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383章 帝国即将陨落


        不少股民刚刚下班,习惯性地打开财经频道想要看看各自买的股票公司信息。

        而这个时候,微博上爆料的新闻已经被制作成专题放入财经网站,大家都看到了。

        “嘿,又有新闻了!”

        “又是西方银玉的利好消息?最近这个公司好像股价上涨挺快啊。”

        “啧啧,我看看咋回事,明天要不要买……”

        随即,西方银玉高负债、被缅甸公盘拉黑几个用红色字体标注的信息映入眼眶!

        所有人当看到这个报道的时候,全都愣在了那边,尤其是买了西方银玉股票的人,只感觉头昏眼花,揉了好几次眼睛才确定不是假的,这下脸都绿了啊!

        西方银玉不是最近利好不断吗?

        前几天股价还上涨了不少,从五块九涨到了六块二毛二啊!

        现在骤然间爆出这样的猛料,股民们似乎已经看见恐怖地一幕,接下来西方银玉股价会跌成什么样子?会不会变成上午在电脑看K线图,下午去医院看心电图?

        肯定会啊!

        我去你妹啊,西方银玉害死人啊!

        好多人恨不得现在就抛售西方银玉的股票了,但是股市已经关闭,暂时没法操作!

        随后,微博上又有人连续爆料西方银玉的各种不利好新闻。

        就连藤讯门户网站上都出现了一条新闻——《震惊!西方银玉居然这样欺骗股民?》

        新闻一经出现,之前对西方银玉看好的不少声音都戛然而止,好多人用惊愕的眼神看完了这条新闻,还有不少购买了股票的股民则是带着一种震惊的目光哆嗦着看完!

        藤讯门户网站拥有的流量非常庞大,这一下子网上直接炸锅了!

        新闻下方立刻出现了无数评论。

        “太可怕了!”

        “西方银玉居然隐瞒没有采购到毛料的事实?”

        “最关键是被缅甸方拉黑了啊!未来十年都无法采购到翡翠毛料啊!”

        “我的天啊,这个猛料到底谁爆出来的啊?”

        “不知道,听说是微薄那边先爆料出来的,而且还是个大V,很显然,这条新闻的真实性十分之大!好可怕的消息!西方银玉的股民要崩溃了吧?”

        “麻痹啊,垃圾西方银玉,居然隐瞒这样的事情?”

        “靠!曹丁不得好死!”

        “我要杀了那混蛋!他妈现在想要隔夜交易都不行,要等到明天早上,我的钱全给西方银玉坑了啊!不行,今晚我不睡了,一定要第一时间抛掉西方银玉的股票!”

        “该死的西方银玉!”

        “我都已经看哭了!”

        “我也是,眼泪不知道怎么就掉下来了!”

        “哈哈哈,你们都是在去年西方银玉股票价低谷的时候买进的吧?想要抄底?现在知道这公司烂泥扶不上墙了吧?”

        “垃圾西方银玉!”

        “我买了一万块啊,尼玛,就不该相信这破公司!”

        “不管了,一定要把西方银玉的股票全部抛掉!把损失降到最低!”

        “对对对,我都方寸大乱了,尽快抛售西方银玉的股票,割肉就割肉,否则真的可能血本无归!”

        “西方银玉真垃圾!快点破产吧!第一次见到这么垃圾的公司!”

        “被缅甸方拉黑的消息居然都隐瞒下来?”

        好多绝望的股民们暴走了,纷纷叫着要抛掉西方银玉的股票,一个个红了眼睛好似打鸡血了一样声讨。

        网上仍然在热议!

        西方银玉爆出的惊天丑闻在网上短短两三个小时内,点击量也以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度飙升着!

        五万点击!

        五十万点击!

        一百万点击!

        这些可全都是实打实的点击,那些买了西方银玉股票的人哀鸿声一片,还有旁观者喜闻乐见的幸灾乐祸!

        如果在别的时间段爆料出来这个丑闻,可能关注度没那么多,但是这边缅甸公盘刚刚结束,很多人盯着和翡翠有关的产业股票,而作为我国翡翠第一股的西方银玉自然关注度爆棚,之前虽然爆料出来很多丑闻,但是大家都觉得翡翠第一股值得信任,至少人家各个渠道还在,所以去年西方银玉股价低谷的时候不少人抄底了,谁都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货源都不能保证了,在大家看来,这个公司距离倒闭也不远了,怎么可能不看衰声一片啊?

        “西方银玉未来十年将没有任何翡翠毛料!”

        这一晚,因为这句话,整个股市很多人已经预感到曾经辉煌一时的翡翠帝国可能要陨落了,而购买了西方银玉股票的人,更是本能地反应到宁愿割肉也不能继续握着股票,一旦西方银玉真的破产,那股票可就真的一文不值了!

        ……

        清晨。

        上午六点多。

        院子里,王琛起来稍微活动了下身子,然后出去吃了个早餐,顺带着买几份报纸,然后静候梅姐的到来,因为今天秦医生没空碰头,他俩准备好好在京城玩一圈。

        回到客厅,王琛随意的浏览到版面第二条,上面出现了自己惊奇的内容,这条新闻赫然就是昨晚在微薄上爆料出来的内容--

        《惊爆!西方银玉未来十年都将面临货源短缺!》

        上面配上了西方银玉公司图片,内容无非还是微薄爆料那些,一看就知道是直接摄取网上的。

        唯一不同的是加入了记者评语,上面是这样写的:“昨天晚上,本报记者得到内幕消息,此先利好声不断的西方银玉公司在参加缅甸公盘时突发意外被拉入黑名单,未来十年都无法从缅甸购买到翡翠毛料,为此我们连夜拨通了西方银玉各董事的电话,但他们含糊其辞,至于最大股东升宁实业兼西方银玉董事长曹丁电话关机未能拨通,本报记者会持续跟踪报道,请期待后续。”

        看到这里王琛微笑起来。

        这一次对于西方银玉简直是当头棒喝,不过《金融时报》能够报道也是意外之喜,等到许多人看到报纸以后,相信外面那股舆论会愈演愈烈,西方银玉股票价格一定会暴跌,到时应该拿下一定股份会省下不少钱,然后再慢慢图谋其他的股份。

        如果只是微薄和藤讯门户网站等报道这条新闻,可能会让很多人猜想新闻的真实性,可《金融时报》这个意外之喜出现,相信不会有人怀疑了。

        而接下来,西方银玉的坏名声会在全国股民眼里飘散开来,最直接的影响是什么?不用说,肯定是今天开盘以后西方银玉股价暴跌!

        门铃响了。

        王琛探到猫眼上看了看,是梅姐。

        他打开大门,让梅姐进来。

        梅姐手里还拎着早餐,笑着说道:“还没吃早饭吧?”

        王琛倒是想说吃过了,不过看到她这么关心自己,便假装欣喜道:“哎哟正饿着呢,姐,你太好了,还给我送早饭,我爱死你了。”

        “别贫嘴,先进去吃着。”梅姐笑眯眯道。

        来到屋子里。

        买的粥和油条之类,种类挺多,很丰富。

        “油条吃吗?”梅姐询问道。

        王琛伸手接过,“吃。”

        梅姐又掀开装粥的纸盒盖子,眼睛不由自主瞥到了放在桌子上的报纸,好奇道:“还登报了?”

        王琛嘿嘿笑了下,其实昨晚梅姐就知道自己使用了什么招数,不过谁都不知道具体效果怎么样。

        两人边吃边聊着西方银玉的事情。

        基本上都是王琛在说,梅姐不时点点头,她比较成熟,偶尔说句捧人的话,都让王琛神清气爽不已。

        吃早餐中。

        外面太阳已经出来。

        聊了一小会儿,梅姐拿起遥控板打开电视,“早间新闻应该来了,我得看看。”

        “你还喜欢看新闻呢?”

        “呵呵,我们做商业的当然得多看看新闻,说不定其中就有商机,而且各种时政都会对商业造成影响。”

        “得,那我也看看。”

        王琛原本只是顺着梅姐的话随便说了一句,本来他就很少看电视新闻,就算看新闻都是在手机上。

        刚看了两条新闻。

        突然。

        电视机屏幕新闻的女主持人道:“现在带来一条最新的讯息,是关于我国翡翠第一股西方银玉……涉嫌欺诈股民,隐瞒货源短缺,根据可靠消息,西方银玉已经被缅甸政府拉入黑名单,该公司还高额负债,有关部门表示会继续调查……”中间她介绍了一大段关于西方银玉的基本信息。

        本来不怎么感兴趣的王琛,此时聚精会神盯着电视机上,报纸上报道?电视台也报道?这么看来不是巧合,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一定是李则凯花钱买新闻了!

        梅姐一看,微微点头道:“西方银玉这次要倒大霉了,小琛,你这招太狠了。”

        王琛也笑了起来,“恐怕这次想要获得西方银玉掌控权比我想象的还要容易点,姐,嗯?”说这话的时候他故意挑了挑眉头。

        梅姐一听立刻回想到昨晚的打赌,顿时脸红了下,没接话。

        沉默了片刻。

        梅姐不解道:“西方银玉深陷泥潭,能不能翻身都不好说,你为什么执着要获得控制权呢?”

        “因为里面有很大的利益啊。”王琛另有所指,有些话没有说出来,何止是很大的利益,如果能够收购西方银玉,自己手头上的翡翠、黄金、红宝石等等都有了合法的销售渠道,这些东西自己在北宋时空获取相对而言比较简单,那是稳赚不赔的生意啊。

        梅姐温婉一笑,“那祝你旗开得胜。”

        王琛嘴角微微上扬,“一定会的,待会看看股市上的情况,希望能够快点拿到一些股权。”

        听到这么说,梅姐索性也不提出去玩的事情了,安安静静地陪着王琛,她是个蕙质兰心的女人,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

        ……

        胡北。

        豪宅里。

        曹丁和妻子正吃着早饭,昨天下午他被董事会烦了一下午,不停地让他打电话联系王琛,尤其刚刚下班回到家还有几个不掌权的股东打电话来询问,实在嫌烦的不得了之下,曹丁一气之下把手机关机了一夜,甚至是卧室里的电话线都被他拔了,为的就是睡个好觉。

        当然,他根本不知道外面已经闹得天翻地覆。

        此时早餐刚刚上桌,电视机上正在播放早间新闻。

        他老婆递过筷子,“老曹,你从昨晚回来到现在没和我说一句话,又怎么不开心了?”

        “还不是公司的事情嘛,不提了不提了,一提就来气。”曹丁吹了吹粥碗,他只想趁着没去公司之前稍微安静一会,其实他心里知道,待会去了公司一定又会被董事会成员催促联系王琛,唉,待会的事情待会再说吧,先安静片刻也好。

        曹丁不想把公司的烦恼带到家里来,昨晚没吃晚饭的他,一口气喝了一大碗粥。

        他老婆见他吃得香,又给他添了一碗,道:“到底什么事这么不开心,说我听听呢,咱们夫妻俩,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就你烦。”曹丁瞪了瞪眼睛,不过还是如实说道:“是这样,前几天我去缅甸参加公盘的情况你也知道,后来呢,那个王琛打电话来被我戏耍了一遍,结果谁知道本来答应给我供货的徐老板反悔了,公司董事们让我跟姓王的赔礼道歉去,你说我烦不烦?”他仔仔细细把事情说了遍。

        他老婆一听,同仇敌忾道:“公司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凭什么让你跟姓王的赔礼道歉啊?这群董事真不像话,对了,你戏耍了那什么王琛不会有事吧?”

        曹丁叹了口气,道:“大事应该没有,就是接下来可能会被他数落几句,我看他也挺想要我们公司股权,应该不会把我怎么样。”说到这里,他想通了不少,对啊,反正王琛那么想要股权,再忍忍,说不定对方又再次找上门了呢?至于向王琛赔礼道歉?曹丁暂时还真没那个想法。

        早餐吃了一大半。

        客厅的电视机上早间新闻播放了一条吸引曹丁注意力的新闻,是关于西方银玉的。

        电视机里女主持人正在介绍西方银玉的基本情况。

        曹董感到有些奇怪,西方银玉最近应该没什么新闻,他放下筷子难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怎么会有西方银玉的新闻?

        还是在央视早间新闻?

        难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

        昨晚曹丁可是关闭了所有通讯工具,要真的出什么事情……曹丁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西方银玉最近股价好不容易回暖了一些,有利于他偷偷套现,决不能出现什么负面信息,否则套现不了,等到公司债务爆发,他可就一无所有了!

        “老曹?”他老婆关心道:“怎么了?”

        曹丁刚想说心里有点乱,电视机上女主持人已经结束了基本信息介绍,然后一小会短暂的沉默,他松了一口气,随即笑道:“没什么事。”端起碗拿起筷子就要继续喝粥。

        按理说介绍了一大段辉煌接下来可能是正面新闻,可意外的事情出现了,女主持人话锋一转,说出了西方银玉被缅甸政府拉黑,并且高额负债的事情!

        曹丁差点把筷子塞鼻孔去了,听到这条新闻,他眼睛一下子瞪得咕溜溜圆!

        “怎么回事!?”他老婆又惊又怒。

        怎么回事?

        我他妈怎么知道?

        曹丁整个人都懵在那边了!

        这件事不是已经请公关压下去了吗?怎么新闻上还有报道啊?

        我靠!

        这下要坏事了啊!

        曹丁脸色一白,已经预感到了。

        屏幕上,女主持人一字一顿道:“今年1月15日,拥有我国翡翠第一股之称的西方银玉发布了一则公告,称该公司目前新增了一笔到期未能偿还的债务,该笔负债金额高达16.7亿元,目前,西方银玉已经有多笔债务到期未能偿还,陷入重重债务纠纷之中……如今又隐瞒各种不利于自身在股市上的信息……”

        最惊骇的一句话出现了,“涉嫌欺诈股民,隐瞒货源短缺,根据可靠消息,西方银玉已经被缅甸政府拉入黑名单,该公司还高额负债,有关部门表示会继续调查!”

        曹丁听着女主持人平静的声音,脸上的表情变得越来越精彩,当最后一句话从女主持人口中说出后,他好似遭受了五雷轰顶一样耳朵里嗡嗡作响!手里的筷子都惊恐地摔地上了!

        出事了!

        这一次真的出大事了!

        居然新闻里报道这桩惊天丑闻!接下来有关部门还要调查!如果那样西方银玉真的要完蛋了啊!

        曹丁只觉得一口气差点提不上来,电视媒体都报道了啊,现在可不是想办法提高股价然后暗中出售自己股票套现的事情,而是西方银玉可能面临灭顶之灾!甚至可能因此万劫不复啊!

        “到底谁爆料的?”他老婆愤怒了。

        麻痹!

        到底是谁?

        忽然,曹丁脑中闪过蔡琳说过的一句话,然后又闪过王琛那张可恶的脸庞,他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不由得,曹丁突然发疯似的站起身,狠狠拍着桌子暴跳如雷破口大骂道:“草他娘的王琛!你疯了吗?这是要搞死西方银玉啊!”

        他老婆也吓了一个哆嗦,“老曹老曹,你是说这件事是姓王的搞出来的?”

        曹丁都要气疯了啊,拼命地砸着桌上的碗,嘴里怒骂着,然后他越想越觉得憋屈,竟然一口气提不上来瘫倒在椅子上!

        他老婆吓坏了,急哭道:“老曹你怎么了!是不是心脏病又犯了?”说着她急忙四处找药,手忙脚乱的硬塞进曹丁嘴里。

        曹丁吞下了药好受了点,可现在他怒火冲天,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见过狠的,没见过王琛这么狠的啊,这简直是臭流氓的行径!不是简直,根本就是臭流氓!

        王琛我和你不共戴天!

        曹丁气炸了,杀了王琛的心都有。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