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诸天最强肉盾 > 第七十三章 美事
    很快,进入娱乐休闲区的聂执就来到【酒馆】门口。

    推门进入之后,吧台后面胖乎乎的和善老板,立刻点头招呼道;

    “先生您好,您是来找陈忆寒大人的吧,他就在后面,您这边请。”

    旁边,一个漂亮的侍女立刻走上前来,微笑着鞠躬示意。

    就在这时,满脸笑容的陈忆寒,一路小跑着冲了过来,连连说道;

    “聂大高手出关,我肯定要亲自前来迎接,小美,你快去忙你的吧,小费,我回头给你。”

    听到陈忆寒这样说,那个名叫小美的漂亮侍女甜甜的向他一笑,很有礼貌的鞠了一躬,转身离去。

    跟随陈忆寒进入豪华包厢之后,聂执好奇的向他问道:“这里的侍女,还有名字的吗?而且,还收小费?她们要‘钱’做什么?”

    听到聂执的问题,陈忆寒嘿嘿一笑,回答道:“聂大高手,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这个酒馆里,除了老板之外,所有的侍女,都是走投无路的女性契约者变成的。”

    “哦?这些侍女都是契约者?我还以为,她们都是诸天神鉴创造的NPC呢。”

    看到聂执有些惊讶的神色,陈忆寒点点头,接着说道:“嗯,你认为她们是NPC,也没错,现在的她们,的确和诸天神鉴的NPC没什么两样。”

    “这些侍女,和我们一样,曾经也是契约者,但是,她们在无法生存的情况下,和诸天神鉴签订了卖身契;从此以后,她们的活动范围,就局限在这个酒馆之内,变成了这里的专职服务员。”

    “当然,她们也不用再完成诸天世界任务,而且,还获得了诸天神鉴的保护。”

    “在这里,调戏她们一下是可以的,如果真的伤害她们,可是会被诸天神鉴重重惩罚的。”

    “实际上,不仅是她们,这娱乐休闲区所有的系统建筑内,所有的侍女,都是这么来的;所以,在诸天神鉴中,还有一句笑话,‘你要是混不下去了,就去给诸天神鉴打工吧’,说的,就是这些可怜人。”

    “可怜人?她们这样不是挺好的吗?不用在任务世界里打生打死,还有诸天神鉴保障她们的安全,这种生活,和现实世界中的白领,也差不多嘛。”

    听了聂执的话,陈忆寒撇了撇嘴,解释道:“哪有那么简单,她们这些给系统打工的人,只有三年寿命,三年内,如果能够赚足三万诸天点数,就可以向系统赎身,重新变回契约者;如果赚不够,三年之后,就只能灰飞烟灭了。”

    “为了赚够三万诸天点数,她们对待客人,都是尽可能的百依百顺,就为了多赚一点儿小费;但是,你也知道,做为契约者,诸天点数可是咱们的命根子,又有几个人,会给她们打赏小费呢;为了多赚‘钱’,她们中的很多人,都会兼职做些皮肉生意。”

    “哎,要不是走投无路,谁会愿意出卖自己的身体呢?”

    “所以说,这些个侍女,都挺不容易的,刚才那个小美,可是个好姑娘,在这里都一年多了,一直坚持原则,从不卖身,正因如此,我才会每次来,都给她一些小费。”

    看到陈忆寒唏嘘感慨的表情,聂执心中一动,试探着问道:“看你这样子,似乎对那个小美很有好感啊,怎么?你这么土豪,难道还付不起三万诸天点数的赎身费吗?”

    听了聂执的话,陈忆寒不但没有反驳,还苦笑一声,说道:“三万诸天点数,倒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就算我给她赎了身,又能怎样,在这诸天神鉴中,最忌讳的,就是动真感情;咱们契约者,每执行一次诸天世界任务,就相当于走了一趟鬼门关,如果在这鬼门关里,你所爱的人遇到危险,你说救还是不救;不救吧,心中不忍,救吧,搞不好两个人全都要死。”

    “当然了,像聂大高手你这样的超级变态,可以无视这一点,我这点儿实力,还是算了吧。”

    说到这里,陈忆寒给自己倒上满满一大杯酒,头一抬,一口喝下。

    这件事情,已经是陈忆寒的私事,他能毫不隐晦的说出来,也说明,他没把聂执当外人。

    既然如此,聂执也不客气,他面容一整,对陈忆寒训斥着说道:“你这家伙,在任务世界,倒是杀伐果断,能屈能伸,怎么回到诸天神鉴,就变得这么扭扭捏捏了。”

    “那个小美姑娘,你既然喜欢,那就大大方方的告诉别人,如果人家愿意跟你走,你就帮她赎了身,再帮她不断变强,这不就完了嘛,何必左思右想,瞻前顾后。”

    “男子汉大丈夫,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喜欢就要勇往直前,就要奋不顾身,你这磨磨唧唧的,跟个小娘们儿一样,有什么意思!”

    听了聂执的话,陈忆寒惊讶的长大嘴巴,半晌,他才结结巴巴的说道:“可是......可是我哥,他......他肯定不会同意的。”

    “他那个顽固的老思想,要是知道我花三万诸天点数,就为了给一个侍女赎身,肯定......肯定不会再管我了。”

    听到这话,聂执更加不削,顿时晒道:“陈忆寒,你可是有手有脚的成年人,还是个实力相当不错的契约者,难道,离开你哥的帮助,你就活不下去了吗?”

    “不怕告诉你,我从念初中开始,就再没问母亲要过半毛钱,我所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的双手挣来的;从前,在现实世界里是这样;现在,在诸天神鉴中,也是如此。”

    “是个男人,你就振作起来,勇敢的直面自己的感情,这,才是你应该做的事。”

    聂执的话,如同当头棒喝,震撼的陈忆寒久久不能言语。

    看陈忆寒陷入沉思,聂执也拿过一个酒杯,自斟自饮的喝了起来。

    喝着刺喉的美酒,聂执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小李姑娘:“可惜,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如果她也是一个契约者,那该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