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铸梦1999 > 第137章 球场淘金计划
    2001年4月,渝市大学生运动会拉开了帷幕。

    与此同时,还有另一场举世瞩目的赛事进入到了一个火热的阶段——2002年世界杯预选赛。

    事实上,亚洲区的预选赛从2000年11月就开始了,但国家队是在2001年4月22日首战马儿逮夫。

    大概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都难以忘记,国家队在2001年10月7日晚,以1:0的成绩战胜阿慢之后,第一次出线了。

    当然,截止陈骁重生的那天,那也是国家队唯一的一次出线。

    陈骁是个伪球迷,前世的他在那个时候对各个球队的实力没什么研究,只是隐隐知道国家队比较弱势,而穿着黄色球衣蓝色短裤的芭西队非常牛逼。所以,当他跟室友围在宿舍里那15寸彩色电视机前看到国家队以10:1的比分完虐马儿逮夫的时候,觉得国家队还是可以呀!

    结果出线之后,他才意识到什么叫做死亡之组。

    咱们的球队,打了三场,一个球没进啊!

    从那以后,陈骁对足球就更不感兴趣了。

    记得最后一场国家队对阵土耳七以0:3的成绩终结了那次世界杯之旅时,宿舍里有个叫邹云的家伙抱起宿舍的电视机就砸了,害得大家只能挤到别的宿舍里看后面的比赛。

    现在想想还蛮有意思的。

    毕竟,谁的青春不彪悍啊!

    如果可以的话,陈骁倒是想重温一下那段时光,只是他现在为了办公大楼的设计方案忙得不可开交,哪儿顾得上?

    要设计一栋智能楼宇,不是陈骁这个水平能够办到的。

    他只能提出一些意见,而设计师刘左会根据陈骁的意见去发散思维,做可行性研究和具体的部署。

    即便如此,他也需要大量的查阅资料,才能给出更准确性的意见。

    这天,他正在办公室翻查资料的时候,接到了颜荞的电话:“来菲色时光酒吧,看球赛!”

    “你对足球有兴趣?”陈骁惊讶的问道。

    “我哪有什么兴趣啊,是林栩硬要拉着我们来的。她说是咱们球队小组赛的第一场比赛,应该要重视一下。”

    “她还挺爱国的,不过国家队今天不上场吧?”

    “我也不知道啊,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也看不懂,就当是过来放松放松吧,别把自己憋坏了。”

    “那行,我晚点过来。”

    颜荞相邀,陈骁不得不给面子。

    整理完手上的事情,他便驱车前往菲色时光酒吧。

    原来林栩不止叫上了颜荞,还有徐维义、毛九溪、杨晋以及谭露等人都在场。

    不过毕竟国家队没上场,气氛并不是十分的热烈。

    “小陈,你也来看球啊!”一个光着膀子的糙汉子笑着跟陈骁打了个招呼。

    “哎哟,王哥!”陈骁笑着跟王安顺握了下手。

    “有兴趣玩儿两把不?”王安顺问。

    没想到这个场子是王安顺的,趁着世界杯比赛的热度,王安顺在场子里开设了外围赌场。

    寒暄了两句,也没听他说要给自己这桌打个折扣,就开始怂恿自己赌博,太不仗义了。

    陈骁看了看今天的阵容,是马儿逮夫对阵简朴寨,都特么弱队。

    他知道国家队很弱,而马儿逮夫被国家队踢了个10:1,那简直是弱鸡中的战斗鸡。

    “那就押五百块钱简朴寨胜吧。”陈骁说。

    “堂堂东业集团董事长,玩五百是不是寒酸了点?”王安顺激将道。

    “小赌怡情嘛!”陈骁笑了笑,只押了五百块。

    因为这场比赛他没看过,事后也没关注过什么积分榜,真不知道谁输谁赢。

    结果,马儿逮夫踢了简朴寨一个6:0,完胜。

    “哎——”陈骁长叹一声,五百块钱就这么玩儿完了。

    亏得自己还是个重生者,赌球竟然会输!

    要是被别的重生者知道了,还不笑掉他们的大牙?

    开车回家的路上,陈骁开始仔细的回忆这一届世界杯的胜负情况。

    他从王安顺那里拿了一场对阵表,结合小组所有球队的名称,才能勾起一些回忆。

    国家队VS马儿逮夫,10:1。

    国家队VS阿慢,1:0。

    国家队VS简朴寨是3:1还是4:1,陈骁记不太清楚了。

    最后夺冠的是芭西。

    只能想起这么多了。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国家队在小组赛中的战绩是全胜,进入亚洲区决赛之后,也是一路得胜,确定出线之后,因为老米排上了全替补阵容,才输给了乌滋别克。

    所以,别的球队不参与,只管买国家队赢就可以了。

    不过,为了不让别人产生怀疑,陈骁打算多找几个外围轮流着买,偶尔也可以故意输一点。

    “想什么呢?”颜荞见陈骁一直没有说话,便随口问了下。

    “心痛我那五百块钱啊!”陈骁痛心疾首的拍着方向盘。

    “你轻着点,方向盘拍坏了可不是五百块钱的事情!”颜荞笑道。

    找了个空闲的时间,陈骁让朱广勇手下的蔡威打听了一下渝市都有哪些外围。

    王安顺算一个,龙建军那儿也有,原本还有两三个,结果被龙建军抬抬手就灭了。

    听说龙建军原本想把王安顺收编过来做垄断的,但是王安顺不愿意,为这事,两人闹得有些不愉快。

    按照龙建军的脾性,逆我者就是一个“亡”字。

    可王安顺跟别的小混混不一样,他在江湖上也有些名望,还有几个“老板凳”罩着。

    没有一个光冕堂皇的理由,龙建军还真不能拿王安顺怎么样。

    陈骁赌球,当然是为了要赢钱,而且还打算赢一大笔钱。鉴于他与龙建军、王安顺之间的关系,他不太好去赢龙建军的钱,只能赢王安顺的。

    陈骁看了下预选赛的对阵表,接下来的几场胜负他都没什么印象,赌资可以由少到多,输一次,便在下一场加注,逐步递增,这样才比较符合赌徒的心态。这么一来,当陈骁的下注金额到达一个非常高的数额时,即便他赢了,也不会惹人怀疑,只能说他运气好。

    不过这里有个问题:

    赢得少了没意思,赢得多了,王安顺能不能兑现?

    如果不能兑现,又分两种情况:一是王安顺没钱兑现,二是王安顺有钱不愿兑现。

    无论是哪种情况,都是陈骁不想去面对的。

    所以,赢多少这个度,有些难以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