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399章 演戏


        半夜的时候。

        王琛开着租来的卡车把翡翠交付给了萝拉。

        翡翠的密度大概是每立方厘米三点三到三点六克之间,一万斤翡翠的话,差不多相当于一点五、一点六立方米样子,看上去并不是太大,可是重量大,像一般的面包车根本承受不住这么多重量,毕竟像长安面包车之类载重量才一千七百多千克,差的太远。

        和曹丁通了一个电话之后,王琛更加下定决心要搞死对方了,从私人角度来说,两人是有仇,但从公事上来说,像王琛这么大的股东,在遇到融资稀释股份的事情,有权第一时间知道。

        西方银玉没打电话来,可以理解。

        王琛主动打电话过去,曹丁还是遮遮掩掩,只能说做的太过分了。

        但是戏还得演下去。

        一定要让萝拉顺理成章入股,自己又要表现的非常不情愿、甚至拒绝,不然容易露出破绽。

        很简单一个道理,王琛之前表示自己手头有大量翡翠,偏偏拒绝了西方银玉请求供货的要求,如果转而表现的和其他股东们一样,巴不得萝拉翡翠入股“解救公司”,哪怕傻子都知道有问题啊。

        所以这场戏不仅要演,还要演的精彩。

        夜里,王琛和萝拉打了一炮,然后在床上腻歪了一阵子,商量关于接下来的事情详细对策,一直到凌晨两点钟左右,他才开着卡车离开。

        ……

        第二天上午。

        西方银玉总部员工们忙的热火朝天。

        “师傅,今天公司好像很忙,是不是有什么贵客来了?”王琛路过门口的时候询问门卫,他知道整个公司绝大多数的人都以曹丁马首是瞻,所以跨进公司大门的那一刻起,王琛就得开始展现自己精湛的演技,好像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一样。

        “王先生,我不知道啊。”门卫有些紧张道。

        王琛嗯了一声没说话,直接往里走。

        等到他跨出去没几步,门卫立刻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打内线,“喂,秦秘书,玫瑰投资的王董来了。”

        王琛当然不知道门卫的举动,大概一两分钟后,他已经来到电梯口。

        刚按下电梯。

        电梯就下来了,然后公司董事之一的许巷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看到王琛的表情一点都不显得意外,只是眼神里有点慌乱,甚至还主动打招呼道:“哟,王董您来了怎么也不说声,我好让人去接您呐。”

        王琛直接走进电梯了,按下楼层,淡淡道:“正好这两天没事,特地来公司看看情况,我作为第二大股东,总得有权利了解下公司运营,你说对吧?”

        许巷似乎是为了阻止王琛撞见萝拉,表面上态度好的不得了,笑呵呵道:“对,对,王董说的有道理,我们作为公司董事,肯定也会对股东负责,既然王董有兴趣了解公司状况,要不去办公室,我拿点业绩报表、财务报表之类给您看看?”

        电梯到了,门开。

        王琛毫不犹豫拒绝,“我就四处逛逛,你忙你的。”

        “别啊。”许巷有点急了,上前拉着王琛各种想支开。

        但王琛就是不听,在办公区域转悠着。

        不多时,王琛来到了会议室,听到里面一阵欢声笑语中夹杂着英语,心说就是这里了。

        ……

        会议室里。

        以曹丁为首的西方银玉董事会、高层等十几个人正坐在左侧,而萝拉和四五个不知道哪里找来的老外坐在会议桌左侧。

        王琛没管后面焦急的满头大汗的许巷,直接推门进去,“曹董,在忙呢?”

        刷。

        整个会议室里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他。

        萝拉看了一眼后为了不露出破绽,立刻收敛起目光,询问曹丁道:“这位是?”

        曹丁和其他西方银玉的高层们则是一下子全都紧绷奇身子,不少人脸上还透露出一丝慌乱,好像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被撞破了一样。

        “这是我们公司的第二大股东玫瑰投资的董事长王琛王先生。”曹丁硬着头皮回答道,他真的没想到王琛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萝拉按照剧本笑着说道:“既然是公司第二大股东,那么一起坐下来谈谈吧。”

        曹丁干笑道:“没必要吧,我们董事局……”

        “诶,曹董,你什么意思?难道公司有什么事情我还不能知道的吗?”王琛假装显得非常不爽,直接走了进来,拉了一张椅子在曹丁的旁边坐了下来。

        公司董事章前和其他几人对视了一眼。

        唯独蔡琳对着王琛微笑着点了点头。

        “没,没什么不能让王董你知道的。”曹丁说这句话的时候没什么底气,甚至还不着痕迹朝着王琛后面的许巷瞪了瞪眼睛,好像在说为什么没有阻止。

        许巷一脸苦笑,没吭声,同样找了把椅子坐下。

        王琛看了看萝拉和四五个老外,清了清嗓子道:“曹董,这位女士是谁?和我们公司要进行什么业务往来吗?”

        曹丁支支吾吾道:“是有点业务往来,那什么,要不你先出去逛逛,等我和萝拉小姐谈完业务再跟你详细汇报下?”玫瑰投资作为第二大股东,曹丁是董事长,用汇报这个词倒也没什么不妥,但是语气上的示弱,已经说明他有多心虚了。

        王琛坚持道:“我旁听一下吧,你们谈,我不插话发表什么意见。”

        本来这件事就瞒着玫瑰投资,他们哪里肯当着王琛的面谈啊。

        幸好萝拉是王琛的人,她虽然听不懂中国话,但是看几个人的表情已经隐隐有点数,故意开声道:“曹董,我们继续谈翡翠入股的事情吧。”

        王琛一听,露出错愕的表情,开始发难了,“翡翠入股?曹董,我没有听错吧?”

        曹丁看看其他董事高层们,眉头一簇,“这件事我们董事会和萝拉小姐谈好之后,会递交给股东大会投票表决,王董,你能不能让我们先把事情谈完?”

        王琛笑了,“等你们谈完再递交股东大会投票表决?那我想问问,我这公司第二大股东算什么角色?连有人入股这样的大事都不能知道?”

        曹丁似乎不太满意王琛的反应,“我又没说不让你知道,只是时间问题,我这边还没和人家谈完,怎么知道人家到底愿不愿意入股?要是不愿意入股,先和你说了,回头不是尴尬吗?”

        我尴尬你妹啊!

        你丫强词夺理蒙傻子呢?

        要不是萝拉是自己人,王琛提前知道了一些事情,恐怕真的被人卖了还蒙在鼓里,确实,很多公司决策是应该管理层先行决策,然后再递交股东大会,但涉及到股权的问题,这种事根本不应该管理层先和对方谈好了再告知股东大会,其实从现场状况也看得出来,各大股东都来了,比如说瑞金投资的朱女士、比如汇金资产和西部信托等等,全都在现场,嚯,要是真的像曹丁这么说,为什么这些股东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这些股东家里没茶喝了,特地跑到公司来喝茶,又恰巧碰上了管理层和萝拉商量融资的事情?只要是个人都明白曹丁等人是在强词夺理,是在隐瞒事情真相。

        还等你们谈好了股东大会通知我?当我傻啊!

        你们要是和萝拉已经谈好,回头暗地里再串通一下,先行发出公告,表示这次翡翠入股是有利于公司的事情,到了股东大会上,我还有个毛发表意见的权利?还不是任由你们宰割!?

        王琛知道以曹丁为首的董事局高层们在坑自己,也幸亏这是他设计的圈套,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就比如这次萝拉会以一万斤翡翠获取百分之十的股权,之前说过,这相当于融资,到时势必会稀释每个股东的股权,像玫瑰投资拥有西方银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到时会被稀释百分之三的股权,只剩下百分之二十七。

        这没什么。

        有什么的是,要是萝拉不是王琛的人,等于曹丁一下子增加了百分之十三的投票权,百分之十是萝拉的,剩下百分之三是王琛失去的。

        不是坑人是什么?

        哪怕是在表演,王琛依旧有点气愤,直截了当道:“不好意思曹董,我觉得翡翠入股这样的大事,应该先召开股东大会,投票通过之后,才能和别人谈。”

        曹丁抬了抬眼皮子,脸色有些不太好了,“我们也是为了公司好,公司股东不仅仅是玫瑰投资一家!”

        许巷同样语气不善道:“王董,你是不是想阻止我们管理层替股东谋福利啊?”

        作为曹丁忠实的狗腿子,章前顿时阴沉着脸看向王琛,语气很冲道:“王董,你们玫瑰投资只是大股东之一,暂时还没有人进入董事会,就算有,像这种事,也应该董事会投票通过,然后再递交给股东大会,我们现在正在和萝拉小姐谈关系到公司生死存亡的事情,有什么事能不能等我们谈完再说?要你实在不乐意,可以让玫瑰投资撤股啊。”

        话说的冲得很。

        摆明了是想萝拉入股,然后他们以为曹丁在股权结构上话语权大增,不把王琛放在眼里了。

        不听这话还好,一听王琛就气笑了,哥们儿跟你们谈章程,你们跟我论歪理?什么时候涉及到股权的事情光董事局就能做主了?除非公司像阿狸巴巴那样是合伙人制度,有明文规定部分合伙人经营,其他合伙人仅出资并自负盈亏,但西方银玉根本没有这条规定,也就是说,股权问题,必须递交股东大会,如今,曹丁他们混淆了程序,要等到所有的事情都办妥了,最后再递交股东大会,尊重股东吗?哦,其他股东都在场,唯一不尊重且对不起的就哥们儿的玫瑰投资?

        王琛心中不屑这群人打的小九九,但演戏要演全套,他敲了敲桌子,认真道:“我要求召开股东大会先把这件事投票表决过后,你们再能和萝拉接触。”

        章前瞪圆了眼睛,“有必要小题大做吗?”

        王琛冷着眼眸子看他,“股权问题是小题吗?啊?”

        许巷看看他,“王董!你真要先召开股东大会?”他其实并不意外王琛要求召开股东大会,要是不召开才奇怪呢,反而会怀疑王琛是不是和萝拉窜通好来坑公司,毕竟王琛之前刚刚入股,公司这时候又缺少翡翠,萝拉那么巧带着翡翠想入股?

        但是王琛这个举动,打消了许巷等人的怀疑,他们觉得王琛恼羞成怒到了极点,所以和众人唱反调,自然,他们心中暗暗得意,幸亏找到了萝拉这样的合作伙伴,看你王琛以后还怎么拿翡翠来拿捏公司股东。

        他们比较激动的争论,可能动作有点大,路过走廊的有几个员工不由自主朝里看过来。

        曹丁反而笑了,似乎很大度道:“王董年轻气盛,好吧,你要召开股东大会我满足你,不过萝拉小姐既然来了就是我们公司的客人,不能让别人白跑一趟,你可以在旁边监督我们谈的进度,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我让人都记录下来,回头递交股东大会,行了吧?”

        话说到这里,王琛本来就是在演戏,当然不可能不同意,他只是假装气得不轻,在那边哼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随后曹丁等人继续和萝拉商谈翡翠入股的事情。

        本来按照曹丁等人的意思,是想每个股东平摊点股份出来,直接稀释股权。

        但是王琛肯定不会同意,他之前就有方案,硬是要求公司以定向增发股权的方式递交给股东大会,像这种非公开定向增发,股权都是非流通,只会增加到总股本里面,不会进入股市,有一个好处就是,王琛等其他股东们不用出让手头的股数,只会稀释股权。

        最后方案定了下来,曹丁表示三天后召开股东大会,先投票表决,通过再和萝拉继续接触,不通过这件事就此为止。

        王琛知道,要是曹丁不使手段,直接把这份报告递交给股东大会,肯定达不到三分之二的支持率,毕竟玫瑰投资手里握着百分之三十的股权,只要再有百分之三点三四的股东不同意,基本上这个方案就凉了。

        但要是背后使手段就不一样了,基本能成,比如购买股权委托书,比如提前渲染本次萝拉翡翠入股对公司有多大的好处等等,王琛相信,曹丁提议三天后,肯定是想背后搞动作,只是明面上找不出任何毛病来,毕竟召集股东需要时间,一般都要提前半个月或者更久,三天已经很给面子了。

        谈完事情后,萝拉带着人走了。

        曹丁为首的一帮董事局成员、高层们也没有再理会王琛,起身直接走了。

        反倒是朱女士留了下来,低声道:“王董,需要我在股东大会上投反对票吗?您占了百分之三十股权,我这边有百分之五点几,已经足以驳回本次提案了。”前阵子卖八千八百万股给玫瑰投资,王琛又许诺了好处之后,朱女士彻底站到了王琛这边,相比较靠上李则凯这颗苍天大树,在西方银玉百分之五点几的股份算什么啊?

        但要是这么一来,朱女士作为站在自己这一方的事情会被暴露出去,王琛还不想现在让曹丁们知道,他想留到自己争权夺势的时候再让朱女士站出来。

        况且,要是朱女士真的投反对票,哥们儿的计划就失败了。

        王琛微微一笑,摆摆手道:“不用,你投支持票就行。”

        朱女士愣了一下,随即大喜道:“您是说?”

        王琛笑眯眯地看看她,“我可什么都没说。”

        是啊,好钢的用到刀刃上,尽管背后使小手段让萝拉成功入股吧,我就想知道等到哥们儿争权夺势的时候萝拉站自己这一边,曹丁会心塞到什么地步,会不会脸都变绿了呢?

        王琛饶有兴致地期待了起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