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408章 社会地位和行业地位


        小型会场里。

        所有参与本次游戏的人都已经把写好的结果递交上去。

        那边,协会的李主席数了数,他笑着说道:“你们不积极啊,我都拿出那么好的彩头了,参与人数才十来个?”说是这么说,其实他脸上笑得挺开心,毕竟参与的人数越少,他那块刘墉用过的砚台被人赢去的概率越低,说着,他拿起第一个人的,“我先念一下吉祥珠宝的猜测结果,冰糯种阳绿。”说着,他看向佳琪爸爸,“老唐玩赌石可是一把好手,我估计你猜的最准了。”

        佳琪爸爸谦虚了一句。

        佳琪和其他几个一起来的有些得意。

        “嗯,这回是咱们常总的。”李主席随意拿起一张纸,念了出来,“咱们常总猜的是冰种湖水绿,对我这块毛料信心挺大啊,呵呵。”边说着,李主席还介绍了一下常总的基本信息,“当初常总可是跟西方银玉创办者老曹一样,靠赌石起家,看毛料的本事比老唐还要厉害不少呢。”

        “哪有哪有。”常总摆摆手,很低调,但是王琛分明看见他朝着佳琪爸爸瞥了一眼,眼神里带着一丝不屑,好像关系不怎么好。

        一个……

        三个……

        九个……

        参与的结果基本都念完了。

        最后,李主席看了看蔡琳递交上去结果,眉头一簇,把纸又合上了,“嗯,西方银玉的结果我知道了,解石吧。”

        几个工作人员忙活起来,把毛料固定在切石机上,准备解石了。

        谁知常总不怀好意突然蹦出来一句,“诶李主席,干嘛不念西方银玉的?”

        佳琪爸爸有些不悦道:“老常,李主席不念自然有他的意思,你当初和老蔡关系不好,可人家都去世好多年了,没必要拿人家小女儿找乐子吧?”

        “我可没找乐子。”常总不吭不卑道:“我就想听听西方银玉猜测的结果。”很多年前他想入股西方银玉被蔡紫颖父亲抢了先,梁子就那么结下了,刚才他环顾四周见到西方银玉并未来什么实权人物和赌石经验丰富的顾问之类,又看见蔡琳递交的结果李主席不念,估计比较搞笑,想让蔡紫颖出出丑呢,“当初老曹可是咱们鄂州赌石神话,老蔡跟在后头学了不少,我想蔡小姐或多或少有些经验,李主席,念念吧,让我们也涨涨‘见识’!”

        其实谁不知道老蔡去世的时候蔡紫颖才十岁都不到,学个屁赌石啊!

        好几个以前跟老蔡不对付的人全都幸灾乐祸起来,纷纷起哄。

        “李主席说呢。”

        “我也想听听老蔡女儿有什么高见!”

        李主席可不想念蔡紫颖猜测的结果,因为刚才他清清楚楚看到了高冰种苹果绿五斤几个字,要是光猜测高冰种苹果绿没什么,他大大方方念出来,可你写“五斤”什么意思?难道还能挖出来多少玉肉?这不是摆明了让人笑话么,他含糊其辞道:“她猜的高冰种苹果绿。”

        常总不依不饶道:“李主席,你把结果拿我们看看呗,我怎么感觉她不是猜的这结果?”

        李主席颇为生气,这都什么人呐!老一辈的恩怨扯人家孩子身上干什么?有必要穷追猛打吗?是,当初老蔡是让你老常没获得西方银玉股份,但是人家帮着西方银玉募捐发行,里面出了多少力?你一个父辈级别的人,在人家父亲去世后,还欺负人家小丫头?什么玩意!但常总有些来头,李主席也不能得罪,只是闭口不言。

        王琛也算看出来了,微微眯了眯眼睛看向那个常总,嘿,这孙子,欺负小丫头有成就感是吧?行啊!

        “常总,抽根烟?”其中一名协会理事转移话题,想把常总的注意力分散。

        还没等到常总言声呢,王琛却说话了,“李主席,既然大家想看,你就让大家看看我们蔡秘书猜测的结果,让有些人‘开开眼’!”

        李主席一愣,我靠,真给看啊?

        常总笑了起来,“李主席,人家都说了,你就给我们看看呗。”

        站在不远处的甄副市长和刘主任等领导也有点看不下去了,觉得这个常总素质太低,只是他们没法表现出来,索性低着头聊起其他事情,没去管。

        李主席没辙了,只好颇为无奈道:“小蔡姑娘猜的是高冰种苹果绿五斤,这回我可没隐瞒什么,你们可以自己看。”说着,他随手把写着结果的纸放在桌子上,任由大家观看。

        这话一出,大家都乐了。

        猜测高冰种湖水绿没什么,你还把能挖出多少斤玉肉猜出来了?你可真逗!从古至今也只有那位传说中的王琛王大师能够做到这一步,你一个小丫头还学人家王大师?脑袋发昏了吧!

        五斤?

        汗,你咋不把形状都画出来呢!

        不少和老蔡有些不对付的人都发出嘲笑声,还有一些哪怕和老蔡没有不对付的人听到结果都哑然了起来,感觉好笑!外行人就是外行人!什么都有点想当然,唉,西方银玉堕落了,居然派这么个小姑娘来参加交流会?

        闹腾过后,李主席黑着脸让人开始解石,他本来就想调节一下气氛弄个游戏,没想到被有心人破坏了初衷。

        随后,解石速度还挺快。

        在擦石阶段,李主席还亲自上手了,可是伴随着擦出来一点点绿之后,李主席越来越惊愕,越擦表情越吃惊!

        这……

        这擦出来的玉肉?

        李主席吃惊的险些手中打磨机都握不稳了,因为从目前展露出来的玉肉来看,就是高冰种苹果绿翡翠!

        “卧槽!真是高冰种湖水绿?”

        “我没有看错吧?居然被老蔡家女儿歪打正着了?”

        有些人也看到了,纷纷发出惊讶的声音。

        但是随着解石的继续,好多人越来越不会说话了,等到整个玉肉都挖出来,包括常总在内每一个人都瞳孔收缩了一下,一整块高冰种湖水绿!和蔡紫颖猜测的结果一模一样!

        这还不算完,李主席脸色一变,立刻让人拿来电子秤称重,称完后,他一脸呆滞道:“两……两千五百一十一克!”

        结果出来了!

        所有人在这一刻都没有了声音!

        常总傻了!

        其他所有人也傻了!

        本来在那边闲聊的甄副市长和刘主任等人闻言,也都目瞪口呆地定在了那里,然后一个个反应过来,疾步朝着人群快步走来,错愕地盯着电子秤,简直有些见了鬼的感觉!

        王琛反而朝着常总投去一个不屑的眼神,随即又看看那些先前幸灾乐祸的人,心说你们丫的现在知道什么叫做牛逼了吧?

        使坏啊!再给我使坏啊!

        想要让我的人出丑?你们可真逗!

        王琛见到众人惊呆了并不觉得有什么意外,和哥们儿比猜测玉石?不是他吹牛,哪怕满天下所有的玉石专家撂在一起都不是自己的对手,毕竟王琛可是拥有比透视眼还牛逼的明察秋毫!

        明察秋毫牛逼到什么地步?只有王琛清楚,在一定的范围之内,只要他想,哪怕一只蚊子的体内结构乃至细胞,他都能看的清清楚楚,更别说翡翠原石那么大的目标,说句不好听的话,哪怕在解石之前,让他画出里面玉肉的形状他都可以!

        别人觉得可笑不止的事情?

        在王琛面前根本不算什么事,甚至,还非常轻松那种!

        ……

        屋子里,空气好像在一瞬间被王琛的时间洪流定住了一样,刚才还闹哄哄发出嘲笑声的一群人全都被懵逼了!

        错愕!

        吃惊!

        四处皆是!

        李主席张大了嘴巴,“这猜测……”

        “好!蔡小姐不愧是老蔡的女儿,虎父无犬女啊!”甄副市长忍不住拍案叫绝,这个喊声也一下子打破了沉寂的画面,他是不太懂玉石毛料之类,但是不妨碍他知道赌石有多高的难度系数啊,没看见参与的十来个赌石大家都猜错了吗?最关键一点,在甄副市长看来,蔡子银比那些赌石大家更了不起的是,连挖出来多少玉肉斤两都猜的精准无比,他当初和蔡紫颖父亲关系非常不错,此时好不吝啬夸奖的言语,“我个人不太懂你们这一行,但是蔡小姐不仅把翡翠种水猜中,还把重量都分析出来,这份目光绝对是赌石行业宗师级别了!”

        刘主任负责玉石文化行业这一块,他比甄副市长懂得多得多,此刻已经惊为天人,“何……何止是宗师级别,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啊!玉石文化流传几千年,我迄今为止只听说过那位赌石神话王琛王大师有这个能耐,没想到在这里居然又见到一个!还是亲眼所见,这真的是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姑娘?”

        常总猛然道:“这结果是谁猜的?”

        李主席还在呆滞状态,“是小蔡姑娘啊。”

        常总脸都黑了啊,一脸无语道:“我是说,猜测这个结果的真正高人是谁!”

        他们又不傻,再说了,要是不玩玉石的人还算好,他们其中一些人浸淫玉石行业几十年,这种猜测到斤两多重的神鬼莫测能力,绝对不可能是一个小丫头能够猜测到的,别说他们不少人都知道蔡紫颖了,就算是他们在场每一个玩玉石的人,再在这个行业里浸淫八辈子,也猜不到这种让人叫绝的精准结果啊,这已经不是学习能够办到的事情,需要超出常人几百万倍的天赋,他们几乎可以肯定,真正猜出这个结果的人,绝对是玉石行业首屈一指的顶尖大家!

        陈大师?

        王教授?

        还是那位大拿?

        他们都猜测了起来。

        李主席苦笑道:“老常,我哪里知道啊。”他说着看向了蔡紫颖,“小蔡,这结果到底谁猜出来的?”

        蔡紫颖刚才已经被王琛交代过,看见这么多人看她,有些心虚,可还是硬着头皮结结巴巴道:“我……我猜的呀。”

        李主席忙道:“今天市里领导都在呢,小蔡,你可得和李伯伯我说真话,到底是哪位玉石大家帮你的?没事,我们不会嘲笑你。”肯定不会啊,他们都是玩玉石的人,能够认识一下这种拥有神鬼莫测能力的玉石大家欢喜还来不及呢,谁还有心思去管蔡紫颖怎么样?

        蔡紫颖本来就不会撒谎,见到大家都看过来,她没辙了,只好看向旁边道:“是他猜的。”

        他?

        这么年轻?

        一瞬间,众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王琛身上!

        太年轻了,王琛给大家的感觉实在太年轻了,不由得,众人都露出怀疑的目光,这人谁啊?和小蔡年纪差不多,他这个年纪真的如此精通玉石文化?不能吧?哪怕甄副市长和刘主任等人都不太相信。

        刘主任开口问道:“您是?”

        王琛还没来得及说话呢,佳琪爸爸就插话道:“他是紫颖丫头的司机。”

        “司机?你逗我呢?”刘主任哪里肯信,再次看向王琛,“怎么称呼?”

        这回蔡紫颖非常认真地介绍起来,“他是我们公司董事长王琛。”

        “王琛?”李主席当时就愣住了!

        刘主任也是猛然一愕,“你就是那个王琛?西方银玉新任董事长?在缅甸大发神威被人称为赌石神话的王琛!?”

        王琛笑了笑,谦虚道:“神话不神话不敢称,我确实是您嘴里说的那个王琛。”嘿,没想到哥们儿名气已经那么大了啊?

        话音一出,好多人都哗然了起来,刚开始他们还以为王琛只是蔡紫颖的司机,没想到这位不仅不是司机,居然是执掌市值几十亿、拥有赌石神话称号的玉石行业顶尖大家王琛!

        先前还一直自持身份的甄副市长,猛然露出和善的笑容,连忙伸出手问候道:“原来是王琛王先生,怪不得,怪不得这么厉害,很高兴认识您。”

        要是换了其他人,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能够猜到这结果?打死他们都不敢相信,这不可能,但现在知道是王琛,是那个大名鼎鼎的王琛,他的传奇经历可不是说笑的,想当初有人传回缅甸公盘的消息,王琛包开包大涨的神迹轰动了整个赌石圈。

        当然了,这不算什么,还不足以让甄副市长如此尊重,甄副市长之所以如此尊重,是因为王琛背后的财力!鄂州只有三家上市公司,其中王琛执掌的西方银玉是最高的!

        这可是鄂州大熊猫一般的存在啊!

        甄副市长怎么可能不露出善意结交的笑容?

        钱多,未必能够让甄副市长这样的市里大佬主动结交,上市公司董事长的身份,又是他们鄂州唯三上市公司中最牛逼的一家,别说甄副市长了,哪怕他们市里的一号老板来了,也得客客气气!

        这就是社会地位!

        不是光有钱就能获得的!

        其他人则是不一样了,他们和甄副市长想法不一样,更多的是推崇王琛在赌石行业的造诣,如果说王琛在鄂州仗着上市公司董事长的身份如同大熊猫一般存在,那么,在赌石行业,他们敢说,王琛已经站在了最巅峰,如果硬要用个形容,那就是赌石行业天王巨星般的存在!

        不过现场最震惊的还不是这些人,而是佳琪爸爸的司机,他惊呼道:“你不是司机!?”

        王琛眨眨眼笑道:“老哥,司不司机无所谓,咱们交朋友又不看身份,你说对不对?”

        “对……对。”佳琪爸爸的司机一脸苦笑,心说亏我还特么一直当你司机,还苦口婆心教你行为处事的方法,合着弄到最后我是真司机,你压根不是啊?

        甄副市长这时笑容满面道:“王先生,我们一边聊聊?”说着,他看向其他人,“你们玩你们的,我和王先生聊聊。”

        市里的一帮领导们都将两人团团围住,他们没有兴趣搭理其他人了,全都跟王琛亲切地说笑起来。

        刘主任更是道:“老李,你们继续,不用管我们。”

        “好的。”李主席知道这时候该做什么,不能打扰领导们和王总啊,他对着大家道:“说来惭愧,我刚开始还心里埋汰西方银玉对我们协会不尊重,没有高层前来参加,呵呵,没想到王董事长在百忙之中抽出空来,还让我们大开了眼界,唉,玩玉石几十年,能现场见到这样的事迹,不枉此生了。”这话可不是吹捧,而是真心实意,当人迷恋一样东西到一定地步,那么这个行业里的顶尖大拿就会成为偶像,就像有人喜欢歌星,有人迷恋科学喜欢顶尖科学家一样。

        不少人都看向了蔡紫颖,心说这个小蔡命真好,居然能够跟在王琛这样的玉石宗师后头,前途不可限量啊。

        一众人频频朝着王琛投去尊重的目光。

        那边王琛和甄副市长等人谈笑风生,一下子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大概十来分钟后,聊的差不多了。

        这时李主席见缝插针道:“好不容易王大师亲自到了现场,要不我们让他谈谈赌石的经验和心得?”

        那些人肯定乐意啊,像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说句难听的话,就凭王琛的赌石技术,他要开一个讲座,门票价一百万,都有人打破头颅抢着要来!

        好多人连忙鼓掌起来。

        甄副市长也非常想听听王琛的讲解,准确说,他倒不是对玉石有什么兴趣,而是恰巧知道昨天西方银玉股东大会里发生的一些事情,并且了解了这些日子王琛从入股西方银玉到把曹丁踢出局的部分经过,心中惊叹眼前此人年纪轻轻却把权谋玩弄的如此炉火纯青,所以,他只是想多和王琛接触接触,顺带从本次讲解中再摸摸王琛脾气,以便以后更好的相处。

        王琛谦虚了几句。

        但是架不住众人的热情。

        王琛只好站出来,“那好吧,既然大家这么说,我就献丑了,如果待会说的哪里不对的时候,还请大家指出来。”随即他便开始满嘴胡言地根据结果瞎几把扯了几句。

        嗯,他根本不懂赌石文化。

        但是现场每一个喜欢赌石的人却如获至宝,如痴如醉地盯着他看,甚至李主席、常总等人还打开了手机录音,准备回去好好研究一番王琛的“心得经验”!

        没办法,这就是偶像的力量!

        毕竟王琛在赌石行业已经成功到任何人无法用常理去想象,所以哪怕他的瞎扯,都被那些人当成了不可多得的宝贵经验,李主席边听还边啧啧称奇!

        讲得好,不愧是王大师啊!

        很快,王琛便瞎扯完了,他其实也挺不好意思的,总有种误人子弟的感觉,道:“一家之言当不得真,你们瞎听听就行了。”

        他说是这么说,但是其他人却没这么想。

        “好!”

        “王大师讲得太好了!”

        啪啪啪!

        雷鸣般的掌声响彻了整个小会场内!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