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495章 软禁


        垂拱殿早朝结束。

        接下来是文德殿视朝,同样属于早朝的一部分,是常参官的常朝朝会,皇帝不参加,一般是走个形式,偶尔也会由宰相主持一些次要事务的决策。

        而今天,文德殿视朝却有些不同寻常。

        因为谁都知道一件事,待会将是朝廷三大派系彻底洗牌的时候。

        之前最大的派系当属王琛一派,兵权掌握了大半、宰相赵普投靠,再加上皇权的支持,可谓军政一体。

        第二大派系自然是赵光义,在枢密院拥有一定的兵权。

        最后是赵德昭,嗯,这小子要兵权没兵权,要政权没政权,唯一勉强的是还有一些财权,但也有限,不足为虑。

        可以说,只要王琛把赵光义的兵权拿掉,整个朝廷上上下下都得由他说了算。

        现在,机会来了!

        早朝的时候,赵光义主动把枢密院兵权交出来,想要让赵德芳接手,却怎么都没想到赵德芳居然把人手安排的事情交给了王琛!

        文德殿里。

        赵光义派系的人脸色非常差。

        赵普、王琛、赵光义等几位大佬坐着,剩下的常参官们则是分成文武两排站着。

        按照惯例来说,宰相应该坐在中间,再不济客气的情况下,也该由皇叔赵光义来坐,不过赵普能恢复宰相都是王琛一手相助,再加上王琛大权在握,这中间的位置自然由他坐。

        他根本没任何客气的意思,瞧都没瞧赵光义一眼,直接坐在了中间,拿起茶杯抿了一口,不急不缓地把杯子放下,淡淡道:“今日枢密院枢密副使、枢密院事和支差房兵籍房两位曹司辞任,曹相不在,枢密院职位重要无比,我作为枢密副使,定要把人手补齐,诸位有什么好的人选推荐吗?”

        言罢,他递了一个眼色给宋渥、赵普。

        宋渥当下便道:“我……”

        话没说完,不死心的赵光义急忙道:“殿帅,本王觉得应该问问几位辞任官员的意见,毕竟他们在职许久,对枢密院的情况了解。”他为了争取利益,连“本王”这个称呼都自称了出来,很明显是在说“给个面子”。

        俗话说买卖不成仁义在。

        中国人很少会撕破脸皮,尤其是在弄不死对方的情况下,或多或少会给对方一个台阶下。

        比如说留一个不重要的职位给赵光义的人,利益拿到了,对方面子也保住了,没办法,谁让赵光义是皇帝的叔叔、大宋晋王、开朝元老呢?

        赵普、宋渥等人都是这么想的,他们已经笑得很灿烂。

        另外几十个常参官亦是如此,他们微微叹息,晋王败得太快了,如今都要祈求王琛给面子,以后啊,整个朝廷真的一家独大了。

        可是让众人错愕的是,王琛半点面子都没给赵光义,而是侧头看了看左侧,询问道:“国仗,你有什么好的人选吗?”

        赵光义一愣,卧槽,你不给我面子?

        其他常参官也有点懵,再怎么说赵二都是皇叔,这样不太好吧?

        难道是没有听到晋王的话?

        有人是这么觉得,赵光义同样如此,他忍着怒气,声调提高道:“殿帅,本王刚说……”

        “听见了!”王琛毫不客气打断道。

        嗯?

        听见了?

        赵光义脸一黑。

        四周的常参官先是一怔,随即都噤若寒蝉,知道接下来要发生很大的政治碰撞了!

        人家连本王这个称呼都抬出来了,你理都不理,第二次还直接打断,这是多不给面子啊?

        赵光义当下就要发作,王琛便继续说下去道:“此乃我枢密院内事,调任人手又是吏部、中书省之事,晋王虽贵为皇叔,但插手此事似乎不太合适吧?”

        看上去是在解释,也算是给了赵光义面子。

        赵光义深吸了一口气,想要强压住不爽。

        谁知王琛下一刻便道:“我给你面子解释一下,不给你面子又如何?”

        不给面子又如何?

        卧槽,你这是直接撕破脸皮了啊!

        好多人冷汗淋漓,知道王琛要收拾赵光义了。

        赵光义闻言勃然大怒,听见王琛前半句话本来想按耐住,可后半句话差点让他暴跳如雷,恨不得站起来给王琛一嘴巴子!但最终他没敢,最主要的原因是没权,如果真的动手,且不说打不打得过,就说后果赵光义便承担不起!

        见到对方不搭话,王琛眯着眼瞧过去,“晋王,你还有什么意见吗?”

        “没!”赵光义敢怒不敢言道。

        王琛再次对着宋渥道:“国仗,文职枢密副使一职你有推荐人选吗?”本来他也不准备这么对待赵光义,两人以前或多或少有些交情,谁让赵光义在他不在的日子暗地里使坏挑唆自己和皇帝的感情,现在逮着机会肯定要把对方一棍子打死。

        常参官们具不敢言。

        原先的文职枢密副使柴禹锡同样不爽,恶狠狠地瞧了一眼王琛。

        赵光义深吸了一口气,手都在发抖,知道这次栽了。

        那边宋渥正要说话,王琛瞧见了柴禹锡的眼神,转移话题道:“对了,在确定枢密副使一职之前,我觉得应该先把原枢密副使的职务安排好。”

        大家都看向了他。

        赵光义和柴禹锡还有他们派系的其他人都惊疑不定地瞧过去,心说这还要什么安排么,按照常理把柴禹锡平调去一个闲职打发了不是常规操作吗?

        赵光义生怕王琛使坏,再次开口道:“柴副使……”

        “晋王,请别打扰我们枢密院内部人手调动,行吗?”王琛猛然侧头瞧去,语气冷然道:“你以为这里是晋王府吗?”

        赵光义怒气彻底爆发了,腾地一声站起身,伸手指着道:“你!”

        “你什么你?”王琛气定神闲坐在那边,“晋王你身为皇叔却想插手兵权,是图谋造反不成!?”

        一顶大帽子直接扣了下去!

        气得原本想发作的赵光义涨红了脸,却没有再坑一声,攥紧双拳不服气地坐了下去。

        “这……”

        “殿帅气焰滔天啊!”

        “闭嘴!你找死吗?”

        几个常参官窃窃私语,有人觉得王琛太嚣张,但觉得是一回事,敢不敢说出口又是另一回事,现在局势这么明显,除非活得不耐烦,不然谁敢跟王琛叫板,没看见赵光义都被弄得坐在那边生闷气吗?

        赵普宋渥等人乐开了花,知道站对了队伍!

        王琛看着柴禹锡道:“我记得你在垂拱殿早朝的时候曾对陛下说,只要能报效朝廷,哪怕辞去枢密副使一职身先士卒都行,对吧?”

        这种客套话纯粹说说的啊,然而此刻听到王琛询问,柴禹锡眼皮子直跳,硬着头皮道:“我是这么说,不过……”他想解释一下。

        王琛压根没给机会,点头打断道:“好,我就欣赏柴副使这样忠君爱国的正义之士,若是反驳了你的提议,恐怕天下人都会觉得我王琛玩弄权谋打压于你,既如此,我满足你的愿望,即日起,你便调去太远神武军当冲锋士卒,祝你早日建功立业!”

        我靠!

        冲锋士兵?

        常参官们吓了一跳。

        柴禹锡更是吓得面如死灰。

        冲锋士卒是指第一排的士兵,很多人觉得古代第一排的士兵是炮灰,其实不然,冷兵器作战的时代,主要分为步兵和骑兵。骑兵用来冲锋,对骑术要求很高,否则无法在马上杀敌。步兵主要是凭借着方阵稳定战场局势以及射箭伤敌,而且在两军交战的时候,第一排的士兵并不是传说中的“炮灰“,甚至还有人抢着去,原因如下。

        第一,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第二,第一排都是精英。

        第三,古代一场战斗能死多少人?其实一场战役能死3-5%算是很大了,大规模死伤一般来源于战后屠杀。

        这么一看的话,第一排似乎是个美差。

        是的,对于正规精锐士兵来说,第一排确实容易建功立业,是美差。

        可柴禹锡不是正规精锐士兵啊,别说精锐了,他连正规都不是,况且他是文职,读书人,真正的手无缚鸡之力,能不能撑得起重几十斤的盔甲都成问题,还上阵和人搏杀?这不是摆明了送死去嘛!

        这一刻,所有人都知道王琛多狠了,不动则已,动则要命!

        柴禹锡怕了,谁不怕死啊,他急忙大声道:“殿帅饶命!饶……”

        “嗯?”王琛横了一眼过去,“要求是你跟陛下自己说的,现在想反悔?难道你是想欺君不成?嗯?”

        我特么!

        谁不知道那是为了辞任的客套话?

        柴禹锡脸都绿了啊,但偏偏还真的无话反驳。

        欺君,可以直接当场格杀。

        上战场,兴许还有一条性命。

        柴禹锡只好绝望地认了。

        完了!

        赵光义派系彻底完了!

        常参官们同情又幸灾乐祸似得瞧了一眼赵光义。

        赵光义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连手底下的人都护不住,以后谁敢替他卖命?这次,他算是栽进了万丈深渊,丢脸丢到姥姥家了啊!

        王琛没再搭理赵光义派系的人,开始假惺惺询问宋渥、赵普等人,最后把自己的人全都安插到枢密院重要的位置。

        文职枢密副使安排了原先殿前司副都指挥使、东西班指挥史李怀忠,当初王琛许诺过,此人又忠心耿耿,自然没跑了。

        枢密院事一职安排了张乾。

        另外两房曹司也是自己人。

        可以说,现在整个枢密院除了枢密使是曹彬外,其他上上下下都是王琛的人。

        原本事情到这里应该结束了,哪怕愤怒异常的赵光义也没办法只好认了,他站起身道:“我身体不适,先行告退了!”

        意思是,我不和你们玩了。

        你王琛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常参官们也知道赵光义主动认输了,这场闹剧差不多该谢幕了。

        谁都没想到的是,王琛嗯了一声,“李怀忠,晋王乃是皇叔,安危至关重要,如今曹相又决战太原,为防止有人刺杀晋王,你待会把他的护院侍卫全都换成我们枢密院的高手,一定要保护晋王的安全,哪怕如厕的时候也得跟着!”

        一瞬间,真的是一瞬间,现场常参官们脸色都变了,这你妈是要把赵光义软禁啊!

        赵光义怒火中烧,整个人气得都发抖了,他看向王琛的眼神充满了怒火,大声道:“姓王的,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王琛不疾不徐道:“我派遣精锐士兵保护晋王您的安危,你说我什么意思?”

        赵光义都要气疯了,“本王不需要人保护!我府中护院足够保护我!”

        王琛根本不搭理他,侧头道:“李怀忠,我说的话听见了吗?”

        李怀忠是王琛的死忠,如今又成为了枢密副使,哪里把一个没有实权的赵光义放在眼里,中气十足道:“喏!”

        赵光义知道跟王琛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恼羞成怒道:“我要见陛下!”

        王琛轻笑,“你想见陛下?陛下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行了,晋王,以后你就太太平平当个闲王就可以了,哪天陛下想起来要见你,我自然会让人带你去见,至于现在,请你立刻回府去,否则别怪我让侍卫亲军司的人护送你回去!你的安危实在太重要了啊!”

        赵光义恨得牙痒痒,他知道王琛说不让他见皇帝肯定就没得见,待会要是真的让侍卫亲军司“护送”指不准还要受皮肉之苦,他终于体会到没有权利的下场了,凄凉一笑,彻彻底底认输道:“人在做天在看,你迟早会有报应的!”

        王琛瞪眼怒声道:“出去!”

        都直接扫地出门了,赵光义还是敢怒不敢言!

        “嘿。”赵普和赵光义有仇,幸灾乐祸地嘲笑了起来。

        再无翻身的可能!

        王琛直接彻底一棍子打死了赵光义!

        王琛没有再看赵光义,淡淡道:“我们继续视朝。”

        已经走到门槛边上的赵光义扭头看了眼王琛,浑身都在瑟瑟发抖!

        机关算尽却自取其辱!

        真的是自取其辱啊!

        在这一刻赵光义真的后悔了,干嘛花血本挑唆皇帝和王琛的关系?想要借助皇权打压王琛?结果却被发过来打压了,直接弄得半点实权都没有!

        如果现在他在枢密院还有些兵权,王琛绝对不会如此轻举妄动!

        还挑唆?

        还准备伺机而动除去王琛?

        现在可好,他赵光义以后上厕所都要被人盯着了!他妈堂堂皇叔、大宋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晋王,居然上厕所还要被人盯着?赵光义想死的心情都有了!

        太讽刺了,赵光义只恨自己太过心急却落得一败涂地的下场,他觉得自己很讽刺,讽刺的是他那个皇帝侄子烂泥扶不上墙导致他输的一无所有!

        还能东山再起吗?

        这个问题问都不要问,整个枢密院、殿前司和侍卫亲军司都在王琛手里了,中书省、门下省又都是王琛的人,想要东山再起恐怕比登天还难啊。

        赵光义无力地绝望着,再也没有了先前的嚣张。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