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468章 世界第一人(感谢太极飞羽1两万赏!)


        外面已经下起蒙蒙细雨。

        展览中心里却一片喧哗。

        “监控设备怎么样了?”

        “陈经理,二号厅有个玻璃柜警报器坏了。”

        “警报器坏了还不找人去修?找我有什么用!?”

        “大家抓紧点,把安全工作做做好,明天就要展览了,到时会有很多媒体到场,千万不出什么纰漏!”

        “哎哟,你踩着我脚了。”

        “珠宝还有多久运过来?”

        “刚才我打电话问了,估计中午的时候就到,我们一定会守护好,绝不让发生任何一点点意外。”

        “嗯,就要这种精神,千万别像蒂芙尼内部人士那样,把鸡首那么珍贵的东西都弄坏了。”

        “嘘,小声点,别提这事了。”

        “蒂芙尼内部现在被舆论弄得焦头烂额呢。”

        大厅里很乱,各种安全器材在检查当中,还有人在检查警报器了之类的,这次要展览的会有一批很名贵钻石,每一颗都价值连城,谁都不敢马虎,不然损失一颗,整个负责这次安全的安保公司订单等于白接不算,有可能还要赔钱!

        大公司气派就是不一样!

        尤其是世界著名的奢侈品公司!

        像西方银玉在国内的翡翠行业虽说有些名气,但是和蒂芙尼这样的世界大牌比起来差距还是很大的,不说其他的,光市值就差了天差地远,另外在影响力方面也没办法比拟,例如西方银玉要是开新品展览会,还要哭爷爷告奶奶求媒体们过来,甚至出资邀请,但是蒂芙尼不用,人家名气摆在那边,一个新品展览会,随随便便能够吸引到很多大媒体前来,所以说,西方银玉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大厅。

        走廊。

        休息区。

        几乎都逛了过来,这边工作人员太多了,也没人在意王琛和戴伟两人,一百来号工作人员,又分为三派,蒂芙尼、安保公司和展厅三方工作人员,谁认识谁啊?

        王琛和戴伟两人没头没脑找着,根本不知道一号厅到底在哪里,最后没辙了,他只好拉过一名二十多岁的女孩子,“美女,能问个事吗?”

        那女孩子长得很一般,被叫美女心花怒放,立刻看过来,道:“可以呀,什么事?”刚说完,她眨眨眼,“咦,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看她挂的胸卡颜色和范庆悦一样,估计是安保公司的工作人员。

        王琛问道:“你知道一号厅在哪吗?”

        “你不是展厅的人吗?怎么还不知道自家单位的地方?”女孩子有些纳闷,也没多想,随手往前指了指,道:“前面左拐,再直行五十米左右右拐,那边有个很大的展厅,就是一号厅。”

        “谢谢。”

        “不客气。”

        王琛和戴伟沿着她指的路线往前走。

        ……

        一号厅。

        可能这边要展出的东西比较珍贵吧,安全系统和监控系统已经布置完毕,倒也没见到什么工作人员。

        张良正和两三个四五十岁的专家盯着玻璃柜台上面的鸡首看。

        张良一脸凝重道:“高老师,这损坏的挺严重啊。”

        一个五十多岁保养的很好,看上去有点像三十七八岁的女子蹙眉道:“都裂成三四块了,还有一些小的碎片不见了,看上去很难修补啊,张先生,我都怀疑这是不是蒂芙尼内部故意凿开的了,一般红铜器很难损坏到这个地步。”

        张良道:“这个我不太清楚,不过您是国内铜器修补顶尖专家,要是连你都修补不好,我估计全世界都没人能够修复了,唉,糟心啊,好不容易找回了鸡首,这……你说说都什么事啊。”

        另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叹气道:“就算修复好了,还是损坏了,蒂芙尼方面也是,早点答应免费捐赠给国家博物馆就没这事了,现在被舆论压的喘不过气,说只要我们修补好就免费赠送给国家博物馆?要不是为了让国家少出一千万美元,我都懒得来趟这次浑水。”

        高老师摇头道:“可不是么,小许,先别说了,咱们商量商量怎么修补吧。”

        几个人的对话,刚被走到门口的王琛和戴伟听到,有那么一瞬间,王琛愣住了。

        原来是这样!

        怪不得张良急匆匆找自己来修补鸡首!

        原来蒂芙尼被外界的舆论弄得没办法,只好提出要求,如果国家博物馆能够把鸡首修补好便免费捐赠出来,毕竟鸡首是蒂芙尼方面弄坏的,当然了,外界还没有确定的消息,只是有人爆料而已,如果修补好了,明天展出,媒体们一看鸡首没事,蒂芙尼再说免费赠送给国家博物馆,报道出去,所有的舆论都会反转,可以说,蒂芙尼走了一步好棋啊!

        “无从下手。”

        “没事,慢慢看,修不好也没事。”

        “我们几个都是国内最优秀的铜器修补专家了,要修不好传出去不是被人笑话么。”

        “笑话也没办法啊,谁让损坏这么严重,要是时间够的话,兴许花个几个月时间,我能修补的看上去和没坏的差不多,现在时间太赶了,一天哪够啊,别说我们,你除非请观音菩萨来,不然谁能修好?”

        “这倒也是,铜器修补,还是红铜,修复起来难度十分之大,张先生,你能量大,还认识什么顶尖铜器修补专家吗?”

        “你们是国家博物馆请来的顶尖专家,我认识的那些哪能和你们比啊?不过话说回来,我倒是认识一个在收藏行业被人称作神通广大的小伙子,这次打电话问他认不认识什么铜器顶尖修补专家,他说有,应该有点希望。”

        “我也玩收藏,那小伙子叫什么名字?说我听听,我看看听过没。”

        “王琛,就是西方银玉董事长。”

        “哟,还真听过,和我在天下奇珍群里,听说他可了不得,你们说他能找到一天把鸡首修复好的专家吗?”

        “难,很难,咱们都是做这一行的人,难道不清楚鸡首修复的难度有多高吗?估计王先生过来见到东西,也会望而退却吧。”

        突然,王琛带着戴伟大步走了进去,“那可不一定哦。”

        这一声,把聚精会神的四个人吓了一跳,都看过来。

        高老师不认识他,“这位是?”

        “小王你可算来了。”张良大喜道。

        高老师一听,“你就是那个神通广大的王琛?”

        “我是王琛,神通广大可不敢称。”王琛主动伸手道:“高老师您好。”

        高老师笑眯眯道:“你也好,久闻盛名,只是第一次见到人,小伙子挺帅气嘛。”

        王琛被夸得飘飘然,嘴里却谦虚道:“夸奖,夸奖了,剩下两位老师贵姓?”

        张良主动介绍了一下。

        一个是许老师,另一个是屈老师。

        王琛又主动问好,这几位或许财力方面比他差得远,但是这三位影响力可不小,能够让国家博物馆去请的人,肯定是有点来头的。

        寒暄完之后,高老师问道:“王先生,你刚才进来的时候说什么?”

        张良左看看右看看,“诶,你请的专家呢?”

        王琛指了指自己,底气十足道:“我就是那个专家。”

        张良:“……”

        高老师倒是没介意,反而问道:“你有几成把握能一天之内修不好?”

        “不说十成吧,八成把握有。”王琛道:“你们也知道我们西方银玉是做金银首饰的,很多金属饰品有时候会不小心损坏,所以技术部呢,一直对这方面很上心,除了花钱进口一些顶尖修补机器外,自身也在研发一些金属器的修复技术!”

        张良笑呵呵道:“别人说这话我可能不相信,但你小王说,我肯定相信。”嗯,其实他心里也没报什么希望,只是那么多人在,王琛又是他邀请来的,打肿脸都要说相信啊。

        这么信任哥们儿?

        王琛倒是不知道张良内心想法,毫不犹豫道:“既然是这样,那我就说句托大的话,当然了,高老师、许老师、屈老师您仨别说我不尊重你们,因为一些技术比较机密,所以我没法当着你们的面修复,需要把鸡首先带走,修复好了再送回来,不过有一点可以保证,我一定可以把鸡首修复的像没有损坏的那样!”

        高老师听着他的大话有些哭笑不得道:“和没坏一样?”

        王琛肯定道:“是。”

        高老师再问,“只要一天不到的功夫?”

        “不用一天,半天就够了。”王琛很自信道。

        “有意思。”高老师也没说相信不相信,实际上内心并不怎么相信,只是感兴趣西方银玉的修补技术到底高到了什么地步,以她在行业里摸滚打爬几十年的经验,她知道,敢说这话的人,要么对铜器修复一无所知,要么确确实实有实力!

        张良急忙道:“那赶紧啊,我们这边和蒂芙尼有协议,越快修好越好。”

        “行,那我先把鸡首拿走,回头修好了再拿过来,张哥,你要是不放心,可以跟着一起去。”王琛道。

        “没不放心,只是这样东西你拿的话蒂芙尼方面不会放行,还是我陪你一起吧。”张良道。

        高老师等人一看,便道:“那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好了你通知我们就行。”

        张良嗳了一声,“有劳您仨了。”

        随即张良便主动端起放鸡首的玻璃柜,和王琛、戴伟一起朝着外面走去。

        ……

        来到华洲君庭别墅。

        刚一进门,张良便露出了担忧,先前在高老师等人面前的信誓旦旦全都不见了,很显然他心里没底,不知道王琛能不能修复好。

        张良问道:“小王,真能修好?”

        “你对我放心点呢。”王琛道。

        张良嗯了声,“不管修不修得好,我欠你个人情。”

        王琛清楚,要是以前的话张良绝对不会说这种话,毕竟那时候自己是个小人物,能够和张良当朋友已经是高攀了,但是现在不一样,他已经是一家市值一百多亿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具备了一些影响力,不说和张良一个高度吧,最起码社会地位相差没那么远了,所以张良才这样说。

        “你和戴伟在这里坐会,我用机器去修补。”

        “嗯,不着急,你慢慢弄。”

        王琛没再说什么,抱着鸡首往楼上去了。

        随后,他把门反锁,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一觉,等到醒来后,才打着哈欠使用时间修复,只花了一秒钟,鸡首便恢复如初了。

        刷牙洗脸。

        抱着鸡首下楼。

        张良正和戴伟在聊天呢,见到王琛抱着鸡首下来,诧异道:“你怎么下来了?是饿了吗?”

        “修好了。”王琛又打了一个哈欠,把鸡首往茶几上一放,“你看看。”

        张良惊疑不定地看了看王琛,然后目光又落到鸡首上面,好半响才憋出一句话,“两个小时就修复好了?你这效率也太高了吧!行,我看看。”说着,他仔细地检查起鸡首来。

        一分钟……

        三分钟……

        看完,张良一声都没有。

        王琛眨眼看向他,“怎么样张哥?”

        张良盯住他,“你是怎么做到的?”

        “刚和你说了,借助高科技呗。”王琛闪烁其词。

        张良没再说什么,“行,我们找高老师他们再检查检查。”

        三个人起身,抱着鸡首返回展厅。

        ……

        展厅里。

        三个人等了一小会儿,高老师等三人回来了,“怎么这么快就叫我们回来了?修不好吗?没事,毕竟时间太赶了。”

        “已经修好了。”张良眼睛里还带着难以置信,苦笑道:“我刚检查了一遍,天衣无缝,真的和没损坏的时候一模一样,不过我吃不准,还得请你们几位专家看看。”

        “哟,真修好了?”许专家颇为意外,“那我得看看。”

        张良笑着说道:“反正我刚才检查了一遍是看不出什么,内部的话我也看不到,你们都精通铜器修复,最好把里面也检查一遍,不过话说回来,哪怕里面还是没修复好,外面这么完整,一点修复的痕迹都看不到,不得不说,小王的技术当真牛逼啊!”

        高老师一看鸡首外观,也赞不绝口道:“是啊,看外表好像是很不错,就不知道里面怎么样了。”

        “您用器材仔细看看,我也好奇着呢。”张良笑着说道。

        高老师等人没再说什么,三位专家被随身携带的器具都拿了出来,开始检查。

        王琛站在那边一声不吭,他撇撇嘴,有什么好检查的,哥们儿又不是真的修补,而是让鸡首的时间倒退了一个月,回到了没有损坏的时间段,当然了,他知道这种事情上高老师等人必须得慎重,毕竟鸡首是国宝,又关系到国家博物馆要不要出一千万美元,肯定要仔仔细细全棉检查一遍!

        但不论怎么检查,最终结果肯定是没有任何问题。

        别的王琛不敢说,像昨晚蔡紫颖把盘子摔得那么碎,他使用时间修复都能让盘子变的一点损坏都没有,再加上酱油的测试那么逆天,怎么可能一个鸡首都修复不好?

        半个小时后。

        三位专家检查完了。

        只看见高老师吸了一口气,一下子盯住王琛的眼睛,“这真的是你两三个小时修复好的?”

        王琛点头。

        高老师、许老师和屈老师内心震惊不已,他们呼吸都急促了起来,从业几十年,从来没见过这么牛逼的修复技术啊!

        高老师强行把自己的呼吸节奏稳定下来,“王先生,要不是我从业几十年对铜器修复太了解,什么样的铜器损坏没见过,就凭你这一手,我敢说,全世界没有哪个铜器修复专家有你这番本事,说是世界第一都不为过!”然后她对着张良道:“赶紧联系蒂芙尼方面的负责人吧,他们不是说只要鸡首修复好展出不收国家博物馆一千万美元吗?现在让他们的人来过来检查一下,呵呵,我敢这么说,他们绝对检查不出任何毛病,王先生,回头有机会的话,我们私底下探讨一下铜器修复的技术?”

        张良忽然说道:“既然东西是小王修复好的,我觉得应该给他一些奖励。”

        王琛断然摆手道:“张哥,我不缺钱,什么金钱奖励就不用了。”

        张良摇摇头道:“不是金钱奖励,而是其他方面,反正绝对是天大的好处,行了,我这边要联系蒂芙尼的人,回头再和你慢慢细说。”

        王琛道:“那行吧,谢谢张哥。”

        张良哈哈大笑道:“应该我谢谢你才对。”

        高老师也跟着说道:“是啊,这次啊,你替咱们解决了一个大麻烦,说真话,圈子里应该有不少铜器修复专家盯着我们三个看呢,要是我们修不好,回头他们私底下肯定传一些风言风语,什么我们技术不到家之类的,这些事情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事实上行业里就这样,说起来啊,我们三个还是托了你的福,没有折损了名声!”

        先前有些不相信修复的天衣无缝的许老师,此刻也颔首道:“是啊王先生,这次多谢你了。”

        王琛连说不敢。

        张良没再说什么掏出手机要打电话,结果他一瞅,一拍脑袋道:“哎哟我这记性,飞机下来都忘了开机,呵呵。”说着,他把手机开机了,然后拨通一个号码,“喂,是菲利普.加尔蒂埃先生吗?鸡首我请人修复好了,你们找人过来看一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