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508章 感谢王老铁送的一顶绿帽子


        “嗯?奸夫人呢?你把他藏在哪了!?”

        “官人,你说什么呢?哪里有什么奸夫?”

        “你莫不是把我当成傻子?怎么可能没有奸夫?给我搜!”

        “是,李侯。”

        屋子里响起几个脚步声,翻箱倒柜的声音传来,王琛依旧镇定自若地抓着小周后纤纤玉足,他感受到对方似乎急切的挣扎过后又停了下来,估计怕动静太大被李煜发现吧,这间茶楼很高档,有放衣服鞋子的柜子,自然,李煜等人的第一目标便是柜子,没想到在桌子底下,间接地便宜了王琛继续抚摸小周后的玉足。

        半响之后。

        声音渐渐缓了下来。

        传来李煜奇怪的声音,“咦?真的没人?”

        小周后假装生气,怒声道:“李煜!你把我周薇看成什么人了?人尽可夫的**吗!?”

        嗯,女人习惯性这样。

        哪怕自己犯错了,只要没被抓到证据,很有可能反过来蛮不讲理对男方发怒,一方面是借着胡搅蛮缠绕过此事,另一方面,发怒能够显得自己有理,很显然,小周后深谙此道。

        或许是李煜如今一无所有,小周后是他唯一的寄托,连忙讪讪道歉道:“爱卿何来此话,我这不是担心你被奸人蒙骗嘛。”宋朝的爱卿不是皇帝对大臣的称呼,一般是男子对自己心爱的女人昵称,如果有一天你穿越到宋朝当了皇帝,千万别对大臣称呼爱卿,不然……嗯,不然大臣以为你要跟他搞基呢。

        小周后不依不饶道:“奸夫呢?你赶紧把奸夫找出来!桌子底下还没搜呢,快让人把桌子底下也搜一遍!”

        躲在桌子底下的王琛忍不住对小周后伸出一个大拇指,聪明,太聪明了,哪怕李煜原本想要搜桌子底下,被这么一说,肯定也不会搜了,不然的话,搜得到没什么,搜不到的话,指不准小周后会闹腾成什么样子呢。

        果然,李煜义正言辞道:“你这说的什么话,我像是那么不信任你的人吗?不用搜。”

        小周后似乎如释重负,王琛能够感觉得出握着的她的脚都软了不少,她道:“官人急急忙忙出府找妾身有何要事吗?”

        李煜似乎心情好了不少:“我新作了一首词,原本想和你分享分享,未曾寻到你,这才知晓你出府来喝茶便跟了出来。”

        小周后哦了一声,“又有新词呀?妾身倒是挺想细细品味,不过官人出府似乎不太好,若是传到宫中……”她停顿了一下,“要不等我喝完茶回去再听官人大作?”

        “好,好。”李煜也明白自己的处境,贸贸然出府已经犯了大禁忌,他似乎站了起来,“那爱卿早点喝完茶回来。”

        “好的官人。”小周后答应道。

        眼看危机解除,王琛更加随意了起来,伸手在小周后的脚心轻轻挠了一下。

        这不挠还好,一挠小周后非常敏感地“噗嗤”笑出声。

        原本都走到门口的李煜猛然回过头,“你笑什么?”

        小周后内心十分慌张,强壮镇定道:“没笑什么,不小心喝茶呛着了。”

        “不对!”李煜目光死死的盯住小周后,一字一顿道:“桌!子!底!下!有!人!”

        这回小周后彻底惊慌了,腾地一下子站起身,挣脱了王琛那只坏手,瞪着杏目道:“官人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给我搜!”李煜到底当过皇帝的人,在这种事情上面还是十分干脆的,大手一挥,直接让家丁掀桌子!

        小周后惊恐的两只手都在微微颤抖了,要是被李煜发现王琛,那么她不仅和李煜夫妻关系会破裂,更重要的是,会成为世人眼中真正的荡妇,其他女人还好,最多乡里邻居什么知道,她不一样,谁不知晓她曾是南唐国的皇后啊,怎么能不惊恐?

        反倒是桌子底下的王琛显得镇定自若,还很调皮没有直接使用瞬间移动离开。

        这时,一名家丁上前就掀开桌子布,低头一瞧,只见王琛盘膝坐在那边,还眨了眨眼睛,这名家丁顿时大叫道:“李侯!有人!有男人!”

        “啊!还真有!?”李煜气极反笑,蹭蹭蹭几个重步走来,怒声道:“我倒要看看是谁!”

        小周后一脸绝望,完了,这次真的完了!

        已经来到桌子跟前的李煜毫不犹豫蹲下身子,伸手去抓,大声道:“给我出来!”

        结果他这一抓,直接抓了一个空!

        “嗯?”李煜抓了一把空气之后有点懵逼,有些不信邪地半个身子都钻到了桌子底下,自言自语道:“咦?人呢?”他左看右看上看下……好了,不皮了,反正他把整个桌子底下看的一清二楚,别说人了,连个空气都没有!

        这一下子李煜尴尬了,不知道怎么面对小周后,索性半趴在那边动也不动。

        原本绝望的小周后发现有些不对劲,她没有立刻说话,而是仔细观察了一下李煜,轻声道:“官人?官人?”

        李煜硬着头皮从桌子底下爬起来,看向之前说有人的那个家丁,皱着眉头道:“你刚才说桌子底下有人?”

        那名三十多岁小胡子家丁很肯定地嗯了一声,“对啊,有人,我亲眼看见的。”

        李煜一脸无语道:“人在哪?你找出来给我看看。”

        “就在桌子底下啊。”家丁边说边撩开桌布,然后看着空空荡荡的一幕,他傻眼了,“不对啊,我刚才真的看见人了,那个男的还对我眨了眨眼睛呢!”

        李煜黑着脸道:“还对你眨眼睛?你莫说笑!”

        家丁急的团团转,“我没骗人,真的没骗人。”

        剩下两个家丁哄然大笑。

        “甄哥,你莫不是见鬼了吧?”

        “就是,桌布全都掀起来了,哪有人?”

        确实没人,那家丁本来没往那上面想,听他们这么一说,顿时胡思乱想起来,别不是真的见鬼了吧?一时间居然背后凉飕飕,有点毛骨悚然的错觉。

        这边李煜没搜到人,小周后立刻发飙了,狠狠痛骂了几句李煜,要是以前她绝对不敢,毕竟对方是皇帝,可现在不一样了,小周后平日里又受了不少气,趁着这个时候全都发泄了出来。

        李煜被骂了一鼻子灰,只好连连道歉,最后狼狈地带着家丁从包厢里逃了出来。

        ……

        走廊里。

        李煜一出来就狠狠训斥那个家丁,“你什么眼神?人在哪?你告诉我人在哪?”

        家丁被骂的畏畏缩缩,不停道歉道:“李侯,我看错了,可能我眼花。”

        “眼花?你这是挑拨我和我内人吧?”李煜怒目而视。

        正骂着呢,隔壁包厢门打开,探出一个脑袋,笑道:“李先生何事如此动怒?”

        李煜侧头一看,发现居然是王琛,又看了看红杏房,警惕道:“殿帅为何在此?”

        王琛笑眯眯地指了指里面,“我和刘寺丞约了喝茶。”

        刚才他躲在桌子底下的时候用明察秋毫观察了一下四周,原本准备瞬移到楼下街上去,又恐怕人多眼杂看见他凭空出现引起骚乱,没想到看到隔壁包厢是自己的亲信之一刘翰,便直接瞬移了过来。

        朝廷中大多数官员都知道王琛是有大神通的真仙,虽然刘翰等人被吓了一跳,但也没有多想,便兴高采烈一起喝茶了。

        李煜从门缝中看过去,只见鸿胪寺丞刘翰和几个鸿胪寺的官员正在高谈论阔,这才放松了对王琛的警惕,再加上白天王琛跨过他,一下子显得很高兴道:“没想到会在茶楼里见到殿帅,要不是李某不方便长时间在外面逗留,一定陪殿帅和一杯,见谅。”

        “没事,要是有人问起来,就说王某约李先生出来喝茶,进来喝一杯吧。”王琛邀请道。

        好人!

        好人呐!

        李煜内心十分感动,像他这种情况出府来已经犯了大禁忌,唤作一般官员看见,一定会禀报皇帝,到时他吃不了兜着走,但王琛不仅没这么做,还主动把责任揽到身上,说是主动邀请,凭借王琛如今的权势约李煜喝个茶,还真没人敢说什么,自然,他对王琛的感动无法言喻了。

        以前还看王琛不顺眼,这一刻,李煜内心无比愧疚,瞅瞅,这才是真朋友,他感动地双手抱拳道:“既如此,李某陪殿帅喝上一杯。”

        只有先前掀桌子那个家丁看着王琛的脸瞳孔不停搜索,他当然认得刚才在桌子底下的是王琛,只是现在听到李煜称呼对方“殿帅”两个字,内心一片震惊,能够给侯府当下人多多少少有些见识,自然明白殿帅两个字的含义,那可是殿前司最牛逼的大佬,况且,他也知道现如今谁是殿帅,还知道王琛权势有多滔天!

        靠!

        幸亏刚才没在桌子底下搜到,不然自己就惨了!

        这名家丁冷汗淋漓,他敢十分肯定地说一句,要是刚才真的在桌子底下搜到王琛,李煜绝对屁都不敢放一下,甚至有可能配合王琛杀人灭口处理掉他们三个“目击证人”家丁,毕竟这种大佬的面子太重要了,他这种区区小家丁的姓名和大佬面子相比算个屁啊?

        这下子家丁内心又是惶恐又是煎熬,他生怕王琛回头会弄死他啊!

        没想到的是,当他们跟着李煜进了包厢以后,王琛主动问道:“李先生刚才在训家丁?”

        李煜当然不能说前来抓奸失败这件事,喝着茶含糊道:“下人犯了点错,随便骂了两句。”

        王琛笑容满面道:“训斥家丁这种事原本轮不到王某管,不过他们每天起早贪黑也不容易,稍微有些差池还望李先生看在王某的面子上不要去计较。”

        嗯,要不是他刚才调皮了一下家丁也不会被训斥,王琛这个人还是很讲道义的,自然帮家丁说上一句。

        那名家丁听得内心感动的稀里哗啦,这么牛逼的大佬帮他说话啊,怎么能不感动,甚至这一刻,他决定了,要把刚才看到的一幕永远烂在肚子里,谁都不能说。

        李煜不可能不给王琛面子,嗯道:“既然殿帅这么说了,那李某自当从命。”说完,他扭头看向家丁,“还不赶紧谢谢殿帅?”

        甄姓家丁作揖道:“谢谢殿帅。”

        “没事,好好当差就行。”王琛边说边再次朝着甄姓家丁眨眨眼。

        甄姓家丁一瞅,内心猛然一跳,他觉得自己机遇来了,王琛眨眼的意思恐怕是不计较刚才的事情了,还有可能提拔,他觉得自己应该表示表示,也不顾李煜在旁边,咬着牙说了句道:“若是殿帅以后来侯府,鄙人便认识了,不会拦在门外。”

        李煜没多想,笑着说道:“那是,你们几个都记住了,看见殿帅过来不要拦着,我和他乃是君子之交,直接带来见我就是。”

        王琛不一样,他听懂了甄姓家丁话里的意思,大致意思是说,以后自己跟小周后偷情不用那么麻烦在外面,容易被人发现,可以直接去李煜的府中,这个家丁可以上演无间道放他进去不说,还会帮忙盯着,有人来第一时间通知,他内心啧啧称奇,这个家丁真识时务啊,他嗯了一声,随手摸出一块银子丢过去,“会说话,赏你的。”

        甄姓家丁接过,再次千恩万谢。

        这时刘翰笑着说道:“早先听闻李侯喜欢翠绿色,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王琛瞧了一眼,李煜身上穿的还是上午那套翠绿色长袍,只是没有戴那顶绿帽子出门,他一想到那顶绿帽子就想到白天的对话,心中暗暗觉得好笑,故意揶揄道:“今夜风挺大,李先生怎么没戴你那顶绿帽子出门?”

        李煜听到老婆偷汉子气得匆匆忙忙出门,哪可能戴帽子,又不好说实话,只好含糊道:“不小心被风吹走了。”说完他还假装显得有点懊悔,“都怪我没注意,丢了心爱的帽子。”

        王琛讶道:“李侯如今出入侯府不太方便,丢了心爱的帽子可怎么是好。”

        其中一名鸿胪寺的官员点头道:“是啊,李侯的帽子都是最上等丝绸缝制,一般铺子里买不到。”

        “没事,丢就丢了。”李煜道。

        “那不行,以后李侯出门再遇上个大风什么的吹乱青丝多不好。”王琛坏笑着说道:“这样吧,过两天我亲手给李先生送一顶质量上乘绿的发翠的绿帽子,可好?”

        如今还没有绿帽子的典故,李煜当然不知道王琛坏笑的含义,还以为对方真心相待,再加上他确实喜欢翠绿色,又听闻过王琛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立刻兴高采烈道:“好!好!李某在这里提前谢谢殿帅送给我的绿帽子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