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449章 匹夫之怒,血溅五步


        营帐内。

        灯火辉煌,照的一片敞亮。

        只是在这么明亮的地方,有些人依旧脸黑的可怕。

        比如说原本脸就很黑的赵光义,还有被王琛“欺骗”的楚昭辅等人,他们怎么都没想到,王琛居然会玩这一招,尼玛,身形、口音都能改变?

        你这也太神了吧!

        坐在那边的王琛不知道几个如临大敌人的心里想法,只是笑眯眯地看向赵光义。

        说真话,如果有能量值,王琛才懒得和赵光义废话,但现在他没有能量值,很多事情不能做,并且,挟持赵光义风险性非常大,一个弄不好自己都要死,与其冒险,还不如看看能不能谈下来,暂时性皆大欢喜。

        为什么说风险性非常大?

        首先,如果挟持赵光义的话,那么王琛行动肯定会不方便,几万士兵围着,自己又不能杀赵二,要是赵二来个鱼死网破让士兵们攻击怎么办?

        当然了,王琛也可以把赵二放进神秘空间里。

        只是这么一来,士兵们不用投鼠忌器,绝对会疯狂的攻击,什么弩车啊、弓箭啊之类,王琛再牛逼,也不可能从万军途中突围啊。

        “谈谈?”赵光义露出诧异的表情,随即冷笑一声,“既然你出现在这里,想必陛下已经驾崩,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我有什么好和你谈的?”

        潘美、卢多逊等人一个反应。

        “哦?”王琛笑眯眯看过去,反问道:“陛下是驾崩了,可为什么驾崩晋王心里没数吗?”

        赵光义脸色一变,“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王琛抖着腿一脸轻松道:“我相信你懂。”

        赵光义冷笑一声,“你莫不是要向本王泼脏水?”

        “泼脏水?有必要吗?”王琛伸出手指摇了摇,然后慢悠悠吐出三个字,“牵机药。”

        话音一落,赵光义脸色大变,他幕府里的几个幕僚亦是如此,一个个猛然看向王琛,眼神里带着杀意。

        反倒是潘美、卢多逊和楚昭辅等人听他们打哑谜有些莫名其妙,他们只知道赵匡胤驾崩了,压根不明白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唯一清楚的是,老赵驾崩和赵光义、王琛有关系。

        如今这么一听,似乎王琛的嫌疑不大,反倒是赵光义的嫌疑变得很大。

        要是其他的事情,哪怕赵光义谋反,只要赵匡胤还活着,一切都好说。

        但弑君的话,这可是天理不容的事情。

        即便潘美等人暗地里效忠了赵光义,此刻联想到赵二弑君的后果,一个个都心中一颤,这件事绝对不能传出去,不然他们绝对会被天下群起而攻!

        除非赵光义今晚得到皇位!

        一时间,潘美、楚昭辅等人也对王琛动了杀意!

        营帐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很凝重。

        几乎每个人都恨不得现在就弄死王琛。

        很显然,王琛能从这些人眼神里看得出,他依旧一脸轻松,耸耸肩道:“如果你们不想谈,那我这就走了。”

        “慢着!”赵光义连忙喊住,他深吸了一口气,“你要怎么谈?”

        肯谈就好。

        王琛松了一口气,其实他对挟持赵光义的把握也不大,心中窃喜,脸上却不动声色道:“陛下驾崩了你们也知道,如今你们带着大军围住皇城,我也懂为什么,行了,大家直接点说,晋王,你想得皇位对吧?”

        哪怕这里全是自己人,赵光义还是没说实话,毕竟这种事没有登基之前,哪怕有百分之百把握都要伪装一下,不然容易落忍话柄,他正义凛然道:“皇位不是谁想得就得,而是陛下愿意传给谁就是谁的,我带甲围城,只是为了勤王,以防宵小伤害陛下。”

        伤害个屁!

        你他娘的都下毒了好不好?

        王琛有些不屑,反问道:“那你现在知道陛下已经驾崩,为何还要带甲围城?”

        赵光义义正言辞道:“我身为陛下的弟弟,哪怕他驾崩了,自然应该进宫主持局面,防止有人修改遗诏。”

        王琛冷笑道:“你进宫主持局面?我看你是想控制局面,防止有人调查陛下死因!”

        “你!”赵光义拳头攥紧。

        “行了,咱们明人不说暗话。”王琛一摆手道:“如今陛下已经驾崩,你若是愿意退军离去,明日我定当将陛下遗诏原封不动交出来,到时文武百官见证,陛下遗诏上写着传位给谁,谁就当皇帝,你们看可好?”

        你妹儿的当大家傻子?

        潘美、楚昭辅和卢多逊等人都想破口大骂了,要是现在退军,你他娘的王琛肯定修改遗诏啊,届时什么都晚了。

        大家都清楚的事情,赵光义自然也明白,他否决道:“不行!”

        “那你想怎么样?有要求提出来,只要我这边能接受。”王琛道。

        赵光义看了看几个幕僚,又瞅瞅潘美等人,见到众人点头,这才深吸一口气道:“皇位我志在必得,其他的都好说。”

        王琛“咦”了一嗓子,“你刚才不是说不想当皇帝吗?”

        赵光义:“……”

        潘美等人心说你是不是装傻啊,都这个时候了,还跟我们绕圈子?

        是的。

        王琛就是在装傻拖时间,拖得越久越好,最好能够谈到凌晨四点左右,到时朝钟一响,嘿,皇位就没你赵光义什么事了。

        “那什么。”赵光义咳嗽了一声,厚脸皮道:“我乃是陛下亲弟,曾经他又亲口许诺驾崩之后皇位传给我,所以……嗯,你懂得。”

        王琛眨眼道:“行,皇帝你当,把大军速速退去,明日我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告诉大家,陛下把皇位传给你了。”

        潘美两眼泛黑道:“你莫不是把我们当傻瓜?若是此刻退兵,明日晋王还能登基?”

        王琛又道:“我知道你们生怕我修改遗诏,没事啊,晋王待会可以和我们一起进宫去,盯着我,那不就行了吗?”

        赵光义都要吐血了,“这就是你的建议?你框我进宫去,然后软禁我吗?”

        王琛再次建议道:“你要是不放心,可以带个千儿八百禁军一起进去啊。”

        楚昭辅一脸无语道:“现在谁不知宫里全是你们的人,带千儿八百禁军进去有何用处?给你来个瓮中捉鳖吗?”

        包括幕僚在内,八九个人都觉得王琛这是把他们智商按在地上摩擦啊,你个不要脸的啊,真以为大家都是傻比啊?

        听到他们的话,王琛心中一阵唏嘘,看来古代人也不是傻子,你看,哥们儿的小算盘就没打响,好吧,这个小算盘太明显了,是骗不了人,他只好道:“那你们说怎么办?”

        赵光义几乎都没有考虑,直截了当道:“既然你说皇位归我,那我必须带甲进宫维持局面,当然了,我知道若是这样,你肯定心里不舒服,我呢,愿意立下文书,跟你许诺,若是我当了皇帝,你想要什么荣华富贵都可以,哪怕本朝复辟宰相之位也行。”

        宋朝如今并没有实际的宰相。

        名义上的宰相有,实际上权利已经一分为三。

        说真话,王琛听到的时候心里还有点小感动,“晋王……”

        赵光义打断,看似掏心掏肺道:“当初我和陛下一起听你说我朝发展的时候,陛下曾经对我说过,你对我赵氏江山威胁甚大,甚至暗地里准备除去你,但我并不是这么想,像你这种数千年才出一个拥有承先启后、继往开来大宗师智慧的人,若是能够为我所用,绝对是大宋之幸,我赵氏江山之幸,国师,我俩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你想帮助谁得皇位我暂时还不清楚,到底是德昭还是德芳,没关系,我知道你无非是想掌权而已,他们两个毛头小子懂什么?你跟随与我,只要你想的,不过分,我都答应,如何?”

        这话说的太漂亮了啊。

        如果不是自己已经构思掌控全球,全力发展社会经济和工业,恐怕王琛都已经脱口而出答应了。

        只是他略加一思索,便知道赵光义在说谎。

        嗯,今天以前或许可能。

        要知道刚才王琛可是把赵匡胤的死赖在了赵二身上,别说历史上记载赵光义心狠手辣了,哪怕换成任何一个拥有帝王之心的人,都不可能让自己活下去啊,一定会杀之灭口。

        王琛心中叹息了一声,怪只怪当初老赵把自己逼得太紧了,走到了赵氏江山对面,不然的话,辅佐一下赵二倒也不是什么坏事,他摇摇头道:“其他事情都可以,你带甲进宫这件事……请恕我不能答应。”

        赵光义一挥手道:“那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了,国师请回吧。”

        王琛收起腿,坐正道:“你的意思兵戎相见?”

        赵光义心里是有点怕王琛,可是他看王琛迟迟没有动他,心中觉得王琛一定有所顾忌,胆子变大了不少,果断道:“兵戎相见又如何?”

        王琛眯起眼睛道:“当真没有余地?”

        “要么让我带甲进宫,要么兵戎相见,国师自选其一!”赵光义不想跟王琛拖下去了。

        这是要置我于死地啊!

        不论是带甲进宫,还是兵戎相见,只要赵二得了皇位,短时间内王琛肯定在宋朝待不下去了。

        好不容易谋算了那么久。

        王琛怎么可能轻易放弃,他深吸一口气,站起身道:“若是我都不选呢?”

        赵光义哈哈大笑道:“你没有不选的余地。”

        楚昭辅也厉声道:“社稷神器乃是赵家所持,你一外人何须多言?”

        “你不是外人?”王琛猛然侧头瞪起眼睛看着楚昭辅。

        反倒是卢多逊在王琛身上吃过亏,就是一言不发。

        这么久都没见王琛有动作,楚昭辅认为王琛已经走投无路,胆气足了,认为对方不可能把他怎么样,再次声音洪亮道:“我乃是枢密副使,国之重臣,自然有权择明主而栖,你区区一国师,教人行善即可,参与朝廷大事是为何?意图谋反吗?”

        “好,好,好,什么阿猫阿狗都敢跟我叫板了,是与不是?”王琛怒发须张,向前踏了一步。

        楚昭辅还沉浸在王琛“色厉内荏”的幻想当中,丝毫不惧,同样向前一步,挺直腰板道:“匹夫!你说谁是阿猫阿狗?信不信我拔剑将你斩于此地!”说着,他把腰间的君子剑摘下,“噌”地一声,露出半个剑身,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赵光义、潘美和卢多逊等人也不吭声,他们想看看王琛的忍耐极限在哪里,故意让楚昭辅找王琛麻烦。

        而且他们觉得,王琛要是想发难早就发了,凭借王琛神鬼莫测的大法力,想要弄死在场的每个人易如反掌,到现在都没动作,明显是有所顾忌嘛。

        顾忌什么?

        肯定是顾忌数万大军啊!

        赵光义等人心中颇为得意,任你神通惊人,还不是得委曲求全?

        况且楚昭辅乃是枢密副使,位高权重,在他们看来,哪怕和王琛起什么冲突,王琛也不敢真的把对方怎么样啊,就比如之前的焦继勋,不也只是被吓唬了一顿吗?

        所以他们吃定了王琛不敢怎么样!

        可惜啊,这一次他们都错了,王琛是不会对赵光义怎么样,毕竟要留着给赵德芳带来压力,从而依靠自己,但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对自己吼上两句的,他眼睛一眯,“你说我是匹夫?”

        “说你是匹夫又如何?”楚昭辅直接亮剑了,将剑鞘往地上一扔,昂首挺胸,“别人怕你,我楚昭辅可不怕!”

        王琛笑了,笑得很灿烂,“那你可听过匹夫之怒!?”

        楚昭辅一愣,君子之怒听过,布衣之怒听过,他还真没听过什么叫做匹夫之怒,“什么是匹夫之怒?”

        王琛淡淡道:“匹夫之怒,血溅五步!”

        楚昭辅不信王琛真的会那么做,挑衅道:“匹夫尔敢!?”

        赵光义、潘美和一众幕僚们都眨着眼睛看王琛,他们觉得下一刻王琛应该要软了,说什么咱们坐下来再谈谈之类的话。

        但是谁都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先前还站在原地的王琛,突然间形同鬼魅一般消失了,紧接着,众人只看见一道残影急速地朝着楚昭辅袭去!

        楚昭辅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觉得喉咙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他本能地想要发出惨叫声,可不知道是不是喉咙声带被刺破,还是疼得说不出话,他“唔”了一声,哐当一声,剑掉在地上,双手去捂脖子,捂到的确实滚滚热血,和一根很细的“木棍”。

        此时,王琛阴森的声音传来,“匹夫之怒如何?”

        众人急眼望去,然后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只见楚昭辅脖子被一根筷子贯穿,两只眼睛瞪得老大老大,都已经翻死鱼眼,很明显,离死不远了啊!

        而在楚昭辅面前的王琛,他们从侧脸能够看得出,溅了半脸的血花,异常的狰狞!

        什么?

        刚刚一个眨眼的时间,王琛居然动手杀了朝廷重臣枢密副使楚昭辅!?

        众人一脸震惊,他们怎么都没想到王琛的胆子居然那么大,真的胆敢孤身一人在万军从中夺人性命,而且,更让他们震惊的是王琛那鬼魅到极点的动作,从桌子上拿起赵光义刚才吃饭的筷子,再到插进楚昭辅脖子里,他们根本没有看清啊。

        这是怎么做到的?

        这还是人能够做到的事情吗?

        赵光义瞳孔一阵收缩,他终于认知到一件事,王琛刚才是想跟他们好好谈,并非怕他们不敢怎么样!

        卢多逊和几个幕僚都吓得浑身一激灵,丝毫不敢动弹。

        反倒是武将出身的潘美第一时间进入戒备状态,立刻把腰间的剑拔了出来,如临大敌!

        王琛都没管楚昭辅怎么样,转身看向潘美,一脸煞气道:“你也想尝尝匹夫之怒吗?”

        潘美刚想说什么,便听见“噗通”一声,看见楚昭辅瞪大眼睛死不瞑目地倒躺在地上,再听到王琛刚才说的话,他脸色一白,知道王琛不是在说大话,急忙将手中的长剑往地上一扔,双手举起道:“我不想跟国师为敌。”

        王琛没有搭理他,看向卢多逊等人,“你们呢?”

        “我……我……我和国师没什么冤仇。”卢多逊乖的不得了。

        剩下几个幕僚也争先恐后。

        “我没拔剑!”

        “国师,我们一直没说话啊!”

        众人生怕说的慢了像楚昭辅一样,那惊恐的表情说明了他们有多害怕王琛。

        在场只有一个人没发表意见了!

        没错,就是赵光义!

        王琛一步步朝着赵光义走去,问道:“你呢?”

        赵光义心中发颤,根本没管心腹楚昭辅的惨死,嘴里赔笑道:“我刚才就说了,和国师远日无怨近日无仇。”

        “那你还不速速将大军退去,我可以饶你一条性命!”王琛威胁道。

        没想到一直表现的很怕王琛的赵光义此刻突然硬气了起来,他咬牙道:“这不行!”

        王琛已经来到桌案前,猛然抬脚一踩,咔嚓一声,整张桌案都被踩得七零八碎,他冷声道:“汝不怕死!?”

        赵光义硬着脖子道:“死又如何,除非今日你把数万大军全都杀了,不然哪怕剩下一个人,他们依旧会进宫勤王!”

        “当真!?”王琛一伸手,抓住赵光义的脖子,像铁钳一样捏着。

        赵光义被捏的呼吸不顺畅,脸都涨红了,嘴里还是硬气道:“有本事你就杀了我!”不是他不怕死啊,而是他知道,如果得不到皇位,回头他依旧要死,刚才王琛都说的很明白了,知道赵匡胤是中毒而死,坚持不退兵,还有一线生机,退兵的话,万劫不复,赵光义宁愿死,都不愿希望破灭忍受那种随时等待死亡来临的难受!

        不得不说,赵二骨头还是很硬的。

        王琛很欣赏对方的硬骨头,只是现在没办法,他再次恶狠狠威胁道:“你确定?”

        “杀!现在就杀了我!”赵光义都被拎到半空中了,还声嘶力竭喊了一句,喊完这句,他便剧烈的闷声咳嗽起来,似乎随时都可能窒息。

        潘美等人急了。

        “国师三思!”

        “还请放晋王一条生路!”

        “你要我们退兵,我们退兵就是了!”

        “废物!一群废物!”赵光义被掐脖子掐的说话声音都变了,还对着潘美等人怒目而视,“我绝不退兵,宁死不退!”

        眼看到了这一步,王琛知道只能走最坏的打算那条路了,他没有再废话,将赵光义放了下来,然后一手刀直接将对方打晕,一伸手,让陈念递了一根安全绳出来,直接将赵光义跟自己捆绑的严严实实。

        期间潘美等人各种劝说。

        但王琛一句话没回,一直到将赵光义和自己捆绑到哪怕不用手去扶也不会掉,这才大步朝着外面走去,他知道,在外面等待自己的将是数万大军,必须突围而出,才能够力挽狂澜,可是他没有选择,只剩下这一条路了,必须这么去做。

        虽然赵光义一百五六十斤挺沉,可是王琛要不这么做的话,各种冷箭射来,他血肉之躯可抵挡不住,把赵二绑在自己身上,就是杜绝冷箭,至于明抢,那就来吧,王琛不怕!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