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384章 我小曹啊


        与此同时。

        许多人都看到了这条新闻,这下彻底好了,西方银玉的名声彻底臭了!

        “老天爷啊!”

        “西方银玉居然是这样的公司?”

        “股市怎么还没开啊,我都恨不得立刻抛掉西方银玉的股票!他娘的西方银玉居然做这种事情!傻比曹丁啊!”

        “草!西方银玉简直太过分了!”

        “这个垃圾公司啊!”

        “去他妈,还能不能愉快的买股票了?”

        “什么破比公司啊!”

        “西方银玉到底要干什么?居然隐瞒了这样重要的事情?日了狗!我一生黑!”

        这下好了,股市上很多股民都在痛心疾首地骂西方银玉,不用说,这群人肯定购买了西方银玉的股票。

        许多从事翡翠行业的企业都在暗暗偷笑,幸灾乐祸看着西方银玉作茧自缚。

        比如说正在给公司员工开晨会的某翡翠公司老板,指着报纸上新闻道:“喏,这就是上市公司的坏处,一星半点事情都瞒不住,这次西方银玉不死也得脱层皮,在我看来基本玩完了,大家引以为戒,千万不要把公司负面的消息泄露出去,知道吗?”

        那些员工纷纷点头。

        “知道,西方银玉作死啊!”

        “这些新闻一出,西方银玉估计距离破产不远了!”

        ……

        火急火燎的曹丁在情绪稍微平复了点后,一路闯红灯开车到了公司。

        可是刚一下车,立刻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大群记者将他团团围住,长枪短炮地就打了过去!

        “曹先生!”

        “请你谈谈关于被缅甸政府拉黑的事情!”

        “对此你有什么想和持有西方银玉股票的股民说吗?有解释吗?还是西方银玉一直在隐瞒更多不利于公司的事情?请你发表一下意见!”

        曹丁差点骂娘了,隐瞒你妹,发表你妹的意见!

        他根本没搭理记者。

        冲进公司里,曹丁看见几个高层投来怪怪的眼神,好像在说曹丁这货坑爹啊,这分明就是得罪了王琛对方报复惹出来的祸!

        才过了一个晚上啊!

        西方银玉就被王琛狠狠报复的焦头烂额。

        曹丁气急败坏的对着众人大吼道:“盯着我看有用吗?快给我找公关摆平这件事!”然后恨恨地扬长而去!

        等到他走了以后,几个高层发生抱怨起来。

        “自己惹出来的事情还吼我们!”

        “这头蠢猪只会做这种事情,嘿,老子他妈早晚一天辞职!”

        “这公司没前途!”

        “那个王琛到底什么来头,居然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发动了这么强的媒体力量,应该不是普通人,曹丁那傻比踢到铁板了!”

        “早作准备,等公司一倒就各奔东西!”

        现在不止是外面对西方声讨声一片,就连内部部分高层都产生了异心,西方银玉可谓内忧外患!

        ……

        西方银玉总部。

        整个上午都人心惶惶。

        从晚上看到网上的新闻开始,到今天早上早间新闻上报道这件事,几乎所有西方银玉员工都懵了!

        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

        “嘿,老陈,看见董事长的脸色了吗?”

        “怎么没看见?你没看见早上他进来的时候脸都绿了吗?”

        “我听某个高层说,这是咱们董事长得罪了一个叫做王琛的人惹来的大祸,而且据说还是咱们董事长不厚道在先。”

        “怪不得会这样,董事长得罪人了,在咱们中国有些人可不是你有钱就得罪得起,唉,公司这次真的要完蛋了。”

        “嘘,小声点少说两句,你们以为董事长不后悔啊?我刚在他办公室外面瞅了一眼,他啊,估计肠子都悔青了,我们还是想想要是公司真的倒了怎么办吧。”

        大家都小声地议论着。

        恰巧曹丁这时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也不知道是听到了什么,还是看见众人懒散,站在那边红着眼睛发红,扬着手怒骂道:“你们他妈是来上班还是闲谈的?啊?我请你们来是喝咖啡谈时事的吗?老子他妈是后悔了,而且后悔的想要抽自己巴掌!可他妈公司倒了你们就有好日子过了?你们以为我不知道自己踢到铁板了?换你们,你们能想得到?啊?他妈告诉我啊!”

        员工们是不知道具体情况。

        可是高层们听见了曹丁的话都苦笑了起来,是啊,谁想得到啊?

        昨天听见曹丁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大家还在那边说笑,可是才过了一夜,那个没被大家放在心上的“王琛”就弄得偌大的西方银玉灰头土脸,西方银玉再怎么样好歹也是翡翠行业的翘楚,市值大几十亿,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玉石商人”弄得如此狼狈?

        偏偏这一切在众高层看来,还是曹丁一手造成的!

        曹丁怎么能不生气?怎么能不后悔?西方银玉现在遭受到的可是重创啊!

        这时,许巷走了上去,神色凝重,小声道:“董事长,有句话叫做解铃还须系铃人,只要我们能弄到翡翠,这些不利流言就能不攻自破了,您打个电话跟王琛先生好好聊聊吧。”

        曹丁先是一怔,随即露出憋屈的神情,深吸了一口气,攥紧发颤的拳头,咬牙切齿道:“也只能这样了。”

        ……

        京城。

        四合院。

        王琛刚刚换了一身衣衫,准备和梅姐出去逛一圈,至于西方银玉的事情,他根本没放在心上,反正有李则凯操作,应该没什么问题。

        忽然,手机铃声响了。

        他没在意,随手从床头柜上拿起来接通。

        “喂,王大师,我是西方银玉的小曹啊。”电话那头是曹丁的声音。

        王琛一听不对啊,这货怎么自称小曹了?

        正纳闷间呢,对面语气可亲热了,曹丁各种嘘寒问暖,什么国内气温没有缅甸高,让王琛别忘记多穿点衣服,简直就像关心亲爹一样。

        王琛一听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懒得和曹丁废话,“说人话。”

        曹丁哪里还有之前的趾高气扬,姿态别提摆的多低了,“王大师,哈哈,其实也没什么事情,这不是我意识到昨天说话有些过分了,特地打电话来跟你赔礼道歉,您看这件事是不是揭过了?”

        王琛差点笑出声,现在知道怕了?他嗯了一声,“昨天有什么吗?没什么啊。”

        曹丁大喜,道:“我昨天说话太冲了,您能够原谅我真是太好了,既然您原谅我了,那些新闻和报道是不是……”

        王琛当然明白对方什么意思,恐怕曹丁顶不住外界的压力,公关一时间摆不平才找上了门,原本王琛也不想太过分,怪只怪曹丁一次次惹怒了自己,嚯,一次就算了,还接二连三?想都别想,说句不好听的话,难不成你捅我两三刀,回头跟我说句对不起就好了?

        对不起,我做不到宰相肚里能撑船。

        “什么新闻什么报道,我不知道啊。”王琛装糊涂道。

        曹丁恨得牙痒痒,但偏偏语气十分柔和,好像生怕再次得罪王琛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您不知道也没事,那什么,我能不能和您约个时间一起吃个饭?”

        王琛慢条斯理道:“不好意思,这两天没空,过段时间再说吧。”说着直接挂断电话。

        ……

        电话那头。

        曹丁都气炸了啊!

        草你妹儿的!老子姿态摆这么低了还不给面子?

        暴跳如雷的曹丁狠狠地把座机砸了,然后把办公桌上的东西一甩胳膊全推到了地上,最终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他越想越觉得憋屈,然后,心脏病再一次犯了,姓王的欺人太甚啊!

        ……

        另一边。

        上证和深成证券交易所。

        今天好多人都在盯着手机屏幕上这两个证券交易所开盘,这些都是买了西方银玉股票的人,在昨天和今天的新闻报道以后造成了强烈的恐慌,如果西方银玉这个时候站出来用强有力的证据表明他们还有进货渠道,或许事情还能有所缓解,但是西方银玉方面一片沉默,这下股民们更加恐慌了。

        沉默代表着什么?

        不言而言,就是默认啊!

        也就是说,西方银玉真的十年之内无法从缅甸方拿到翡翠毛料!

        必须抛掉股票!

        立刻!半分钟都不能等!

        然后早上九点一刻的时候,这群股民轰地一声点进软件里操作!

        接着,这些股民就焦急地自言自语喊了起来,有的人甚至因为网络缓慢不停地拍着桌子怒吼!

        “麻痹啊,这破网络坑人!”

        “快点啊,快点让我抛掉西方银玉的股票!”

        “老天爷啊,希望我现在撤单还来得及!”

        几乎所有散户都疯狂地想要抛售西方银玉的股票,他们一刻都等候不了,不停地操作着软件!

        但是一时间抛售西方银玉股票的人太多了,有些人可能在当时出价比较高,根本无法抛出去,恐慌的散户只好连忙调低出让价重新挂卖,生怕砸在手里!

        “怎么还抛不出去啊!”

        “我他妈要急死了!这全是钱啊!”

        “什么?刚开盘没多久股价就从六块二毛二降到了六块零一?这才几分钟啊?”

        “我靠,总算让我抛售出去西方银玉的股票了,虽然出让价只有五块九毛五,但是好歹没有割太多肉!”

        因为铺天盖地的报道让股民们产生巨大恐慌,所以在开盘短短一个小时之内,西方银玉股票就从六块二毛二降到了五块九毛六,并且暴跌还在持续!

        疯了!

        那些散户彻底疯了!

        不停有人在软件里抛售股票,还有人等不及,直接打电话要求抛售,那疯狂程度简直让人咋舌,好像现在不卖出去就会套牢一样。

        大概在十点半左右,暴跌的西方银玉股票居然奇迹般的暂时止住了!

        无数股民都一愣,这怎么回事?

        “呃。”

        “难道我做错了?”

        “怎么股票价格反弹了?”

        不少还没有卖掉股票的人犹豫了,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不该抛掉股票,可这个时候,又传出一个惊人的消息--刚刚住院的升宁实业老板曹丁在医院里连续拨打了好几个电话,自己拿出一大笔巨款想要救市,试图阻止股价暴跌。

        嗯,曹丁现在还昏迷不醒呢,这消息实际上是王琛的人放出来的。

        不管曹丁是不是昏迷不醒,外界听到传闻后顿时哗然一片!

        西方银玉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方,居然要大股东亲自出手稳定股价。

        这下好了,那些犹豫的股民们再一次疯狂的抛售手中的股票,不少抛售出去的人还心有余悸庆幸。

        “幸亏出手早。”

        “对啊,我在五块八毛九出手的!”

        “呼,运气真好,运气真好,那些还没抛售出去的有的受了,我敢断言,接下来西方银玉股价还会持续暴跌!”

        一言成谶!

        哪怕王琛和李则凯让人在股市上收购西方银玉的股票,依旧难以阻挡股价雪崩的姿态!

        大概在下午两点左右,距离收盘还有一个小时样子,西方银玉股价又一次大跌,虽然大家都知道有人试图在“救市”,没有跌停板,但也相去不远了!

        ……

        另一边。

        下午三点左右,王琛和梅姐刚刚逛完街,坐在一家咖啡店里在休息。

        梅姐抿了口咖啡,关心道:“西方银玉的股价怎么样了?”

        “呵呵,刚和你逛街没来得及看呢,我现在瞅瞅。”王琛说着掏出手机。

        梅姐放下杯子,笑眯眯地摇了摇头,“你说说你呀,弄出来这么大动静,居然一点都不关心后续情况,你不是说你这次砸进去不少钱么?怎么不关心?”

        王琛嗨了一声,“那才几个钱。”

        梅姐无语道:“你之前和我说过第一步砸进去十几个亿,这还叫几个钱?当真财大气粗。”

        王琛笑了笑,说是这么说,实际上他手中动作还真不慢,飞快地打开了股票软件,然后搜索西方银玉的股价情况。

        收盘价正正好好五块七!

        要知道西方银玉的开盘价是六块二毛二啊!

        王琛稍微一盘算,暗暗心惊,一天之内西方银玉跌幅达到了恐怖的百分之七点四四,如果说从百分比无法直接体现跌得多惨,那么西方银玉市值暴跌了近六亿RMB就足以说明今天该公司在股市上有多惨了,要知道西方银玉开盘的时候市值八十三亿多,收盘的时候只剩下七十七亿多!

        梅姐问道:“怎么样了?”

        王琛笑着把手机举起来,“你自己看。”

        梅姐仔细一看,有些疑惑道:“居然没跌停板?”

        王琛笑而不语没解释,没跌停板的原因是玫瑰投资公司在买进西方银玉的股票,不然怎么可能不跌停板?

        恐怕跌停两个板都有可能!

        就是不知道今天到底收购了多少流通股。

        王琛暂时还不得而知,需要晚上和李则凯通过电话才能知晓,不管怎样,如今的西方银玉给人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大厦将倾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