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404章 曹丁我吃定了,耶稣也留不住他,我说的!

第404章 曹丁我吃定了,耶稣也留不住他,我说的!



        公证有效!

        确定是蔡琳!

        一瞬间,垂死挣扎的许巷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曹丁和章前两人的表情也好不到哪里去,都觉得憋着一股莫名的火发不出来!

        为什么蔡琳可以得到那么多票啊?她从哪里获得那么多的支持率啊?仿佛大量流通股东把票都投给了她一样?

        在搞什么啊!

        这都叫什么事情啊!

        这么离谱的事情都能发生??

        另一边情况几乎完全相反。

        只见朱女士哈哈大笑道:“蔡董!确定是你了!肯定是王董帮忙!”

        刘耕祝贺道:“恭喜蔡董继任董事,不论之前怎样,如今重新评选了董事,至少三年之内你可要高枕无忧了,王董的能量好强,居然可要帮着你起死回生,说真话,我看着都感觉有点不可思议,王董到底怎么做到的啊?”

        “谢谢,王董,太感谢你了。”蔡琳感激万分地对着王琛道。

        王琛微微笑着点点头,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纸老虎!

        许巷当时就从座位上站起来了,一双眼红通红地扭头看着蔡琳、王琛等人,他并没有说话,但是微微颤抖的双手说明他有多愤怒!

        曹丁更是气得重重一拍椅子扶手!

        有人注意到了他们的失态,不由微微摇头,心说输不起啊?

        王琛注意到了前面两人的举动,脸上笑意越来越浓了,他知道两人为什么这么生气,许巷还好说,丢了董事局席位,生气理所当然,但是曹丁可不仅仅是为许巷叫不平,而是彻彻底底的利益受到了威胁。在这次召开股东大会重新评选董事局成员之前,曹丁在董事局有三个席位,还有个中立的董事微微倾向,算起来有三个半话语权,平时说话很管用,但距离真正掌控公司还有点距离,所以在萝拉入股之后,曹丁不惜一切代价要求重新召开股东大会评选新一任董事局成员,目的不外乎在原有三个稳定基础之上,再增加一到两个属于自己的人,然而没想到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明面上曹丁还是三个董事局席位,但那半个支持者丢了!

        如此一来曹丁怎么可能不愤怒?怎么可能不火冒三丈啊?

        当然,这些都是王琛的猜测,不过他知道猜测结果相去不远了,心中冷笑,真的只是丢了“半个”支持者吗?

        之前不声不响了那么久,终于等到了今天可以爆发的日子!

        ……

        六名董事评选出来后。

        一众人离开会场,前去酒店饭厅用餐,下午还要进行董事长评选,那才是重中之重。

        饭厅里。

        王琛和朱女士等人欢声笑语。

        另一桌,曹丁等人则是阴沉着脸,只是嘴里也没有停下闲聊。

        许巷满脸失望道:“董事长,我……”

        “我懂,你放心,你失去的我一定会帮你想办法争取回来!”曹丁信誓旦旦保证了一句,随即侧头看向正不紧不慢吃菜的萝拉,用英语道:“萝拉小姐,下午评选董事长还请您助我一臂之力!”

        萝拉暂时还没有暴露,她放下刀叉,微笑着点点头道:“好。”

        曹丁松了一口气,“谢谢。”

        章前在旁边拍马屁道:“董事长,你继任应该不成问题,如今董事局我们占了三个席位,你,我,萝拉小姐,玫瑰投资那边只有两个席位,王琛、林轩,至于蔡琳如今看上去偏向王琛没事,最后很有可能会和我们投成三比三平,那么一来的话,按照公司章程,我们只能采用股东大会投票制度来产生新一任董事长,咱们这边占有百分之四十以上的股权,采用累积投票制度的话,应该能够稳操胜券。”

        “也是。”曹丁计算了一下,“王琛现在大概拥有百分之三十六左右的股权支持率,玫瑰投资自身的百分之二十七,瑞金投资的百分之四点几,还有汇金资产、西部信托和蔡琳的,加一起不超过百分之三十六,表面上看不是我们的对手,我怕就怕到时那些流通股东像评选董事的时候那样乱投票……”

        “应该不会。”章前分析道:“那些流通股东并不清楚我们真正的情况,上午把票投给蔡琳,很有可能是觉得那骚蹄子长得漂亮,女人嘛,长得漂亮本身就有优势,但下午股东会提名董事长竞选应该在你和王琛两人之间,那些流通股东不会觉得王琛也长得漂亮吧?呵呵。”

        曹丁一想也是,觉得董事局主席继任问题不大,毕竟说到底他占有的股份比较多,相对而言票数更多,只是他心中觉得有点可惜,半路杀出个蔡琳,不然许巷进入董事局的话,董事长之位哪还用让股东大会投票选出,直接董事局投票就出来了。

        一般而言,董事长由董事会选举产生。

        而西方银玉公司章程中明文规定,在全体董事人数超过三分之二同意的前提下,董事会的决议方为有效,也就是说,评选董事长的话,六名董事中需要有四票支持率。

        但是董事会名额有六个,如果遇到三比三怎么办?为了防止这种情况的出现,公司章程中规定,特别重大事项可以递交给股东大会决策。

        ……

        下午两点半样子。

        股东们再次回到会场中心。

        只不过这一次股东们并不是主角了,因为评选董事局主席是董事们投票,而股东们只是监督。

        在全体股东的目光中,王琛、曹丁等六名董事来到主席台上坐下,召开第一次公开董事会。

        男主持人按照程序对着话筒道:“经各大股东提名,本次竞选西方银玉董事局主席的人选为王琛董事和曹丁董事。”

        王琛和曹丁都站起身,示意了一下。

        下面的人已经紧张起来。

        “你们说谁能成为董事会主席?”

        “不好说,要是之前的话,我认为是曹丁,不过上午董事评选意外横生,真的很不好说。”

        “是啊,我这都有点紧张了。”

        股东们窃窃私语。

        朱女士等人也没有停下,“王董保险起见有三票。”

        刘耕叹气道:“那也只是三票,曹丁同样三票,如果董事会没有选出董事会主席,那么让股东大会投票的话,对王董很不利。”

        朱女士咂嘴道:“那也不是没希望,没看见蔡董都托了王董的福再次继任董事了么?我觉得有百分之五十概率他能成为董事会主席。”

        旁边老奚摇头道:“没那么高的概率,我之前去帮忙的时候后台看过,蔡董能当选很大程度是流通股东们投票,不过王董在董事会拥有三票,已经不败了。”

        “也对。”

        “就算不能当选董事会主席也没事。”

        大家也全接受了这个无奈的现实。

        偷冷艳技能后的王琛听力很好,隐约听到了下面朱女士等人对话的部分内容。

        三票?

        呵呵,哥们儿掌握了四票!

        已经达到董事会三分之二的支持率!

        董事长是肯定可以获选的,并且王琛志在必得,因为董事长的权利实在太大了,除了召开主持董事会会议的基本权利外,最重要的是有权提名公司总经理和其他高层管理人员的聘用、决定报酬、待遇以及解聘,并报董事会批准和备案,以及审阅公司的财务报表和其他重要报表,全盘控制全公司系统的财务状况等等功能。

        当然,董事长的权责不止如此。

        但王琛在乎的是这两点,拥有这两点权利,他便可以将曹丁的人完全发配边疆乃至解雇,还有一个,西方银玉这么大的公司,经营状况一直不错,居然会负债十几亿?他不相信公司内部没有问题,只是之前一直是曹丁在掌控公司,很多东西都捂盖子捂着,别的人无法看到,一旦王琛当选董事局主席,对不起,肯定会把任何不对劲的地方彻查到底,甚至……把曹丁送进大牢里都有可能!

        曹丁我吃定了!

        耶稣也留不住他!

        我王琛说的!

        王琛笑眯眯地看着面前的曹丁,精心布置了那么久,收获成果的日子终于到来了。

        五分钟……

        十分钟……

        时间飞快,主持人按照程序讲解了一些规则,和宣读了公司章程,王琛等人也按部就班完成一些事情。

        “好,现在我们可以开始投票了。”男主持人宣布道:“有请全体股东监督本次董事会投票结果是否公正。”

        大屏幕上瞬间出现王琛和曹丁两人的影像,在他们下面还有各自有一个数字,如今各位“0”,待会董事通票之后,会发生变化。

        “有请第一位董事曹丁先生投票。”女主持人道。

        一听,曹丁笑着对话筒说道:“那我脸皮厚点,就投给自己了。”

        男主持人道:“曹丁先生目前一票,王琛先生零票。”

        ……

        “第二个投票的是董事王琛。”女主持人道。

        王琛很沉稳道:“投给自己。”

        ……

        这两票谁都明白不会出现任何意外,王琛和曹丁都会投给自己,没有谁傻不拉几把这么珍贵的票投给对方。

        “还有四票!”

        “紧张啊,他们会投给谁?”

        “你们说王董能不能赢下这一局?”

        “我感觉希望有点渺茫。”

        “就是,玫瑰投资只有两人在董事局,难。”

        在大家议论中,男主持人念出了第三个董事章前的投票结果,“章前先生把宝贵的第三票投给了曹丁先生,如今二比一,曹丁先生暂时占据优势。”

        果然如此!

        到底是曹丁的人。

        朱女士摇摇头,“看来没什么意外了!”

        刘耕也重重叹了一口气,“是啊,估计最终结果三比三了。”

        “拖到股东大会决策董事会主席的话,对王董非常不利。”老奚一针见血道。

        “唉,硬实力还是差太多。”

        “是啊,玫瑰投资到底入股时间太短,没有经营起足够的势力。”

        有的股东替王琛惋惜,有人感叹,甚至有人认为蔡琳可能会投弃权票,毕竟他们并不知道蔡琳和王琛关系不错。

        接下来是林轩投票。

        也不出意外,投给了王琛。

        场上局势如今二比二。

        这时,轮到蔡琳投票了,当她的投票结果一出来,在场好多股东都愣住了!

        “我投给王董。”蔡琳干净利落道。

        什么?

        她投给王琛?

        台下一片哗然。

        曹丁不着痕迹眯了眯眼睛,果然如此!

        这时,只剩下最后一票了,这一票也至关重要,关系到王琛和曹丁谁能够当选董事会主席。

        曹丁和章前显得比较轻松,他们认为没有悬念。

        女主持人笑着说道:“在萝拉小姐投票之前,我先问问她会投给谁,卖个关子。”

        说着,她凑到萝拉耳边小声询问起来。

        男主持也太好奇了,同样凑过去倾听萝拉的结果。

        这不听不要紧,一听,男主持和女主持全错愕在了当场,愣了!

        一瞧见两个主持人这等模样,底下有些骚动了起来,都搞不明白出什么状况了,更加好奇了起来!

        “怎么了?”

        “投票结果会很异常?”

        “难道萝拉小姐投票给了王董?不可能吧?”

        不少人还说笑起来。

        这时,萝拉抚了抚话筒,“我把票投给……”她拉长了尾音。

        王琛聚精会神。

        朱女士刘耕他们目不斜视。

        曹丁和章前对视了一眼,一种不妙的预感猛然涌上心头!

        所有人这时也都产生了一个惊愕的念头,萝拉不是曹丁的人吗?怎么说话一点都不直接?难道要发生变故?

        果然,萝拉下一刻用英语非常肯定道:“王琛,我支持他成为公司董事会主席!”

        卧槽!

        你投给王琛??

        我靠你个七舅姥爷啊!

        台下闻声,已经惊倒了一片!

        “疯了!都疯了!”

        “她刚才说什么?我没听错吧!”

        “真的还是假的啊!她居然投票给王董?”

        “怎么可能她会把票投给王董啊!不科学啊!太不科学了啊!”

        “萝拉不是曹丁鼎力支持拉入公司当第三大股东,然后成为董事的吗?合着最后曹丁千方百计请来的助力反而成为他的致命一击?”

        “还真的是啊!这回乐子大了!”

        “你们看曹丁的脸色。”

        太多的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真的没法让人相信啊!

        在绝大多数人的想法当中,王琛能够坚持住董事局这一轮投票不出局,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然而谁都没有想到,最后关头萝拉竟然会反水支持王琛,这简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逆天了啊!

        为什么?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难道王琛你丫的会用魔法,控制了萝拉的心神,让她投票给你?

        不止是下面股东们那么想。

        曹丁脸一下子就涨红了啊,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背着无数骂名,硬是召开股东大会重新评选董事局成员会是这样的结果!最关键一点,他妈为了让萝拉成功入选董事局,曹丁把不少原本准备投给许巷的票都给了萝拉,导致许巷没有连任董事,最后尼玛反水?

        曹丁不敢置信地看着萝拉,两只手撑在桌子上半站起来,语气生硬地反问道:“萝拉小姐,你是不是说错了?你刚才是不是说不把票投给王琛?”

        王琛笑容满面看着曹丁。

        其他董事和股东包括两个主持人,则是全都看向了萝拉,他们也怀疑萝拉是不是说错了。

        然而萝拉用非常肯定以及一定的语气道:“我没有说错,我这一票投给王琛王董!”

        曹丁“噗通”一声失魂落魄地跌坐在椅子上,整个人仿佛都被抽空了力气一样。

        章前也沉默了下来。

        反倒是台下猛然爆发出一个响烈的骂声,是许巷,只见他指着曹丁怒骂道:“我草你妈曹丁,早说让你把票投给我!投给我!你他妈硬要相信这个外国女人!现在怎么样?现在怎么样了!请你告诉我!”

        曹丁被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动了动嘴唇,根本无话可说!

        王琛——这个被曹丁和他们派系几个人认为吃定、即将被赶出公司的人!用实际行动成功当选董事长扇了他们所有人的脸!而且是那种一巴掌一巴掌地连续扇!真的脸都肿了啊!曹丁千辛万苦算计,结果却为王琛做了嫁衣!这还不够打脸?说把曹丁他们绑在树上用鞭子抽都不为过了啊!甚至还形容轻了!

        驱除王琛出公司?

        各种阴谋诡计横出?

        曹丁章前他们回想起之前的种种举动还历历在目,一想到这事,整个曹丁派系的所有人脸都绿了啊,他们这回真的丢人丢大了!

        《千辛万苦替别人做嫁衣?》

        他们仿佛看到了明天早上报纸的新闻标题!

        直到现在曹丁等人都不明白萝拉最后时刻为什么会反水,明明表面上萝拉和王琛半点关系都没有,为什么会反水?

        朱女士和刘耕更是没想到这样的结果,他们全都惊喜的差点蹦起来,他们非常乐意看到这个局面,是该有个人站出来杀一杀一手遮天的曹丁派系气焰了,平日里,曹丁仗着势大,总是不把一些小股东放在眼里,乃至朱女士曾经差点都和西方银玉打官司了,现在她看到这种结果,就感觉六月天里喝了冰镇酸梅汤一样,爽,从脚底跟爽到了脑门啊!

        刘耕等一众被曹丁欺负过的小股东们也是如此,他们太激动了!

        幸好王琛太争气了!他们是不知道王琛怎么说服萝拉把票投给他,但是,刘耕等人就是觉得王琛了不起,全都在心里竖起了大拇指!

        好样的!

        手段简直太狠了!

        要么不出手,一出手,直接让曹丁派系毫无还手之力,这才是真正的枭雄啊!

        男主持人一举话筒,“让我们恭喜王琛先生以压倒性的票数成为西方银玉新一届董事长!”

        掌声爆发了!

        “王琛先生,您当选董事长,请您发表一下就职宣言吧。”女主持人笑道。

        王琛从容不迫地站起身,“好。”

        到这里就算完了吗?

        不!

        还没完!

        王琛拿着话筒笑吟吟道:“算上西方银玉,如今我已经是三个公司的董事长,分别是玫瑰投资、泰国天宇轩拍卖行和西方银玉,不过呢,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我还是第一次当,有些不熟悉,如果说错什么话,还请大家担待一些。”当几个公司董事长没问题,只要不是法人就行,按照国内的规定,一个人只能当一个公司的法人,所以王琛哪怕当十个公司董事长都没事,因为公司法人不一定要董事长担任,也可以是总经理。

        “啊?”

        “天宇轩拍卖行也是他的啊?”

        “我靠,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啊!”

        “王董看上去二十五岁都没到吧?居然三个公司董事长了?”

        “牛逼啊!”

        好多人都第一次知道王琛的履历,听完后都纷纷表示吃惊,没办法,王琛的年纪太轻了,但偏偏,人家拥有足够的实力!

        王琛不紧不慢的说道:“既然我担任了西方银玉公司的董事长,肯定要为每一个股东谋取福利,尽忠职守,下面我宣布几件事。”

        朱女士竖起耳朵。

        台上。

        曹丁听了,见到王琛没有立刻发难,暂时松了一口气,他知道王琛如今在董事局拥有四票,以后在公司他曹丁不会有好日子过,都已经在想退路了。

        章前低头不语。

        还有下面的许巷已经愤怒的眼睛都红了,他倒不是愤怒王琛当选董事长,而是愤怒曹丁有眼无珠,居然宁愿相信一个外人也不相信立下汗马功劳的他,导致公司大权旁落!

        ……

        刘耕好奇道:“王董会说什么呢?”

        “不知道,安静听下去就知道了。”朱女士目光闪烁。

        老奚插了句,“刚刚上任,肯定是太平笙歌,应该不会新官上任三把火。”

        旁边有个股东赞同道:“是啊,公司稳定最重要,我估计王董短时间内不会拿曹董怎么样。”

        ……

        蔡琳和林轩也在小声说着话。

        “林董,王董和你说过什么吗?”

        “没有,甚至今天我能当选董事都没提前知道,董事长只说会在我和成明之间诞生一个。”

        “哦,那猜不到王董说什么了。”

        ……

        除了他们这些人外,还有些股东却笑了起来。

        “应该是老一套。”

        “嗯,就像八股文那样华丽致词一番。”

        “是啊,刚上任什么都不熟悉,能说什么?”

        这些股东们随意聊着。

        ……

        各家议论。

        王琛却心无旁鹫,在这一片不算特别安静的氛围下,在这一片公司所有股东荟萃的现场,王琛淡淡道:“接下来的事情还需要曹董他们配合一下。”

        大家一听,果真如此,是示好吗?冰释前嫌?

        下一刻,王琛的话就把在场所有人都听傻了,他语气很轻道:“我担任董事长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审阅公司的财务报表和其他重要报表,把最近几年的账好好理一理。”

        审阅公司财务报表?

        把最近几年的账好好理一理?

        这叫什么事?不是董事长应该做的事情吗?

        好多人一下子交头接耳起来,根本没有回过神!

        王琛还在继续,发出一声冷笑,“如果按照公司正常经营情况来看,公司根本不可能负债十几亿,我觉得里面可能出现了一点点问题,所以,我会追查到底,一旦发现任何问题,会第一时间移交给公安系统,公司全体股东的利益谁都不能触碰!”

        说到这里,王琛猛然间用非常冷然的语气,大声道:“包括我这个董事长在内,如果谁触碰了任何一个股东的利益,我一定会亲手把他送进大牢里!!”

        大家全目瞪口呆!

        面对一片寂静无声、惊呆了的人群注视,王琛放下了话筒,回到了座位席上。

        他相信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全体股东都明白什么意思。

        是的,王琛是故意当众说出来,因为他要全盘掌控公司,让曹丁跪下来求自己,他非常确定,公司负债十几亿曹丁肯定有问题!

        当然,要是没问题,自己说这些话也没有什么问题,哥们儿说的就很清楚,为全体股东谋福利,有什么问题吗?

        他心情好得很,要是曹丁真有问题,王琛相信,不用多长时间,曹丁会自己找上门来!

        ……

        然而,曹丁的求饶比想象的还要快!

        只见王琛说完这些话之后,曹丁脸色猛然一变,然后站起身来,道:“我有话说。”

        所有股东都瞧了过去。

        只见曹丁深吸了一口气道:“大家都知道我有心脏病,身体经常不适,恐怕很难担任公司董事这么重要的职务,我决定趁着全体股东都在,宣布辞去公司董事的职务!”

        求饶!

        这是赤裸裸的求饶!

        曹丁的意思表达的非常明显,他把公司所有权都交出来,让王琛放他一马。

        几乎每个人都看得出来!

        所有人都刷地一下看向了王琛,想听听他会不会放过曹丁。

        其实曹丁愿意把所有权都交出来,一般人都愿意放过,毕竟王琛的目的不外乎掌控整个西方银玉。

        可是王琛再一次让他们失望了,他坐在那边对着话筒回了一句,“不管公司的人员构成如何,只要我当董事长一天,就会给全体股东一个最透明的财务报告!”

        不愿意放过曹丁!

        是的,他要直接一棍子打死曹丁!

        ……

        话说完了。

        已经成功担任董事局主席的王琛一刻都没多留,站起身来径直离开,只留下一个背影和一片哗然的上百名股东!

        我靠!

        这是要赶尽杀绝啊!

        公司财务有没有问题下面哪个股东心里没点数?不然最近四五年只分红一次?不然公司每年营收情况明明不错,可能负债十几亿?只是他们苦于没有公司管理权,很多事情都被捂着,根本没办法查出来,如今,王琛当选董事长,要替他们这些明知事实却被蒙蔽的股东们出头了!

        “我勒个去!”

        “这也太霸气十足了!”

        “王董疯了啊?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是啊,公司管理层很多都是曹丁的人,王董要是这么做,很有可能让公司运营陷入瘫痪之中啊!”

        “闹大了,这次事情彻底闹大了,不管公司运营会不会陷入瘫痪之中,有一点我敢保证,曹丁这次恐怕真的要栽了!”

        “新董事长手段这么狠?”

        股东们全都喧哗不止,有些人觉得解气,有些人则是担忧公司运营。

        但有些人就不太一样了。

        朱女士听得下巴差点掉了,然后猛地一拍脑门道:“我就说王董不会这么轻易罢休吧!我就说了吧!和睦相处?曹丁之前怎么对他的?不报仇才怪!”

        刘耕:“……”他已经不会说话了。

        台上的林轩和蔡琳也懵了,刚才他们都以为王琛要收拾曹丁也会等到公司稳定下来,况且后来曹丁都愿意辞职保命了,这种利益交换谁都会答应,谁曾想,王琛依旧要赶尽杀绝!

        蔡琳一身大拇指道:“王董好气魄!”

        林轩吸了吸气道:“我们董事长果然威武!”

        是啊,刚一上任就要弄死上一任董事长,这种事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在场任何人都敢保证,换了第二个人,绝对干不出这种事!

        蔡琳笑眯眯道:“王董这事做得漂亮,我觉得舒坦。”

        林轩笑了笑,“蔡董,你觉得舒坦,有人可能觉得并不舒坦哦。”说着,他看向了对面的章前、曹丁二人。

        果不其然,曹丁派系的人都要气疯了!

        许巷就不用说了,跟在曹丁后面忙上忙下,最终还把董事席位给丢了,这已经让许巷憋着一股怒火,现在王琛又来了这么一个狠招,要彻查之前的财务,这简直是要他们的命啊!许巷可没少跟在曹丁后面利用公司权利替自己谋福利,此刻,他已经开始坐蜡了,今天过后,不,不用到明天了,估计王琛连夜就会开始彻查公司财务,里面很多猫腻藏不住,他们真的可能要吃官司啊!

        不过许巷还算好,相对来说算好的,毕竟当初权利也没那么大,能替自己谋福利并不算太多。

        最值得注意的是曹丁,当初他是董事长,又是第一大股东,暗中利用公司的力量谋私了许许多多的福利,这些都经不起查,王琛如今无论如何都要彻查,他曹丁捂着的盖子被掀开,判十年都不多!

        “这个混蛋!这个混蛋!”曹丁脸色苍白,气得嘴皮子都在哆嗦,他是真的要气疯了,都控制不住骂出了声,真的被王琛气死了,肺都快炸了,结果或许是怒极攻心,曹丁一口气没喘上来,心脏病又犯了,居然直挺挺倒下去!

        旁边的章前眼疾手快,见到曹丁摔倒在地上,慌忙上前扶住,“曹董!曹董!”

        “哎哟!”

        “曹董!”

        “快来人啊!快来人!”

        “先交救护车!曹董肯定心脏病犯了!”

        “他的速效救心丸呢?应该在兜里,快拿出来喂他吃下去!”

        这边顿时乱成一锅粥,附近四五个人围过来帮忙。

        吃了药以后,曹丁勉强没什么大碍了,但医院肯定要去的。

        这个插曲更让大家无语的很。

        曹丁也感觉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只是现在不是考虑丢人不丢人的事情,而是要想着保命啊!

        不行!

        得去求王琛!

        哪怕跪下来求也要求他不要彻查啊!

        曹丁挣扎着推开一众人,跌跌撞撞朝着外面冲出去,他必须追上王琛,求王琛放他一条生路,必须!

        股东大会已经结束,但是所有的股东都没有在意其他的事情。

        王琛不声不响来了个惊天大反转!

        王琛一个人把西方银玉掀的天翻地覆!

        什么叫狠人?

        这就叫狠人!

        还有什么比不动则已一动一动则雷霆万钧来得更狠?

        而且这还不是一般的狠,不是那种让人窝火、生气几下就行了!

        王琛的狠是不留余地,直接要把人一下子按死在地上的那种,今天公司所有股东们都见识到新任董事长的手段有多凶猛!

        这就是枭雄中的枭雄!

        平时不展露山水!

        关键时刻将人一击毙命!

        王琛今天用实际行动告诉现场每一个股东,西方银玉迎来了一位魄力惊人、手段狠辣的大主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