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景宁陆景深 > 第90章 要叫老公


女人细嫩的小脸蹭在他的手臂上,温度炙热,带来片片诱人的气息。

        陆景深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哑声道:“好,你等一等。”

        他将车停在路边,从后备箱里取出一瓶新的矿泉水,然后返回车上,小心翼翼的将水喂到她嘴边。

        “宁宁,喝水。”

        景宁双手捧住他的手,立马喝了好几大口。

        喉咙里的燥热暂时被冷水冲淡了些许,然而只不过几秒的时间,更多的麻痒和热意源源不断的袭来。

        她实在忍不住了,伸手扒开自己的领口,在椅子上蹭来蹭去。

        “好难受……”

        陆景深将安全带系好,沉声道:“再忍忍,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

        景宁却忽然往旁边栽倒,一头就栽在了他的肩上,若不是有安全带固定着,只怕整个人都要栽进他怀里。

        “陆景深……我忍不了了……你帮我好不好?我们不去医院了。”

        她一边说,一边扒拉着自己的衣服,脸凑到他的颈窝像小猫一样蹭着。

        陆景深只觉那滚烫的温度仿佛一把火,瞬间点燃了自己的肌肤。

        他一边开车,一边腾出一只手去将女人扶住。

        “你身上有伤,需要处理,乖,再忍一会儿就好。”

        “我不要……陆景深,帮我……我好难受……”

        她不停的哼哼着,声音又软又糯,隐隐还带着一丝哭腔。

        但凡是个男人,在听到女人这样的声音时,只怕都会把持不住。

        何况,还是自己的女人!

        陆景深紧了紧手上的方向盘,目光落在不远处一处高级公寓群,他记得自己好像有一套房在这里,于是将车驶了过去。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公寓附近,身边忽然响起极轻的一声“啪”。

        是景宁将安全带解开了。

        “嗯……陆景深……你好凉啊……让我抱抱你好不好?”

        女人的双手搂住了他的脖子,整个人都向他缠了过来。

        陆景深因为她的动作以及吐出的话语,身子紧绷得更加厉害,哑声道:“宁宁,坐好,我在开车。”

        “不要嘛……陆景深……我好热……你帮帮我啊!”

        她无意识的在他身上蹭着,最后更是整个人都扑过来,直接横跨坐在了他的身上。

        陆景深无奈,只能腾出一只手将她扶住,将她的脑袋按在自己肩上。

        “那你就这样乖乖坐着,别动,我们马上就到了。”

        “嗯……老公……”

        柔软滚烫的吻忽然落在他颈间,然后女人突然张嘴,咬在他的喉结上。

        “嘎吱——!”

        急促的刹车声顿时响起,陆景深差点没把控住方向盘,整个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景宁!”

        “嗯?”

        怀里的女人迷迷糊糊抬起头,一双水雾般的眸子懵懂的望着他,像只迷失的小鹿。

        陆景深原本都到了嘴边的话,在她这样依恋又充满了水光的炙热目光下,生生全部化成了碎片,咽了回去。

        过了半响,他才沙哑着声音道:“别乱动,再忍两分钟,嗯?”

        景宁仿佛听懂了他的话,乖乖点了点头。

        “那我可以就这样抱着你吗?”

        “好。”

        景宁果真不再乱动,乖乖的抱着他的脖子,整个人像只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

        陆景深将车驶进小区的地下车库,下车前,他给苏牧打了个电话,让他带个医生过来,然后才将景宁抱下车。

        景宁窝在他怀里,搂着他的脖子去吻他的唇。

        “老公……我要你……”

        陆景深有些好笑。

        他微微别开脸,避开了她的吻。

        景宁顿时有些生气了,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看着他。

        陆景深冷笑,“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想要我?平时可没见你这么热情。”

        景宁:“……”

        她顿时有些心虚,可是药性上头,那股心虚又显得那么薄弱,很快就被身体里涌起的阵阵难受给压垮了。

        景宁舔了舔唇瓣,厚着脸皮说道:“还不是因为我现在被人下了药?否则你能这么容易就占到便宜吗?”

        陆景深唇畔的冷笑更深。

        “行,那我今天选择不占这个便宜。”

        景宁气极。

        张嘴就一口狠狠咬在他的肩上。

        男人却仿佛感觉不到疼痛,电梯上行,他一动也不动,就那样抱着她。

        最后,还是景宁觉得自己嘴酸了才放开,抡起拳头捶打了一下他身上硬邦邦的肌肉。

        “什么肉啊!硬死了!”

        陆景深似笑非笑。

        “没有这身肌肉,你晚上的福利可以减半,你舍得吗?”

        景宁:“……”

        呸!不要脸!

        嘤嘤嘤……可不可以再不要脸一点?她真的快难受死了!

        平日里,这个男人不是很热情吗?两个人虽然自从那一晚之后再没发生什么,但她能看出来,他是希望能发生什么的。

        现在怎么什么也不做了?

        她都成这样了,他不是应该麻溜的上来扒了她,然后直接进入正题吗?

        景宁都快被气哭了,又拿他没有办法。

        只能搂着他的脖子不断的在他胸口蹭啊蹭,软声委屈的哀求道:“老公,我好难受,我快要炸了……你快帮帮我呀……”

        陆景深淡淡“嗯”了一声,电梯门开了,他抱着景宁走了出去。

        公寓是密码门,陆景深按了一个自己熟悉的密码,果然,门开了。

        他抱着她走进去。

        门刚关上,女人就猴急的吻上来,双手死死搂住他的脖子,细白的长腿挂在他的腰上,吻得急切又凶猛。

        陆景深从来不知道,这个女人还能有这么猛的一面。

        只是这吻技是不是也太差了?

        这哪里是吻?这分明是啃!

        还是生啃的那种!

        景宁的意识迷迷糊糊,隐约只知道陆景深带她到了一个房间里,至于这个房间是酒店还是别的地方,她根本已经顾不得了。

        炙热的吻从他的唇上一路向下,吻住他的喉结,重重舔了一下。

        黑暗中响起一声男人的闷哼。

        下一秒,便只听“啪”的一声。

        屋子里的灯光被打开,暖黄色的光线从头顶照下来,只见怀里的女人脸颊酡红,醉眼迷蒙,外套早已不知道掉到哪儿去了,身上的衣服被她扯开,露出一片洁白泛着绯色情潮的细腻肌肤。

        陆景深的眼眸重重的暗了一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