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439章 我要杀的人天王老子都护不住!


        勤政殿。

        在老太监的指引下,王琛来到了大门口,他有些奇怪地朝着四周看了看,转而道:“黄内侍,此处没有宿卫禁军把守?”

        黄内侍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不过还是恭敬道:“勤政殿向来都没有固定的宿卫禁军把守,可能正好换班人员空缺吧。”

        也是。

        皇帝身边除了大内高手外,不会有固定的护卫,不然有人刺杀怎么办?

        王琛没再多想,拱拱手道:“那有劳黄内侍,我先行进去了。”

        “国师!”黄内侍忽然喊了一句。

        刚跨出去一步的王琛扭头道:“怎么了?”

        黄内侍迟疑了下,还是摇摇头道:“没事。”

        王琛总觉得今天皇宫里的人怪怪的,可他实在想不到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索性没有再去费脑筋,毕竟凭借自身各种神通,谁都威胁不到自己啊。

        于是,他大步跨进了大殿里。

        刚进大殿,王琛便看见陈抟老祖和几个和尚道士们突然间睁开了眼睛,说起来他对陈抟老祖挺好奇,毕竟神话传说中的人物,笑吟吟伸手打招呼道:“白云……”

        话没说完,坐在最左侧的四十来岁道士猛然喝道:“妖孽!受死!”

        紧接着,王琛还没反应过来,头顶上方便一张丝网落了下来!

        即便他偷了冷艳技能灵敏无比,但这张网四周似乎绑了什么重的东西,下坠速度奇快无比,一下子将王琛整个人罩住,甚至,那网四周绑着的东西重量实在太大,弄得他“哎哟”一声,直接摔倒在地上!

        沃日!

        怎么回事?

        王琛有些发懵,还没来得及多想,头顶上方又是“哗啦”一声作响,他抬起头急眼望去,只见先前利用明察秋毫看到的那个木桶倒了下来,里面黑红色的液体倾泻而下!

        直接淋了王琛一身!

        一股恶臭扑鼻而来!

        被丝网困住的王琛差点干呕,嘴里也弄到了几滴这样的液体,非常腥气,咸咸的,有点像血液。

        尼玛,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他火冒三丈,当即便打开虚拟屏幕,要使用时间倒流返回一分钟前,可接下来门口走进来一个人说的话,打断了王琛的举动。

        背后传来黄内侍哈哈大笑的声音,“国师,别来无恙!”

        浑身都是不知道什么血液的王琛一边推搡着丝网,一边侧头看过去,怒声道:“黄内侍,你搞什么鬼!?”

        黄内侍双手负在背后,缓缓走了过来,嘴里啧啧道:“没搞什么鬼,国师,你是不是觉得无边法力都使用不出来了?”

        使用不出来你妹!

        要不是哥们儿想弄清楚怎么回事,现在都已经宰了你了!

        王琛心里吐槽了一句,表面上却装着惊慌失措道:“你们对本座使用了什么妖法,我居然动用不得半点法力?”

        黄内侍颇为得意道:“这你就得问龙虎山当代天师张真人了。”

        先前那个四十来岁道士冷笑声传来,“区区邪魔外道还敢自称本座,不枉贫道一桶黑狗血破了你的妖法!”

        卧槽!

        黑狗血?

        我说尼玛怎么这么腥臭!

        王琛被熏得都要翻白眼了,可是他还没弄清楚状况,假装又惊又怒道:“黄内侍,你为何要联合旁门左道对付本座?不怕我告诉陛下吗?”

        “告诉陛下?”黄内侍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又忍俊不禁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国师还真是天真,你不想想,我们胆敢在皇宫之内对你如此是为何吗?没有陛下下令,谁敢如此行事?”

        王琛眼睛一瞪,“你说是陛下让你们对付我?我不信,他刚才还说要赐我丹书铁券,不可能这样做。”

        黄内侍摇摇头,叹息道:“唉,你实在太过天真了啊,陛下早就对你动了杀心,只是因为一些原因先前暂时没有对你动手,如今他无所顾忌,当然要你的狗命,你没看见连你父亲王继恩都被差遣出了皇宫吗?为的就是防止有人通风报信,国师啊国师,你就认命吧。”

        王琛笑了。

        他终于搞清楚怎么回事。

        先前还说老赵临死之际怎么忽然对哥们儿好了,合着根本就是让我放松警惕啊。

        王琛从黄内侍刚才的话语中能够分析的出来,老赵一直以来都对他有杀心,这点从之前使用时间洪流能够看得出来,就因为他辞官,老赵立刻把王继恩、柳琦红和王云仓等人全部杀了。

        当时幸亏未来的自己告诉王琛不能辞官,他让身边的人躲过了一劫。

        之后,老赵又各种削弱王琛的实权。

        直到王琛进宫,利用了一个强行续命的借口圆住了之前的一切,又表现出“法力无边”的姿态,让老赵投鼠忌器,只是让他留在皇宫里,并没有轻举妄动。

        而如今,老赵请了五位方外之人,找到了“破解”自己法术的可能,再加上,王琛刚才说不确定能不能替老赵强行续命了,自然,老赵决定下狠手除掉这个有可能威胁到赵氏江山的人!

        懂了!

        这一瞬间,王琛都懂了。

        他并没有任何的生气,相反,却笑了起来。

        黄内侍看见王琛居然笑了起来,愣了一下,“你笑什么?”

        “我笑什么?”满脸都是黑狗血的王琛笑得越来越灿烂,没有回答。

        是啊,哥们儿笑什么?

        笑得是老赵不自量力,本来王琛在听了一番“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话后,都犹豫要不要救老赵了,如今发生这么一出,他已经彻底下了决心,不仅不救老赵,还要血洗皇宫,乃至……弑君!

        王琛笑容越来越盛,眼眸子却越来越冷,他看了看黄内侍,又问道:“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黄内侍看过来。

        王琛淡淡道:“如果刚才我躲了这网和黑狗血,你们怎么办?不怕我召唤神雷,把你们都弄死吗?”

        “反正你都要死了,那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黄内侍嘿了一声,“若是你躲了,我们会立刻拍手叫好,说国师您神通广大或者身手敏捷。”

        王琛一阵无语,“就这样?”

        “当然不止这样了。”黄内侍指了指前面,“还有各种机关等着你呢!”

        还有机关?

        王琛连忙打开明察秋毫朝着前面看去,这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直接在自己前面大概四五步远的地方,地面之下有一个机关,里面有三只绿光闪闪的箭头,虽然不知道怎么触发,但是他估计只要自己踩下去,这三只箭头便会急射而出,直接攻击在自己身上。

        箭头射身上没事。

        关键上面绿油油的,肯定有毒啊!

        从第一次穿越到北宋时空至今,王琛明白一件事,自己吃什么喝什么进去没事,不能受到外来攻击的伤害,也就是说,他在北宋时空哪怕喝一百瓶敌敌畏都可能没事,但要是被毒箭射中,真的会中毒。

        既然老赵想杀王琛了,箭头上抹的肯定是剧毒无比见血封喉的毒液啊。

        虽然王琛拥有时间洪流、时光倒流等等技能,在突发意外的时候可以使用,可要是被射中直接被毒死,那可能真的没有挽救的余地了。

        好狠毒的计谋啊!

        靠你妹儿的老赵,哥们儿肯定要亲手弄死你!

        王琛心中愤怒异常,只是他还没有使用时光倒流,既然知道毒箭的存在,他肯定要摸清楚,还有没有其他暗算自己的东西。

        他继续用明察秋毫观看。

        最后震惊地发现,整个大殿里布满了各种机关,例如在毒箭左侧一步,那边是一个四五米深的大坑,下面插满了抹着同样毒液的长剑、长枪,掉下去绝对会被扎个透心凉。

        另外,在毒箭右侧,上方吊着一块巨大无比的铁块,看样子得有两三吨重,也不知道是怎么吊上去的,要是砸下来,绝对能把王琛砸成肉泥!

        不止如此,在这个大殿里最起码有七八个机关。

        王琛深吸了一口气,攥紧了拳头,眯着眼睛看黄内侍,“若本座没有遭你们暗算,区区几个机关又如何?”

        “陛下当然知道国师神通广大。”黄内侍笑得有点让人讨厌,他指了指两侧,“他啊,神机妙算,还埋伏了一百名大内高手,这些都是能以一敌百的猛士,国师你法力再无边,若是被一百名猛士近身,能够抵挡得住吗?”他意犹未尽,“况且啊,陛下生怕你武艺高强,还把陈太监也从牢里放了出来,我估计再过片刻就会赶来。”

        “陈太监?”王琛不解地看过去。

        说起此人,黄内侍眼中露出一丝恐惧,他声音都变小了,“陈太监可不是一般人,我也不知道他练的什么武艺,身形如同鬼魅一般,当初万军从中想要刺杀陛下,幸亏石侍中、高节度使、曹相等几十位军中高手配合一百余军中最精锐的猛士一起擒下,此人武艺超凡脱俗,恐怕比前朝剑圣裴旻还要厉害三分!”

        噢。

        还有后手。

        可谓一环扣着一环啊。

        王琛终于把老赵对付自己的手段都摸清楚了,他当下便要使用时光倒流,忽然想到了师出无名四个字,心说哥们儿要是弄掉了身上的黑狗血,回头杀老赵起来也不理直气壮啊。

        麻痹。

        哥们儿要老赵死的心服口服!

        王琛发狠了,不准备使用时光倒流,不就区区一张破网么,凭借哥们儿的神通,还在乎?

        确保期间,王琛又问道:“没了吧?”

        “什么没了?”黄内侍一阵莫名其妙。

        王琛再次问道:“我是说,你刚才把陛下要对付我的手段都说出来了吧?”

        黄内侍诧异地点点头,“嗯,怎么了?”

        躺在地上的王琛哦了一声,然后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那本座要大开杀戒了!”

        黄内侍噗地笑出声,“你?打开杀……”

        戒字还没说出口!

        眼前躺在地上的王琛突然消失了!

        黄内侍一愣!

        不远处的龙虎山当代张天师一愣!

        先前一直气定神闲的陈抟、慧远大师等四人也是一愣!

        他们根本没看清王琛怎么突然没了人影!

        人呢?

        所有人脑中瞬间冒出这么一个念头!

        下一刻,他们便知道人去哪了!

        就在大家一脸懵逼的时候,王琛声音从黄内侍背后传来,声音很轻,却犹如惊雷一般在众人耳朵边炸响,“你们是不是在找我?”

        众人急忙循声望去,只见满身黑狗血的王琛犹如恶魔一般,站在大殿门口的斜晖之下让人生惧!

        张天师眼睛瞪大道:“你……你没有被黑狗血破了法力!?”

        “你让我泼了一身黑狗血,待会再跟你算账!”王琛目光冰冷地看了看张天师,然后恶狠狠地看着扭头过来哭丧着脸的黄内侍,把手中的格洛克手枪晃了晃,“黄内侍,我记得我父亲待你不薄,当初你险些饿死在皇城之下,还是我父亲带你进宫,当了宦官,没错吧?”

        黄内侍莫名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窜到了头顶,根本说不出话来!

        “这件事当初听我父亲说起来的时候,我还对他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没想到居然是农夫与蛇的故事。”王琛感觉非常可笑,把手中的格洛克手枪抬了起来,慢悠悠道:“也罢,当初你本该是个死人了,运气好,被我父亲救了,现在我替他把你这条命收回来!”

        “慢着!慢着!”在这生死存亡之际,黄内侍声嘶力竭的大吼起来,双腿不停的颤抖,眼睛里全是对死亡的恐惧,“不要杀我!我有话说!有话说!”

        王琛似乎根本没有把大殿两侧还没有出来的大内高手放在眼里,不急不缓道:“哦?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黄内侍一边不着痕迹地向后挪动步伐,一边咽着口水道:“我只是一名宦官,陛下下什么命令我就听什么,要是不听,死的人就该是我了,国师你说对与不对?”

        王琛笑容满面点头,“对。”

        “既然如此,你是不是应该谅解我的苦衷?”黄内侍已经挪出去五步路。

        王琛似乎根本没有发现一样,继续笑着道:“确实。”

        黄内侍松了一口气,“那么,你没有道理杀我啊。”

        “是这样。”王琛又肯定了黄内侍的话。

        黄内侍抹了抹额头的冷汗,心说王琛还是个讲理的人嘛,应该不会杀他了。

        包括陈抟、张天师和慧远大师几个方外之人都这么认为,他们心里也怕啊,之前就听说过王琛是拥有真正神通的巨擘,刚才以为被黑狗血破了法力,尤其是张天师还洋洋得意,觉得天上真仙也不过如此。

        可是现在!

        可是此刻!

        王琛居然丝毫没有受到黑狗血的影响,依旧展现出了莫大的神通,这五个方外之人,都怕的要死,生怕王琛杀了黄内侍以后,将他们所有人都杀了!

        幸好。

        幸好这位国师还算讲理,想来大家能逃过一劫了。

        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然而,王琛下一句话却让他们愕然不已。

        只见王琛抬起拿着格洛克手枪的右手,淡淡道:“但我王琛杀人需要什么理由吗?”

        陈抟、张天师等人大惊!

        黄内侍更是惊恐万分到大吼大叫道:“李承训你还不带人出来救我!?”

        话音刚落,兵戈声骤然响起。

        哐当!

        叮当!

        几个响声之后,两边猛然窜出上百个大内高手,将黄内侍团团围住,为首的那名汉子手持长剑,对着王琛冷眼而视!

        眼看着一百来个高手保护着,黄内侍胆气总算足了起来,尽管他双腿还在颤抖,可说话声却硬气了起来,“国师,你杀人不需要理由,可这么多大内高手保护,我倒想看看你有什么实力能够杀得了我!”

        “是吗?”王琛笑了,满脸黑狗血的他笑得异常恐怖,嘴里更是说出了一句嚣张狂妄到极点的话,“我王琛想杀的人,天王老子都护不住!”

        言罢,他扣动扳机!

        一颗黄澄澄的子弹脱膛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那么多绝世高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颗子弹便撕裂空气,伴随着“崩”地巨响,直接穿过层层刀剑,一下子钻进了黄内侍的前额之中!

        七八米距离!

        王琛直接将黄内侍一枪爆头!

        当响声刚刚落下,大内侍卫们这才反应过来,为首的李承训大喝一声,“保护黄内侍!”

        “是!”

        这些绝世高手异口同声,齐齐行动起来。

        可是,王琛却吹了吹枪口,指了指他们围在中间的黄内侍,“他……死了!”

        死了?

        怎么可能?

        众人都不信,扭头朝着黄内侍看去。

        这不看还好,一看,满堂震惊!

        尤其是五个方外之人,更是吓得脸色大变!

        因为他们只看见还站立在那边的黄内侍瞪大了眼睛,脑门上一个拇指粗细的小孔正在涓涓流血,然后,黄内侍才缓缓地朝着后面倒躺而去。

        噗通!

        黄内侍的尸体重重摔在地面上发出响声。

        李承训大骇!

        大内侍卫们大骇!

        陈抟、张天师和慧远大师具是吓得浑身一哆嗦!

        三丈之内,一声惊雷,黄内侍便脑门被轰出一个小洞身亡,这是多么恐怖的手段啊!

        在确定黄内侍被一击必杀之后,所有人都顾不得继续等着,猛然看向门口,看向那个满身是血的绝世恶魔!

        这群身经百战、以一敌百的大内高手们全都紧绷住了身体,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个仿佛地狱中归来的恶魔,眼睛一眨不眨,就怕一个松懈,他们一百个绝世高手,会像黄内侍那样在一瞬间被夺了性命!

        从一开始百名猛士伏击,到现在他们如临大敌,王琛才展现了一招,便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般的夺回了气势。

        今天!

        他要大开杀戒!

        血洗整个勤政殿!

        没有人可以阻止阎王索命,王琛要谁三更死,绝不会留到五更再死,是的,就像他刚才说的那样,他要杀的人天王老子都护不住,就这么霸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