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393章 马什么梅


        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

        曹丁也不例外,从刚开始王琛主动透露切出大量翡翠后,他便心中一动,觉得王琛这次入股西方银玉是为了脱手大量翡翠。

        是的,曹丁一开始跟王琛不对付,其主要原因是生怕大权旁落,毕竟公司是他和他父亲两人一手创办。

        至于在缅甸和王琛发生的矛盾?

        从个人意义上来讲,曹丁心里肯定是不爽的,但是在公司生死存亡之际,这些个人恩怨变得无足轻重,他是一名商人,俗话说商人逐利,只要足够的利润,别说他和王琛有矛盾了,哪怕王琛把他家烧了,曹丁也得笑脸相迎啊。

        这也是为什么王琛主动提起大量翡翠后,曹丁态度变化这么快,准确说,曹丁以为王琛提起翡翠,是想借钱入股,借助西方银玉的销售渠道脱手翡翠,并不是真的想争大权,这对于西方银玉和王琛来说是双赢的,自然,想要挽救公司的曹丁得表现出足够善意示好,比如说刚才主动吹捧王琛在缅甸赌石的神迹。

        相逢一笑泯恩仇嘛。

        至少曹丁是这样想的。

        如今听到王琛这么问,看到大家都投来询问的目光,曹丁沉吟片刻,然后点点头道:“确实,如果瑞金投资愿意出手八千八百万股,由玫瑰投资来收购比较好,朱总,我放弃优先回购你手头股份的协议,我询问一下董事会其他成员,你们对瑞金投资转让股份给玫瑰投资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

        “同意。”

        “再好不过了。”

        蔡琳、许巷还有其他三个董事都答应了下来。

        西方银玉总共有六个董事,其中曹丁和他的人占了三个席位,一般情况下,只要曹丁通过的方案,能够迅速占据三票,剩下的只要有个人稍微倾向点,基本上方案就能通过。

        而这次,西方银玉六个董事会成员出奇的一致,因为他们都巴不得王琛入股。

        见到董事会集体通过,曹丁比较满意道:“王董,我们这边拿出个董事会会议章程出来,回头要向工商备案,具体股东义务和权利,等我们章程做出来再慢慢协商,你先和朱总私底下聊一下股权转让的附加条件,这是瑞金投资和玫瑰投资私人业务,我们董事会就不参与了。”

        “好的,谢谢曹董。”王琛点点头道。

        西方银玉谈判团队和董事会成员迅速撤了出去,做章程的做章程,忙其他事情的忙其他事情。

        会议室里只剩下朱女士和玫瑰投资的人。

        陈智霖主动向朱女士询问道:“朱总,股权转让您还有什么附加条件可以提出来,我们磋商下能不能接受,要是没有的话,那咱们可以签订股份转让协议了。”

        朱女士脸色阴晴变幻不定,犹豫片刻,她苦笑着说道:“本来我是很想出手西方银玉的股权,刚才听王董这么一说反而不太想卖了,可是我又知道,如果我不卖的话,王董一定不会把翡翠卖给公司,对吧?”

        王琛笑眯眯地看过去,“其实一开始我是想向你们全体股东收购这八千八百万股,每人均摊点,只是没想到瑞金投资想要割肉撤股。”

        朱女士颇为无奈道:“我说我后悔了,想要跟王董您合作下去,您觉得可以吗?”

        她话里的意思王琛听得明白。

        无非是说,能不能把曹丁等大股东叫回来,重新商议股权转让的方式,就像王琛说的那样,每人均摊一些。

        如果朱女士个人觉得面临两个难堪的局面,一,如果瑞金投资不出售股份,王琛的翡翠不会进场,二,如果瑞金投资出售股份,总有种便宜了曹丁等其他股东的感觉,好像是自己割肉成人之美一样。

        任谁都觉得不舒服啊。

        但是朱女士别无选择,要么出售股权回本一些,要么鱼死网破,握着这些股权阻止玫瑰投资进场,惹怒了王琛,那时,也不用想翡翠不翡翠了,西方银玉只会和之前一样,慢慢走向死亡。

        所以朱女士主动用商量的口吻和王琛提议,想要继续当第三大股东跟在王琛后面赚钱。

        王琛稍微想了下,要是直接拒绝,或许朱女士心里有所不适,从而提出一些稍微过分的股权转让条件,他决定稍微透露点风声,朝着外面看了看,确定没有其他人过来,王琛压低声音道:“朱总,说真话,你对西方银玉什么看法?”

        朱女士愣了一下,随即颇为无奈道:“刚开始入股的时候印象挺好,后来公司业务下滑,我又出售了部分股权,和曹丁等其他公司大股东闹得挺不爽,还差点因为某些事打官司,这些新闻上都报道过,你应该能够搜得到。”

        李则凯也嗯了一声,补充道:“这些我之前搜集西方银玉资料的时候都看见过,朱总确实和曹丁等股东不和。”

        既然不和,那没什么不能说的了,王琛没再犹豫,笑眯眯道:“朱总,我觉得你这个时候股份脱手是最好的选择。”

        “什么意思?”朱女士没听懂。

        别说她了,除了李则凯稍微了解点情况外,就连陈智霖和玫瑰投资谈判团队的其他人都被王琛的话弄得有点懵。

        王琛目光深邃道:“因为我根本没想把翡翠卖给西方银玉。”

        “啊!?”朱女士一脸吃惊的看着王琛,难以置信道:“可是刚才您……”

        王琛笑了笑,“你是说刚才我主动提起来手里有大量翡翠,是吧?”

        朱女士点点头。

        王琛嘿了一声,“那我主动表明过这些翡翠会卖给西方银玉吗?我可是一个字都没提。”

        朱女士:“……”

        陈智霖:“……”

        谈判团队其他人:“……”

        妈的,好像仔细一想是这么回事。

        刚才王琛至始至终都在说自己有多少翡翠,压根没提过入股以后一定会把翡翠卖给西方银玉,之所以大家都认为王琛会把翡翠卖给西方银玉,全都是他们自己认为。

        没办法啊,一般这种情况,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认为王琛主动提起大量翡翠的目的是要卖给西方银玉啊。

        汗。

        你可真够坏的。

        陈智霖和朱女士等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王琛,心说你这人够缺德啊,左一句翡翠,右一句五十吨,给足了曹丁他们信心,结果回头来一句,压根没想过卖给西方银玉?这是多缺德的人才能做出来的事情啊!

        甚至朱女士有点想不通道:“王董,您这么做可有点损人不利己,有什么目的吗?”

        “暂时没法跟你说,反正这方面我不会骗你。”王琛应付了一句,然后道:“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相信我,如果你相信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个承诺,未来瑞金投资和我们玫瑰投资可以进行一些合作,保管你有钱赚,李则凯先生的能力你应该知道一些吧?他是我们公司的大股东。”

        其实从一开始成立玫瑰投资开始,李则凯就知道他是公司的“招牌”,如今被王琛拿来当承诺,半点意见都没有。

        反倒是朱女士一听,顿时受宠若惊道:“当真?”

        “当真。”王琛很肯定道。

        朱女士没再含糊,毫不犹豫道:“行,本来我也没有什么其他附加条件,只想尽快套现离场,而且这次出手八千八百万股的话,瑞金投资在西方银玉还有六千九百九十五万股,大概还有百分之五点一八的股份,咱们签合同吧。”

        还有百分之五点一八的股份?

        王琛眼前一亮,朱女士和曹丁等人不对付,如今自己又承诺未来带着对方一起赚钱,那岂不是说,等到以后自己争权夺势的时候,股东大会上又多了一股支持自己的力量?

        漂亮!

        幸亏今天坦诚相待。

        王琛十分满意,然后让陈智霖和朱女士又商谈了一些细节方面的事情,双方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

        企业的股权转让款支付一般在签订合同后支付一部分,在办理完毕变更手续后支付一部分,在企业证照交割后交付一部分,最后保留一部分尾款。

        所以这五亿的资金,王琛不需要一下子拿出来,可以分成几期。

        协议签订完毕。

        玫瑰投资又和西方银玉的董事会商量了一些细节,最后约定好后天召开股东大会,走个过场,把股权转让协议的内容确定下来。

        ……

        隔日。

        西方银玉股东大会顺利召开,其实就是大股东们之间走个过场,毕竟光王琛、升宁实业和瑞金投资三方加起来已经占了公司百分之六十六以上的股权,再一些流通股东们同意,很轻易达到了三分之二表决同意。

        当股东大会结束以后,玫瑰投资和西方银玉的人拿着材料前去工商变更股东和其他方面的信息。

        中午时分。

        皆大欢喜的一群人在鄂州最好的饭店里聚餐,顺带着欢迎玫瑰投资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嗯,升宁实业占股百分之三十一点四二,依旧是最大股东,其次便是玫瑰投资,正好百分之三十。

        聚餐当中。

        西方银玉的人喜气洋洋。

        “来来,王董李董,我敬您们一人一杯。”

        “哈哈,有玫瑰投资入股,我们公司肯定会越来越兴旺。”

        “那可不是么,等到公告一发出去,公司股价肯定会大幅度上涨,毕竟李董乃是世界级大人物,入股咱们公司本身就是一件大利好消息,王董又有大量翡翠,完全解决了我们公司最大的难题啊,哈哈。”

        许巷、章前等公司股东们别提多高兴了,一个个拉着王琛和李则凯吹捧。

        就连一向和王琛不对付的曹丁,此时都红光满面,在和王琛碰完杯子一饮而尽后,他脸上堆满笑容道:“王董,既然玫瑰投资已经成功获得公司百分之三十股份,您看这翡翠……”

        王琛已经吃饱,打了个饱嗝,侧头看向曹丁,眨眨眼道:“翡翠怎么了?”

        当这句话一出,现场火热的气氛猛然一收。

        许巷和章前等股东董事们惊疑不定地看向王琛,什么意思?

        曹丁也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以为自己没说清楚,他搓搓手,笑着说道:“那什么王董,您也知道公司最近业务受阻,其主要原因就是没有翡翠供应,恰巧我们公司主要业务就是翡翠和黄金饰品等成品销售,对不对?”

        王琛颔首道:“嗯,我知道。”

        你知道就好。

        许巷、章前等人再次露出笑容。

        曹丁也松了一口气,继续说下去道:“正好您手头上有大量翡翠,又是公司大股东,您看咱们是不是谈谈翡翠的采购价,呵呵,王董啊,您作为公司大股东,我们都是自己人,可要给公司一个最优惠的价格。”

        对啊。

        你可是公司大股东。

        没理由不给公司最优惠的采购价。

        许巷、章前他们都开始浮想联翩了,要是王琛能够以低于市场价百分之十……不,百分之五的价格,那么公司一年利润就能多出好几个亿,到时年底财报一出,股价还不得蹭蹭蹭往上涨?他们能想要套现的话,能多赚不少钱呢。

        然而让他们愕然的是,王琛似乎没有听清楚,反问道:“什么采购价?”

        曹丁一蹙眉头,以为刚才语速太快王琛没听清楚,再次道:“你手头上的翡翠采购价啊。”

        “哦。”王琛微微点了点头,就在众人以为他听清楚的时候,再次问道:“什么翡翠采购价?”

        曹丁:“……”

        许巷:“……”

        西方银玉其他高层:“……”

        你特么耳背啊?连着说了两遍都没听清楚?

        此时,西方银玉的股东董事们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了,曹丁都说得这么仔细了,王琛不可能听不懂。

        难道王琛真的想对公司见死不救?

        应该不会吧,毕竟玫瑰投资砸下去二十三亿收购了百分之三十的股权,要是公司破产了,那这些钱可就打水漂了。

        到了这个时候,哪怕大家觉得有些不安,还是尽量往好的方面去想,觉得可能聚餐人数众多,现场有点吵,王琛是真的没听清楚。

        甚至曹丁为了让王琛听的清楚,再一次提高声音,道:“我是说,您手头上的翡翠给公司采购价能不能优惠点?”

        声音都这么大了,这回你总听清楚了吧?

        所有人都看向了王琛,想听听他怎么说。

        可王琛还是一脸迷茫道:“什么采购价能不能优惠点?”

        噗!

        李则凯、朱女士和陈智霖等玫瑰投资早已知晓情况的人被王琛逗乐了,忍不住笑了起来。

        而曹丁和许巷等西方银玉的高层们全都风中凌乱了。

        你妹啊!

        你以为拍《夏洛特烦恼》呢!?

        当然,他们也算是看明白了,王琛就是在逗他们玩,根本和他们想象的不是一回事,压根没准备把翡翠卖给西方银玉,否则不会接二连三装糊涂!

        你他妈没准备把翡翠卖给公司,前两天商量股权转让事情的时候,为什么要主动提起?

        曹丁和许巷等人都要气炸了,原本他们以为王琛顺理成章拿到公司股权,会给公司带来新的活力,从而业务越做越好,结果从天堂到地狱之经历了短短几句话,他们杀了王琛的心都有了啊。

        尤其是曹丁,他眼睛都红了,猛地看向王琛,“王董,你什么意思?”

        王琛一脸无辜的样子,“我怎么了?”

        曹丁气得浑身哆嗦,道:“你之前不是说拿到八千八百万股成为公司大股东之后,会把十万斤翡翠卖给公司吗?”

        “就是!你出尔反尔!”许巷都忍不住痛斥了起来,“你这是欺诈行为,为了获取公司股权,故意欺骗我们!我们有权向有关机构举报,要求撤回这次股权转让交易!”

        章前等人都脸色不善地看着王琛。

        “是吗?”先前一直装糊涂的王琛突然变得条理清晰无比,“我记得那天商谈股权转让有录像,你们可以仔细看一下,至始至终我王琛有没有提过一句成为公司大股东就把翡翠卖给公司,其次,你们可以找朱总要股权转让协议书看看,玫瑰投资获得八千八百万股后应尽的义务有哪些,还有,股东大会上,我们约定的章程中,有没有规定,我一定要卖翡翠给西方银玉,有吗?”

        曹丁、许巷和章前等人猛地回忆起来,当时王琛好像真的没有说过这些话,而且按照交易自由的法律法规,这些内容也不可能写进股权转让协议书和股东大会章程当中。

        可是他们还是气不过啊!

        既然你他妈没准备把翡翠卖给公司,当初为什么要提出来?为什么?啊!?

        你这不是纯心误导吗?

        你为了获得股权就这么不择手段?

        你他妈缺不缺德,要不要点逼脸啊!?

        曹丁、许巷和章前等人脸都绿了啊,但偏偏,真的一句反驳的话都找不出来。

        这时候,王琛拿出牙签挑了挑,滋了一声,“啧,今天的饭菜不错,感谢曹董的招待啊,嗯,我吃饱了,先行告辞。”说着,他起身离开了。

        李则凯和陈智霖等人也没多说什么,一个个笑呵呵地拿着公文包和外套离开。

        曹丁等人看着王琛的背影,都恨不得上去掐死这不要脸的混蛋了啊!

        王琛走到门口,突然回过头来,说道:“噢,对了曹董,别忘记结账,谢谢招待啊。”

        曹丁:“……@%*AA&!!”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