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动漫时代 > 第38章 未见秋天
    第二天,7月16日,周日。

    陆果早已不来叫他一起出发,而他因为熬夜写小说,直到十一点才醒来。

    急急忙忙吃完算得上是午餐的早餐,张杨出门打车直接前往附属医院。

    多亏他来晚了,更早的时候,孙南又努力了一遍,最终还是被梨花吼跑了。

    “会长大人,现在是时候考虑强行手术了。”主管医生道。

    “我得和她父亲商量一下。”

    强行手术,成功率极低,但这是唯一的生路了,九死一生那种。见今天梨花精神多了,孙南也没有如平时那般继续留在医院,通知完古雅人这件事后,本着补偿张杨和陆果的想法,他往动漫中心去了。

    正好和张杨错过。

    见到梨花门口空荡荡的,张杨感到莫名的悲哀,但他马上就打起精神来。

    就算世人都放弃了,他也不会放弃,倒不如说,他要做的事,现在才开始。

    “我一定会救你。”

    他所爱的动漫,一定能拯救梨花!

    “滚出去!”

    啪!

    张杨写的小说被狠狠地砸到门旁的墙壁上,然后无助地掉到地上。

    张杨只能飞一般逃离房间,什么都做不了。

    “失败了。”

    逃得足够远,张杨靠着走廊墙壁蹲下,脸上满是失望和沮丧。

    想象是美好的,可是现实很残酷。

    不知该如何和梨花聊天的他,只能用开门见山法,像三流的推销人员那样把小说直接递过去。

    结果,可想而知。

    “啊啊,为什么我是死宅!”

    如果他是货真价实的现充,撩妹话语信手拈来的现充,他何须如此烦恼!

    对方连看都不看,就算小说再能打动人,又有什么用?

    自己为什么就这么笨,为什么就没想到这一点。

    张杨无比愧疚,他不怕丢脸,怕的是自己的愚蠢导致救不回梨花。

    “先生,请让一下。”

    负责清洁的阿姨示意他起来。

    “不好意思。”

    张杨连忙让开,就在这时,他想起了刚才在梨花房间看到的光景。

    “对不起,阿姨,那个女孩的房间,你不去打扫的吗?”

    “去啊,怎么不去?”阿姨连忙说,医院清洁工都是外包的清洁公司聘请来的临时工,她生怕张杨乱说话让自己丢了饭碗。

    “怎么我见到一堆宅物在那里没人整理?”

    阿姨一脸委屈:“哎哟,帅哥啊,你都知道是宅物了,怎么还问,我一个普通人,怎么敢动那些东西。”

    也对,考虑到现充病,这是很合理的解释。

    “但你就没打算拿去倒卖吗?”

    “哇,帅哥,你该不会是打起歪主意了吧?”阿姨大惊,“我警告你啊,那可是动漫协会会长的亲属,敢乱动,你小心人头不保啊!”

    “我是怕你们不知道。”

    张杨笑着结束话题,哪怕阿姨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也没能影响他的心情。

    凭借超强记忆力,张杨记得很清楚,今天房间里的宅物摆放位置和昨天不同了,就像有谁特意整理了一遍,摆放得整整齐齐。

    考虑到一个清洁阿姨都知道不能乱碰,张杨相信医护人员也不会贸然去动,剩下有可能帮忙收拾的人——

    张杨取出手机想要求证,但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说句不好听,那两人都失败了,如果让他们察觉到这件事,说不好会弄巧成拙。

    必须另想办法。

    “如果一切如我所想,如果她看了我的小说,那么——”

    …………

    “为什么还不来?”

    自从知道自己只有死路一条那刻起,盯着门口的方向,便成为梨花唯一在做的事。

    可是来的只有孙南,只有那个居然来第二次的混蛋,自己想见的那人,始终没有出现在视线之中。

    夜幕不知不觉降临,之前送餐的护士到来,端着动都没动过的盘子,连同梨花的希望,一同消失在关上的门后。

    “是不是即使我死了,你都不愿意来。”

    梨花凄然一笑,眼里已是一片模糊。

    她非常讨厌自己的父亲,只因他没有保护好母亲,以至于梨花儿时的记忆,只有一个整天忙于工作的男子的背影。

    她非常讨厌自己的父亲,别人家的孩子还在玩耍的年龄,她就要负担起一切家务,但那个不知道感恩的家伙,总是把家里搞得乱糟糟,自己辛苦准备好的饭菜,非得等凉了才回来吃。

    她非常讨厌自己的父亲,说好的要陪自己去游乐园玩,却没有一次遵守承诺,就连家长会都没有参加过一次,以至于她不得不和每一个笑话自己没有爸爸的孩子打架,打到对方再也不敢说这个说话不算数的家伙坏话,打到对方嘲讽自己不像女孩子。

    也许是终于遭报应了吧,她再也挥不动拳头了,变成了货真价实的女孩子,只能躺在床上的女孩子。

    没有她,家里恐怕已经是一塌糊涂了吧?那家伙,现在怕不是连加热的冷饭都吃不上了吧?

    真是活该。

    这就是你把女儿一个人孤零零地丢到老家的代价!你女儿马上就要死了,你就要连她最后一面都要看不到了,蠢货!笨蛋!

    梨花擦了擦眼睛,慢慢下床,来到一旁的桌子上,拿起遥控器把空调关掉。

    空调开得并不低,她也不怕冷,但只有炎热,才能让她感觉到自己还活着。

    蹒跚地走向窗边,吃力地拉开窗,随着不知谁家的风铃轻轻作响,随着虫子的鸣叫声涌入屋内,随着让人羡慕的夏之气息擦肩而过,她再次有了撑下去的动力。

    撑到那家伙来为止。

    “那孩子,可能撑不到秋天了。”

    那家伙总是那么傻,就连他的朋友,他朋友请的所谓的最好的医生,也是那么傻。

    真以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真以为自己什么都听不到了。

    不过没关系,她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望着房间一角堆积如山的礼物,梨花从柜子里拿出纸和笔,写下对孙南和陆果的感谢话语,然后藏在了礼物山的最底层。

    这些都是宅物,护士医生都不敢乱动,那两个笨笨的家伙,清理自己的遗物时,一定会看到的吧?

    “真傻。”

    梨花轻喃,也不知道是对自己说,还是对孙南二人说。

    想起今天还有两件新礼物孤零零地躺在远处,梨花露出感同身受的苦笑,慢慢朝它们走去。

    “还是这样的东西,一点都不懂女孩子的心。”梨花一边批评,一边把孙南送的礼物捡起来,紧紧地抱在怀里。

    现充病发?不存在的,梨花没有任何异样,哪怕她的中二之力已经微乎其微。

    讨厌宅物,和感谢别人送的礼物,是两码事。

    只是等走到靠近门口的位置时,她愣住了。

    印象中,宅物看似脆弱无比,却怎么都无法摔坏……至少不会被她那脆弱且可怜的力气摔坏,所以她才那么“暴力”。

    但掉落在地上的这本小说,书页居然褶皱了。

    “那人送的不是宅物?那个人不是死宅?”

    因为来了两次,还是和一般死宅不同的容貌,梨花难得记住了。

    来这里那么久,第一次有不是死宅的人送礼物给自己。

    “但怎么都无所谓了,我都快死了。”

    话虽如此,她还是弯下腰把小说捡起来,试图抚平皱巴巴的地方,可惜失败了。

    “好吧,是我不好。”

    出于愧疚,梨花把孙南送的宅物放好后,把小说带回了床边,准备读那么一会。

    “仰望半月……的夜空?”

    翻到正面,看到小说名称的那刻,梨花瞬间被吸引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