

    正如他所言,故事已经来到了尾声,但是仪器上的数值没有跳动哪怕一下,别说战国级,就连要达到幻乡级,仿佛都是痴心妄想。

    场中,张杨大汗淋漓,连续写了快五个篇章的他,已经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但是——

    “还没完!”

    一旁,叶心远大声地叫了出来。

    尽管只是书名和一字的感言,但故事中引用的古典小说的数量,百年来没有一部动漫小说能比得上,也没人会这么写,更不可能像《文学少女》这样,把《人间失格》融于其中,变成主线的一部分。

    毫无疑问,这是贯彻了她父亲的设想的小说,这是为了她而写的小说!

    因此,小说绝对不可能在这里就结束!

    绝不可能仅是这样一个故事!

    “你不是要实现我的梦想吗?那个女孩在哭泣啊!”

    她的呼喊,成功传达到了张杨的耳中。

    的确,无论是心叶还是那个女孩,还是现实中那个在做梦的女孩,都在等着他去拯救。

    然而,就算他是三次觉醒者,有着比别人更多系的中二之力,还是很难把小说一口气写完。

    因为他把各个系的中二之力混合起来使用了。

    但混合使用是必须的,就像在丧礼上要用悲伤的音乐,就像在婚礼上要用欢乐的乐曲,想要让小说更精彩,更有感染力,就必须在不同的场景运用不同系的中二之力来渲染、来点缀。

    可惜精益求精的结果,是力不从心。

    为了保持连贯性,他不能在这个时候做喝补充液的举动,但他所有的本领都用上了,也尽可能在不断恢复中二之力了,结果还是差最后一口气。

    该怎么办?

    也许是因为性格过于固执吧。

    他唯独不知道放弃是何物。

    所以在这危急关头,他把目光投向了更高的地方——

    喂,快速阅读啊,你不是能穿越时空,和另一个世界的动漫同步吗?

    那么,预支一下未来的中二之力,你也是能办到的吧?

    一点点就好,写过这一段就是海阔天空。

    看着自己找到的第五系,幻术系……张杨咧嘴一笑。

    所谓“未知”,不就是将之破解的那一瞬间才显得更加美丽吗?

    我啊,想让这份美丽在这个世界绽放啊。

    “判断,使用者‘中二之心’已有小成。”

    笔再度落了下去——

    故事,还没结束!

    ……

    那之后,心叶失去了意识。

    他的思绪回到了过去。

    原来,比起名气过大带来的压力,直接导致心叶关闭心灵,不再写故事,戴着虚伪假面度日的原因,是他成名之后,那个叫做美羽的女孩从顶楼跳了下去。

    “心叶,你一定不懂吧?”

    说着这句话跳了下去。

    时至今日,他依旧什么都不懂,不懂千爱,不懂太宰治,不懂愁二,不懂添田、理保子……他们的心情,他一点都不懂。

    但这些人所做的事,深深刺痛了他。

    让他回想起了厌恶的过去。

    “为什么?大家明明知道会让自己和对方受伤,却还要将埋藏在心里的秘密说出来呢?真的那么想说吗?一定要那么赤果果地暴露出来吗?真的那么希望大家都陷入哀伤、痛苦、憎恨的感觉中吗?那么渴望杀人?那么渴望死吗?”

    他啜泣着。

    “那个答案,必须由你自己去发现。就算痛苦……就算哀伤……就算难过……你都要靠自己的双脚去寻找答案。”

    陪伴在他身边的,唯有那个无论他写的故事有多烂,有多诡异,有多随意……都会好好吃完的文学少女。

    也正是因为有这名文学少女,他才没有一直沉沦在过去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