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景宁陆景深 > 第750章 良心发现


只不过,在林月儿看来,欧伯不过是这里的一个管家罢了,管家说白了,也就是高级一点的佣人,所以得罪了就得罪了,并没有什么要紧的。

        她并不知道,欧伯在这座城堡,并不仅仅只是管家。

        他还是顾司乾在这里仅有的家人,亲人,长辈,甚至是……恩人。

        因此,欧伯在城堡的地位是很高的,甚至是在顾司乾心里,地位也是很重要的。

        她敢得罪欧伯,在得罪的那一刻,想必就没想过今后的日子会有多难过。

        不过饶是如此,欧伯毕竟是个有气度有素质的人。

        所以尽管心里再不齿眼前的女人,脸上还是保持着疏离又礼貌的表情,问道:“林小姐,找我有什么事吗?”

        林月儿也有些不好意思。

        毕竟,自己刚刚才下了人家的面子,这会儿却要求人家办事,怎么看都觉得不太好。

        但林月儿也是没有别的办法了。

        她刚才是抱着孤注一掷,必须成功的心态去找顾司乾的,所以才没给自己留后路。

        在她看来,只要自己攀上了顾司乾,成了他的女人,一个欧伯算什么?

        哪里配被她放在眼里?

        因此,她这才没有对欧伯客气。

        哪曾想到,顾司乾对于她的勾引挑逗根本不为所动,最后,还让她灰溜溜的出来了。

        这下子,她别说是欧伯,只是城堡里的任何一个佣人,她都不敢得罪了。

        因此,这个时候,她只能堆起满脸的笑容,看着欧伯,说道:“欧伯,对不起,刚才……我是一时情急才顶撞了您,不是故意的,您……没有跟我生气吧?”

        说完,还认真观察着欧伯的脸色。

        可是欧伯是什么人?

        正儿八经的正宗英国精英管家培训出身,接受过正统训练,喜怒不形于色是他们的基本操作。

        所以饶是林月儿观察了半天,也没有看出来欧伯是真生气了,还是没有生气。

        只见他淡淡看着她,说道:“林小姐说笑了,您是这里的客人,我是这里的管家,哪里会有生气一说?我也不过是受少爷的雇佣做事,怕坏了他的规矩,既然少爷没有说什么,我自然不会有任何意见。”

        林月儿听他这样说,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紧接着,换上一副讨好的笑脸,问道:“您没生气就好,那个欧伯,刚才有个叫小桃的女佣跑过来找我,说是您派来照顾我的,这……是真的吗?”

        欧伯仍旧是那副淡定的表情,说道:“是的。”

        林月儿的心里有希望升起来,眼睛一亮,“那是你作主的还是顾先生做主的。”

        欧伯微微笑了一下。

        “城堡是少爷的,这里的所有佣人的薪水也是少爷发放的,所以这道吩咐,自然也是少爷下达的。”

        林月儿的眼睛彻底亮起来。

        下意识脱口而出,“这么说,他不赶我走了?”

        她那一副不加掩饰的欢喜表情落在欧伯眼里,令他的眼神有些复杂。

        这个女孩子,还是太单纯了。

        一心只想着占人家的便宜,殊不知,你所占的每一份便宜,都早已被上天暗中标好了价格。

        通俗一点来说,那就是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不过欧伯并没有点明,只是淡淡的道:“林小姐不想走,少爷自然不会赶您走。”

        说着,还抬手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说道:“林小姐若是没有别的事,我要先去忙了,少爷还在等我。”

        林月儿一听是顾司乾吩咐他办事,不敢耽误他的正事,连忙点头。

        “我没事了,你先去忙吧,去吧。”

        欧伯这才点点头,转身离开。

        等欧伯离开以后,林月儿返回房间里。

        内心不可谓是不激动的。

        原本以为,自己被陆司乾拒绝以后,颜面尽失,后面将再也没有机会留下来。

        可不料却柳暗花明又一村,现在他们不仅不赶自己走,还将她留下来,派了人来照顾她。

        到底怎么回事?

        难道是顾司乾突然良心发现,愿意接纳她了?

        这个念头,让林月儿的内心越发激动起来。

        她转头看向窗外,只见外面天色已黑。

        灯光燃起,将整座城堡装点得富丽堂皇,好似人间仙境。

        那些藏在心底的欲望和期盼,好像也随着这些灯光一起亮了起来,越燃越炽,瞬间充盈整个胸膛。

        她忍不住弯起唇角,笑了起来。

        顾司乾……

        红唇轻轻吐出这个名字,像泼了蜜,让心头不自觉的甜了起来。

        ……

        此时,顾司乾还不知道,因为自己随意的一个决定,已经让某人彻底误会,并且惦记上了。

        他处理完最后一点工作,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夜里10点。

        整个城堡都灯火通明,顾司乾起身,一边活动着筋骨一边走到诺大的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繁华的灯火,眼眸深黑一片。

        就在这时,书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敲响。

        他沉声喊了一句,“进!”

        门立马就开了,欧伯从外面进来,手上拿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是一方白瓷玉的小碗,小碗里盛着清透红白相间的汤药,放到他面前。

        “少爷,您的药好了。”

        顾司乾微微颔首,看也没看那碗药一眼。

        伸手端起来,仰头一口喝了。

        欧伯适时递上一张干净的手帕,顾司乾接过,擦了擦唇边的药渍,目光却仍旧放在窗外,淡声问:“明天几号?”

        欧伯一愣。

        略微一低眉,然后才答:“二十三号。”

        二十三号了……

        男人好看的眉心微微蹙起,像劲挺的松柏枝干上被风吹起的褶皱,沉默不发一言。

        欧伯一直侍立在旁边,微垂着头,也没说话。

        半响,才听到他低低的喟叹声。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欧伯微一弯腰,恭敬的说了声是,这才端着空掉的碗,转身离开。

        书房的门再次被人悄然关上。

        灯光明亮,顾司乾仍旧站在那里,明明什么也没改变,却感觉周围仿佛陡然间便空旷起来。

        他将窗子打开,任由夜里清凉的风扑在脸上。

        因为楼下就是游泳池,风里仿佛也夹杂着池水的湿意,迎面扑来的时候,沾得肌肤冰凉一片。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