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430章 班底


        第二天。

        外面下着蒙蒙细雨。

        已经被“软禁”在皇宫里的王琛,被一个意外的人唤醒。

        咚,咚咚,响起敲门声。

        “老师。”屋外传来一个小年轻的声音。

        本来还迷迷糊糊的王琛听到这个声音猛然惊醒,连忙爬起来对外喊道:“四皇子,您怎么来了?”

        屋外传来赵德芳的声音,“爹爹让我来随您学算术,我特地一大早从府中赶来。”

        一般而言,皇子没有出阁的时候会住在宫中,但是出阁以后,便会住在宫外,不过只要没有封王,依旧拥有自由出入宫闺的权利,封王了不行,想进宫一定得经过允许。

        就拿赵德芳和赵德昭来说吧,赵德昭被封了郡王,已经无法自由出入皇宫,但赵德芳不一样,他虽然出阁,被封为检校太保、贵州防御使,可没有封王,依旧随时可以来宫中。

        只是王琛没想到老赵会让赵德芳主动来找自己学算术,于是,他赶紧起来,把赵德芳迎了进来。

        王琛一边梳洗,一边和赵德芳随意聊着。

        “陛下让你来的?”王琛刷牙,口齿不清道。

        “是,老师,爹爹说娘娘身体不适,今日无须您陪伴,又恐你闲来无事,特地让弟子来陪伴于您。”赵德芳很恭敬道。

        王琛抿了一口水,把嘴里泡沫清理干净,吐掉,侧头看过去道:“就你一人?”他的意思是赵二的两个儿子有没有过来。

        赵德芳嗯道:“就我一人。”

        没有让赵二的两个儿子过来?

        照理说,要是真的让自己充当算术老师职责,肯定会把赵二的两个儿子叫上,如今没有,王琛很快分析出里面的含义了,很简单,老赵在防着赵二,要是赵二的儿子进宫,兴许撞见了什么呢?

        只是让赵德芳来找自己又是什么意思?

        王琛觉得或许老赵是真的没时间应付自己,又怕他四处乱跑,故意让赵德芳牵制住,毕竟赵德芳不是嫡出,也没有任何希望继任皇位,更不存在什么势力,哪怕和王琛接触再深都没用,赵匡胤当然放心了。

        不过可能赵匡胤没料到自己的目标正是赵德芳,王琛微微一笑,心说老赵,你这次失算了。

        随后,两人没有在说什么。

        等到王琛梳洗完毕,稍微弄了点吃的后,两人便坐着赵德芳的马车出宫去了。

        ……

        来到赵德芳府中。

        王琛一路上都在琢磨,要怎么才能说服赵德芳参与皇位争夺战,暂时还没想到好的说法。

        但是没想到的是,赵德芳主动求了上来。

        书房里。

        刚才赵德芳以要好好学习的借口屏退了所有下人,然后把门掩上,噗通一声立刻跪了下来,眼神里含着恐惧,压抑住声音道:“老师救我!”

        王琛吓了一跳,赶紧伸手去扶,“四皇子你这是干什么?”

        赵德芳不肯起来,一脸惶恐道:“老师答应救我,我就起来。”

        王琛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蹙眉道:“你先起来,让人看见这幅样子成何体统,你到底怎么了,把事情仔仔细细和我说一番。”停顿了下,他意味深长地补充了句,“我是你老师,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兴许这句话被陛下听去不太好,但如果弟子有难,我这个做老师的岂会见死不救?”

        这么一说赵德芳才肯站起来,他恭恭敬敬地让王琛坐下来,亲手泡了一杯茶,这才低眉顺眼站在旁边。

        王琛抿了一口茶,抬头看去,“什么事,说吧。”

        “老师乃天上真仙,相信已经看出我爹爹身体状况,对吧?”赵德芳试探道。

        一听这句话,王琛立刻懂了,心中窃喜,不过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道:“嗯,陛下之事我不便多说。”

        赵德芳双手垂下,轻声道:“爹爹虽然一直瞒着身体状况,但其实很多人已经隐约知晓点情况,比如说之前侍奉在爹爹身旁的张公公,又比如说我皇叔晋王、我兄长等等。”

        王琛依旧喝着茶,安安静静听着。

        赵德芳没有立刻说下去,而是再次走到门口打开门看了看,最后又掩上,回到王琛面前,用几乎弱不可闻的声音道:“我说句大不敬的话,爹爹恐怕时日无多,到时我和我兄长两人性命难保啊,还请老师救我!”

        王琛假装不解道:“你俩身为皇子,为何会性命不保?”

        “正因为我俩是皇子,才会性命不保。”赵德芳苦笑一声道:“自古帝王家最无情,况且,若是日后我兄长登基为帝还好说,要皇叔继位……唉。”

        王琛装傻充愣道:“晋王继位会怎样?”

        “老师切莫戏弄学生了。”赵德芳无奈道:“外人兴许没有听过一个传闻,乃是我大宋朝皇室秘密,叫做金匮之盟,大概意思是我爹爹传位给我叔父晋王,晋王再传位给我另外个叔父魏王,最后,魏王再把皇位传给我兄长,但是老师您觉得可能吗?”他笑得有些凄凉,“从古至今,哪个皇帝不想千秋万代传位下去,若是我叔父继任,心中肯定想着把皇位传给他家大哥儿、二哥儿,可是有金匮之盟在,叔父定不能如愿,到时他会怎么做?定当是想尽一切办法铲除我兄长和我小叔父啊。”

        王琛怎么都没想到赵德芳也会主动找上门来,说到底还是因为自己“神通广大”,赵德芳又孤掌难鸣,只能祈求自己这个“老师”,当然了,赵德芳暗地里有没有其他势力王琛不知道,唯一清楚的是,赵德芳不甘于束手就擒,在得知赵匡胤身体出问题后,已经开始拉帮结派。

        嘿,赵德芳年纪轻轻还挺聪明,怪不得某些戏剧当中把他化身为八贤王。

        根据王琛了解,八贤王这个人其实并非真实存在,有几个版本,像于杨家将、包青天、三侠五义等故事中八贤王的原型都是赵德芳,当然,也有某些版本是赵德昭,但不论怎么样,侧面都反应了八贤王确实很聪明。

        这点王琛从赵德芳身上感受到了,按照史书记载,在赵光义登基后没几年的时间里,赵德昭和赵德芳相继去世,最后赵延美也死了,表面上看除了赵德昭被赵二训斥自杀而亡有关外,赵德芳和赵延美之死似乎和赵光义一点关系都没有。

        实际并非如此。

        根据史书记载,赵德芳是不明不白病死的,而赵延美则是被赵光义贬爵位,迁徙房州抑郁成疾吐血身亡。

        这里不得不提一个人,李煜和赵匡胤。

        为什么要提到李煜呢?

        因为根据宋人王铚的《默记》载,李煜入宋后,宋太宗曾派徐铉拜见李煜,李煜对亡国颇有恨意,以至“相持大哭、坐默不言”,太宗闻言不悦。太平兴国三年七夕节,李煜四十二岁生日,便在住所聚会后妃,作《虞美人》说什么“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之类的话,被宋太宗听到了,赵二非常愤怒,诸罪并罚,遂赐牵机药鸩杀李煜。

        那为什么又要提到赵匡胤呢?

        因为根据史书记载赵匡胤死的非常蹊跷,有人可能会说是“斧声烛影”被赵二用斧头砍死的,实际上不是,斧声烛影里面的斧指的是赵匡胤随身携带的那把玉柱斧,根本砍不死人,嗯,有可能会砸死人,如果赵匡胤是被玉柱斧砸死,那么身上肯定有很多伤痕,可是并没有,老赵死后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

        那么好端端的赵匡胤为何暴毙?

        酒精中毒死了?

        说句不好听的话,宋朝酒的度数,想要喝到酒精中毒死,除非喝一大缸,不然想酒精中毒都难,况且,要是老赵酒精中毒,御医会不立刻赶来?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性,赵匡胤也是中毒死的。

        还有一个人,后蜀国主孟昶就是被赵光义毒死的。

        也就是说,赵光义是一个用毒高手。

        那么,赵德芳不明不白病死、赵延美吐血身亡有了一个合理解释,没错,就是被赵光义毒死。

        赵光义清除一切障碍,只为了把皇位传给他的儿子。

        所以说,王琛才暗叹赵德芳聪明,一下子看到了问题的根源,只是他依旧道:“那我也无能为力啊。”

        “不,老师乃是天上真仙,神通广大法力无边,若是真心想助我,一定有办法。”赵德芳苦苦哀求道:“老师,求您救我一命,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只求苟且偷生。”

        王琛笑眯眯道:“当真?”

        赵德芳脸色一喜,急忙点头道:“千真万确。”

        王琛假装不经意道:“若是陛下传位于你,不就皆大欢喜了?”

        赵德芳一愣,随即苦笑道:“我是庶出,势单力薄,爹爹怎么可能传位于我?”

        王琛意味深长道:“只要你想,一切皆有可能。”

        赵德芳猛然惊醒,喜出望外道:“您是说……”

        王琛微笑着点点头。

        赵德芳激动的脸都红了,朝着王琛重重一拜,“那就劳烦老师多多相助了,晚些时候,我介绍一些人给您认识。”

        王琛心中一阵诧异,介绍一些人给我认识?他一琢磨,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如果不出意外,凭借赵德芳的聪明才智,恐怕暗地里已经拉拢了几股势力自保,也好,见见吧。

        ……

        下午时分。

        王琛总算见到了赵德芳拉拢的“势力。”

        他无语地看着眼前七八个人,压根都没在朝堂上见到过,又或者,自己可能见过,但是这些人官职太过低微,压根没有什么印象。

        “四皇子。”

        “殿下。”

        “国师。”

        “见过国师。”

        众人对着两人打招呼,叫什么的都有。

        赵德芳岁数虽然小,但是此刻挺有气势,显得比较沉稳,脸上也没什么笑容,“国师相信大家都认识,我就不用介绍了,以后你们全权听令于他。”然后给王琛介绍起来。

        “这是张乾,内殿崇班。”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子站了出来。

        “这是西头供奉官卢勤。”一个三十一二岁的男子。

        “这是金枪班护卫使武陵。”一个身材比较健壮的三十五六岁汉子。

        “这是……”

        人一个个介绍。

        王琛和他们一一认识了,笑着说了几句,心中却忍不住感叹起来。

        你妹啊。

        赵德芳啊赵德芳,你的班底就那么寒酸吗?

        在场七八个人身份低微没什么实权就算了,品级最高的居然是金枪班护卫使?才从六品?靠这些人想要争夺皇位或者明哲保身?

        那……那简直太痴心妄想了啊。

        王琛脑袋有些疼,无奈道:“待会我出去一趟,看看能不能给你找点助力。”

        赵德芳谨慎道:“如今朝中大臣几乎分成三派,全都为我爹爹、兄长和叔父所拥,您若是贸然找上门去,不会打草惊蛇吧?”

        王琛道:“我有办法,你尽管放心。”

        “好,那就有劳老师了。”赵德芳道。

        王琛深吸了一口气,“尽力而为。”

        虽然赵德芳的班底很差,差到根本不足以迎战赵光义又或者赵德昭,但是有四皇子的身份已经足够了。

        任何一个朝代。

        皇帝的儿子,不论是嫡出还是庶出,基本上都拥有继承皇位的可能性,自然,如果借助皇子的招牌,是有可能拉拢到一批人支持的。

        没有势力怎么争夺皇位?

        况且王琛原本的目的就是借助赵德芳,获得足够多的势力,如今机会来了,他当然不想错过,想趁这个时候,先看看能不能让一两个实权人物支持自己。

        当然了,前提是这股势力必须抓在自己手里。

        原本要走的王琛停住脚步道:“四皇子,我有一言在先,我帮你游说人过来没事,也可以全力帮你达成愿望,但是包括你在内,每个人都必须听我的。”

        赵德芳看看他,很认真道:“好,只不过您确定能游说到有人相助与我吗?”

        金枪班护卫使武陵也颇为无奈地看看王琛,“国师,想要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拉拢到手握大权人支持我们太难了,近乎不可能,依我看,我们还是徐徐商议一番再说,别弄到最后人没拉拢到,反而让其他人有所警觉。”

        王琛摆摆手道:“交给我就是了。”

        “好吧。”武陵没再说什么,眼神里还是不太信任。

        王琛看出来了,笑了笑,没搭理。

        你们觉得不可能,不代表哥们儿做不到!

        王琛觉得,这时候需要发挥自己的口才了,能够拉来多少势力支持赵德芳继位,都看他这一张嘴,既然想要争夺皇位,没有大量的势力支持根本不可能,这次,一定要拉几个实权人物站到自己这边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