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505章 我自己把绿帽子扶正


        王琛觉得自己要找人聊聊。

        俗话说集思广益,可还没来得及想到谁,林远图便找到府里来,说皇帝要见他。

        用脚指头想都知道是什么事情,不过王琛目前要把皇帝稳住,换了身衣服便跟着林远图进宫去了。

        不出意外,果然是和游戏有关。

        看着熬夜两只眼睛像熊猫的赵德芳,王琛心中微微叹息,心说我也不想这样害你,只是啊,有些时候迫不得已。

        解决完问题,王琛告辞道:“陛下,陛下待会让御厨熬些豆腐羹吃下去再睡,熬夜对身体不好,以后千万别再熬夜了。”

        “好的老师。”赵德芳心不在焉道。

        王琛千叮万嘱道:“一定要让御厨给您做豆腐羹,林内侍记下来了吗?”

        旁边的林远图忙道:“记住了。”

        宋朝皇宫里有很多厨房,到底哪个才是御厨?很简单,看招牌就行了。如果门口匾额上写着“堂厨”,那是给王公大臣做饭的厨房。如果写着“翰林司”,那是给翰林学士做饭的厨房。只有匾额上明明白白写着“御厨”两个字,那才是给皇帝做饭的地方。

        没错,宋朝的御厨招牌就这么简单,上面不写“御膳房”,也不写“御厨房”,就只写“御厨”这俩字儿。

        所以王琛刚才说的御厨并非指的厨子,而是指类似清朝“御膳房”的地方,像宋朝的御厨房里光厨师就有两百个,此外还有三十个择菜、配菜、挑水和打扫卫生的杂役,三十个往皇帝餐桌上端茶送饭的服务员以及四个专门给皇帝搭配食谱的营养师,加起来总共是二百六十四位。这两百多位工作人员的主要职责就是侍候好皇帝的饮食,连太后都没有资格让他们侍候,除非奉有特旨。

        那么太后、皇后的饭菜由谁来做呢?跟宫里其他嫔妃一样,得自己安排。当然,我说后宫嫔妃自己安排饮食,不是指她们亲自掂勺,山东吕剧《下陈州》:“听说那老包要出京,忙坏了娘娘东西宫,东宫娘娘烙大饼,西宫娘娘剥大葱……”那是戏曲,不是历史,而是说她们会安排手艺出众的太监和宫女来做,或者自己花钱从宫外雇厨子。后宫每月都有固定的工资,里面包含着雇厨子的钱。

        御厨不给后宫做饭,其实正是后宫的福气,因为御厨里的厨子喜欢看人下菜碟,给皇帝烧菜很精心,给别人烧菜就免不了要偷工减料了。宋朝皇帝大宴群臣,有时候会让御厨上阵,结果呢,不是择菜择不净,就是每份菜肴的分量太少,本来按照采购数量,与宴大臣吃几顿都吃不完,可是饭菜一上桌,几筷子就划拉完了。

        《宋史》是这样记载的:“或至终宴之时,尚有欲炙之色”。

        大概意思是说宴席结束了,肚子还是瘪的。

        正想到太后呢,这边就传来晋升为太后的宋皇后的消息。

        刚走到拐弯叫,一名女官恭敬道:“殿帅,太后有请。”

        王琛一愣,心说宋太后找自己干嘛?而且不怕人说闲话吗?但既然对方让人来请,不去似乎不太好,他嗯了一声,点点头道:“前面带路吧。”

        “是,殿帅。”女官款款向前走去。

        王琛脑袋里还在想关于迁徙成赌几百万人口的事情。

        不知不觉,两人来到了太后所在的宫殿。

        还未走进去便传来一阵清扬的歌声,唱的好像是王琛抄袭柳永的《蝶恋花》:“……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一曲终罢,王琛已经来到花园边上,瞧见宋太后坐在那边闭目听一个意外之人唱曲儿,这个意外之人居然是李煜的老婆小周后!

        她怎么会在这里?

        王琛脑袋里闪过一丝疑问,不过动作丝毫没慢,拍着手叫好道:“好!好一曲天籁之音!”

        小周后忙起身欠了欠身道:“见过殿帅。”

        王琛微微点头示意。

        与此同时,宋太后也睁开眼睛,笑盈盈道:“许久未见殿帅风采依旧啊。”

        王琛笑道:“还行。”

        两人闲扯了几句,有侍女拿来椅子给王琛坐下。

        坐定后,王琛问道:“郑国夫人怎生在此?”

        小周后指了指远处亭子里喝闷茶的李煜,回答道:“太后唤我进宫,我便和官人一起前来。”

        王琛瞥了瞥远处的李煜,嗯了一声,“京师和金陵风土不太一样,可还习惯?”

        小周后落落大方道:“此心安处,便是吾乡。”

        才女啊。

        长得又漂亮。

        瞅瞅这话说的多有文化。

        王琛忍不住内心感叹了一下,说真话,他挺羡慕李煜能弄到这样漂亮又有文化的老婆,毕竟小周后的美貌连宋太后都稍有不及,可以这么说,王琛见过的女人当中,没有比小周后更美的。

        尤其是这一身翠绿色装束,可不是一般人能够驾驭得住的。

        嗯,坐在亭子里的李煜那顶绿帽子也挺好看的,王琛又瞅了一眼,没办法,李煜和小周后都喜欢翠绿色,所以身上的衣服啊,行头啊,经常翠绿。

        这不,可能今天太阳有点大,李煜出门还戴了一顶绿帽子遮阳。

        真骚气!

        王琛险些笑出声。

        或许是见到王琛忍住笑的样子,宋太后眨眼道:“殿帅往日里见我可没这么高兴,今日一见郑国夫人便会心一笑,也是,自古英雄爱美人,只可惜郑国夫人早就嫁于违命侯为妻,恐殿帅只能远观也。”

        闻言,小周后脸色蓦然一红,“太后说笑了。”

        大权在握的王琛根本不用小心翼翼,哈哈大笑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即便郑国夫人乃是违命侯之妻,我欣赏其之美又有何之错?”

        “听闻殿帅文采惊人,既如此何不趁兴赋诗一首?”宋太后揶揄道。

        女人嘛,总喜欢攀比,尤其是你夸了另外一个,宋太后一样如此,微微吃味,倒不是说对王琛有什么想法,只是没听到夸自己而已。

        王琛本来想拒绝,忽而看见小周后朝自己眼含秋波,他心头一跳,感觉对方对自己有些不同寻常的意思,他忍不住多打量了两眼。

        小周后确实非常漂亮,身材又好,否则李煜也不会为了小周后气死大周后了。

        说不眼馋是假的。

        只要是个男人,都会对美女有遐想。

        王琛也不例外,原本不准备吟诗作对的他,在看见小周后这幅表情后,嗯了一声道:“也好,正值良辰美景,我便做一首词吧。”

        大宋朝如今谁不知道千金难求王琛的一首诗词,现在听到他真的愿意作词,哪怕先前揶揄的宋太后也来了兴致,“哦?那妾身洗耳恭听。”

        小周后同样露出认真倾听的举动。

        王琛没有立刻开口,而是闭上眼睛琢磨抄……嗯,致敬哪首词来得好。

        小周后似乎对自己有点意思?

        虽然很多男人有时候见到女人在看自己会这样想,但是王琛真真切切感觉到小周后对自己的表情、神态跟宋太后不一样。

        男人嘛,如果有个女人喜欢自己,不管好看的还是丑的,内心都会膨胀。

        王琛现在就是这种状态,他觉得应该来一首精益求精的诗词,问题是什么题材好呢?直接夸小周后漂亮?这似乎可以,但未免太俗套,要夸的清新脱俗才行啊。

        诶,慢着,有了!

        想到后,王琛睁开眼睛,缓缓道:“我这首词叫做《定风波.远归赠违命侯令正郑国夫人》。”

        宋太后看不出喜怒。

        倒是小周后脸色更加红润了,显得有些羞涩。

        王琛站起身,双手负在后面,询问道:“不知郑国夫人芳名为何?”

        小周后有些扭捏道:“奴家姓周名薇,字女英。”

        “好名字。”王琛随口夸了一句,“违命侯令正曰女英,姓周氏,眉目娟丽,善应对,家世住广陵。违命侯入宫面太后,余问女英:‘汴京风土,应是不好?’女英曰:‘此心安处,便是吾乡。’因为缀词云。”

        说话间,旁边马上有几个宋太后的侍女抄了下来。

        这大概意思是说写这首词的原因,毕竟对方是李煜的老婆,再怎么表面的俗礼还是要的,不然容易落人话柄。

        果不其然,宋太后听到后,颔首道:“殿帅有心了。”

        小周后没说什么,依旧盯着王琛看。

        王琛这才清了清嗓子道:“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尽道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汴京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一词作罢,宋太后拍案叫绝道:“秒!殿帅的词当真妙不可言!”

        这首词原名叫做《定风波.南海归赠王定国侍人寓娘》是苏轼写给好朋友王巩歌女柔奴的姿容和才艺,并着重歌颂了她的美好情操和高洁人品,上片总写柔奴的外在美,下片通过写柔奴的北归,刻画其内在美。

        可以这么说,一首词写尽了一个女人的外在美、内在美,夸的只有天上有那种,但偏偏又没有任何逾越礼仪的地方,不会落人话柄,顺带还夸了一句李煜。

        这首诗正好应景,王琛刚刚“远道归来”,李煜在古人当中又算得上“玉琢帅哥”,小周后就不用说了,用点酥娘形容都有点差了。

        这首词一经做完,小周后便再次感叹道:“殿帅诗词乃是我大宋朝一绝,旷古烁今也,恐李摘仙都要逊色三分。”

        捧得王琛都飘飘然了,他哈哈大笑摆摆手谦虚道:“诗词乃是小道。”

        宋太后道:“殿帅谦逊了。”她停顿了一下,“郑国夫人你先行退下吧,我和殿帅还有点事要说。”

        “好。”小周后欠身准备告辞,忽然她眨着眼睛来了一句,“自上次一别,官人甚是想念殿帅的文采,今日好不容易相见,奴家可否请求太后让殿帅和我官人叙旧几句?”

        宋太后没多想,以为文人惺惺相惜,道:“好。”

        王琛却立刻心跳加速,知道小周后可能和自己单独有话说。

        为什么这么说?

        很简单一个道理,李煜讨厌自己还来不及,什么时候想念了?

        那么小周后这么跟自己说,明显是有话说。

        王琛揣着明白装糊涂,也不点破,道:“有劳太后稍等片刻。”

        “无事,殿帅速去速回。”宋太后道。

        宋太后毕竟是独居女子,哪怕李煜是跟着小周后一起进宫同样不方便坐一起说话,所以只能留在亭台那边。

        距离还挺远,好几百米呢。

        小周后抬步慢慢向前走。

        王琛双手负在背后肩并着肩。

        前面一百米样子谁都没说话,直到确认说话别人听不见,小周后这才轻声道:“今晚辰时三刻,奴家在侯府外的茶楼恭候殿帅。”

        没猜错!

        确实和自己有话说!

        还主动邀约,难道是要和自己约会?

        一时间王琛想入非非,虽然他知道小周后不是省油的灯,但美女相邀,还是夜里,不胡思乱想是假的,他立刻答应道:“好,我一定赴约。”

        小周后绯红着脸又补充了一句,“切莫带外人前来。”

        王琛肯定不会带啊,“知道。”

        然后两人都没有再说什么了。

        来到亭台附近。

        李煜第一时间发现了王琛,撇了撇嘴,显得有点不高兴,当然,现在的他不敢像以前那样跟王琛叫板了,毕竟谁都知道王琛今日今时的地位和权势,他只是硬着头皮道:“见过殿帅。”

        王琛微笑着说道:“违命侯有礼了。”

        小周后却高兴着道:“官人,殿帅刚才作了一首词,你听听怎么样?”

        “哦。”李煜其实并不太想听,但不能不给王琛面子,形式不由人啊。

        小周后记忆力很好,把王琛刚才抄的词复述了一遍。

        听完后,本来还不太高兴的李煜瞬间笑开了花,毕竟诗词里王琛夸了他,不由得,他第一次对王琛非常有礼貌道:“殿帅谬赞了,李某愧不敢当玉琢郎这称呼啊。”

        王琛心里想着晚上和小周后约会的事情呢,面对人家丈夫有点心虚,客气道:“没,实话实说也。”

        李煜心情大好:“要我说殿帅才是貌似潘安的玉琢郎啊。”

        两人互相吹捧了几句。

        最后王琛都被对方吹捧的不知道说什么了,嗯,李煜文化水平太高了,吹捧人的话王琛还真比不过,他只好灵机一动,“违命侯你戴的这顶绿帽子真好看,诶,要被风吹落了,我帮你扶扶正吧?”

        李煜哈哈大笑自己伸手道:“不劳殿帅大驾,我自己把绿帽子扶正。”

        果然扶的够正,牛逼!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