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438章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两三天时间一晃而过。

        期间,王琛用摄魂夺魄和宋皇后沟通了一下,要求对方将部分宫女替换成自己人,尤其是伺候老赵和杜太后的。

        所有的事情都紧罗密布筹备着。

        至少,表面上似乎和平常没什么两样。

        让王琛有些意外的是,今天赵匡胤破例给自己“放假”了一天。

        王继恩府中。

        傍晚时分,小池边。

        王琛正陪着柳琦红在欣赏风景。

        背后忽然传来王继恩的声音,“琛哥儿。”

        王琛扭头看去,讶然道:“爹爹,你怎么回来了?”

        柳琦红同样行了一礼,“阿翁。”

        “儿媳,你先行下去休息,我和琛哥儿有话说。”王继恩脸色颇为凝重道。

        柳琦红非常知书达理,欠了欠身告退了。

        反倒是王琛心中一咯噔,觉得有事情要发生了,否则这个时间点王继恩绝对不会出现在府中,应当在皇宫里伺候赵匡胤。

        等到柳琦红一走。

        王继恩蓦然压低声音道:“陛下病倒了。”

        还以为什么事呢,王琛哭笑不得道:“我知道,前阵子他不也病倒了吗?”

        “不是。”王继恩脸色有些难看道:“前几日陛下并未真的病倒,今天不一样,上午晋王过来汇报朝政的时候陛下还好端端,下午突然晕厥过去,尚药局马奉御亲自前来诊断,却发现不了任何蛛丝马迹。”

        “嗯?”王琛脸色一变,不可能啊,赵匡胤生了癌症他知道,服用了止痛药他也知道,照理说御医们不可能查不出什么病症来,他感觉有些蹊跷道:“怎么回事?”

        王继恩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杜太后得知情况过来探望,见陛下昏迷不醒,主持局面,让我出宫通知晋王,我怕耽误了你的大事,特地先行来跟你说一声。”

        “我知道了,您先去通知晋王吧。”王琛说了一声。

        王继恩又嘱咐了两句,这才转身离开。

        王琛一个人站在小池边上,眉头紧锁,怎么赵匡胤这个时候突然真的病倒了,如此一来,对自己有点不利啊。

        按照史书上记载不应该啊。

        况且,就算癌症,现在撑死了前期,怎么会一下子病的那么严重?

        王琛心中疑惑无比。

        突然,他回想到王继恩刚才说的一句话“上午晋王过来汇报朝政的时候陛下还好端端,下午突然晕厥过去,尚药局马奉御亲自前来诊断,却发现不了任何蛛丝马迹”。

        赵光义上午去见赵匡胤,老赵下午就晕厥过去?

        并且,前期诊断的乃是尚药局奉御马志?如果自己没记错,刘翰之前说过,马志是赵光义的人。

        王琛猛然醒悟过来,之前他分析过赵光义这个人,大概能猜到是用毒高手,几件事结合在一起的话,似乎一切都说得通了。

        很有可能上午赵光义进宫,给赵匡胤下毒了,然后再利用马志是他的人,哪怕检查出来中毒迹象,依旧说检查不出来,一切都合情合理。

        可是赵光义为什么突然会下毒呢?

        王琛觉得应该和自己前几天做的事情有关,比如说表面上让赵匡胤“皇权更加巩固”,侍卫司两个都虞侯晋升为副都指挥使,而后,又从殿前司调了两个亲信过去担任都虞侯。

        确实,表面上看,很大程度上在分摊枢密院的权利,而赵光义最大的势力在军中,因为殿前司和侍卫司直属赵匡胤管辖,所以赵光义的军中势力大多数集中在枢密院。

        那么,老赵增强皇权军权、削弱枢密院也就是赵光义的势力要干什么?

        有心人稍微一思索便能明白啊,前阵子老赵让赵德昭站了出来,这明显是打压赵光义,准备给赵德昭接班啊!

        是的。

        外界的人应该是这样想。

        因为没有人知道,“巩固皇权军权”是王琛操作的。

        如此一来,赵光义狗急跳墙想弄死老赵也理所当然了!

        一切都合情合理。

        王琛心中一凛,觉得这两天要有大事发生,自己一系列计划很有可能会被打断,从而直接进入争夺皇权的风暴之中。

        这边还没想完,老管家寻了过来,“小郎君,宫里来人,言陛下宣您进宫。”

        正在沉思的王琛被惊醒,他没太听清楚,回头道:“什么?”

        老管家恭敬道:“陛下让您进宫。”

        “嗯,知道了,我这就来。”王琛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不多时,两人来到门口。

        一个小太监正站在那边候着,见到王琛过来,他似乎压着嗓子道:“国师,陛下请您火速进宫,轿子已经在外面候着。”

        “好。”王琛快步朝着外面走去,刚刚跟小太监擦肩而过,他忽然瞥见小太监的长相似乎有点熟悉,停下步伐,仔细观察过去。

        这个小太监个子非常高,如果没有脸上两三道伤疤,绝对是个风流倜傥的美男子,只不过这两三道伤疤影响了他的面容,导致根本看不出原来真实面目怎样。

        王琛怔了一下,“这位监官,我们是否见过?”

        小太监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强笑道:“卑职身份低微,哪有机会认识国师您这样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兴许是您在宫中偶尔见过我吧。”

        也是。

        宋朝宦官数目比较少。

        “祖宗之法严”代表了皇室对宦官的抑制态度,唐代宦官乱政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不能不令宋代皇帝对内臣专权充满警惕。宋室的防范措施包括限制宦官的数量,如太祖强调宦官“自有定员”,不得超过五十人;到宋哲宗时,宦官改为限额一百人。宋代虽然有宦官率军作战,但都是临时性差遣,并不能长期独掌兵权,童贯是唯一的一个例外。

        也就是说,宫里就那么多太监。

        自己偶尔见过没什么稀奇,王琛着急进宫探望赵匡胤的情况,哪有心思多想在什么时候哪里见过这个小太监呀。

        他没有耽搁,跑到外面上了轿子,匆匆朝着宫里而去。

        ……

        皇宫里。

        轿子进了宫里没有停,飞快地朝着赵匡胤寝宫奔驰而去,王琛在接近老赵寝宫一公里样子,便开始打开明察秋毫查看情况。

        勤政殿里的赵匡胤已经醒了,半靠在床上,对着一三十来岁虎背猿腰的男子道:“国师来了吗?”

        那男子声音很低沉,“已经让林内侍去请,估摸这会要到了。”

        赵匡胤有气无力道:“白云真人、慧远大师他们呢?”

        “在隔壁大殿里候着。”男子说完后又补充了一句,“大内高手一百余人具在。”

        赵匡胤这才深吸了一口气,“你下去吧,等林内侍回来,让他请陈太监一起到隔壁大殿。”

        男子一脸动容道:“陛下,真要把陈太监从牢中放出来吗?他武艺实在惊人,属下怕控制不住死伤太多大内高手。”

        “没事,就说朕已经原谅他,尽管去吧。”赵匡胤挥挥手,再次闭上了眼睛。

        男子没再说什么,恭敬地退下了。

        这一切都被王琛听在耳朵里,白云真人?那不是陈抟么,怎么还在皇宫里?

        他好奇地用明察秋毫朝着隔壁大殿看去,只见三个道士、两名和尚盘膝而坐,在大殿门口上方的位置还吊着一直木桶,木桶里面黑红色的液体有点像血液,也不知道具体是啥,另外,在大殿两侧,还有上百个穿着便装无袖白衣的精壮男子,有人拿着手弩,有人拿着刀剑,还有拿着长枪,看这些人手中的老茧和站立姿势就知道都是高手。

        坐在最中间的那个老道士看上去恐怕得有一百来岁了,王琛估计此人便是神话传说中的陈抟老祖,至于另外两位道士与和尚就不认识了,不过既然能被赵匡胤邀请到皇宫中,想来也不是普通的和尚道士。

        老赵难道听了自己的话,真的信鬼神,想请陈抟老祖和那几个和尚道士,跟自己一起帮着他续命?

        王琛觉得很有可能是这样,不然为什么老赵一病倒,皇宫里便突然出现了陈抟老祖这样的绝世老道呢?

        嚯,看来老赵很惜命啊。

        还派了一百来个武艺高强的高手保护?

        王琛颇为感慨,人生自古谁无死,有谁面临死亡的时候没有恐惧?帝王也一样啊!

        不过说起来,他觉得老赵有点大题小做了,区区四五个和尚道士而已,用得着把身边最隐蔽的大内高手都派遣过去保护吗?

        有人可能对赵匡胤身边的大内高手实力有多强不太了解,王琛曾经看过一些野史,知道赵匡胤身边的大内高手实力有多恐怖。

        看过《天龙八部》的人一定都会认为宋朝重文轻武,那么大内高手也就那样,实际上并非如此,尤其是宋朝建国二十年不到,那些大内侍卫都是从几十万大军之中挑出武艺最高强的精锐,每一个都曾经身经百战,战斗力十分惊人。

        例如说,曾经有人给老赵进贡了一头猛虎,老赵很高兴,就给了老虎一只羊腿,这老虎饿了许久,见了羊腿就想囫囵个往下吞,结果卡住了嗓子,难受啊,不断的翻白眼,老赵很尴尬,还没玩够呢,老虎就要噎死了,丢不丢人?就在这时,大内侍卫李承训大显身手,一只脚一只手抵住老虎的嘴,另一只手伸进老虎嘴里把骨头取出来了,这是啥概念?

        比萧峰当初持双戟打死老虎还要恐怖!

        其次,老赵去五凤楼散心,看到一只颜值高的小鸟飞到屋檐上,老赵心血来潮,问左右“能否捉来玩玩”,这时一个年轻的小侍卫挺身而出,像猴子是的飞身上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小鸟,片瓦未落!

        当然,这样飞檐走壁的功夫王琛偷了冷艳技能后也能如此轻易做到,毕竟古代的房子相对而言比较矮,借力点又比较多,只要有足够的力量和技巧,飞檐走壁不算啥事,换现代社会可就不行了。

        即便这样,也足以显示出,那个年轻的大内高手实力不比冷艳差多少。

        还有一件事足以证明宋朝大内高手的实力有多强。

        党项族李继迁派遣侍卫向大宋朝进贡,当时已经是赵二当皇帝,他也挺会装,当场赐给李继迁一张六石的强弓。

        古代以三十斤为钧,四钧为石,六石弓即需七百二十斤拉力才能拉开的弓。

        当时李继迁吓尿了,心说行啊爷们,你够狠,这玩意谁能拉的开啊?这是让我党项族丢人啊!

        结果赵二随便让一个大内侍卫表演一下,没想到那个大内侍卫轻而易举便把六石弓拉开,脸上还没有任何吃力的表情。

        野史可能有夸张成分在里面。

        就算去掉一半,三石弓吧,那也需要三百六十斤的力气啊!

        这可是站着用两只胳膊拉开需要几百斤力气的弓啊,说真话,哪怕王琛偷了冷艳的技能都做不到,要说他认识的人当中,恐怕只有萧峰和李继隆两个莽夫,才有可能使出吃奶的力气拉开三石弓,毕竟举起三百六十斤的东西,和拉开三百六十斤的弓,完全是两个概念。

        是的,必须使出吃奶的力气。

        像传闻中赵二的护卫举重若轻,不说六石弓吧,就算宋朝制度下的三石弓,王琛敢说,古往今来,只有项羽、李广那个级别的战神才能做到,其他人就不要想了。

        即便如此,王琛依旧知道老赵身边的大内侍卫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每一个实力之强,恐怕都比得上萧峰了。

        一个萧峰能打死一只华南虎。

        一百个萧峰,再配合军营中的合击之术,这战斗力得恐怖到什么地步啊?

        自然,一般人想要刺杀皇帝,根本没戏。

        王琛摇摇头,觉得老赵太把那几个和尚道士当回事了,居然把所有的大内侍卫都派遣过去保护,浪费啊。

        ……

        勤政殿。

        往里走,在林内侍的带领下,来到寝宫。

        敲门,一个没见过的老太监开的门,引着王琛进去。

        至于林内侍任务完成告退了。

        王琛走进去后便作揖行礼道:“见过陛下。”

        赵匡胤病怏怏地嗯了一声,微微伸手半撑起身子,声音略带沙哑道:“国师,我今日突发病症晕厥,你帮我看看是不是病入膏肓没法救了?”

        “好。”王琛打开明察秋毫朝着赵匡胤身体之内看去,在肺部确实有一个恶性肿瘤,但是不大,很显然,这不是让老赵晕厥的真正原因,他微微蹙眉,继续观察,忽而发现在老赵殷红的血液里有一抹很细小的绿色在蔓延,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但王琛猜测是毒,很有可能是赵二下的毒,只不过这绿色蔓延的速度很慢,想要达到心脏部位,按照目前推算,恐怕还要个把月,也就是说,老赵最起码还能撑一个月。

        要不要告诉老赵呢?

        告诉的话,王琛相信,凭借老赵帝王的身份,一定有办法解毒,可是那么一来,下毒的赵二就会暴露。

        其实赵二活着不活着无所谓。

        问题是,如果赵二现在死了,哪怕赵德芳成功继位,没有外部势力压制,很有可能不听王琛的话。

        小半响后,王琛还是决定不说,一个月够自己帮助赵德芳获得皇位了,况且老赵又不是自己下毒害死的,根本没有任何心理负担,他故意脸色凝重道:“陛下,我不敢说。”

        赵匡胤一看他的表情,顿时脸色更加苍白了,苦笑着直接问道:“我大概还能活多久?”

        王琛深吸了一口气,实话实说道:“一个月,最多。”

        “只有一个月了吗?”赵匡胤喃喃自语念叨了一下,然后又抬起头看过来,问道:“国师可能用大法力蒙蔽天机,让我再多活一段时间。”

        王琛迟疑了一下,“我不确定,恐怕行,恐怕不行。”

        “唉。”赵匡胤重重叹了一口气,道:“生死由天,算了,一个月就一个月吧。”他停顿了下,“既然我随时可能离世,国师,你最近不要离开我太远,就在隔壁大殿候着吧,若是我突发什么意外没来得及交代事情,你一定要替我强行续命一个时……不,半个时辰就够了,拜托了。”

        “好,陛下。”王琛答应道。

        老赵沉默了片刻,忽然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国师,我深知你拥有莫大的法力,不受尘世间的约束,但并不是每个君王都想我一样能够包容,尤其是我那皇弟……嗯,其他的话就不多说了,如果国师想要享尽人世间荣华富贵,我希望你能尽可能的韬光养晦一番,回头我会给你一面丹书铁券保你全家安全,行了,去隔壁大殿候着吧。”

        听到这里,王琛心中莫名有些感动。

        是的,自己和老赵暗地里有过很多不愉快,甚至使用时光倒流带来的记忆也告诉王琛,老赵此人心狠手辣,只是他怎么都没想到,在这临死之际,老赵居然会掏心掏肺跟自己说这段话。

        要不要救老赵呢?

        王琛开始变得犹豫起来,算了,再想想吧,说不定这是老赵的帝王心术,看表现吧,要老赵回头真的赐下丹书铁券,那哥们儿就让老赵多活几天。

        想完以后,王琛告退了,朝着隔壁大殿走去,唉,一想到接下来要和几个道士、和尚一起生活,他便觉得小日子有点苦闷啊,希望这几个和尚道士不会一直在哥们儿耳朵边上念经诵佛,多烦人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