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动漫时代 > 第108章 寄刀片
    “我告诉你,叶老师一直都在接济这些灾民,同时我们王道学院每个星期都会组织志愿者活动来帮助这些人……物资上的补救,我们早就在做了,但有些东西,是无法补救的!”

    叶心远激动过后,便跑到不知哪里去平复心情了,钟大梧瞪着张杨看了许久,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问一件事,你们的志愿者活动,有叫上邪道学院的人吗?”

    钟大梧想要冷笑,但仔细一想,却笑不出来,他想用不希望邪道学生刺激到灾民来作为理由,但他不禁想起以前的学长们留下的话——光是实验中学的校服,就足够刺激人了,但就是如此,灾民也什么都没说。

    他们已经心力交瘁到光是活下去就拼尽力气了。

    张杨望着哑口无言的钟大梧一阵,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要让一般民众为我们之间的分歧买单。”

    钟大梧如遭雷击。

    是啊,为什么在做志愿者在帮人这种事上,还要分王道邪道,难道他们就是为了展示王道更有善心才做这种事的吗?

    不,因为想帮助这些可怜人,他们才行动起来的,只要能帮到这些人,就算是敌人的支援,也理应接受!

    然后,钟大梧想到了更多。

    想到了二十年前的灾难,在邪道一派束手无策,且早就提交了救援申请的情况下,为什么王道一派会来得那么巧,卡在有损失但不至于让G市覆灭的时间节点到来……这之中,真的没有任何猫腻吗?

    没多久,叶心远回来了,恢复平静的她按原定计划,让钟大梧载着几人前往博物馆,让张杨在那里观看灾难的记录。

    毫无疑问,这是王道派建立的博物馆,里面记载的内容极尽了对邪道的抹黑,最显眼处摆放的,永远都是记录了王道派光辉事迹的照片和文字。

    以往,钟大梧都是痛快地看着这一切,但今天,他的心态发生了改变,以至于观感也发生了变化。

    他不明白——

    明明是站在愁眉苦脸的灾民之中,为什么那些王道动漫家能笑得比升官发财还要高兴?

    博物馆中最火热的是一张主题为“对比”的照片,里面捕捉到了一名王道派动漫家和一名邪道动漫家。

    “看到那名邪道动漫家的无助和痛苦了吗?这就是走邪道的下场!”

    第一次来这里,老师是这么跟他们说的,他和同学们也都纷纷出言痛骂那名邪道动漫家,然后向那个王道派动漫家投去羡慕和崇拜的目光。

    再一次来到这张照片前,钟大梧只觉得这名王道动漫家像极了那些沽名钓誉之辈,看他的表情,仿佛下一刻就会忍不住放声大笑。

    是的,他们救了不少人,但他们真的尽力了吗?他们真的没有故意留一手,让人们——

    “冷静点。”

    钟大梧回头一看,见到张杨站在那里,他赶紧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

    “出手的不是你,你没资格要求人家怎么做,就像捐款,捐一百和捐一万,都是心意。”

    钟大梧没想到张杨居然会为王道派说话。

    “你说得很有道理,但是……”

    在了解到那么多人的痛苦经历之后,钟大梧从心底无法接受这些能人只做“捐一百”的事。

    “来这边。”

    张杨却是带他来到了博物馆的一角,这里也有不少照片,只不过因为里面的动漫家被拍得太过“难看”,所以没有加以宣传。

    “这是……”

    但钟大梧通过介绍,看出来了,这些悲痛欲绝的人,是王道派的动漫家。

    他们拼尽全力,却始终无法做得更多,以至于他们放声大哭,以至于他们被自己拯救出来的灾民安慰,以至于他们被宣传人员认为不成体统,丢了动漫家的脸。

    “和王道邪道无关,哪里都会有不想尽全力的人,关键是看自己的打算。”

    此行的目的是教育张杨,结果却反过来被张杨教育了,还是用的他们准备好的材料,不得不说这真的是讽刺。

    “为什么?”

    但钟大梧没有任何屈辱感,或者说他根本没思考这些。

    “为什么像你这样的人要选择邪道?”

    他想的是,如果张杨走王道路线,一定会成为动漫家!

    一定会成为不输给任何人的正直动漫家!

    甚至追上四天王,成为动漫大师都并非不可能!

    可张杨偏偏选择了邪道……说他害怕“用尽全力”?

    如果是别人,钟大梧信,可张杨连需要更大勇气的邪道都敢走,又怎么可能害怕这点小事!

    所以他无法理解了,也无法接受了。

    “很简单,我喜欢我心中的动漫,喜欢得不得了。”张杨微笑地扭头看着他,眼里没有一丝迷茫,“我相信我的动漫不会输给任何王道作品!”

    钟大梧懂了,这人非但没有害怕,反而铁了心要用邪道去拯救那些灾民。

    之前他在村子里说的是真心话!

    如果不是张杨已经有出过一定成绩,钟大梧都要以为他疯了,现在的话——

    “不要被迷惑了!”

    叶心远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这一次,她没有生气,反而用满是嘲弄的神色看着张杨。

    “你真的以为你的作品能拯救别人?大梧,走,去那里。”

    钟大梧犹豫了,原定计划的第三处,他是知道的,但去了那里的话……

    “别犹豫了,这人是不见黄河不死心的类型!”

    钟大梧动身了,只因他也希望张杨迷途知返。

    只因王道需要他这样的人才。

    但世界不需要邪道。

    这个世界没有邪道才是最好的。

    ……

    不在了。

    唯一能保护我的人不在这个世上了。

    本就寥寥无几的黑羊变得更少了,连聚成群都做不到了。

    白羊们冲进来了,把我们之前占据的草地夺走,把我赶走。

    唯一能庇护我的空间也消失了。

    我被他们撞得只能在地上打滚、求饶,但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肯放过我。

    除非我也变成白羊。

    除非我也变成他们的样子。

    我照做了。

    然后我死了。

    世上只剩下我所不认识的“她”。

    ……

    本以为他们又要带着自己去哪个灾民的家,结果钟大梧却是往北边开车。

    “我们这是要回去?”

    “不,我们要去高校城。”

    在日本,高校其实是高中的意思,但华国传统是把大学称为高校,因此既有高中又有大学的番薯区学校城,便干脆统称为“高校城”。

    而妖都十校,有九校都在那里——嗯,就实验中学这个奇葩“悠然见北山”去了。

    到此,张杨已经猜到要见的是什么了。

    来到工大附中校门,在叶心远联系过后,没多久,一个男生从学校里跑出,脸上满是兴奋。

    “ZERO老师!”

    这是一名通过张杨作品成为觉醒者的学生。

    待男生跑到身前,轻松把他手中的刀片拍落地面,张杨手上一花,给这名男生塞去一张纸,回以一笑。

    “你要的签名,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