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382章 惊天爆料(第三更,求订阅,求月票)


        下午。

        西方银玉高层召开会议。

        人员刚刚到齐,曹丁看着二十几个高层,笑孜孜地说了一句,“你们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吗?有人拿着翡翠想入股我们公司哦。”

        手里拿着文件夹的公司副总许巷抬头,“徐老板不是答应卖翡翠给我们吗?怎么又要入股了?”

        “不是徐老板,是我之前和你们说的那个王琛。”曹丁笑道。

        许巷讶然道:“那个王琛?就是你说在缅甸公盘中了五千多个标的那人?”

        执行董事美少妇蔡琳道:“他怎么和你说?多少翡翠换咱们公司多少股份?”

        曹丁哈哈大笑把事情说了一遍,揶揄道:“还多少翡翠换多少股份,我万分之一股份都不会给他。”

        许巷一愣,也笑起来,“呵呵,这王琛真有意思,他真以为在公盘中了绝大多数标咱们就无可奈何了?”

        蔡琳却蹙眉道:“如今缅甸方把我们公司拉入黑名单,我个人觉得王琛入股咱们是一件好事,董事长,你这么做有些不妥吧?”

        “有什么不妥?缅甸方把我们拉入黑名单,平洲公盘又没有,撑过这阵子就好了,嗯,反正有老徐供货。”曹丁道。

        “蔡董啊,你太紧张了,以前我们公司刚刚起步没有参加缅甸公盘的时候怎么过来的?你年纪轻,想得太多。”许巷摇摇头。

        蔡琳没有再说话,只是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妥。

        其他董事和高层们也权当听笑话。

        “好了,我们现在说正事。”曹丁拍拍会议桌,“虽然暂时解决了货源问题,但是我们……”

        他话没有说完,门“砰”地一声被从外面撞开。

        然后一个小青年慌慌张张大声道:“董……董事长,不……不好了!出大事了!”

        曹丁眉头一皱,呵斥道:“小朱你什么情况?没看见我们正在开会吗?门都不敲,你想干什么?”摆完董事长的威严,他这才问,“什么事不好了?”

        小朱脸上带着一点欲哭无泪的表情,“刚才徐总打电话来说,不给咱们供应翡翠了!”

        “啊?”

        “什么?”

        “徐总不给我们供应翡翠?”

        在场二十几个高层都傻眼了。

        曹丁有些难以置信地掏了掏耳朵,他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不会吧?你是不是搞错了?上午徐总刚刚答应我的,怎么会不供应了?而且我这也没收到他电话啊,不行,我打个电话问问他。”说着,他急忙拿出手机拨打了号码。

        许巷和蔡琳等人都面面相觑,一声不吭地静静等候着曹丁打完电话。

        半响后,曹丁打完电话了,一脸失魂落魄,“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其实刚才他打电话的过程当中,高层们已经听到了结果,徐老板真的不愿意供应翡翠了!

        一时间,原本欢声笑语的会议室,霎时间变得鸦雀无声,每个人脸色都变得十分难看。

        是啊。

        徐老板怎么突然不供货了?

        不止是曹丁想不明白,西方银玉每一个高层都想不通,没道理啊。

        想不通归想不通,不过大家都明白一件事,现在最主要的是立刻弄到翡翠,不然他们公司真的要玩完了!

        蔡琳急忙道:“董事长,你打电话和王琛先生再谈谈吧。”

        曹丁脸一黑,前不久刚刚怼了王琛,现在主动送上门去被打脸?他有点做不出来啊。

        可是公司高层们都眼巴巴看着他。

        “是啊董事长。”

        “咱们公司拖不起啊。”

        “你联系一下王琛先生吧。”

        “丢脸就丢脸点,咱们在商业上混了这么久,那点脸皮还在乎?”

        “就是就是。”

        一众人都劝着。

        曹丁都想骂娘了,不是丢你们的脸,你们当然不在乎了,可是事到如今暂时别无他法,他只好道:“嗯,我想想说辞,明天再说吧。”

        他决定晚上回去再联系联系其他玉石商人,要联系到就算了,实在联系不到,只能向王琛低头,是的,曹丁还是放不下面子。

        ……

        四合院里。

        下午六点钟左右。

        刚刚和秦宓一、许德良约好了时间,后天一起吃饭,主要秦医生明天有个大手术要做,抽不出时间,只能约后天。

        王琛也乐得多休息一天,明天再回北宋时空吧,正好看看今晚对西方银玉动手能制造出什么效果。

        厨房里。

        手机铃声响起,王琛接通电话道:“李哥。”

        “王生,事情办妥了,估计再过半小时左右微薄上会率先爆料出来,然后还有一连串的新闻媒体,你等着看吧。”李则凯很高兴道。

        燃气灶上的鸡汤香味已经很浓,王琛饶有兴致道:“哦?全面爆料?”

        李则凯哈哈大笑道:“对,主要你提供的信息太有用了,从明天早上开始,公司便会一步步在股市上收购西方银玉的股票。”

        “鸡汤好香呢。”梅姐从外面跑了进来,看见王琛在打电话,“行了剩下的菜我来做,你先出去打电话。”

        “好的,姐。”王琛应了一声,朝着外面走去,疑惑道:“明天就开始收购股票?不是说等两三个跌停板吗?”

        关于股市上的玩意他确实不懂,自然想问问李则凯为什么要这么行事。

        李则凯道:“要是等到两三个跌停板再收购太明显,股价很容易回升上来,会造成对方公司抵触,甚至出资回购股票,消息刚爆出来那会,股民们肯定会疯狂抛售,我这个时候让公司买进西方银玉的股票,一般人发现不了。”

        王琛大概明白什么意思,“行,那就按照你说的办,我等候你的好消息。”

        两人在电话里谈着正事。

        期间梅姐进进出出厨房好多次。

        又聊了会正事,大概十五分钟后,电话挂了。

        王琛一看桌子上的几个菜,不好意思道:“本来还说今晚我做菜给你吃,结果……”

        “没事,你这不是做了莲藕玉米鸡汤煲和清蒸驴肉了吗?”梅姐笑吟吟解下围裙,“我就炒了两三个菜,没什么,先去洗个手吧。”

        望着桌子上羊肉酱炒香菜、双椒炒牛肉和爆炒腰花等等,王琛食欲大动,迅速地去厨房洗了个手。

        其实他就煲了个鸡汤,清蒸驴肉是买回来的,稍微热了一下。

        总共六菜一汤。

        两个人吃这么多已经很丰盛了。

        王琛率先拿起筷子夹了腰花扔嘴里,嚼咽了一下,一脸享受道:“唔,好吃,姐你炒的腰花真好吃。”

        “好吃就多吃点,以后我还给你做。”梅姐端起饭碗,给他夹了块驴肉,“多吃点,对了,西方银玉的事情怎么样了?”

        说起此事,王琛咂咂嘴道:“下午我给曹丁打电话了,不过没谈成,我准备弄点手段。”他把下午打电话的事情说了遍,和梅姐没什么不好说的,包括曹丁带着调戏性质的一些话。

        梅姐听完后摇摇头道:“这人不讲究,生意做不长,俗话说和气生财,你主动打电话过去已经给足面子,他居然这样,是有点过分了。”

        “其实也没什么。”王琛没有不高兴,反而笑了起来。

        梅姐肯定站在王琛这边,“你心态倒是挺好,说真话呀,我一个旁听者在听到你和曹丁通话内容后都有点不舒服,你准备怎么做?”

        王琛微笑道:“我刚不是和你说了么,准备给点颜色他看看。”本来在缅甸收拾过曹丁,气也消了不少,可曹丁这么一来,王琛彻底放下了心理负担,哥们儿找你好好商量你就这态度对我?反正掌控西方银玉本来就志在必行,这些小插曲只是助涨了他的决心而已。

        喜欢戏耍是吧?

        看看谁玩得过谁!

        吃晚饭,算算时间差不多了。

        梅姐抢着刷碗。

        王琛实在争不过,便打了个招呼回房间打开电脑。

        这边电脑刚刚打开不久。

        门从外面推开,梅姐慢慢走了过来,拉着一把椅子坐下,“有把握吗?”

        王琛嘿道:“肯定有把握,姐,要不咱们打个赌,要是我最终能够掌控西方银玉,你输我点什么,怎么样?”

        梅姐瞥瞥他,“不跟你赌。”

        王琛觉得没趣,“好吧,原本还想趁机讨点彩头呢。”

        梅姐忽而眨眼主动问道:“你想怎么赌?总要有个期限吧。”

        王琛一听,眼前一亮道:“一个月,如果一个月之内我能掌控西方银玉,你任意答应我一件事不能拒绝,我指的是任何事情,当然,杀人放火的事情不会叫你去做。”说着嘿嘿坏笑了下。

        潜台词梅姐听出来了,她啐道:“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思,行是行,不过我事先说明,除了那个,要你一个月拿不下来呢?”

        “输了我也答应你一件事,也是任何事情。”王琛移动着鼠标,点开了网页,他知道梅姐暂时心理负担还没放下,想那个不太可能,嗯,再进一步开发一下还是有戏的。

        梅姐笑着摇摇头,“你呀,一天到晚脑子里就装着这些不健康的思想。”

        王琛无语道:“我哪里有不健康思想了?不就亲你几下,还摸……”

        梅姐赶紧打断道:“停。”

        “这不是你先说的吗?”王琛道。

        “现在不想说了。”梅姐也看向了电脑。

        王琛:“……”你这话说的,先提起话头又说不想说,等哥们儿一个月内拿下西方银玉,看我不要求你做点比这个更难启齿的事情,对,这次要得寸进尺一点,上次躲在被窝里黑漆漆都没怎么看仔细,哥们儿可不局限于这样就满足了!

        输入了网址。

        梅姐凑过来一起看。

        王琛感到扑鼻清香,“你靠这么近看不清吗?”

        “没戴隐形眼镜。”梅姐解释了一句,随即半开玩笑道:“怎么,不想我靠你近点?”

        王琛哎呀道:“怎么不想,你靠的越近越好,哪怕坐我腿上也行。”

        “你想得美。”梅姐说是这么说,手已经主动抓住了王琛的手。

        两人在缅甸一有机会就腻歪,感情已经升温了很多,像牵手这种事情已经变得很习惯,王琛非常享受这样的相处模式。

        “你打开微博干嘛?”

        “你待会看就知道了。”

        “好,我看着。”

        王琛在微博上搜索着关于西方银玉的话题,暂时还没出来,他只好不断刷新,期间和梅姐随意聊着。

        五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当刷新了不知道多少次后,王琛再一次搜索,话题出来了,他欣喜道:“就是这个,嘿,咱们一起看看。”

        梅姐同样认真看了过去。

        ……

        与此同时。

        微薄热搜上突然多出了一个关于西方银玉的新闻,然后不少人都感觉有些奇怪,西方银玉是什么?

        “哎,你们知道西方银玉吗?”

        “噢,你说那个翡翠第一股啊,当然知道,去年的时候还爆出过不少丑闻。”

        “难道这一次又出什么丑闻上热搜了?”

        “应该不会吧,我最近一直在买西方银玉的股票,股价一直在上涨啊,我估计有可能是什么利好信息,缅甸公盘不是刚刚结束么,有可能西方银玉拿下了很多毛料买热搜了吧。”

        “我倒是挺想看看丑闻。”

        “哪有那么多丑闻给你看,嗯,我看看什么内容,决定明天要不要再买点西方银玉的股票。”

        网友们兴趣不大。

        然后,还是有人点进去了。

        这是一名大V发的微博,上面一开始说了些关于西方银玉比较客观的内容,到了下面话锋一转,“……今年1月15日,拥有我国翡翠第一股之称的西方银玉发布了一则公告,称该公司目前新增了一笔到期未能偿还的债务,该笔负债金额高达16.7亿元,目前,西方银玉已经有多笔债务到期未能偿还,陷入重重债务纠纷之中。去年7月份,西方银玉的信用评级,就被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下调,由AA下调至AA-。除此之外,公司的部分资产遭到冻结,公司高层受到监管部门警示。”

        “相比与如今过街老鼠一般的处境,西方银玉也曾有过风光无限的时刻。西方银玉的主要业务是翡翠原石的加工以及翡翠成品的售卖,同时还有黄金饰品等业务。截止目前,西方银玉依然是我国翡翠行业唯一的一家上市公司,并且连续多年荣获中国500最具价值企业的称号,前年年底,该公司的市值还高达150亿元,但随着公司利润下滑,高负债,遭到监证会调查,市值暴跌,一度市值流失近八十亿,幸好今年平洲公盘以后,该公司拿下不少翡翠毛料传来利好消息,市值从七十九亿慢慢回升到了八十三亿。”

        “但是!据我最新得到的消息,本次缅甸公盘西方银玉一块毛料都没拿到,并且还被缅甸方拉入黑名单,至少十年之内不允许参与缅甸公盘,一个从事翡翠行业的公司,连原料供应都无法保障,却依旧瞒着股民们,我在这里特地提醒大家,警惕西方银玉,因为就在前不久,西方银玉的大股东升宁实业不断在抛售公司股票,减持比例达到了百分之二,而升宁实业的实际控股人正是西方银玉董事长曹丁!”

        这一瞬间,所有购买西方银玉股票的股民都愕然了!

        看到这个新闻的那些股民们,心中猛然诞生一股不祥的预感!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