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489章 这也太惨了点吧


        此时,李则凯看向王琛的眼神充满了古怪。

        一开始,他是想利用王琛获得梅姐更多的支持力,说真话,并没有把名不见经传的小青年放在眼里,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王琛先是主导收购了西方银玉,再到今天把国内顶尖投资公司的董事长老南玩的团团转,这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小青年能够做到的,李则凯甚至有点怀疑,王琛到底是不是一个老谋深算的老家伙。

        其实李则凯并不知道,当时相识的时候,王琛确实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青年,只是在北宋那么长时间下来,连赵家江山他都帮着窃取了,早就不是当初那个懵懂不堪的小伙子,而是历经了权谋的大风大浪,或许很多地方做的还不够完美,但确确实实已经拥有玩弄权谋的本领。

        想到这,李则凯已经不把王琛当成后辈来提携,心中充满了赞赏,知道是该把对方放到同等的位置来对待,这无关乎钱财地位,是发自内心对一个人的认同。

        不知不觉中,李则凯已经默认了王琛彻底掌权玫瑰投资,甚至他内心还发出一声长叹:长江后浪推前浪,青出于蓝胜于蓝,现在的小年轻越来越厉害了。

        “王生,过来坐。”李则凯招招手,然后笑容满面看着对方的金先生,“现在我们可以安心和金先生谈谈收购金洲集团的事情了。”他停顿了一下,还用略带揶揄的语气道:“金先生,您说是吧?”

        金先生满脸失望,侧头看向正在朝着会议桌走来的王琛,苦笑一声,用假装责怪的语气道:“王董,你把我坑的好惨啊!”

        刚走到椅子旁边正准备坐下的王琛故作不懂,疑惑道:“金先生何出此言?”

        金先生还没来得及说话,金洲集团一五十来岁男董事便边笑边无奈道:“王董您就揣着明白装糊涂了,最近金洲集团在各大媒体上火热无比,想必应该是你的手笔吧?”

        王琛坐下捧起茶杯吹了吹热气笑而不语。

        见他不说话,金洲集团另一位三十四五岁的女青年董事补充道:“如果我没猜错,在媒体大肆报道我们公司之后,各大富豪表示感兴趣,应该也是王董您一手制造出来的假象吧?”

        王琛依旧笑眯眯不说话。

        “这招看似非常简单,无非是让媒体报道,再请人造势,但真的实行起来却难上加难。”金先生叹了一口气道:“发动媒体造势简单,无非花钱的问题,但是让那么多知名富豪发声,这需要极其强大的人脉,王先生的人脉关系当真广阔无比,最重要的一点,你甚至冒着西方银玉股价下跌的风险演的逼真无比,不怪我们上当,只能说你老奸巨猾啊,哈哈。”

        老奸巨猾一般是贬义词,形容人奸诈,但此刻金先生嘴里的老奸巨猾却不是贬义,而是发自内心对王琛的称赞,当然,还有希望破灭那一丝丝小小的哀怨。

        先前那个中年男董事幽幽地补充了一句,“别说我们了,南方投资那么厉害的公司都吃了暗亏,恐怕在这件事彻底揭晓之前,天底下的人都会认为当时西方银玉确实是遭遇了挫折,呵呵。”

        王琛谦虚道:“运气好,运气好。”眼看几个人还要吹捧自己,他赶紧转移话题,“我们谈谈西方银玉收购贵公司的细节吧,要是谈得拢,我们待会就把合同签了,然后召开一个媒体招待会把消息向全社会公布。”

        “好。”说到正事金先生收敛起失落的情绪,变得认真起来,他指了指桌子上李泽凯草签的合同,道:“按照合同上的内容,我们公司应该是以五十亿的价格卖给李泽凯先生,没错吧?”

        李泽凯点头道:“没错。”

        “但是呢,现在是西方银玉要收购我们公司,不是李则凯先生本人,当然了,你们也可以让李先生先行收购下来,然后再转手卖给西方银玉,只是这么一来的话,里面会产生很多不必要的费用,想必你们多出四五亿是必须的。”金先生不急不缓有理有据道:“比如说印花税、李先生再转手卖给西方银玉时候的个人所得税或者企业所得税等等方面,而对你们最有利的是,我们直接撕毁和李先生之前草签的合同,转而直接跟你们西方银玉签订被收购的合同。”

        王琛听得频频点头,他虽然不怎么懂商业上的事情,可是股权转让产生的一系列税收、费用等等确实都有必要,他知道金先生接下来还有话要说,索性没有插话。

        果然,金先生靠在椅子上,继续说下去,“只是这么一来对我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只是方便了你们,虽说卖个人情以后我们如果有什么事求到你们两位大人物头上想必你们也不会拒绝,但眼前却是实打实的利益搀和在其中,我必须对全体股东负责。”

        李则凯没有说话,看向了王琛,他已经彻底默认玫瑰投资和西方银玉由王琛掌控,在谈这种重要事情的时候,当然得王琛这个董事长说话。

        王琛本来想让李则凯谈的,瞧见对方递过来的眼神马上会意,清了清嗓子,开口道:“金先生,你有什么要求就直接说吧,要是不过分,我和李哥商议一下,应该能答应。”他并没有把话说得很满,别待会像老南那样被打脸不太好。

        幸好金先生也知道别无选择,提的要求并不过分,他稍加思索道:“其实之前我们董事会和各个大股东们就通过电话,大家的意思是如果改合同让西方银玉收购的话,希望贵方多出五亿的收购资金。”

        多出五亿?

        还在预算范围。

        王琛完全可以一口答应下来,也确实,旁边的李则凯都已经微微点头表示认同了,然而他沉吟了片刻,却突然转移话题道:“我们先不谈钱的事,聊聊别的。”

        金先生一怔,“聊别的?”

        金洲集团其他董事高层们也面面相觑,不明白王琛这话什么意思,别说他们了,就是李则凯都愣了一下。

        王琛没有正面回答,反问道:“我想请问一下,要是贵公司被收购以后你们干什么去?”

        “也许会投资别的行业吧,暂时还没打算。”金先生摇摇头。

        王琛又看向其他人,“你们呢?”

        “一样。”

        “正在考虑呢。”

        几个董事心不在焉回答。

        普通高层都没吭声,一般而言,公司换了老板,一定会清洗一部分人,但他们这种有能力的高层哪怕被辞了,一样不愁找不到工作。

        有股权的董事就不一样了,很多人在收购合同里会签订竞业协议,即在公司被收购多少年之内不准从事相关行业,如此一来,光有钱还得考虑其他的投资方向,这不是一天两天能够琢磨出来的。

        “我知道诸位不差钱,但谁都不会嫌钱多,对不对?”王琛微笑着说道:“我这里有一个提议,要是贵公司被收购以后,你们继续原先的任职,并且我愿意拿出西方银玉百分之二的股权来交换金先生刚才提出的多五亿收购资金给诸位,这些股权只具备分红的权利,没有投票权,而且我只需要你们任职一年,一年以后,你们依旧拥有西方银玉百分之二的股权分红权利,最关键的是,我可以去除收购合同里的竞业协议,你们看怎么样?”

        如今西方银玉市值大概在一百一十亿出头,金洲集团价值五十亿左右,完成收购后,百分之二的股权大概价值三点二亿,表面上看金洲集团非常吃亏,实际不然,因为完成收购后,西方银玉市值大涨是一定的事情,再加上之后王琛要主导收购蒂芙尼,一旦完成,虽说这百分之二股权会被稀释,可是被稀释后价值一定会在三点二亿之上,说不定八亿十亿都有可能。

        直接点说,这么做,王琛看上去会吃亏。

        是的,没有看错,是看上去,其实他并不会怎么吃亏,因为这是双赢的提议。

        为什么说双赢?

        首先一点,王琛方面暂时不具备原料供应方面的专业人士,他害怕金先生等人会带走大部分精英,那么一来,即便收购金洲集团成功,到手后人手组织方面就需要花费很大的功夫,而王琛现在任务非常紧迫,根本没时间浪费。

        再一个,金先生坐镇,被收购的金洲集团“价值”更高,原班管理层代表着稳定,更有利于把利好消息放大。

        一年以后就不同了。

        那时候王琛应该已经收购了蒂芙尼,完全有时间腾出手慢慢接手金洲集团,逐步地把里面的人换成自己的,完成新老交替,而且一旦收购蒂芙尼完成,金先生等人手里的股权会被稀释到比例非常少的地步,也许百分之零点五都不到,再加上只有分红权,对于王琛来说不足为道。

        稳定。

        他现在要的是后院稳定,来完成自己的宏伟大计!

        另外,最现实的是,王琛能够直接剩下五亿,股权这种玩意在没有变现之前虚无缥缈,按照西方银玉和金洲集团的总价值相加,他还省了一亿八千万,何乐而不为呢?

        现在的问题是金先生等人会不会答应,毕竟金洲集团的人并不知道王琛要收购蒂芙尼。

        听到王琛这么说,金洲集团的人炸锅了。

        “不签竞业协议?”

        “还能获得西方银玉百分之二的股权?”

        “要我们公司被收购,西方银玉市值绝对大涨,再则拥有完整的产业链,西方银玉以后成为周大福那种级别的顶尖珠宝公司都有希望啊!”

        董事们都动心了!

        金先生也瞳孔收缩了一下,然后他急忙隐藏起动心的表情,强自镇定下来,“我……我打电话和股东们商量商量。”

        王琛伸手道:“请便。”

        金先生嗯了一声,起身带着董事和高层们离开。

        会议室里只剩下王琛李则凯和一直没有吭声的蔡琳等人。

        这时,李则凯突然拍手起来,赞不绝口道:“好算计!王生好算计啊!”

        蔡琳也一眼看穿了王琛的计划,“是啊,这么一来,我们有充足的时间掌握金洲集团,还能省下不少钱呢!”

        大家都不是傻子,尤其是在知道公司还有收购蒂芙尼的计划,都知道稳定的重要性。

        王琛却不急不躁,显得很沉稳道:“看金先生和他们股东谈的怎么样吧。”

        “一定会答应的!”李则凯斩钉截铁,此时他比王琛还有信心,“即便把我放在金先生的位置上,我也会毫不犹豫答应。”他停顿了一下,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你的行为处事越来越像一个董事长该拥有的,大局观非常强。”

        王琛都被李则凯夸的心情更加好了,嘴里依旧谦虚着转移了话题。

        大概半小时后。

        会议室门从外推开,金先生上来便意气奋发地来了一句,“我们答应了!”

        搞定!

        王琛心情好极了!

        总算把先前准备工作做好了,接下来可以全力主导收购蒂芙尼的事情了。

        接下来签合同的时候,他几乎全程都是高兴的笑容。

        当双方公司印章重重敲在收购合同上面之后,收购协议已经完成!

        双方都显得非常兴奋,各取所需。

        大家又闲聊了一会别的。

        这时,金先生顺势邀请道:“王董,李先生,我订好了位置,中午我们好好吃一顿庆祝合作愉快。”

        这种都是国人的正常操作,一般而言谁都不会拒绝。

        李则凯和蔡琳等人也不例外。

        可是王琛却露出歉意的神情摇摇头道:“金先生,恐怕我要对你说抱歉了,中午不能和你们一起吃饭了。”

        金先生微微蹙眉。

        金洲集团的董事高层也有点微微不爽,觉得王琛不太尊重他们。

        就连李则凯都连连对王琛递眼神。

        王琛依旧不为所动,为了安抚军心,他还是稍加解释了一句,“吃饭的事情先放放,回头等我空了向你们赔礼道歉,只是我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更重要的事情?”金先生听到解释稍微舒服点了,不过依旧非常好奇。

        不止是他,其他人也很好奇。

        王琛侧头看向窗外,眼神缥缈道:“是啊,关系到你们所有人的利益,比如说,我要在这两天让西方银玉市值大幅度上涨一波!”

        懂了!

        大家都懂了!

        果然是更重要的事情。

        所有人都明白王琛要做什么了,造势,趁着没有资产重组的时候,狠狠给西方银玉造势,当然,这里兴许还要狠狠踩一下南方投资集团和老南,有些人心中替老南默哀,心说当了失败者就算了,还要被当成垫脚石,这也太惨了点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