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景宁陆景深 > 第428章 栽赃嫁祸


景宁微怔。

        华遥又说道:“宁宁,你是当母亲的人了,万事不要逞强,他好歹背后有靳家,算是那里的地头蛇。

        哪怕不为了别的看在我的面子上,他也会帮你们的,你千万不要因为以前的事对他有意见就不找他帮忙。”

        景宁听着她关切的话,心头如暖流淌过。

        握着手机的手指微微紧了紧,然后,重重点头。

        “嗯,我知道的,你放心吧。”

        华遥这才放心。

        挂了电话以后,景宁想起早上陆景深说想吃有一家的中餐。

        在医院里这几天,两人的口味都快吃腻了,她想了想,眼看时间还早,便准备出去买一点。

        原本苏牧是想说让她休息,自己去的,但景宁考虑到他要处理很多事情,本来就忙得抽不开身了,这么点小事就不用麻烦他了。

        何况地方又不远,不过十几分钟的路程。

        苏牧见状,便没再坚持。

        好在他们已经通知了墨楠,墨楠估计下午就会到,到时候就能贴身照顾景宁,也不用再担心这些了。

        景宁离开医院,抬手招了辆车。

        一上车,就报了地址。

        然而,坐在车上几分钟后,却忽然感觉不对劲。

        一股刺鼻的味道袭来,她猛然一怔,正想反应,然而意识却忽然迷糊起来。

        没过多久,就软软的倒了下去。

        另一边。

        靳氏集团总部。

        季临渊是早上到的。

        他没有回靳家,而是直接去了公司。

        此时,会议室里。

        已经是中午十二点,财团里各部高层却都还没有下班,董事会今天难得聚得很齐,连平常极少出现的老夫人也在,坐在董事长的席位上,面上的表情一片冰冷。

        桌子正中,摆放着一个手机,手机开了扩音,里面清晰的传出一个男人的怒吼。

        “就算我再傻、再笨,也不会傻到拿十个亿去上别人的圈套!你们当我靳原是什么人?废物?冤大头吗?

        那些钱他妈的是周文忠自己拿去输了的,你们要找就去找周文忠!”

        “他如果不把钱吐出来,那就送他去坐牢!哦,对了,他在外面还养了三个小情人呢,你们找不到钱是吧?

        去那小情人那里找,他每年至少要拿几千万送给她们,就算一个凑不齐,三个总能凑得差不多!”

        靳原愤怒的声音让会议室里的所有董事高层都面面相觑,而坐在左边下首的靳红,早已脸色惨白。

        靳原是靳家的旁支,因为父母死得早,一直被老太太养在身边,也算是嫡系挨边的一份子了。

        不过他平常作风不太好,纨绔成性,不怎么靠谱,因此靳红便想将那十个亿的亏空栽在他身上。

        不料,季临渊却想出这个法子,和他当面对质。

        想到这里,靳红的脸色越发难看。

        “呵!”季临渊冷笑一声,整个办公室里除了靳原,就只有他的声音。

        除此之外,安静到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

        “这么说,这笔钱真是姑爷拿的?”

        “狗屁姑爷!有这么坑自己亲侄子的姑爷吗?他以为我是靳家的子孙就能胡作非为是不是?

        他妈的这是我们靳家的钱,这不是他的钱!他拿去搞女人赌博,完了把脏水泼在我身上!他以为自己是天王老子是不是?”

        季临渊冷冷勾唇,没有接话。

        “哥,我错了,以前的的事都是我一时冲动,我知道你已经原谅我了,否则不会在国内安排这么好一个位置给我。

        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在这边好好做的,等我做出成绩来,一定让你们刮目相看。”

        季临渊深点头,那模样,那神情,倒真像极了一个慈爱的兄长。

        “好,那就这样,我这边还有事,挂了。”

        “嗯,哥你相信我就好,那你先忙,拜拜。”

        季临渊挂了电话。

        转头,目光冷淡地看着对面的靳红。

        老夫人此时的脸色已经彻底冷下来,带着强势的威压沉声道:“阿红,这是怎么回事?”

        靳红脸色煞白,微颤着声音道:“我、我不知道。”

        周文忠再怎么说也是她丈夫,这事其实她不可能不知道。

        只不过当着董事会这么多人的面,一定不能承认。

        否则即便老夫人想保她,也保不住了。

        然而——

        “你丈夫做的好事你会不知道!”

        老夫人突然发怒,一掌拍在桌子上,气得整张脸上的肌肉都在抖。

        季临渊淡淡挑眉。

        会议桌上的董事们都纷纷上前劝慰,只是那劝慰里,多少含了些幸灾乐祸的成分。

        靳家兴盛峥嵘了这么多年,如今发生这种事情,姑姥爷陷害侄子,家族里明争暗斗,他们怎么能不高兴?

        闹吧!闹得越大越好,最好是闹到靳家家离子散,他们才有坐大的机会。

        “你那个丈夫周文忠,这些年背着我搞了多少小动作你以为我不知道?不过是念着他是芸芸的亲生父亲,功过相比,不去计较,也算全你们的颜面,平常弄点小恩小惠我都睁只眼闭只眼,只当视而不见,可现在倒好!”

        “十个亿!他周文忠说拿就拿了,好!哪怕这十个亿我们不追究,但你们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歪主意打到靳原的头上!

        靳原是我们靳家的子孙,将来就是临渊的左膀右臂!你这样做,知不知道给他蒙上了多大的一个污点?你让他以后还怎么来管理财团?怎么服众?”

        靳红的脸色越来越白,的确,之前她是真的没想这么多。

        她从小没有父亲,是哥哥和母亲拉扯着她长大,因此做人做事向来喜欢由着自己性子来。

        嫁给周文忠,也全是因为自己喜欢,母亲哪怕再不同意,最后也由她了。

        周文忠起初说让靳红背锅的时候,她也不同意,但是后来耐不住他的哀求。

        想着靳原虽然是靳家的人,但和自己这个姑姑一直不怎么亲厚。

        而且他毕竟是靳家的子孙,养在老太太名下以后集团说不定他也有份,自己用点自己家的钱怎么了?

        就算东窗事发,大不了也就是被老夫人批一顿胡闹就几句,也就过去了,却没想到这些。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