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只是个穿越者 > 第三百五十七章 警告
    对于秋元康现在就能拿到SMAP的演唱会门票,年轻人并没有觉得奇怪,比起正常买票的歌迷,像他们这样的圈内人士总有办法可以弄到一些内部关系票,就连会场本身也会为他们留出专门的关系者席。

    只是令年轻人有些没有想到的是,秋元康居然也会喜欢SMAP,还拿着两张门票以近乎炫耀的态度在自己面前展示。

    “秋元桑很喜欢SMAP吗?”年轻人有些奇怪的向秋元康问道,他并不相信秋元康会是SMAP的粉丝,前世的记忆之中也没有这样的印象。

    “哈哈哈,全日本有谁不喜欢SMAP呢?恐怕只有极个别人吧?”秋元康笑了起来,却并没有在年轻人面前表现出自己对SMAP有多喜欢:“不过我也只是喜欢,并不是粉丝。我高兴是另有原因。”

    看了一眼秋元康放在自己办公桌上的两张门票,年轻人将其拿在了手中,玩味的看着秋元康:“哦?愿闻其详。”

    “社长你知道最近关于SMAP成员的绯闻吗?”秋元康并没有直接解释,而是向年轻人问出了一个问题。

    听到这个问题,年轻人顿时明白了秋元康想说的事情,也理解了他为什么会是这样一幅态度,只是他依旧有些不理解:“秋元桑你是说木村桑的事情?这种事情值得高兴吗?而且我记得秋元桑你和杰尼斯之间的关系应该还可以吧?”

    “呵呵,就算和杰尼斯的关系再好,但能够有这种热闹看,这不是很有趣吗?如果因为绯闻的事情导致SMAP和杰尼斯闹僵了,说不定我们有机会把他们挖过来呢?”秋元康冲年轻人笑呵呵的解释着的同时也好奇的看向年轻人:“说起来社长你和木村拓哉桑认识,这件事你早就知道了?那不如尝试一下挖角?反正我们Me社并没有恋爱禁止的要求。”

    “秋元桑说笑了,杰尼斯怎么都不可能放弃SMAP的。”年轻人知道木村拓哉究竟会闹出怎样的大事件,但对于是否能够把他挖到Me社却并不抱任何期望。对杰尼斯而言,SMAP就是一只会不断下金蛋的鸡,虽然这只鸡现在不听话,但他们是断然不可能放弃这只会下金蛋的鸡的。

    这和年轻人从Being把仓木麻衣挖过来并不一样。

    仓木麻衣当时还只是刚签约的练习生,就好像一只小鸡雏还未长成,谁也不知道这是一只下普通蛋的鸡还是一只会下金蛋的鸡。而年轻人因为有着前世的记忆才知道她未来会成为一只会下金蛋的鸡,这才能够成功从长户大幸手中挖角成功。即便如此,他依旧付出了不菲的代价作为交换。

    但SMAP和仓木麻衣不一样,已经是日本如今最顶尖偶像团体的他们是早已证明自己会下金蛋的鸡。就算这只鸡再怎么不听话,杰尼斯的领导层再怎么昏聩无能,也不会放弃这样一只能够为自己带来源源不断利益的鸡。

    更何况白手起家、一手建立杰尼斯的喜多川姐弟虽然年纪大了,但却并没有到昏聩的地步。

    “说道绯闻,社长你觉得要是将来我们运营的偶像女团也闹出成员在演唱会上宣布结婚的事情,这会不会很有意思?”秋元康此时的思维发散着,联想到年轻人答应他会在将来时机合适时运营偶像女团,他不禁产生了联想。

    只是听到秋元康这么说,年轻人却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盯着他,直到他收起脸上的笑容,这才对秋元康说道:“秋元桑,我知道你是一个很有想法的制作人,你希望能够打破陈规、开拓创新,你有很多新奇的想法,这是好事,也是我欣赏你的地方。

    也正是出于这一点,我才会邀请你来作为Me社的音乐总监,虽然是副的,但很显然你我都知道いずみ并不管事,你是实质上的Me社音乐总监。我不想也不会限制你才华的发挥,但我还是希望能够劝你一句,不要做一些明显会犯众怒的事情。对于艺能界你比我了解,行业潜规则的存在自然有其道理,打破这些规则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你比我更清楚。

    Me社的宗旨并不严苛,也不会强要麾下艺人去遵守什么恋爱禁止条例。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我会允许麾下的偶像团体在演唱会上会有成员宣布结婚这样的事情发生,这既是对其他成员的不负责任,也是对支持他们的粉丝的不负责任,更是对整个Me社的不负责任。

    当然,如果真的有Me社旗下的艺人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幸福,希望能够结婚,我只会祝福而不阻止。但我希望他们能够采用更加负责任,也更加理性的方式来做这件事。试问整个日本偶像史上有谁是在自己的演唱会上宣布结婚的呢?历史上也只有一个人吧?在达到那种高度以前,就不要去想这些事了。”

    年轻人对秋元康说这些话的时候表情十分的严肃,语气也十分的认真,甚至动用了一些剑道上的小技巧来对秋元康进行气势上的压制,使得他也十分认真的听完了年轻人的话。

    这些话在秋元康看来或许有些小题大做,将一句玩笑话上升到了正经严肃的地步,但对于年轻人而言,这只是在给秋元康打预防针而已。因为在后世,秋元康所运营的AKB48中,就有人在年度总选举这样受到全国关注的活动上宣布结婚,让整个AKB48几乎成为了一个笑话。

    作为整个团体的制作人,或许那个时候因为股份稀释,秋元康已经失去了对整个AKB48的话语权,但要说他没有事先知道,甚至是允许这件事的发生,年轻人是不会相信的。他对秋元康说出这番话的目的也在于此,事先提醒过之后,年轻人相信秋元康在处理这些事情的时候,会多一些顾虑,而不是像前世一样,觉得怎么“有趣”怎么玩。

    不过比起前世来说,年轻人有着一个巨大的优势,那就是他才是Me社的社长,最终拍板决定一切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