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有一座时空城 > 第九十八章 千面人
    战斗甫一开始,转眼间又已结束,风莎燕华丽丽的步了她老弟的后尘,给赵东庭一记掌刀打晕了过去。

    “赵东庭对风莎燕,赵东庭胜!”高台上的龙虎山道士见状,宣布了比赛结果。

    “莎燕!”

    风正豪跃入场地之中,神色焦急的探手把了一下脉,见仅仅只是晕了过去,余下并无大碍,不禁长长的松了口气。

    “多谢赵小兄弟手下留情。”

    “不必言谢,赛程明确规定,比试过程中不可伤人性命,你要谢......还是谢龙虎山的道长吧。”

    赵东庭风轻云淡的摆了摆手,径直上了观战台。

    这第二轮的比赛不比第一轮,皆是四进一,或五进一的高手,赵东庭轻而易举的击败了对手,自是出人预料,因此,观战台上议论纷纷,频频向赵东庭投来好奇探究的目光。

    赵东庭远远瞧见了李茂贞,岳绮罗两个人,正和一个淡紫色头发的萝莉少女说些什么。

    “你好,我叫白式雪,很高兴认识你,赵东庭先生。”

    眼见赵东庭渐渐走近,淡紫色头发的萝莉少女站了起来,面含微笑,很有礼貌的打了一个招呼。

    白式雪?

    印象不深,只知道是陆谨的门生,一个财迷,喜欢赌博......赵东庭略作回忆了一下,轻轻颔首:“你好,白小姐。”

    “赵先生,我在这个异人网站上开了这次罗天大醮的盘口,有没有兴趣赌一下,买自己也行哦。”白式雪晃了晃手上的平板电脑。

    赵东庭挑了挑眉:“我的赔率是多少?”

    “最开始的时候是一赔一,不过,你刚才轻松的赢得了比赛,现在已经变成二培一了。”

    白式雪微笑开口,又刻意压低了嗓音,低声说道:“赵先生,我这此来,还有一件事儿要告诉你,陆老爷子他......想要见你。”

    陆谨,见我?

    赵东庭蹙眉沉思了一会儿,问道:“时间?地点?”

    “时间晚上八点,地点是......”

    白式雪随即把见面地点,以及异人网站的网址告诉了赵东庭,没有再继续停留,挥手告别:“老爷子交代的事儿,我已经办妥了,就不打扰赵先生你们了,告辞。”

    赵东庭挥手拂去台上尘埃,徐徐坐下道:“我见你跟刚才那个叫白式雪的人聊得很开心,怎么?想在这个盘口上压一把?”

    李茂贞娇躯微微后仰,眼波潋滟,没好气的说道:“我是有这个打算,不过,这个世界的钱基本上都在你哪儿,你不拿出来,我又拿什么去压?”

    岳绮罗凑了过来,笑嘻嘻的附和道:“赵大哥,要不你借我们一些钱吧?我们买你赢哦,但是说好了,赢了的钱得归我们。”

    这段时间,岳绮罗迷上了日番动漫,表番看了不少,**怕也是略有涉及,十分想要买几套中意的手办。

    赵东庭抿了抿唇,面露难色道:“借钱给你们也不是不行,虽说钱乃身外之物,但终究来之不易......”

    岳绮罗灵动狡黠的眼眸溜溜一转,嘟起小嘴,“吧唧”一下,在赵东庭脸上香了一口。

    “赵大哥,通融通融嘛。”

    赵东庭悠悠一叹,无可奈何的点了下头,又望向李茂贞,眼神明亮的仿佛会说话:萝莉都这么明白事理,你这做御姐的该不会懂不起吧?

    “瞧我做什么?想都别想!”

    含羞带怒的瞪了赵东庭一眼,李茂贞撇过脸去,俏脸上升起了几抹诱人的红霞。

    赵东庭不以为意,伸手揽过李茂贞圆润的香肩,主动在她的俏脸上亲了一口.

    小学三年级他花了十元钱在学校地摊门口买的泡妞三十六计怎么说的来着?

    泡妞是一种严肃的社会运动?

    不,这是开篇明义,点明主题,难道是敌进我退,敌疲我扰?好像也不是这个......唉,可能是我的技艺出神入化,已经忘记了一切套路,达到了无招胜有招的境界了吧。

    截住李茂贞劈掌打来的玉手,轻轻放下,赵东庭见她虽然面色羞恼,但也并不如何生气,好言安抚了几句,又银行账户密码告诉了她们。

    恰逢这时,一个人自赵东庭眼前经过,这个人皮肤黝黑,八字胡,面容呆呆愣愣,像极了村口的二傻子。

    虽然二次元人物具体到现实,形容面貌会有些细微变化,但赵东庭依旧觉得这个家伙面熟,对了,跟原著之中全性成员“千面人”域画毒易容之后的相貌极其相似,好像还化名才禄,参加了这次天师选拔大会。

    “我出去一下。”

    匆忙撇下了一句话,赵东庭收敛了气息,不动声色的跟了上去,一前一后离开了会场。

    等到小胡子渐渐远离会场,进入了一片僻静无人的密林时,赵东庭单手捏印,猛地发难。

    平坦的地面轰然震动,好似活了一般,探伸出两只泥石大手,抓住了小胡子的双脚。

    皇天后土!

    这一门阴阳家土部绝学到了赵东庭的手里,融入了战神图录的精义,变化万千,比之湘君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遭逢意外变故,小胡子猝然一惊,下意识的炁聚双脚,意图挣脱泥石大手,忽觉眼前一花,一道人影鬼魅般掠近,伸手连点了几下,封住了他的周身气脉。

    经脉运行不通,能力再也无法维持,小胡子的面容逐渐变成了另外一幅模样。

    “易容换形,呵,没抓错人!”

    赵东庭面上泛起一丝讥诮冷笑,静静注视眼露惊恐之色的域画毒,十指捏印掐诀,指尖溢出一丝丝淡紫色的真气丝线,缓缓延伸,缠绕上了域画毒的十指。

    两三分钟之后,拷问完毕的赵东庭吁了口气。

    一个人脑海中储存的信息量庞大无比,赵东庭也只能从这茫茫信息中筛选出比较有用的东西,例如全性这次预谋进攻龙虎山的部署,事后的撤退集合点,以及他们每个人的现在面目,本来面目。

    毕竟这些潜伏进龙虎山的全性成员,全是经由域画毒之手易容乔装,他们的情况域画毒最是了解。

    下一刻,赵东庭又施展移魂术封住了他们彼此遭遇的这一段记忆,随后平复了地面痕迹,悄然离开。

    现今全性的人还没有跳出来,等他们大闹龙虎山,把水搅浑时,再一网打尽也不迟。

    过了一会儿,域画毒空洞无神的目光渐渐焕发神采,茫然的挠了挠头,跟赵东庭背道而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