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486章 初见成效(感谢太极飞羽1万赏!)


        新闻招待会结束。

        虽然短暂,但信息量惊人。

        王琛走下台,“李哥。”

        李则凯惊奇地盯着他眼睛,“你什么时候去过金洲集团,我怎么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去过,兴许做梦的时候吧。”王琛眨着眼睛说道。

        闻言,李则凯险些晕倒。

        滴滴,手机短信响了。

        王琛拿出手机低头看,是金洲集团的董事长金先生发来的信息,要是换成别人的信息,这个时候他也许不会看,因为好多记者还没走,但既然是金先生,他不能不看,结果当看到内容之后,王琛顿时一怔,咦,金先生居然告诉自己南方集团也表示对收购金洲集团感兴趣?他有些纳闷,南方投资集团这个时候凑什么热闹啊。

        随即一想便想通了!

        不用说,肯定是因为南方投资集团旗下参股的申令珠宝,如果收购金洲集团成功,那么申令珠宝一样可以打造一个完整的产业链,只是王琛乐呵的是,南方集团这次恐怕要失算了,金洲集团表现出来的种种优异都是自己放出风声去的,如果南方集团真的得知了金洲集团的真实情况,恐怕气得脸都会绿了啊。

        不过这对于王琛来说却是好事,因为代表自己给金洲集团造势确实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否则南方集团不会介入这次收购。

        很显然,对金洲集团感兴趣的不止一个。

        ……

        另一边。

        有人获得了第一手资料,很显然早就在等待消息了。

        “周先生,结果出来了。”

        “西方银玉确实和金洲集团达成了协议,不过似乎合同还没签。”

        “喂喂,林先生,我把刚才新闻招待会宣布的消息告诉你听一声。”

        “古先生,恐怕这次的消息对你并不太好。”

        “没想到西方银玉对金洲集团的信心来源于此,看不懂啊。”

        忽然,王琛听到了一名女记者拿着手机在和人沟通,“曹凡先生,西方银玉确实想要收购金洲集团,您要让人参与这次收购吗?”她小声说话的同时,还警惕地朝着四周看看,没看到后才继续。

        曹凡?

        曹丁他爹?

        这些仇家居然都有兴趣?王琛听到那女记者的话,嘴角勾起一丝弧线,他倒是有点巴不得这些人出高价那些股份,因为他知道那些人最终肯定无法拿下金洲集团,毕竟草签过合同了,里面有巨额的违约金,他侧头对李哥道:“这回有好戏看了。”

        李则凯笑道:“我听到这些记者们招待会一结束就四处打电话,你这主意应该挺不错。”

        王琛和他说的根本不是一回事,“嗯,接下来先让外界听听金洲集团到底有多‘值钱’。”

        “反正这事我也插不上手,具体计划你也没和我说。”李则凯俩人走了,他心情不错还哼起了邓丽君的小曲,边走边对王琛说,“刚我听到好像南方投资集团都要来?这可是大型财团,这回可有热闹了。”

        王琛乐道:“你现在不担心我这收购不了?”

        李则凯嘿道:“我这肯定不用担心,虽然不知道你具体的全面计划,但是我草签的合同不是假的,这一回算我立功了吧?”

        王琛哈哈大笑道:“肯定!咱李哥立了大功!”

        ……

        外界。

        有媒体第一时间发表了新闻招待会内容。

        顿时间,引来了无数人过来围观,好多人可是对西方银玉收购金洲集团这件事非常感兴趣,因为关系到要不要买进西方银玉的股票赚钱。

        “日!”

        “西方银玉竟然宣布这个啊?”

        “这不等于说了没说一样么,什么看中人家翡翠原石?”

        “也不是,我听说这新闻一开,好像很多珠宝集团都对金洲集团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反倒是觉得这一次要龙争虎斗了,为了争夺金洲集团!”

        其实关注度上来说,西方银玉收购金洲集团一事并不算什么大新闻,应该只有特定的群体人感兴趣,比如说从事珠宝行业的人,又比如说希望在股市上赚钱的股民们,这些人才是关注这件事的群体,其实对于王琛来说,目前有这些人关注已经够了,已经足以把金洲集团声势造的更加浩大,至于更大的一波热闹还在后面呢。

        ……

        也确实,接下来的情况越来越火热。

        关于王琛西方银玉收购金洲集团这件事,本身关注度并不怎么高,但是没过多久,一个接着一个知名富豪公开表示对金洲集团感兴趣后,把这件事推向了高潮,不得不说许少爷这件事办的十分漂亮。

        甚至还有网络媒体制作了新闻专题。

        “啊?这么多人感兴趣?”

        “那西方银玉还有机会收购成功吗?”

        “等等,我刚才在网意新闻上看见老南也要参与收购股份啊?”

        “真的假的?他和王琛不是冤家路窄吗?”

        不过下面还有不少嘲讽声。

        “办事不牢靠走漏了消息,现在收购成功不成功都有问题了啊!”

        “西方银玉董事长到底年纪轻,不了解商业上的一些猫腻,你看吧,现在那么多人对金洲集团感兴趣,就算你最后能拿下来,得出多少冤枉钱?”

        “嗨,谁让他之前为了证明自己清白的时候得罪太多人了,现在好了吧,好不容易西方银玉有一次大动作,还在召开新闻招待会之前被人传的沸沸扬扬,也许很多人对金洲集团不感兴趣,但这么一来,能够顺势抬高金洲集团的要价,算是恶心西方银玉吧!”

        “王琛这是自讨苦吃,谁让他先前瞎搅合!”

        “看他以后还怎么得瑟吧!”

        “我早就猜到有这么一天!”

        不多时,藤讯门户网站上出现了一个调查问卷,是关于《你看好金洲集团最终会花落谁家》,调查结果很快出来了。

        排在第一的不用说,肯定是王琛的西方银玉,不过大家在评论区都认为西方银玉要花很多钱。

        第二则是老南的南方投资集团。

        还有一些国内原本没有任何表示的珠宝商都被排了进来。

        本来一个很普通的收购案例,反而情况一下子变得非常浑浊起来。

        说什么都有!

        当然还有不少人在起哄,制造谣言等等。

        什么西方银玉又增加了一个多强劲的对手,某某珠宝公司的负责人表示誓死要在西方银玉手上抢下金洲集团这块肥肉等等,各种假消息满天飞!

        就是这么个情况!

        不少人都觉得王琛是自作自受,唯独王琛看见这些消息之后在偷着乐,他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一大半了!

        热议还在激烈进行中!

        五十个人……

        一百个人……

        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这个话题中!

        有人指点江山般分析,有人在那边默默听着,显然不太懂。

        在家里盯着电脑屏幕的王琛都乐开了花。

        ……

        与此同时。

        金洲集团公司总部。

        坐在办公室里的金先生拨了一个电话,把秘书叫了进来,“抬价的方案他们做得怎么样了?”

        青年女秘书道:“老板,都已经准备好了。”

        金先生笑着点头,“那就好,今天我去参加了西方银玉的记者招待会,对方董事长看上去似乎有点愣头青,居然当着一百多个记者的面吹捧我们公司,不说别的,我们公司这次能够跟西方银玉多要点价格了,当然了,我个人觉得他这人城府很深,利用年轻来欺骗全社会,行了,你去和大家说一声,方案尽管提价,至于最终谈下来多少还得看西方银玉愿意出多少。”

        秘书很认真地记着,提出疑问道:“您不想把公司卖给别人赚取更多的钱吗?”

        金先生是个明白人,他微微一笑,“你真以为我们公司实际价值能有多少?资产评估在那边呢,五十亿都已经是溢价了,我们公司为什么最近一下子在媒体面前变得炙手可热了?还不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当然,这种事也只有我们自己清楚,因为我们知道公司实际价值,不知道的人或许还真以为我们公司值多少钱呢,不过呢,要是真的有人愿意替我们支付巨额的违约金,并且还高价收购,我也愿意啊。”

        秘书一怔,“您的意思这一切都是西方银玉董事长鼓捣出来的?”

        金先生笑着摇摇头,“不然呢?我刚才为什么说他这人城府深,这种事大智若愚啊,厉害,不愧年纪轻轻就是市值一百多亿上市公司的董事长,这份商业战略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具体到底为什么我猜不透,唯一清楚的是,我们公司卖价能稍微高点,但最后肯定也高不到哪里去,别对外说,知道吗?”

        秘书立即道:“我知道了!”

        这种事根本瞒不过金洲集团的董事长!

        一开始金洲集团确实没想通,还真以为公司十分火热,但是新闻招待会一开,金先生立刻意识到了什么情况,他心中有些好笑,觉得王琛这人真阴险,明摆着耍外界的人玩呢!

        ……

        南方投资集团。

        老南刚刚让人打电话去了金洲集团,对方含糊其辞地表示可以谈一谈,这下子老南高兴坏了,觉得替申令珠宝找到了一个快速发展的可能性,急忙召集董事会商议这件事。

        会议室里。

        有个女董事问道:“董事长,你这么着急把我们叫过来什么事?”

        老南意气奋发道:“我刚才让人和金洲集团通过电话,对方愿意和我们谈被收购的事情,大家都知道王琛这人年纪轻归轻,实际上还是有点本事的,不然西方银玉也不可能在他接手之后市值从六七十亿涨到一百一十亿样子,这一次他看中了金洲集团,说明金洲集团确实有很大的潜力,我呢,想让大家尽快准备好资金,不低于六十亿……嗯,六十亿不太保险,七十亿吧。”

        另一个秃头董事谨慎道:“里面不会有诈吧?”

        老南坚定道:“怎么会有诈呢?这件事是西方银玉没开新闻招待会之前被走漏的消息,然后王琛在新闻招待会上还用翡翠原石想要蒙混过关,让大家不敢参与收购金洲集团这件事,很明显在欲盖弥彰,我敢保证,他一定了解了金洲集团特别有价值的一面,所以我们一定要参与进这次收购,帮助申令珠宝成为国内顶尖珠宝品牌,到时我们公司收益滚滚啊!”

        董事会的人一听,都觉得有道理。

        试想一下,如果金洲集团不是特别有价值,王琛为什么在新闻招待会上要欲盖弥彰?

        再一个,外界那么多富豪为什么都宣布对金洲集团感兴趣?难道这些人都是王琛请来演戏的吗?

        嗯,这些人确实是王琛拜托许少爷请来演戏的,不过南方投资的人并不清楚啊。

        有个三十多岁的男董事还是比较谨慎的,道:“我们公司没那么多现金,要一下子拿七十亿出来,除非向银行贷款,要是收购金洲集团失败,那支付的利息可不少,短期都要百分之六到百分之八,再加上想要快速拿到贷款打点什么的,恐怕弄到最后,要是收购不成功得赔进去七八亿。”

        老南理所当然道:“怎么会收购失败呢?我们出的钱比西方银玉高三个亿、五个亿,难道金洲集团会不答应?他们新闻招待会上宣布只是达成意向,又没说草签了合同,怕什么?尽快把贷款弄到账,行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大家一想似乎是那么个理!

        我们多出三五亿,难道金洲集团不同意?

        没有人会嫌钱多吧?

        也确实,王琛挺坏的,故意没有宣布西方银玉和金洲集团草签了合同的事情,嗯,或者说,西方银玉确实没有和金洲集团草签合同,因为草签合同的是李则凯个人嘛。

        开完会,有个女董事还在拍老南马屁,“董事长高瞻远见,一旦我们收购金洲集团成功,说不定能大赚一笔呢,就算不大赚,凭借金洲集团的供应能力,也能让申令珠宝发展的更好,呵呵。”

        老南心中很得意,表面上却谦虚道:“一般吧,运气好,让我们碰到了这样的好事。”

        女董事提出疑问道:“那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快贷款呢?不应该等谈拢之后吗?”

        “小金啊,你到底还是太年轻。”老南指定江山道:“西方银玉既然和金洲集团达成协议,肯定是准备充足了资金,如果我们没有准备充分,你觉得金洲集团会选择十养在望还是一羊在手?凡是啊,都要考虑仔细!”

        女董事立刻伸出大拇指道:“董事长不愧是董事长,想的就是周全!”

        老南被女董事夸得飘飘然,差点都以为收购成功了呢,殊不知,王琛早就挖好了坑等人跳进来,结果他老南非常不怕死地跳了进来,也不知道等最后他了解真实情况亏得吐血,会不会气得想要杀了王琛这个坑死人不偿命的缺德鬼!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