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446章 撑过今晚


        宋朝的皇宫并不大。

        和其他朝代一样,同样分为内城和外城,内城的话,靠近金水门旁边一块区域俗称大内,也就是皇宫权力汇聚地,赵匡胤的寝宫也在这一块。

        外城则不同。

        像什么国子监、太学、武德司等办公机构都在外城当中。

        不论是内城还是外城,都属于机关重地,自然,皇城内的守卫都是天底下最精锐的士兵,配置了最精良的兵器。

        皇城占地只有两公里样子。

        可是驻扎的士兵数量并不少,若是算上城外驻扎的侍卫亲军、枢密院管辖的禁军,大概有五万左右,再往外就不算了,像整个汴京的话,驻扎兵力多达十万。

        可惜王琛用不到啊。

        他暂时能借助的只有殿前司、武德司和那个没有会面过的侍卫亲军三个部门的兵力,况且,殿前司王琛也并非全都掌握,只是能够调动东西班约莫三千人,金枪班两三百人,如果其他诸班直能够听话,加一起的话,应该能有六七千人,至于旗下两大部队铁骑军和控鹤军六万精锐样子,虽然也归殿前司管,但大多数都在防守边疆,尤其是控鹤军,是四大军团之中战斗力最强的一个,打南唐的主力就是控鹤军,战斗力再强没用,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武德司的话,人数更少了,武德司是从禁军中挑选出来的佼佼者,掌管皇城各门钥匙,轮值,还负责为皇上耳目,刺探情报等。总编制一共四个营,但人数少一些,一般维持一千五百人左右,二十四小时轮值。

        侍卫亲军就不一样了,同样执掌两个军团六万精锐,分别为龙捷军和虎捷军,一半左右留守皇城,两万五千左右在外面,剩下五千负责外城和内城,跟殿前司互相牵制。

        所以说,今晚如果赵光义真的率兵前来,光靠殿前司东西班、金枪班和武德司的实力,很难抵挡,必须依靠侍卫亲军的力量。

        王琛带着李怀忠、张乾两人直奔武德司而去,顺带着让人把殿前司其他诸班直指挥使和如今殿前司最高长官都指挥使喊了过来。

        这里不得不提一句。

        殿前司名义上最高长官的官称应该是殿前都点检,只是因为赵匡胤曾经是侍卫司的人,却当了殿前司的最高长官,最终陈桥兵变,导致如今的殿前司并没有设置殿前都点检,侍卫司也没有侍卫亲军都指挥使一职位,并且还被一分为二,分别是侍卫亲军马军都指挥使司和侍卫亲军步军司二司,名义上依旧归侍卫司管,实际上皇帝直接负责,与殿前都指挥使司合称“两衙三司”。

        武德司。

        大厅,王琛一跑进去便看见张公公、殿前司都指挥使、侍卫亲军步军副指挥使、侍卫亲军马军副指挥使,因为侍卫司没有都指挥使,实际上在场众人,已经是武德司、殿前司和侍卫司的最高长官了。

        “国师,您总算来了。”张公公眼尖,一看见立刻摆脱众人迎了上去,然后拉着他的手,转身对在场一群人说道:“命令都是国师下的,你们有什么事情都和他说。”

        一想到要借助众人的力量抵挡赵光义和潜在危险赵德昭,王琛便笑呵呵地迎了上去,“诸位,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可以和我说说。”

        关于王琛的神话传说早就在京城奏响,这群人倒也不敢不给面子,一起行礼。

        “国师。”

        “王国师。”

        喊什么的都有。

        王琛一一回应。

        寒暄完了,殿前司都指挥使第一个叫苦道:“您把东西班都掉了过来,只留金枪班把守勤政殿,若是陛下出什么事我殿前司可担当不起啊。”

        “事态紧急,徐都指挥使见谅。”王琛又开始演戏了,脸色凝重道:“先前尚药奉御刘翰带着御医进宫,言明陛下危在旦夕,为防止宵小之辈趁机捣乱,皇后特地写了手谕,让尔等今晚集中所有兵力守护外城,不放任何人进来,以至寅时朝钟响起。”

        闻言,徐都指挥使看了看侍卫亲军两位副都指挥使,三人都蹙起了眉头。

        王琛见他们不说话,直接把宋皇后的手谕拿了出来,“诸位看看?”

        这三人还是不接话。

        李怀忠、张乾归徐都指挥使管,这个时候根本说不上话。

        张公公一瞅形势不对,当托道:“那我等看看。”

        王琛没犹豫,把宋皇后的手谕递了过去。

        张公公边拆边道:“三位一起过来看看。”

        眼看如此,徐都指挥使和侍卫亲军两位副都指挥使没辙了,只好硬着头皮上前观看。

        趁着他们看手谕的时候,王琛慢声道:“皇后要吾等加强戒备,你们怎么看?”

        侍卫亲军步军副都指挥使扫了一眼便大概明白手谕的内容,他直接否决道:“不好意思国师,请恕我不能答应。”

        紧接着,侍卫亲军马军副都指挥使也点头道:“我们不能擅离职守。”

        徐都指挥使没说话。

        王琛一听,知道侍卫司在推辞,耐心劝说道:“皇后也是为了大宋江山着想,两位只要辛苦一夜,回头她不会忘记二位的功劳。”

        “不是功劳不功劳的事情。”马军副都指挥使软硬不吃道:“而是我等调动只归陛下管,若是国师有虎符,或者陛下旨意,我侍卫亲军马军司毫不犹豫召集人手,若是没有,那对不住了。”

        步军副都指挥使唱红脸道:“国师,你切莫记恨我和马副帅,今日侍卫司要是听了您的调动,回头陛下知道了,那我俩都得掉脑袋啊。”一般而言,侍卫亲军步军都指挥使被称作步帅,马军都指挥使唤作马帅,因为两司并没有都指挥使,所以两个副指挥使被人称作步副帅和马副帅,并不是说他们姓马或者姓步。

        掉脑袋个屁!

        老赵都死了好不好?

        两人说的话有理有据,王琛还真没什么理由反驳,可是他又实在需要侍卫司的力量,只好忍着不爽道:“步副帅,马副帅,陛下如今昏迷不醒,你们若是不信,我可以叫来刘奉御跟你们道明实情,你们尽管放心,若是陛下醒了要怪罪,你们可以把皇后手谕拿出来,我以项上人头保证,你们绝对不会受任何责罚,甚至还会被嘉奖。”

        “不行,不行。”马副帅连连摇头,“我们只听陛下的命令。”

        步副帅也跟着说道:“您别为难我们啊。”

        一个硬,一个软。

        根本不愿意听王琛的,哪怕他拿了皇后手谕过来,王琛还想好生说道说道:“马……”

        “我还有事,先行一步。”马副帅毫不犹豫打断,直接转身离开,也不管武德司怎么样严守城门了。

        步副帅也一个态度,“国师,我先行告退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跑得比腿子还快。

        王琛一看就懂了,这两人恐怕已经预见到一场政治风暴即将诞生,根本没有想过富贵险中求,只想着明哲保身,毕竟对于他们来说,赢了不过再升职,输了可就有可能掉脑袋了,自然不会参与这场豪赌。

        在两人想来,他们是侍卫亲军,和殿前司一样,属于皇帝的第一亲信,哪怕政治风暴搅个天翻地覆,回头最多被降职一级,把手中大权让出来,至少不会有生命危险,说不定运气好,连降职都不会。

        所以马副帅和步副帅肯定不愿意听王琛话。

        明哲保身这没什么,王琛能够理解,他不爽的是,两人一唱一和,试图把自己的智商按在地上摩擦,麻痹,等过了今晚,哥们儿一定要收拾这两人。

        眼看现场只剩下徐都指挥使一人,王琛想了想,虽然殿前司剩下三千来人,但蚊子再小也是肉,他试探道:“徐都指挥使?”

        一直没说话的徐都指挥使讪讪笑了下,“那个国师,下官和你直接说了吧,殿前司除去在外的控鹤军和铁骑军外,在皇城之中只有诸班直,而诸班直之中军力最广的无非东西班。”他停顿了一下,指着李怀忠,“李副都指挥使跟着国师前来,想必已经响应号召,若是正常情况下,下官一定会阻止,但事态紧急,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任由李副都指挥使被您调遣。”

        王琛晕了一下,“可殿前司诸班直还有外殿直、散指挥、散都头、散直等等班,若是全力主动,最起码能保皇城无忧,等到明日陛下醒来,或者诸位位高权重的大臣们进宫,便可以解除戒备,还请徐都指挥使多多帮忙,别让我完不成皇后的命令啊。”

        徐都指挥使叫苦道:“其他班真的不能调动,刚才马副帅、步副帅说得很明白,我们殿前司和侍卫司一样,归陛下直属管,若是没有陛下的命令,受罚是小,弄个满门抄斩,谁替我帮忙啊?”

        王琛许诺道:“我替你帮忙,若是陛下真的要拿你试问,我第一个站出来,并且愿意立下字据。”

        “实在对不住。”徐都指挥使怎么都不肯答应。

        王琛没辙了,知道无论如何说不服对方,只好道:“那你先去忙吧,我和武德司这边合计合计。”

        “嗯,也好,下官告退。”徐都指挥使态度还算不错,行了一礼,走了。

        连着吃了三个软钉子。

        王琛心中一阵冒火,心说这都什么人呐,天大的从龙之功摆在眼前不珍惜?

        算了算了。

        别管这三人怎么样。

        还是先想想怎么处理今晚的事情吧。

        王琛站在那边盘算了起来,东西班和武德司加起来大概有五千人,守城比较困难,至于内殿直和金枪班必须守住勤政殿,不然赵匡胤暴毙的事情传出去,恐怕就不是刚才侍卫司和殿前司三位最高执行长官给软钉子吃,而是要反过来跟赵光义里应外合弄自己了。

        现在的王琛暂时没法动用神秘空间的能量,自己身体再超越人体极限,也不可能以一敌数万啊。

        没办法了。

        只有靠这五千人守住皇城了。

        王琛有些担忧。

        李怀忠、张公公和张乾三人见到王琛沉默不语,具是面面相觑,他们很显然也意识到今晚极其凶险。

        张公公道:“国师……”

        王琛深吸一口气,摆摆手打断道:“不用说什么把东西吧和武德司所有的人都调去看守城楼。”

        “已经调去了。”张公公苦笑道:“希望今晚不会发生什么事吧。”

        李怀忠朝着好的方面想,“应该不会吧。”

        张乾一脸担忧道:“可是晋王先前出宫去了,唉。”

        是啊。

        赵光义刚才出宫去了。

        就怕发生点什么意外。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王琛也只能保持乐观,毕竟他是主心骨,要稳定军心,笑了笑,“应该没事。”

        话音刚落,外面一声炮响!

        轰隆!

        李怀忠脸色一变,“有人在攻城!”

        “什么?速度这么快!?”张乾眼睛一瞪。

        这个炮响并非后来的火炮,而是当前时代利用火药支撑的信号炮,并没有什么杀伤力,只是告诉对方,我这边要攻打你了,大概这么个意思。

        当然了,这是比较友好的,要是不友好,对不起,偷袭绝对不会有什么声音。

        王琛一听这炮响,立刻明白一件事,恐怕来人不是赵光义就是赵德昭,并且放这一炮也并不是真的攻打了,而是在试探皇城里的反应,如果赵匡胤没什么事,一定会派人出来呵斥,然后传旨退兵,再把赵广义或赵德昭叫过去一顿臭骂,两人一个是赵匡胤的弟弟,一个是儿子,不会出什么大事。

        为什么肯定是这两人呢?

        因为要是换成别人,老赵没死的话,要掉脑袋的!

        问题是老赵死了啊!

        他娘的王琛从哪里弄来老赵的亲笔手谕让外面的人退兵?

        靠!

        也不知道到底是赵光义还是赵德昭。

        不过王琛估计是赵光义的可能性大点,恰巧,今晚对他威胁最大的就是赵二!

        “国师,我们怎么办?”张乾有些惶惶不安道。

        李怀忠和张公公虽然没说话,可是眼睛里都是担忧。

        一时间,武德司里面气氛压抑极了。

        怎么办?

        我哪知道怎么办?

        王琛心烦的不得了,可还是按耐住闷气,道:“走,我们出去看看,既然有炮响,想来一时半会也不会攻打皇城,我们看看到底是谁。”

        是啊,如今最主要的是摸清来人是赵光义还是赵德昭,然后再想办法。

        不管是谁,王琛都知道自己之前的猜测成真了,今晚真的没有太平了,可是不管太平不太平,今晚必须撑下去,不然他都会有性命之忧,欠了七千多万能量值,根本没办法使用时空穿梭啊。

        一定要顶住。

        王琛暗暗告诉自己,不论如何、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撑过今晚,等到明天旭日东升,所有一切美好都在向自己招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