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景宁陆景深 > 第475章 醋坛打翻


陆景深的脸色却仍旧很不好看。

        不应声,也不说话。

        景宁委屈的瘪了瘪嘴,“是你没保护好我,你还生上气了?”

        男人的眉峰动了一下。

        片刻,冷冰冰的开口,“我有错,不该让你一个人在那儿等,可你也不该非要救他。”

        景宁一噎。

        耐着性子解释道:“他的身手很好的,你看他受了这么重的伤,刚刚我还完全不是他的对手,你难道就不想知道这么厉害的人到底是什么人吗?”

        陆景深轻扯了扯嘴角,目光从后视镜里扫过后座上躺着的人。

        微敞的领口,被血迹晕染的刺目,眼眸微深。

        “陆景深,我们就帮帮他吧,好不好?求你了。”

        男人的目光挪到她的脸上,面色微沉。

        “为了别的男人,求我?”

        景宁顿时语塞。

        “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觉得,这个人真的挺神秘的,所以想要多了解一下他而已。”

        男人瞟了她一眼,“多了解一下他?”

        “嗯。”

        景宁将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生怕他不相信。

        陆景深“呵!”一声冷笑。

        他没再说话,可是整个车厢里都弥漫着一股冷凝的气氛,彰显着他的不高兴。

        景宁鼓了鼓腮帮子。

        这人……好端端的,这是生什么气?

        过了片刻,她想了想,又看了他一眼,突然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男人神色一僵。

        她勾唇,又在他嘴上亲了一下。

        陆景深低喝,“坐好!别乱动。”

        “不要,我就要亲你。”

        说着,又凑过去,男人一把就按住了她的身体,强迫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景宁被他按住,动弹不得,不满的鼓了鼓腮帮,负气的道:“你到底怎么了嘛!好端端的生气,也不说原因,让我上哪儿猜?”

        男人眉峰一动,眼角的余光瞥见她气鼓鼓的样子,眼底闪过一抹深笑。

        不过他仍旧没有说话,握着她的手紧了紧,很快,就将车开回了枫桥别墅。

        景宁下了车,陆景深也跟了跳了下来。

        她打开后面车厢的门,看到座位上,男人已经陷入昏迷,推了推他的肩膀,“喂,醒醒!”

        对方没有反应。

        景宁皱眉,转头对陆景深说道:“他晕过去了,现在把他放别的地方也不安全,不如先带进去……”

        这一次,陆景深倒是没有反对。

        将人弄下车,扛到别墅门前,开了门,将人弄进去。

        景宁连忙去打了热水,现在是春节期间,因为两人这段时间大多数都住老宅那边,这边留着人也是空着,因此都给他们放假,让他们回家过年去了。

        正因为如此,此时家里除了陆景深和景宁,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不过好在家里没人,但普通的伤药都有。

        景宁翻出药箱,将毛巾拧干,然后替他擦掉脸上的血迹。

        一张瘦削苍白的脸渐渐露出来。

        那是一张称得上端正英俊的脸,眉如远山,高鼻薄唇,即便晕迷着,整个人也透着一股温和儒雅的味道。

        难怪,到了那个关头,这人还有心思跟她说抱歉。

        景宁忍不住勾了勾唇,伸手去解他的衣服。

        一直站在旁边冷眼旁观的男人眼皮一跳。

        “你做什么?”

        景宁自然而然的回答,“给他脱衣服啊。”

        陆景深面色一沉,“不行!”

        景宁一愣,不解的抬头看向他,“不脱衣服怎么上药?”

        陆景深皱着眉头,嫌弃的看着躺在床上的男人,最终还是冷哼一声。

        将她手上的药箱抢过去,沉声道:“要怎么做?你告诉我,我来!”

        景宁愣了一下,见他一脸严肃的样子,心里隐隐有一个猜想,不由抿唇笑了起来。

        陆景深面色发僵,回头狠狠瞪了她一眼。

        景宁越看他越觉得可爱,伸手搂住他的腰,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想什么呢?现在他在我眼里就是个病人,医生给病人脱衣服不是很正常吗?”

        陆景深自上而下低眸看着怀里的女人,脸色仍旧不好看。

        “可他也是个男人。”

        景宁眨了眨眼睛。

        “别的医生我不管,你不行。”

        他态度强硬,不容置喙,景宁笑了笑,“好,那就听你的。”

        她难得的乖巧顺从,让男人的眸色缓了缓,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一下,拍拍她的腰。

        “站过去,该怎么做你在旁边指导就行了。”

        “好。”

        景宁站在一边,让他先将对方的衣服脱了,然后用酒精清洗伤口,上药。

        陆景深脑子聪明,学什么也快,再加上这么多年的生活阅历,对于一些外伤的处理其实手到擒来。

        没过多久,就替对方处理好了伤口。

        景宁又替他检查了下身体,虽然目前发现的都是外伤,但难免有遗漏的地方。

        直到确定没有别的伤痕,她这才放下心来。

        拿了一颗消炎药给他喂下,对陆景深说道:“先让他躺一会儿吧,具体的等明天醒了再说。”

        陆景深点了点头,又将人搬到客房,确定安然无恙以后,两人这才回房休息。

        第二天,景宁起得比较晚,一下楼就看到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餐,陆景深从外面健完身回来。

        看到她,他将毛巾随手搭在沙发上,说道:“先吃饭。“

        景宁点头,早饭应该是一大早老宅那边送过来的,景宁能吃出那边李妈妈做的味道,边吃边夸道:“李妈妈的手艺还是那么好,最近我都被他喂胖了。”

        陆景深看她一眼,“喜欢就多吃点。”

        说着,又给她盛了小半碗粥。

        景宁吃完那小半碗,就吃不下了,坐在那里摸了摸肚子。

        陆景深见状,这才说道:“那人醒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景宁一愣,反应过来,“醒了?”

        “嗯。”

        “我去瞧瞧。”

        她起身,想了想,又回身用碗装了些吃的,然后才往客房走去。

        客房在三楼,一进门,发现那人果然醒了,正坐在床上,望着窗外的绿景发呆。

        许是听到脚步声,他回过头来,当看到站在门口的一对壁人时,微微一震。

        “你醒了!感觉身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