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469章 把蒂芙尼市场抢了给你们出口气


        下午。

        展厅里。

        张良高老师等人还在围着鸡首啧啧称奇。

        王琛没有闲着,带戴伟去找范庆悦先把工作牌还了,顺带着溜达了一圈,想要瞅瞅蒂芙尼的展览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回头西方银玉也借鉴一下,本来他事情做完后就回去,只是张良硬要他留下来,嗯,不走就不走吧,就当学习一下。

        “这人谁呀?”

        “好像不是工作人员。”

        “噢,他是张先生邀请来的贵客,好像叫王琛。”

        “王琛?不认识。”

        “西方银玉董事长,人家身价最起码好几十亿呢。”

        “哇,好几十亿身价的大佬我这么近距离接触了?赶紧拍张照片传朋友圈里去。”

        “拍完了赶紧工作啊,这边忙着呢,你们这些小年轻真是的,一天到晚盲目崇拜有钱人,还拍照片发朋友圈?嗯,那我也得拍一张。”

        忽然间,王琛看到前面一大群人走过来,为首的金发碧眼中年老外长得挺帅气,他刚开始并不认识,但从蒂芙尼工作人员问候声中得知,此人是蒂芙尼高级副总裁菲利普.加尔蒂埃。

        本来菲利普.加尔蒂埃和一大群人走的挺急,结果被一个女记者拦了下来,离得挺远,不知道在采访什么内容,王琛也听不见,他知道,这人应该是造成鸡首损坏的罪魁祸首之一,王琛自然多看了几眼,心里不太喜欢,一个外国企业赚着我们国家的钱,还那么趾高气扬,原本想要一千万美元,最后顶不住舆论压力才答应修好鸡首不要钱捐献出去,怎么可能让人喜欢?

        忽而,背后传来一个声音,“王先生您好。”

        是个女子声音,王琛一回头,道:“你好。”

        一个女记者,她拿着录音笔道:“还真是西方银玉董事长王先生呀,刚我听别人说见到您了有些不信呢,您怎么会在这?是来跟蒂芙尼取经的吗?还有,我想知道一下,西方银玉有没有把蒂芙尼当成过假想敌?”

        王琛笑眯眯道:“两个公司经营的业务方向不太一样,我只是单纯地个人来参加展览,和公司没什么关系。”

        “真的吗?”女记者不太信。

        “不然呢?”王琛没有透露别的事情,随意胡扯了几句便和戴伟一起走开了。

        虽然他并未和女记者多说,但心里却是美滋滋的,瞅瞅,哥们儿这社会地位,如今走在展厅里都能被记者采访,说明有名气了啊。

        ……

        一会儿功夫后。

        张良的电话打过来了,不过说话的却是高老师,他们一直在一起。

        高老师道:“王先生,你现在能来一次一号厅吗?”

        王琛道:“好,我这就过来。”

        既然刚才菲利普.加尔蒂埃带着人过去了,应该要了解一下鸡首修复的过程。

        王琛早就想好主意了,一口咬死了高科技,至于什么高科技,嗨,咱西方银玉公司内部的秘密技术不足为外人道也。

        有时候不用解释太多,别人怀疑是别人的事情,不解释就是最好的解释,要是不听解释,那才容易露出破绽。

        ……

        来到一号厅。

        王琛朝里瞧了瞧,没看见菲利普.加尔蒂埃和蒂芙尼团队的人啊,他纳了闷了,刚不是看见人的吗?怎么没过来?

        他想不通,还是走了进去。

        张良和高老师等人听到脚步声看过来。

        “小王。”

        “蒂芙尼的人呢?”

        “在楼上等咱们呢,你跟我们一起去。”

        “呃,我也去?”

        “你修复了鸡首,当然得去。”

        张良让展厅的一个工作人员用红布罩着鸡首,然后一马当先走在前面,王琛和戴伟也跟在他们后头。

        ……

        楼上。

        一间大屋子里,摆放着各种仪器。

        蒂芙尼高级副总裁菲利普.加尔蒂埃正站在那边,旁边还有十几个人,都在用英语在说明天展出的事情。

        王琛等人以来,菲利普.加尔蒂埃便客气道:“张先生您请稍等,我这边交代点事情。”

        “嗯。”张良点点头,挥挥手,让人先把鸡首放在金属台上了。

        一蒂芙尼高层道:“钻石、首饰们都已经运送过来,现在在布置展台,记者们也邀请了。”

        菲利普.加尔蒂埃道:“邀请了多少家媒体?”

        “包括尚海电视台在内,总共邀请了二十一家媒体。”一个女老外道。

        剩下陆陆续续又有一些人汇报情况,其中大概有四分之一是老外,剩下四分之三看样子是中国人,不过说话的基本上都是那四分之一老外,也就是说,哪怕中国这边,话语权还在老外手里,中国员工可能只是真的打工而已,并没有太多权利。

        “待会再把整个展厅好好检查一遍,千万不能出什么疏漏,这次公司寄望很大,行了,都去忙吧。”菲利普.加尔蒂埃挥挥手道。

        张良见他忙好了,笑着说道:“加尔蒂埃先生,好了?”

        菲利普.加尔蒂埃看过来,微笑道:“好了好了,让您久等了,实在不好意思,对了,刚才你打电话给我说鸡首已经修复好了?成,那我们看看修复的怎么样了。”虽然张良不是蒂芙尼公司的人,也不是国家博物馆的人,但是张良因为一些原因代表了国家博物馆出面,自身又有很大的影响力,菲利普.加尔蒂埃就是在自命不凡,在中国的时候,还得客客气气,“修复了几成?”

        高老师笑了笑,“十成。”

        这一下,蒂芙尼内部人员都怔了怔,“十成?修复的这么快?”

        张良笑呵呵道:“加尔蒂埃先生你不是说了么,要是没修好,我们还得掏一千万美元出来,当然得尽心尽力修好了,为了节省钱啊。”

        菲利普.加尔蒂埃眼角一跳,“呵呵,好,先看看吧。”

        其中有个老外高层看看张良等人,心说要不是外面舆论太过厉害,这一千万美元你们想逃的了?又或者鸡首没有坏,随随便便拿出去拍卖都不止一千万美元啊,你们算是捡了便宜了!那老外高层心里摇头,临时抱佛脚一天时间都不到,能把鸡首修复到十成?你们这牛皮吹得,搞得跟真的似滴!

        其他蒂芙尼老外高层们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他们其实并不把张良等人放在眼里,主要是因为舆论的关系!

        算了。

        先看看吧。

        张良也不客气,率先朝着前面走去,“你们来看看呢。”

        菲利普.加尔蒂埃领着十来个人一起走到了金属台面前。

        末了,张良伸手指着红布笼罩的玻璃柜道:“修复好的鸡首在里面,你们让技术人员看看吧。”

        菲利普.加尔蒂埃嗯了一声,“好的。”

        其他蒂芙尼高层们有些兴致乏乏,他们为展出的事情忙得很,又碍于张良的影响力不得不前来,谁都没相信鸡首真的修复的怎么样。

        这边正聊着呢。

        张良侧头对蒂芙尼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员道:“小伙子,麻烦你把红布掀开,让大家看看。”

        “好的。”那个小年轻上前。

        蒂芙尼的人都瞧了过去,并没有因为张良差他们员工不爽。

        要是换成其他人,菲利普.加尔蒂埃肯定会觉得张良在拿架子,可眼前这位,别说差他们公司一个人了,就是现在让菲利普.加尔蒂埃亲自去掀红布,他也得去啊,没办法,在人家地盘上呢。

        王琛懒得去看,他知道修复的毫无瑕疵,随手拉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他虽然不像张良那么有江湖地位,但是他也不靠蒂芙尼吃饭啊,况且两个公司本来就是竞争对手之一,就算是得罪了又怎么样,他才懒得管菲利普.加尔蒂埃等人怎么想。

        正是因为这个举动,引起了菲利普.加尔蒂埃等人的目光,有人蹙起了眉头。

        这人谁啊?

        大家刚一分心,小年轻就把红布掀开了。

        一瞬间,蒂芙尼高层的人全都被鸡首吸引了过去,随即,大家的眼神变得惊愕,全不可思议地互相对视!

        这……

        这鸡首……

        菲利普.加尔蒂埃眼神一下子变了!

        他顾不得再多看,连忙让技术人员们拿着仪器检测。

        检测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先前那个觉得张良等人吹牛皮的老外高层此刻都懵逼了,这鸡首真的是今天才着手修复的?这才多长时间啊,已经修复的和没坏之前没什么两样了,要是给足时间,你们还不得……重新铸造一个出来啊?

        有个女老外看呆了!

        其他蒂芙尼高层们也一声不吭了!

        高老师道:“时间有些赶,我们请人过来修复到这个地步,加尔蒂埃先生还满意吗?”

        菲利普.加尔蒂埃苦笑道:“满意,怎么可能不满意,我就是有些好奇,你们到底请谁过来修复的?技术居然如此高超!”

        高老师呵呵一笑,“是张先生的朋友。”说着,她一努嘴,指了指坐在那边的王琛,“王琛,你们是同行,应该听过他吧?”

        王琛?

        西方银玉董事长?

        他亲自出马修复的?

        有的人认识,有的人不太认识。

        菲利普.加尔蒂埃一听,哦了一声,“原来是西方银玉董事长,没想到大驾光临,幸会幸会。”

        王琛也皮笑肉不笑来了句,“很高兴认识你。”

        张良问道:“之前说的话还算数吗?”

        菲利普.加尔蒂埃沉默了一会儿,讪讪笑道:“你们把鸡首修复好了,我是很感激,不过呢,我们当初买下鸡首的时候花了不少钱,你们看……”

        张良看看他,“做人不能言而无信啊,之前你们和国家博物馆承诺,如果我们帮着修复好鸡首,替你们减轻舆论压力,那么你们就会将鸡首免费捐赠给国家博物馆,现在又要钱?你是不把我张良放在眼里吗?”

        张良脾气上来了!

        一开声,没给菲利普.加尔蒂埃好脸色!

        菲利普.加尔蒂埃苦笑道:“张先生,我知道这么说你心里不太高兴,也知道你的影响力,我不是那个意思,主要是当初购买鸡首花了太多钱,你们要是不稍微补偿点,我们损失惨重啊!”

        张良眯着眼睛突然笑了起来,意味深长道:“我知道你说的都在理,只是做人得讲诚信,我花费了大量精力请来几位铜器修复专家不要钱?不要时间?你现在跟我临时变卦什么意思?来,和我说说,是你个人的意思,还是你们公司的意思?”

        高老师道:“合着你们一开始在耍我们玩?”

        那老外高层肯定是站在蒂芙尼这边的,开声道:“不不不,我们不是那个意思,只是适当的要一些经济补偿而已,我知道浪费了你们很多时间,这点我们蒂芙尼方面肯定十分感谢的,实话和你们说了吧,购买鸡首我们公司当初花了一千两百万美元,如今你们帮着修复了,不说之前谈的一千万美元,七八百万经济补偿应该的吧?”

        还在磨嘴皮子?

        哥们儿帮着鸡首修复好了,现在开始讨价还价了?

        王琛算是看出来了,恐怕蒂芙尼方面一开始没想到鸡首能够那么快时间修复好,所以随口许诺了一下,要是修复好了就免费,没想到最后会变成这样,自然后悔了,你后悔是你的事,但是先前乱许诺什么?他有点看不过眼了,当即开声道:“鸡首当初买了多少钱是你们的事情,在这之前,是不是国家博物馆和你们谈的一千万美元买下来?你们答应了,国家博物馆也没有反悔,但是呢,后来你们不小心弄坏了,又被舆论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才主动求助国家博物馆,表示如果修复好了分文不收捐献出来,现在我替你们修复好了,又想经济补偿?行啊,我觉得张先生没必要和你们再谈下去,还不如把刚才那些话爆料给媒体!”

        其中几个中国人听到王琛的话,心里全都赞同,就是,你瞅瞅人家的气度,人家都已经捐献了两个十二生肖铜首出去了,还都是完整的,合着到你们老外这边,主动求助完还毁约?有这么做人的吗?不过他们知道老外信奉金钱至上,会这么做倒也不意外,只是感叹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怎么那么大,王琛这样的好人到底少啊。

        菲利普.加尔蒂埃很不高兴,心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张良慢条斯理问道:“加尔蒂埃,你如果坚持要经济补偿的话,我也可以替国家博物馆答应,你不要有什么压力,但是,后果你自己负责!”

        不要有压力?

        后果自己负责?

        菲利普.加尔蒂埃感觉压力很大啊!

        如果之前鸡首没有修复好的时候,他怎么说都可以,可现在问题是,之前主动求助的时候许诺了,菲利普.加尔蒂埃原先想磨磨嘴皮子,给公司挽回一些损失来,在他看来,中国人一向讲究和气生财比较好商量,没想到最后事情会变成这样,都怪那个王琛开口,不过话说回来,这王琛怎么这么牛逼,一天不到就把鸡首修复的完整如初?

        先前那老外高层擦汗道:“总裁?”

        屋子里静了静,所有人都看向了菲利普.加尔蒂埃。

        其中一名女老外犹豫了一下,还是道:“既然我们之前许诺了,还是遵守承诺吧。”

        菲利普.加尔蒂埃瞥了这个女老外一眼。

        那女老外对着他挤了挤眼睛,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这时,又有一个年纪比较大的老外说话了,大概六十多了吧,“回头跟董事长报备一下就行了,咱们当务之急是把展览办好了,鸡首的经济补偿不补偿是小事,七八百万美元对于我们公司来说也不算什么巨款,况且,要是展览办好了,销量大增的话,区区七八百万美元一样能挣回来,这才是最重要的。”

        话说的非常漂亮!

        但实际上他们是被王琛的话威胁怕了,刚才那些话要是真的爆料给媒体们知道了,他们蒂芙尼在中国的口碑绝对完蛋,到时候别说经济补偿了,恐怕在中国都混不下去,尤其是在展览举办的当口,那么多媒体瞧着呢,太容易吸引到目光,与其如此,还不如按照事先的约定,一分钱不收把鸡首捐献出去,或者,回头再想想办法,怎么样变相地要求一些好处,但现在这个时间段不行,这群老外精明着呢。

        稍微商量了一会儿。

        最后菲利普.加尔蒂埃也生怕张良接受王琛的主意,只好道:“嗯,我跟公司总部汇报一下情况,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回头通知你们,行吗?”

        这么说,事情基本上已经定了。

        ……

        外面。

        张良叹气说了句,“不容易,总算把事情办好了。”他也不想威胁,只是没办法。

        高老师摇摇头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要不是王先生刚才仗义执言,恐怕最终他们还是会想尽办法要钱,唉,还是咱们国家的企业家有良心啊,你瞅瞅王先生,算了算了,任务完成就好,不多说了。”

        王琛笑着说了句,“那是,老外哪能和咱们国人比啊,行了,事情办妥了就好。”他半开玩笑道:“回头我把西方银玉规模壮大了,把蒂芙尼市场抢了给你们出口气。”

        本来有些糟心的众人都乐呵了起来,没再继续纠结这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