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386章 萧皇后


        考虑到明天要和秦医生见面。

        王琛得尽快把人参弄到手,不然答应人家的事情做不到不太好。

        稍微吃了点东西。

        打开虚拟屏幕,发现能量值已经充满。

        王琛惊讶了一下,自己在现代社会影响力很一般,哪来的这么多能量值?

        要知道如今他的能量槽最大值已经达到了九十多万点,按照自然增长的话,需要六千多天才能充满。

        而现在充满了?

        王琛思索了一下,觉得应该是自己在股市上对西方银玉下手造成的结果,毕竟西方银玉号称翡翠第一股,名头还是挺大的,自己狙击对方,弄得全国都知道西方银玉“欺骗股民”,影响非常之大,能量值能充满不稀奇。

        使用定位传送,还是不浪费能量值,使用一次正常传送?

        如果没记错,在北宋时期的京城,还处于辽国的掌控之中,属于幽州府范围里,作为辽国的陪都,应该称之为“楠京”或者“燕京”。

        其实这些都不是问题。

        有问题的是,不知道地势有没有发生变化。

        想了想,自己拥有时光倒流,即便地势发生变化也不怕,反正就是个跳板,为了不浪费能量值。

        想通以后,王琛直接使用了正常传送。

        ……

        眼前一晃。

        北宋时期,辽国,燕京。

        王琛刚一恢复视觉,便发现现在是清晨,无数的人群熙来熙往,还有人挑着扁担上的木柴赶路。

        嗯,没人发现自己突然冒了出来。

        王琛随意地观察了下虚拟屏幕,发现能量最大值已经达到了1101856点,因为神秘空间没有装满,增长幅度并未达到最大化的四分之一。

        正想着几秒钟后凑够定位传送的能量值返回通州,忽然,前方传来一阵喧哗声,然后人群飞快地向着两边道路分散而去。

        王琛有些不明所以,怔了一下,不过还是随大流站到了街边。

        只见前方两排全副武装的士兵估计上千人,把道路清理出来,紧接着,一辆非常豪华的马车被前呼后拥而来。

        咦?

        排场这么大?

        难道是辽国的实权人物?

        王琛颇为好奇,眼睛朝着马车里看去。

        恰巧的是,此时正好一阵风吹过,马车的窗布被吹开,里面露出了一名雍容华贵二十三四岁的女子。

        该女子身穿长相美若天仙,王琛见过的女人当中,估计也只有小周后才能相提并论,或许还稍有不如。

        并且,这名女子也不像普通封建时代女子那般柔弱,从眉目间能看到英武的一面,气质昂然,宛如帝王。

        王琛本能地拍了拍身前一位三十来岁瘦小汉子,用普通话问道:“马车里的是谁?”说完后他一拍脑袋,自己说普通话古代人听得懂吗?

        未曾想瘦小汉子不仅听懂了,还用非常奇怪、带着一丝现代京城话的语调,道:“萧皇后呀,你不知道?”

        虽然和现代京城话很不一样,但王琛勉强听得懂。

        萧皇后?

        萧绰?就是那个能和武则天相提并论的辽国摄政皇后?

        根据王琛所知,萧绰十六岁的时候就被辽景帝耶律贤纳入宫中封为贵妃,然后仅仅过了两个月,便被赐封为皇后,可想而知萧绰多受辽景帝喜爱了。

        并且萧绰也不是单纯的花瓶,她不仅长相貌美,还非常具有能力,在970年开始便协助体弱多病的辽景帝处理朝政,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辽景宗的默许下,辽国的一切日常政务都由萧绰独立裁决。若有什么重要的军国大事,她便召集蕃汉大臣共商,最后综合各方意见再做出决定,她所做的决定,辽景宗最多只是听听通报,表示“知道”了就算数,不会做任何干预。在萧绰的努力下,辽国军事日渐强盛,政局经济也步入正轨。

        而在今年,就是976年,辽景宗传谕史馆学士——此后凡记录皇后之言,“亦称‘朕’暨‘予’”,并“着为定式”,将妻子的地位升到与自己等同的程度。

        也就是说,萧绰不是皇帝却行使着皇帝的一切权利。

        只是这么一位实权人物,为什么会出现在燕京?

        王琛愣了下,“萧皇后?她不应该在上京吗?怎么来了燕京?”

        “这我就不知道了。”瘦小汉子摇摇头,随即道:“咦,听你口音奇怪,不是燕京人?”

        王琛胡乱解释了一句,道:“我山村里来的,今天刚刚进城。”

        瘦小汉子再一看,眯起眼睛道:“不对,你穿的是宋人服饰,你肯定是细作!”

        王琛:“……”

        下一刻瘦小汉子就大声喊了起来,“这里有宋人细作!有细作!”

        在场无数的人头“刷”地一下把目光汇聚到王琛脸上。

        包括那些士兵们,也猛然间举起长枪、大刀虎视眈眈。

        王琛眼前一黑,你妹啊,哥们儿穿的衣服不一样都能被你误认为是细作?难道辽国没有宋朝的商人?

        其实王琛误会了。

        要是他一开始承认自己是宋人,那瘦小汉子或许不会多想。

        但偏偏,王琛说自己是“偏远山村”过来的,又恰巧在萧皇后路过的时候,自然而然给人误认为是细作。

        说实话,瘦小汉子没说王琛是刺客已经很给面子了。

        不过王琛不知道啊,他看见这幅局面,心说算了,不跟你们玩了,直接使用定位传送回静海吧。

        他当下就要使用定位传送。

        突然,马车窗帘彻底被拉开,萧绰那张倾国倾城的精致脸庞探了出来,对王琛招招手,“你过来。”

        辽国官话属于阿尔泰语系,萧皇后语速很慢,王琛勉强能够听得懂,他迟疑了一下,原本都准备一走了之了,见到这位“传奇皇后”喊自己过去,他琢磨要不要聊上两句,至于安危问题?哥们儿掌握了那么多神技,说句不好听的话,别说封建时代了,哪怕科技发达的现代社会,也没人能够伤害到自己啊。

        考虑完毕,王琛镇定自若地向前走去。

        来到大概距离马车十来米远的地方,被士兵拦了下来。

        萧皇后并没有出马车,依旧在车窗那边用辽国官话问话。

        这次王琛没听懂,他用普通话回道:“启禀皇后,小民听不懂您的话。”

        萧皇后听完他的话,改用和先前瘦小汉子差不多的语调道:“你是宋人?”

        都已经被发现了,王琛懒得隐瞒,“嗯。”

        萧皇后又问道:“宋朝哪里人士?”

        王琛如实道:“淮南东路通州人士。”

        萧皇后眼睛里光芒闪动了一下,随即又隐藏了起来,转而道:“阁下可否跟我前去行宫一叙?”

        呃。

        邀请我去行宫?

        王琛不知道萧皇后打得什么主意,不过他并没有把对方放在眼里,既然准备见识见识这位传奇皇后,那就跟过去看看呗,他答应了下来。

        ……

        燕京。

        行宫,侧殿。

        王琛坐在那边等候,心里琢磨萧皇后叫自己来干嘛。

        他感觉应该不是什么坏事。

        萧皇后要真的想把自己怎么样,刚才那瘦小汉子喊“细作”的时候,完全可以让士兵们拿下自己,甚至当场格杀。

        但偏偏萧皇后没有这么做,反而邀请自己来行宫。

        根据野史传闻,这位萧皇后在辽景帝驾崩后私生活比较放荡,她该不会看中哥们儿长得英俊,然后动了春心吧?

        好吧。

        应该不可能。

        毕竟现在辽景帝还活着,萧皇后胆子再大也不敢大庭广众之下把自己叫过来,然后怎么办。

        王琛心中唏嘘了一下,萧皇后长得比小周后还要美貌三分,要是真的愿意和自己发生点什么,他还真的不介意。

        正胡思乱想,里面传来几个脚步声。

        紧接着,萧皇后带着几个贴身侍女走了出来,跟在她们后面还有一对侍卫。

        王琛主动起身打招呼道:“见过皇后。”

        “嗯,坐。”萧皇后压压手,然后主动坐到太师椅上,侧头对着侍女道:“上茶。”

        “是。”

        其中一个侍女跑里面去倒茶了。

        王琛坐了下来,饶有兴致地盯着萧皇后看。

        萧皇后同样用打量的眼神看着王琛,半响后,用她独特的烟嗓道:“还未请教尊姓大名。”

        真名肯定不能用,王琛把自己的“艺名”报了出来,“在下姓王,名尼玛。”

        “王尼玛?”萧皇后嫣然失笑,摇摇头道:“王知州说话可够风趣的,堂堂一州之长,居然还假借他名,说出去不怕人笑话吗?”

        啊?

        王知州?

        难道你知道我的身份?

        王琛心中一凛,不应该啊,照理说哪怕大宋朝官场的官员都不可能全都认识自己,辽国皇后咋可能知道自己是谁?

        就算知道名字。

        哪怕看到画像。

        凭北宋时期的作画风格,照理说也认不出啊。

        王琛觉得萧皇后是不是认错了人,装糊涂道:“皇后您说什么?小民听不懂。”

        谁知萧皇后不急不缓道:“王琛,宋朝大内太监行首王继恩的继子,深受宋皇器重,年初委派为静海知州,而后又被册封为通州城隍,据传拥有鬼神之力,曾从阴曹地府唤来鬼魂,破获举世震惊的华氏十三口灭门案……”说到这里,她声音愈发的轻了起来,抬起好看的眼眸子,“王琛王大夫,我所言有出入吗?”

        卧槽!

        你真的知道我是谁?

        这回王琛真的被吓了一跳,难道自己声名远播到如此地步,连辽国皇后都有所耳闻?不对,不仅是有所耳闻,而是实实在在掌握了自己的许多信息,包括长相?

        自己一个宋朝官员。

        如今被辽国实际掌权人之一的萧皇后发现?

        不用说,肯定没有好结果啊。

        王琛心中叹了口气,本来还想接触接触这位传奇皇后,没想到这么快就被识破了,不过他一点都不担心,反而靠在椅子上,笑吟吟看过去,“哦?皇后是如何得知我是王琛的?”

        萧皇后并未让人直接拿下他,还郑重其事地从袖子里抽出一幅画像,递给身旁的侍女,淡淡道:“展开,给王知州看看。”

        侍女应了一声,把画像展开,然后给王琛看。

        王琛抬头看去,沃日,上面竟然是自己的画像,有点像素描,只是可以确定是毛笔画的,惟妙惟肖,怪不得萧皇后能够一眼就认出自己,合着有“照片”啊。

        可是自己的画像为何会流落到萧皇后手里?

        难道静海州衙那边有辽国的细作?又或者宋朝朝堂里有辽国细作?

        但也不对啊,自己明面上就一个普普通通的宋朝官员,萧皇后没道理会注意到自己,还大费周章弄来画像。

        想不通。

        实在想不通。

        王琛蹙眉起来,一言不发。

        他不说话,反而让萧皇后误认为惶恐不安,萧皇后露出了一抹满意的笑容。

        这时,端茶的侍女从里面出来了,她先给萧皇后递了一杯茶,然后才把剩下那杯送到王琛面前。

        萧皇后端起茶杯,用好看不已的艳唇微微吹了吹热气,没有着急喝,而是轻声道:“王知州,据我所知你和宋朝皇帝关系并不怎么好,好几次他都打压于你,难道你还要愚忠大宋朝吗?”

        王琛哑然失笑,“你怎么知道我和皇帝关系不好?”

        萧皇后抿了一口茶,放下茶杯,笑眯眯道:“你破获了华氏十三口灭门案,如此之大的功绩,宋朝皇帝都没有实际封赏,不是关系不好是什么?而且,我可能还知道一些你不清楚的消息,宋朝皇帝对你有杀心。”

        听到这里,王琛眯起了眼睛。

        不对。

        萧皇后说的话非常不对劲。

        能把赵匡胤和自己的关系了解的这么清楚,绝不是静海州衙有细作就能知晓,除非……北宋皇宫里有萧皇后的人。

        可是北宋皇宫里人那么多,谁才是萧皇后的探子呢?

        王琛觉得得把这件事搞清楚,不然的话,只要萧皇后想,很有可能会挑拨自己跟赵匡胤更深层次的矛盾,按照史书记载,赵匡胤没几个月好活了,自己想要稳定王记生意和坐稳通州城隍的位置,没必要这个时候和赵匡胤闹僵。

        所以得把萧皇后的细作揪出来处理掉。

        想到这,王琛不动声色,反问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我做臣下的,皇帝真要把我怎么样,五湖四海具无我王琛容身之处,还能怎样?”

        “有。”萧皇后目光深邃,一字一顿道:“你可以投靠我们大辽,我可以跟你许诺,只要王大夫你愿意归属我朝,荣华富贵、位极人臣都能唾手可得,甚至是,你现在答应,我现在就可以封你为我朝宰相。”

        宰相?

        这么位高权重的位置都愿意给?

        王琛笑了,隐隐约约已经明白一些事情,为了确定自己的想法,故意问道:“我很不明白一件事,宋朝官员千千万,知州更是数不胜数,为何皇后会如此器重于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