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绿龙部落 > 第116章 指骨与眼球
    约克一时间很难做出决断,虽然心里对阿尔托莉雅所说的可能也是信了几分,但仅凭猜想就处置一个人这显然有些说不过去。

    而且这个人还是地位超然的丹尼尔。

    阿尔托莉雅也没指望三言两语就让约克下令处置丹尼尔,只要能让约克提防着丹尼尔就算是达到效果了。

    “我出去一趟。”

    阿尔托莉雅淡淡道,约克转过头看着阿尔托莉雅,不知她从哪里搞到了一副晨曦军团的制式铠甲。

    等等!

    约克来到杂物间,这才发现刚刚进来请示他的亲兵现在就穿着单衣躺在杂物间里。

    “你这是……”

    约克话还没说完,就看到阿尔托莉雅原本盯着斯科特名字的那张脸五官快速变化,竟然变成了那名亲兵的样子。

    “我出去一趟。”

    阿尔托莉雅接着道:“对了,这个家伙就麻烦你了,我明天中午前就回来。

    对了,给我个令牌怎么样?”

    ……

    丹尼尔回到居所独自一人坐在房中,手中拿着书心思却是一点都没在书的内容上,食指在一旁的木制小桌上轻叩着。

    “丹尼尔大人,您找我?”

    一道黑影角落的柜子边凝结最终成为一个浑身包裹在斗篷中的人形。

    “你去约克那了?”

    丹尼尔冷冷问道,黑影闻言身子颤抖了一下猛地摇了摇头。

    “没有,最好。”

    丹尼尔站起身道:“先出去避避,没有我的允许,这几天不许回来。”

    黑影领命后消散,离开房屋后黑影立刻朝着远处遁走,遇到巡逻士兵时就化作暗影。进入森林后,黑影重新化作人形在林间奔跑着。

    突然一支箭从树丛中射出。

    箭的速度飞快,黑影来不及躲闪立刻进入黑雾状态,通常来说这种普通的物理攻击黑雾状态都可以轻松化解。

    不出意料,箭头从黑雾中穿过。

    然而下一秒黑雾剧烈翻腾起来,一道人影在趴在地上凝聚又消散,看起来非常痛苦。人形想要遁逃。然而又有两支箭射出,箭头分别直接钉在人形的腿上以及手上。

    人形倒在地上扭曲挣扎着,但即便如此它也只是发出霍霍的喘息声。

    由阿尔托莉雅假扮的晨曦军团士兵拿着把制式弓从树丛中走出。盯着趴在地上不断扭曲的人形,阿尔托莉雅表情有些复杂。

    近距离观察可以发现,这个人形和人一样也是有嘴的。只是它嘴的部位被人为缝了起来,之所以不能发出声音,恐怕……

    人形看着来人,眼神中流露出一阵恐慌的情绪,尤其是看到阿尔托莉雅左手那些的那个小陶瓶更是有些绝望。人形还在一点点凝聚,面部特征也越发清晰。

    待阿尔托莉雅看清人形面目。哪怕是阿尔托莉雅也是震惊无比,背后一阵发麻。这是一张女人的脸,只是脸上布满了扭曲的疤痕。更可怕的是这些疤痕仿佛有生命般还在蠕动。

    “想活的话,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

    阿尔托莉雅很快克服了心理上的不适,沉声对人形道。

    她立刻并没有上前拿住人形甚至没有太过靠近,因为此刻人形周围还弥散着大量黑雾。

    这些和之前手帕上留下的诅咒一致。巴哈姆特虽然没有给她说明过诅咒的具体效果,但还是告诫过她尽量不要接触这些诅咒。

    在不知道诅咒具体效果的前提下,阿尔托莉雅并不打算碰这些东西。

    人形指了指自己的嘴,显然它现在并没有办法说话。

    “我来问问题,你只要回答是还是不是。”

    阿尔托莉雅想了想道,出乎意料的是人形似乎对阿尔托莉雅没什么抗拒情绪点头如同捣蒜一般。

    “你是丹尼尔的手下?”

    想了想,阿尔托莉雅问出了第一个问题,人形老老实实点了点头。

    “你们是不是有针对帝国皇室的计划?”

    人形继续点头,正等着第三个问题却没想到面前这位晨曦军团士兵直接拔出佩剑一剑斩在了它的头颅上。

    锋利的剑刃上附着着一丝淡淡的红色就像热刀切奶油一般将人形的头颅斩了下来,鲜血喷涌而出,阿尔托莉雅出手的同时飞去倒退这才没被血液溅到。

    被斩掉脑袋的人形并没有立刻死亡,断口不断生长着,看这架势仿佛要长出一个新脑袋。然而每次只长出一部分,伤口就会在此崩裂开。

    这样的过程一直持续了近二十分钟,过程中阿尔托莉雅又对着人形射了两箭将它彻底钉在原地。最终也许血液流尽的缘故,人形彻底没了动静。

    黑色的血污仿佛有生命一般,向着阿尔托莉雅脚下蠕动着。阿尔托莉雅解下了腰上挂着的水袋,将水倒在了蠕动过来的血污之上。

    不甘,悲伤,愤怒,各种负面的情绪莫名袭上阿尔托莉雅心头。

    脑海中更是浮现出不属于她记忆的片段,诅咒通过这种方式将人形承受的痛苦呈现,企图让阿尔托莉雅在其中迷失成为它新的载体。诅咒并没有生命,但延续自身存在本就它在创造之时被赋予的本能。

    只可惜这些记忆似乎并没有给阿尔托莉雅造成太大的困扰。水袋中的水缓缓倒下将蠕动的血污冲散稀释,最终血污彻底恢复平静。

    原地只剩下人形的尸体。

    阿尔托莉雅抹了抹额头的汗,那些记忆片段实际上对她还是有相当大的影响。不过痛苦也不算白受,从这些记忆片段中阿尔托莉雅拿到了一些相当有价值的情报。

    没有耽搁,阿尔托莉雅来到尸体边将尸体翻了个面。

    摸索了一阵。

    从人形的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球形物体以及一个小瓶子。这个球体和当初的『光之束缚』形态非常相似,阿尔托莉雅接着来到飞出去的头颅旁边,用剑直接将人形被封起来嘴划开。

    阿尔托莉雅伸出两根手指从人形嘴里又掏出了圆溜溜的东西。看清东西,阿尔托莉雅差点没把圆溜溜的东西丢出去。

    刚刚的片段里有人形被割舌封嘴的记忆,其中有一个细节就是在割舌之前,有人往人形嘴里塞了东西。也正是凭着这个记忆,阿尔托莉雅才特意把人形的嘴打开。

    骇人的是,人形嘴里竟然含着一颗人类的眼球。眼球似乎经过处理,表面上触感并不柔软反而比较坚硬。

    阿尔托莉雅克制着不适,左手拿着眼球右手拿着那个球形。

    “罪人的罪恶终将得到惩戒。”

    阿尔托莉雅闭眼默念着,手中球体炸开其中赫然也是一截指骨。只是不知道和光之束缚中的指骨是不是同源。指骨和眼球在阿尔托莉雅手中发出白光后,最终全部化作尘埃。

    两道白光不分先后投入阿尔托莉雅身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