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神级卡徒 > 528:十重嫁衣(万更,为Monsieur和气泡加更,也感谢小天天)

528:十重嫁衣(万更,为Monsieur和气泡加更,也感谢小天天)

    在这种敏感战时深入到某个沦陷区执行救援计划。

    唐剑心里其实是拒绝的。

    但要救的人竟然又这么特殊,居然还是白楽的母亲白凝冰,这就又令唐剑十分纠结了。

    面对李泽云的问询,唐剑沉吟半晌道,“我和白楽交情也很不错,我先联系她问问情况。”

    何东沉轻哼一声,瞥着唐剑。

    这小子和白楽的交情已经不是不错那么简单了吧,就差没互相了解深浅了。

    见李泽云也没阻止,唐剑当即知道这里面也没什么军事忌讳,还是可以和白楽联系的,于是走到了一旁拿出通讯卡。

    通讯打出没等半分钟,对面就接通了。

    “喂?怎么了?”

    白楽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不过似乎透露一丝疲惫。

    唐剑略感不爽,“你说怎么了?出了这么大的事,需要找人帮忙,也不通知我一声?”

    白楽一愣,冰雪聪明立即反应过来,“是何将军跟你说的?”

    “他都不想跟我说,是李将军说的,丈母......伯母现在还能联系上吗?”唐剑脸一红,差点说错话。

    白楽声音更平淡了些,“现在还没有取得联系,唐剑,这件事你就不要搀和进来了,何将军他们会处理的。”

    唐剑皱眉,“什么意思?瞧不起我的实力?我跟你说,老何和老李现在绑起来都未必够我一个人打的。”

    一旁李泽云脸皮微抽了一下。

    何东沉更是一口烟吸进了嘴里半晌没吐出来,瞪着唐剑恨不得削一顿。

    这小子在女人面前装逼都是这么没谱的吗?

    竟然还踩着他们的老脸衬托自己?

    白楽平淡道,“唐剑,我们只是普通朋友,这样的忙我不想请你,我不想欠你那么大的人情,因为这次真的可能很危险。”

    “普通朋友?不想欠我的人情?”

    唐剑心里一堵。

    有时候当你一厢情愿认为和别人关系很好时,别人却跟你突然那么的见外。

    这其实才是很扎心的。

    因为一切都是你自以为的。

    别人却或许并不那么认为,不太当回事,这就完全是伤及到自尊了。

    唐剑莫名感到恼火,“就算我和你只是普通朋友,但老何他们可不算普通朋友吧?他们都找到了我。

    难道他们就可以涉险,我就看着他们涉险不帮忙?”

    白楽沉默片刻,道,“那随你吧,还是谢谢你。唐剑,我真的希望你不要搀和进来,说实话何将军他们竟然找到你,我很意外。”

    唐剑微微咬牙,“你不用多说了。”

    他挂断了通讯。

    在他背后,何东沉和李泽云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小子,说了叫你低调点儿,别那么猖狂。

    不过我看白楽这是不想让你去涉险,故意才那么说,你们年轻人都喜欢玩这一套,别太往心里去啊。”

    何东沉走上前,递给唐剑一根烟。

    “我会往心里去?”

    唐剑无所谓接过烟就点燃,“她的心思我还不清楚吗?这是关心我才故意跟我假装撇清关系,其实很幼稚!”

    何东沉无语,看着唐剑吞云吐雾。

    你小子也才十八九岁吧?

    怎么装得跟个情圣似的?

    李泽云道,“看样子你是准备同意了?

    既然这样,那事不宜迟,我们也回去准备下,稍后我给你有关救援计划的具体情报,今天下午就出发吧。”

    唐剑颔首,“好,那就下午。”

    “小子,这是你要去的啊,跟你父母他们都打个招呼,别到时候有危险说是我老何坑你。”

    何东沉沉吟片刻,吐出口香烟笑道。

    “有你说得这么危险夸张?”唐剑诧异。

    何东沉神色变得严肃,“你最好郑重对待,就算现在你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但白宗主可是五星卡师。

    现在她都陷入了危险,其实我们两个去也就是看看情况。

    如果能救就救,不能救那就还是算了。”

    李泽云干咳一声,“其实加上你之后,危险系数也就并不是那么大了。”

    唐剑目光轻闪,“我知道了,尽快把援救资料给我。”

    “你刚刚出手拿下他们几个的视频也给我看看,我对你这鬼小子现在什么实力也是一头雾水,得熟悉一下心里有数。”

    何东沉道。

    唐剑转头就让徐娜娜去调取刚刚面试大厅内的录像视频,同时对何东沉道,“我现在主要最强的是精神力量,其次便是与我的王牌宠物卡合体的状态,生命力能超过一万。

    我想一般的五星卡师如果没有太强力的卡牌,战力也不一定超过我。”

    “堪比五星卡师?!”何东沉面皮一抽,和李泽云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神中的惊异。

    这还是不到一年前那个在他们面前简直跟个普通人没什么区别般的小子吗?

    实力提升速度也恁快了。

    “你待会儿看看视频感受一下就知道了。”唐剑说着,徐娜娜已是拿着视频资料走来。

    他随手将资料递给何东沉。

    李泽云也将整理好的资料交给唐剑,建议道,“现在既然旧国组织对你展开这么激烈的报复,难保不会还有后着。

    我建议你安排个化身在奇迹公司,自己伪装一下再跟我们走。”

    唐剑点头,“你说得不错,我会安排的。”

    最后三人约定,下午三点在军用列车通道候车厅内集合,便各自散去。

    与此同时。

    白楽在唐剑挂断通讯后没多久,便又通讯联系何东沉。

    “何将军。”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过救援你母亲的事也不是我说的,是老李说的。

    你说你和这小子要真是普通朋友,他那样的性格或许眉头都不皱一下就会拒绝,但你们是普通朋友吗?”

    白楽蹙眉,“不是普通朋友还能是什么?他是有女朋友的。”

    何东沉嘿嘿两声,“你们年轻人的世界我老了可不懂,那我就当那小子一厢情愿吧,他都决定了我也劝不了。

    不过我也看了他出手的视频了,这小子的实力现在真是恐怖,我还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如果他跟我们一起去,你母亲不说能否被救下,我们任务的安全性却肯定会有提高的。”

    白楽沉默半晌道,“既然他要去,现在也就只能这样了,将军......”

    “我知道,我会注意他的安全的,虽然我都不一定比他强。”何东沉笑道。

    白楽轻叹,挂断通讯。

    空旷神秘的大厅殿堂之内,她全身玲珑妙体赤果着漂浮在一片圣洁的能量光团之中。

    无比精纯的圣洁能量光团从大殿内的四个方位飘逸而来,那四个方位的阴暗角落里,分别坐着一位妇人。

    四名妇人体内涌出圣洁的能量,能量经过身前悬浮的卡牌后,集中涌向殿中心的白楽。

    这些能量每逸散出一分,四名妇人身上的气息就微弱一分。

    可见圣洁能量分作两股,一股融入白楽的眉心和双瞳内,一股则融入她的身体之中,缓缓强化着她的精神和生命力。

    此时若仔细去感受白楽的生命力波动,便可惊愕发觉她的生命力居然已经突破了3000,甚至还在缓慢提升。

    这是白羽宗历代宗传圣女都需经历的过程——嫁衣天功!

    借助【嫁衣天功卡】的卡牌力量,将四位上代白羽宗长老的精气神三力,嫁衣传导到当代宗传圣女的体内。

    这嫁衣之功完成之后,当代宗传圣女便将一跃成为四星乃至五星级别的强者,可代行宗主职权。

    此时,白楽便已是进入到嫁衣传功的关键时刻,不可离开传功殿分毫。

    而也正是白羽宗四名传功长老皆在传功,其他长老也亦有战时任务,以至于宗主白凝冰如今身陷险境,宗内却无人可分身去救。

    “四位传功长老,如今既已是紧要关头,事从缓急,还请提升到十重嫁衣吧!”

    白楽的声音突然响起,语气中透着一丝毅然和坚定。

    “宗传,你本是自生命力只有500左右时才开始进行嫁衣,基础尚不稳固,此时贸然提升至十重,恐危险大增。”

    居东角的妇人声音沙哑缓慢道。

    “若十重嫁衣传功失败,你将彻底错失快速臻至五星卡师层次的机会。”

    居北角妇人警告。

    白楽叹息,“此次事情处处透露诡异,我母亲或许真是情况不妙,将希望寄予他人身上不是我的作风。

    此时我们五人全被牵制,冒险已是唯一破局解救之法!”

    “哎!”

    “罢了,进行十重嫁衣!”

    四名妇人体内涌出的能量开始变得狂猛,身前的卡牌释放更强的毫光。

    炽白的能量光芒涌入白楽体内,几乎将她的妙体照耀得宛若透明,寸寸皮肤下的毛细血管都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