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405章 世界珠宝行业擎天巨擘


        下午。

        临近下班的时间。

        西方银玉总部,一两百名员工们都没有心思工作,不时有人透过玻璃窗朝外看,想要知道最终结果怎么样。

        这时,楼下出现了王琛的身影,只有他一个人,并且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非常的拽。

        “诶,看!”

        “是王琛先生。”

        “汗,他走路姿势真叼啊!”

        一帮员工们在楼上对着楼下的王琛指指点点。

        暂时他们还不知道最终的投票情况,一个个都露出了疑惑的目光,股东大会结束了吗?要结束了为什么只有王琛一个人回来,曹董他们呢?

        “难道玫瑰投资败了?”

        “不知道啊,有人知道情况吗?”

        “没人知道,其他董事们都没回来呢。”

        一帮人聊着天。

        大概两三分钟后,王琛走到办公区域,对着众人点点头,然后径直朝着里面办公室走去。

        公司里的员工们暂时不知道消息,还不知道王琛今天干出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只有他自己清楚,今天做出来的事情在其他人眼中有多么不可思议。其实这些事情对于王琛自己说来,并不算什么惊天动地,毕竟准备了那么久,砸下去几十亿的资金,如果说还不能取得完美的效果,那才是真正的“惊天动地”。

        很庆幸,没发生意外。

        如果再来一次,王琛觉得自己能做得更好。

        但现在这种状况已经很满足了,哥们儿就是要收拾曹丁!就是不给这货翻身的机会!就是要让曹丁永世不得翻身!呵,从一开始在缅甸的时候,主动找我麻烦,到今天之前,曹丁有多小人?既然如此,王琛肯定不会让他过的舒服!

        就是这样!

        就这么简单!

        办公室里,王琛的手机叮铃铃响了起来,他拿出来一看,是曹丁打来的电话,不用说都能猜到什么事情,求饶呗。王琛都懒得搭理,也没有挂掉,把手机放在办公桌上,任由响着,他相信,随着电话每响一声,那头的曹丁就多一分焦急。

        上市公司董事长的办公室,啧啧,坐在里面的感觉真不错,王琛靠在真皮老板椅上,两只腿翘在办公桌上,别提多有成就感了。

        ……

        不多时。

        公司的董事们陆陆续续回来了,全都在跟没去现场的高层、员工们说着今天发生的事情,这种事情瞒不住。

        “啊?”

        “不是真的吧?”

        “刘董,你逗我们玩呢?”

        “是啊,怎么可能,王董力压曹董当选董事长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

        听到声音的王琛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他这一出现,办公区域所有的目光全都刷刷刷地打了过来!

        高级副总裁丁强露出尊敬地眼神,“董事长。”

        王琛微笑道:“丁总好。”

        这时刘耕哈哈大笑道:“董事长,你不知道你走了以后现场都炸锅了啊!你这次成功当选董事长真的太不可思议了,绝地大反击,又宣布就职后要做的事情,简直语不惊人死不休!”

        朱女士道:“老曹都让你气的心脏病犯了。”

        “哟。”王琛眨眼道:“没死吧?”

        “噗。”蔡琳一下子笑出声,她掩着嘴道:“哪有您这样说的,上来就问人家有没有死,不应该关心一下同事情况吗?呵呵。”她说是这么说,心情却非常好。

        “嗯,是该关心下,现在怎么样了?”王琛问道。

        “不知道,他吃了速效救心丸后就跌跌撞撞跑出去了,谁都拉不住,也不知道干嘛去了。”林轩说了句。

        这边正说着话,章前和许巷两人也一脸忐忑不安地走了进来。

        两人看见王琛正在和大家说话,对视了一眼,小心翼翼走上来。

        许巷怯生生打招呼道:“董事长。”

        王琛仿佛没有听见一样,转而跟林轩说道:“林董,给我从外面请点专业会计回来,我要好好查查公司账务。”

        “好。”林轩点头,转身走了。

        许巷以为王琛刚才在忙没顾得上回话,再次赔笑着道:“董事长,我有点事跟您说。”

        谁知王琛理都没理他,和朱女士、蔡琳等人有说有笑地朝里走去。

        好多员工们一看,立刻回想到前几天发生的事情,当时王琛主动跟许巷、曹丁打招呼,这两人鸟都不鸟王琛,现在形势彻底反了过来!

        被无数道目光盯着,许巷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恼羞成怒地对着员工们吼道:“看什么看?你们不用干事情吗?”

        以前许巷是董事,员工们还真见他怕。

        如今谁都知道曹丁派系被王琛按死了,谁还见许巷怕啊?

        有个胖子眼睛一瞪,骂道:“你他妈傻比吧,都下班时间了,我干你妈的事情,傻比。”

        “就是。”

        “还真以为自己还是董事了?”

        “现在什么形式都看不清,还跟我们耍横?”

        一帮人非常不屑。

        许巷被他们骂的脸一阵青一阵红,但偏偏,如今他在公司毫无话语权,员工们又仗着人多势众,许巷只能认清形势敢怒不敢言。

        那样子啊,别提多委屈了。

        反倒是章前一瞅,不动神色轻轻走开了。

        ……

        走廊里。

        王琛正准备和蔡琳等人近办公室了解一下公司情况,后面传来章前的喊声,“董事长,董事长。”

        王琛本来不想搭理对方,不过章前名义上还是董事,他索性回过头去,“章董,有事吗?”

        章前搓了搓手露出颇为尴尬的笑容看看蔡琳等人,然后道:“我能和您单独聊聊吗?”

        蔡琳突然蹦出来一句,“章董跟曹董很长时间了,知道的事情很多。”

        懂了。

        王琛嗯了一句,“蔡董,麻烦你帮我把公司的各种报表都准备一下,我和章董谈点事情。”

        “好。”蔡琳转身走了。

        章前微微弯着腰,姿态放得很低,根本没有半点董事的威严。

        王琛推开办公室的门走进去,也没有管章前,径直来到办公桌面前坐下。

        背后传来咔嚓的关门声。

        然后章前已经走到面前,露出巴结的笑容,“董事长,我有事向您汇报。”

        王琛靠在椅子上漫不经心道:“哦?什么事?”

        “您不是要调查公司财务状况么,以前我负责这方面,多多少少知道点情况。”章前谄媚道:“如果您真的要调查,我可以把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您。”

        王琛笑了,他知道章前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如果现在章前不卖主求荣就来不及了,等到自己这边展开全方面调查,估计章前也脱不了干系。

        如果章前配合,恐怕今天晚上都不用,就能将曹丁抓进去。

        但是前提条件肯定是放章前一马。

        王琛稍微想了想,敲敲桌子道:“你不说我也能查到。”

        “我知道,我知道。”章前求生欲望非常强烈,说完这句连忙继续道:“当初我跟曹丁、许巷三个人确实在账目上做了点问题,我知道您一定会查出来,不过我没拿多少钱,大多数都是曹丁拿了去,小部分归许巷了,我拿的那些钱,撑死了判三到五年,但我不想坐牢,所以想请董事长您网开一面,我可以把那些钱还给公司。”

        “你拿了多少钱?”王琛问道。

        章前如实说道:“前前后后我总共挪用了一千万样子,我是挪用,不过曹丁、许巷他们是侵吞资产,性质上完全不一样,这些您仔细查的话都能调查出来,我不会欺骗您。”

        王琛仔细考虑了一下,挪用一千万资金,如果章前还上了,法院确实会从轻处理,到时吃不吃官司还不一定,有可能会被缓刑,就像章前刚才说的,只要愿意归还这一千万,撑死了判个三五年。

        这么一来,搞章前确实没什么意义。

        况且之前章前态度也没有像许巷、曹丁那么恶劣。

        “你把钱还上,自己辞职吧。”王琛淡淡说了句,“并且,我要求你签竞业协议,未来十年不允许从事任何珠宝行业性质的商业工作。”

        “好好好,多谢董事长。”章前大喜,急忙道:“我这就把曹丁许巷他们侵吞公司资产的事情和您一一说清楚。”

        随后,章前让王琛叫人拿来历年账本,把曹丁和许巷卖得干干净净,不得不说,这个人非常小人。

        因为章前太清楚状况了,只花了半个小时不到,曹丁和许巷侵吞了多少资产就一目了然了!

        触目惊心!

        曹丁侵吞了足足十一亿五千四百多万资产,当然,不是直接现金性质的侵吞,而是让公司购买黄金、翡翠等原料,然后利用各种手段报损之类侵吞,还有股权上有些猫腻。

        许巷侵吞的稍微少点,手段也差不多,大概侵吞了两亿多。

        至于公司为什么会负债十几亿,章前说的明明白白,账本上也记录了一些东西,公司库存里还有大概价值十二亿的黄金。

        也就是说。

        如果曹丁和许巷没有侵吞公司资产,那么西方银玉如今根本不会负债十六点七亿,相反,还会多出八九亿的资金。

        我靠!

        好大的胆子!

        王琛真的被曹丁和许巷给吓了一跳,居然侵吞了那么多资产,他毫不犹豫拿起桌子上的电话让监事部门报警了。

        ……

        这边。

        章前前脚刚刚离开。

        办公室门便被人撞开,是头发乱糟糟的曹丁。

        一名公司员工急忙解释道:“董事长,曹董非要见您,我根本拦不住。”

        “没事,你先出去吧。”王琛挥挥手道。

        那名员工带上门走了。

        屋子里只剩下王琛和曹丁两个人。

        大概五分钟前,王琛刚刚报了警,如果不出意外,最多再过十几分钟警察应该就回来了。

        正想着呢,原本不可一世的曹丁“噗通”一声跪下来了,声泪俱下道:“董事长,给条活路!给小曹我一条活路啊!”

        王琛哑然失笑,又来了,当初曹丁处于弱势的时候也跟自己自称过“小曹”,后来得势了,转而翻脸不认人,如今知道死期将近,居然又使用这一招?他感觉很好笑,靠在老板椅上也不说话,就那么静静地看着曹丁表现。

        曹丁急了,跪在地上磕头磕得邦邦响,嘴里叫道:“我知道以前都是我不对,您大人有大量,我愿意把手中的股份底价卖给您,只求您放我一条活路!求您了!求您了!”

        王琛淡淡道:“曹丁,成王败寇,我对戏耍你也不感什么兴趣,说真话,现在的你在我眼里就是一只蚂蚁,想怎么捏死你就怎么捏死你,实话和你说吧,放过你不可能,我已经报警,估摸再过一会儿警察就来了,啧啧,侵吞公司资产十一亿多,我估计你这辈子翻不了身了。”

        闻言,曹丁犹如雷击,求饶的声音瞬间没有了,整个人宛如一滩烂泥一样瘫倒在地上,完了,完了,他真的彻底完蛋了,这种事被抖落,侵吞资产特别巨大,他曹丁绝对会被判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甚至无期徒刑都有可能啊。

        如果只是判十年还好,熬十年出来,还是一条好汉。

        但侵吞公司资产肯定要归还,再加上刑法条款规定,数额特别巨大会判没收一定的财产,他曹丁真的坐十年牢出来,恐怕会一贫如洗了啊!

        看着曹丁失魂落魄的样子,王琛没再搭理,静静地翻阅公司的详细信息,既然做董事长了,这些事情肯定要处理。

        大概又过了五分钟。

        办公室门被敲响,外面跑进来四五个经侦警察,他们把曹丁带走了。

        坐在办公桌前的王琛最后看了一眼自己在现代社会遇到过最强大的对手,这是他第一次在现代社会打响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王琛眼神复杂了片刻,轻笑一声,站起身,站在玻璃窗前眺望远处的风景。

        刚才,他完全可以羞辱曹丁一番,但是王琛没那么做,不是宽宏大量,而是没必要,因为曹丁让他学会了不少东西,王琛觉得这些都是非常宝贵的东西,甚至比得到几百亿的钱更有用。

        大概占了两分多钟,王琛看见经侦警察带着曹丁许巷和章前已经走出了大门,章前因为也牵涉到一些事情,会被带过去调查一番,不过他愿意归还挪用资金,公司选择原谅,最终最多被判个缓刑,应该不会有其他事。

        ……

        与此同时。

        曹丁也绝望地最后扫了一眼办公大楼,这次他真的惨败,惨败到不仅丢了公司掌控权,连下半辈子都打进去了,此时的曹丁真的非常后悔,后悔的肠子都青了,但是能有什么用呢?等待他的只有铁窗生涯。

        谁赚了?

        哪怕瞎子都看得出来!

        曹丁不仅仅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更是夺食不成反被啄,啄的眼睛都瞎了啊!

        这一次曹丁和许巷他们真的被王琛给打疼了!或许他们从来没想过,世界上还有王琛这种软硬不吃的人!

        这货就是个臭流氓啊!

        只是曹丁和许巷发现王琛的本质太晚了,晚到连补救的机会都没有!

        ……

        晚春的夜。

        气温清爽可人。

        公司绝大多数的员工都已经走了,但是董事长办公室灯火依旧辉煌,王琛还在检阅公司的资产。

        电话响了。

        王琛一边盯着资产报告看,一边随手拿起电话,也没看是谁,按下接听键放到耳朵边上,“喂您好,我是王琛。”

        “儿子。”是母亲程琳的嗓门,“你还没睡觉呢?都九点多了!还有,我刚才听到小霞说你收购了一家上市公司?叫什么西方银玉对吧?今天晚间新闻上都报道了一些呢!”

        王琛一听是母亲,立刻抬起头笑道:“妈,我没有收购西方银玉。”

        “呃,没有吗?”程琳疑惑道。

        “我只是成为了这家公司的董事长。”王琛解释了一句。

        程琳对此并不了解,欢天喜地道:“嘿,成为董事长和收购有什么区别,公司还不都姓王了吗?儿子,你越来越出息了啊!都成为上市公司董事长了!我听新闻里说这公司什么市值好几十个亿呢,你怎么收购下来的?”

        王琛无奈笑了,也懒得纠正母亲的说法,道:“妈,具体怎么操作我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等有空回家再和您慢慢说,行吗?”

        程琳高兴道:“行行行,你早点休息,我把这好消息和你外婆外公他们说说去。”

        “妈……”王琛哭笑不得,“这么晚外公外婆估计都睡了,你明天再打电话给他们。”

        此时,电话那边传来了父亲王保国的声音,只听到他训斥道:“你就一天到晚在外面吹牛皮,巴不得让全世界知道儿子有多了不起,不怕亲戚们找上门来麻烦小琛?一天到晚添乱!”

        “你管的着吗?我儿子牛逼了还不允许我跟别人说了?再说了,现在家里亲戚谁不知道我儿子有能耐有本事,他当上市公司董事长这么大的喜事,我吹嘘一下怎么了?怎么了?”程琳真坦诚。

        王琛被逗乐了,“行了妈,你想跟谁说就跟谁说,只要您高兴就行。”

        又聊了几句。

        放下电话,王琛继续翻阅资产报告,越看他越兴奋,越来越没有睡意。

        首先,西方银玉在深镇拥有一家现代化首饰加工厂和展销厅,在云楠昆名拥有一万多平方的珠宝商店,在京城拥有一家两千多平米的珠宝商场和八百平米的翡翠专卖旗舰店,其他较小的门店大概二十多家。

        这不算什么。

        最关键的是,西方银玉拥有两个翡翠珠宝交易市场,光一个金星珠宝交易市场便价值近八亿。

        此外,公司还拥有黄龙房地产开发公司百分之一百股权和另一个台丽宫珠宝交易市场。

        三样资产加一起就价值十八亿左右了。

        另外还持有一些其他公司的证券和股票价值都不低,更别说库存里还有价值十二亿的黄金了。

        也就是说,西方银玉真实资产并不少,并且营业能力很强大,在只有二十多家门店的同时,就能够营业额达到每年几十亿,说明市场反响很好。

        王琛脑筋开始急速动起来,根据公司资产报告和一系列数据表明,如今西方银玉走入了一个误区,之前曹丁一直想要打造中国的“蒂芙尼”,盲目追求高端市场,导致发展并不快。

        而曹丁为什么一直追求高端市场呢?

        主要原因是因为西方银玉货源受限和业务局限性,一则,缅甸每年开采的翡翠就那么多,如果做中低端市场,西方银玉在货源上未必抢得过周大福、老凤祥等等大型珠宝品牌,第二个原因,西方银玉经营的业务比较单一,只是从事翡翠和黄金首饰等等,说到底还是货源的问题。

        像钻石、红宝石、蓝宝石等等货源渠道,西方银玉根本不具备。

        你缺货源?

        我在北宋拥有整个世界的珠宝资源?

        简直是天作之合啊!

        王琛觉得这次掌控西方银玉简直太值得了,是的,如今珠宝市场被几个大品牌分割了,想要进军抢夺市场非常困难,但是王琛资源多啊,完全可以适当的降低一些珠宝价格,以打价格战的方式迅速抢夺市场。

        说句不好听的话,全世界哪个珠宝商拥有的珠宝资源能比王琛丰富?

        没有!

        所以,只要他有心去做,西方银玉在短时间内成为国内最顶尖珠宝品牌,非常有可能。

        好。

        就这么决定了。

        用价格战这种最粗暴的方式掠夺市场份额!

        当然,这种方式肯定会被几大珠宝品牌商围攻,不过王琛不在乎,自己优势太明显了,根本不怕围攻,以后西方银玉就是给自己源源不断生金蛋的母鸡啊。

        王琛都已经能看到未来自己成为世界珠宝行业首屈一指擎天巨擘的样子了,虽然要走的路还很长,但拥有西方银玉以后,他已经开始起步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