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371章 有仇不报非君子


        吃了一把暗亏。

        王琛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朝着妖艳女子瞅了一眼,然后继续看毛料。

        许少爷、陈老他们也挺不耻妖艳女子的为人。

        大概十几分钟后,王琛把外面的毛料都看了一遍,发现里面不乏有一些好的料子,只是妖艳女子还没走,他生怕刚才的事情重演,把标号都记了下来,索性没有开口。

        “陈老板,你仓库里还有其他毛料吗?”王琛主动问道。

        陈老板立刻道:“有有有,里面请。”

        王琛嗯了一声,跟在后面朝里走。

        或许是昨天表现出来太神奇了,当王琛跟在陈老板往里走的时候,那群玉石商人们都紧随其后,妖艳女子自然也在其列。

        王琛有些头疼。

        里面。

        陈老板掏出钥匙打开仓库大门。

        一眼望去,毛料比宋老板那边还多得多,光大毛料恐怕就有一百来块了,更别说还有各种中小型毛料。

        王琛笑道:“陈老板生意做的挺大嘛。”

        陈老板笑呵呵道:“还行,这些毛料大多数回头都会拖到公盘的会展中心,只不过打开门做生意,你要的话,我可以提前卖点出去。”

        “嗯,我看看。”王琛和以往一样继续白嫖明察秋毫。

        看完以后,他心里有点数了,上前看了看毛料的标号,然后拿出手机记录下来。

        最后,王琛暗地里瞥了一眼那妖艳女子,这才指着一块巨型毛料问道:“这块料子怎么卖?”

        陈老板怔了一下,随即抱歉道:“对不住啊王老师,这块料子暂时不能卖,您要是喜欢的话,等后天公盘的时候可以投标,其他的你随意挑。”

        王琛颇为遗憾,这块半赌性质的巨型毛料估计得一千两万才能拿下来,天窗位置表现的是冰种苹果绿,实际上里面冰种并不多,倒是伴生了一些芙蓉种,但也不多,他估价掏出来的玉肉就算制作成成品,最多也就价值一百来万。

        没法用来坑妖艳女子了。

        算了,再看看别的吧。

        王琛又指着另一块稍大的毛料,“这块呢?”

        “这块毛料一百五十万。”陈老板道。

        王琛不动神色,道:“我要了。”

        嗯,里面基本没什么玉肉,谁拿下来铁定亏本。

        我要了。

        那女人应该出价了吧?

        王琛等着对方上钩呢,哪知道说完后根本没人插话,那妖艳女子根本不吭声。

        沃日。

        怎么不出价了?

        王琛有些傻眼。

        陈老板还问道:“要给您解石吗?”

        王琛硬着头皮道:“不用,一会你给我送去酒店吧。”

        没人要,只好自己吃下来。

        亏了一百五十万样子。

        王琛真的挺纳闷,之前拿女人明显是冲着自己来,怎么这会儿自己选中了毛料却不跟了?

        难道是我表现的太明显了吗?

        他觉得是有点可能性,又试探性地在陈老板那边买了两块小涨、三四块大涨的毛料,结果还是没有人跟,那妖艳女子仿佛站在人群中变成透明了一样。

        不跟也好。

        最起码不影响自己挑毛料了。

        王琛挺想得开,他觉得吧,刚才那种情况可能是偶然事件,不用去多想。

        ……

        离开陈老板店铺。

        或许是没看见王琛解石吧,现场的玉石商人散了不少。

        王琛乐得清闲,随意地来到陈老板隔壁的铺子。

        这回老板是个缅甸人,幸好会英语,倒也不妨碍交流。

        王琛和许少爷他们边聊边看毛料。

        “这块怎么样?”

        “我觉得还不错,陈老你觉得呢?”

        “表现非常好,裂也很浅,应该能赌涨。”

        一行人发表着意见。

        看完后,王琛站起身,问店主道:“老板,这块料子多少钱?”

        “三万欧元。”矮瘦老板道。

        王琛打开公文包拉链,一边从里面摸钱,一边道:“行,我要了。”

        话音刚落,旁边一名嘴角有颗大黑痣的五十来岁男子出言道:“我出三万五千欧元。”

        王琛怔了下,难道这家伙也看好这块料子?他没多想,竞价很正常,继续加价道:“四万欧元。”

        那大黑痣男子道:“五万欧元。”

        王琛一蹙眉,“六万欧元。”

        “七万。”

        “七万五。”

        “八万五。”

        王琛犹豫了下,这块料子估计能开出来的翡翠也就价值六十五万RMB样子,按照汇率来说,对方出价八万五欧元已经临近实际价值了。

        最后王琛没有再加价,颇为遗憾地让给了这位大黑痣男子。

        经历过一个小插曲。

        王琛又看中了一块能大涨的毛料,里面不少冰糯种阳绿翡翠,预计掏出来价值五六百万应该有,他询问老板价格,“这块毛料怎么卖?”

        老板道:“十五万欧元。”

        王琛颇为满意道:“我要……”

        话没说完,大黑痣男子又吱声了,“我出十六万。”

        王琛眉头一皱,心说又是冲着自己来的?

        他还没说话,许少爷有点按耐不住了,不爽道:“喂,你故意的吧?我朋友不出价你也不出,他出了你就抬价,什么意思?”

        刘炜和郑刚也很不舒服,质问起来。

        “这位先生,你这样不太好吧?”

        “就是,想要毛料的话自己看啊,干嘛跟在我们后头出价?”

        陈老、周先生等人没吭声,只是表情也有点不自然,明显对着大黑痣男子没什么好感。

        大黑痣男子装傻充愣道:“啊?对不住对不住,刚才我正在看料子,出价慢了,你们还要不要?要的话咱们正常加价,不要的话我可就十六万拿下来了。”

        这块料子玉肉能价值五六百万RMB,十六万欧元的话才相当一百二十万左右,王琛肯定不可能放弃,加价道:“十八万。”

        “二十万。”

        “二十五万!”王琛一下子拉高了五万欧元的价格,想要劝退对方。

        然而这个大黑痣男子胆子似乎非常大,同样加价五万欧元,“三十万。”

        店主都乐不可支笑起来了。

        王琛皱了皱眉头,“三十五万。”

        “四十万。”

        “五十万。”

        “六十万。”

        我特么。

        十五万欧元的毛料翻了几倍价格你还敢跟?

        王琛不信邪了,“七十万。”这已经临近实际价值了,要是这大黑痣再跟,王琛肯定不会做亏本买卖。

        可大黑痣似乎志在必得,“七十五万。”

        王琛深吸一口气,“八十万。”

        大黑痣犹豫了下,“八十五万。”

        得,这个价格已经超出了实际价值,要是自己拿下来肯定亏本。

        王琛只好作罢。

        毛料被大黑痣拿了去。

        王琛很郁闷,今天是不是撞邪了,老是遇到跟自己抬价的人。

        他只好继续挑料子,又看中了一块,“陈老,你觉得这块毛料怎么样?”

        “表现不太好。”陈老摇摇头不好看。

        王琛笑道:“我觉得还不错。”

        也确实,这块三十来斤的毛料,里面应该能掏出四五斤冰种毛料,只是外表表现很差而已。

        随后,王琛问老板价格,这块毛料要九万八千欧元,他要了,还做好了和大黑痣打擂台的准备。

        哪知道大黑痣不叫价了。

        王琛顺理成章拿下毛料。

        咦?

        咋回事?

        王琛看了看大黑痣,发现对方对着自己笑了笑。

        真是意外情况?

        王琛松了一口气,又看中了一块表现不错的毛料。

        结果一出价,人群中又有个小平顶跟自己叫价了,并且和之前大黑痣一样,叫价到小亏拿下来。

        然后,这种情况反复继续。

        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凡是毛料表现稍微好点,王琛只要一叫价,立刻会有人竞价,而毛料表现不好的,哪怕里面确实有玉肉,根本没人跟自己抬价。

        本来准备今天扫荡个一两百块毛料的王琛,被这么一搞,愣是只买了二三十块毛料,很多时间都花在抬价上面了,还有二十来块自己看好的毛料被不同的人竞价去了。

        是的,每次和自己抬价的人都不是同一个人。

        王琛觉得今天可能运气不太好。

        ……

        回到酒店。

        王琛洗了个澡,然后下去吃饭,准备吃完带点食物去医院给梅姐。

        饭厅外面的走廊里。

        王琛刚下电梯,看见庞明正在和一个四方脸的中年男子说话。

        “……没想到曹总您会亲自来呀。”

        “呵呵,我就做这一行的,缅甸公盘这么大的翡翠盛典,我能不来吗?小庞,待会一起吃个饭吧。”

        “不好意思曹总,我约了人,明天吧,好吗?”

        “也行,那我先进去吃饭了。”

        “成,我这抽根烟也进去了,里面不然抽烟。”

        “嗯,再会。”

        那四方脸男子进了饭厅里。

        王琛走过去跟庞明打招呼,“小庞,遇熟人了?”

        庞明笑着说道:“可不是么,西方银玉董事长曹丁。”

        噢,原来是西方银玉老板。

        说起来西方银玉在翡翠界名声挺大,规模也做的不错,王琛挺想结交一番,可要是这么做的话,难免会给庞明造成挖墙脚的感觉,索性作罢了。

        两人在外面抽了根烟。

        随意聊着天进了饭厅里面,在服务人员的指引下,他们朝着包厢走去。

        “小庞,以后好好做翡翠生意,缺货的话可以找我,别去奥门赌场赌了,那边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王琛善意嘱咐了一句,毕竟自己用不光彩的手段买下了庞明在京城的四合院,总觉得有些欠对方。

        庞明是个聪明人,立刻道:“我知道王哥,谢谢你。”

        “没事。”王琛摆摆手。

        当走到第二个包厢门口的时候,庞明忽然咦了一声,“王哥,你看。”

        “看什么?”王琛停下脚步,顺着庞明指的方向看去。

        只见从包厢没有关紧的门缝里能看到两个“老熟人”,一个是妖艳女子,另一个是大黑痣,都是下午和自己恶意竞价的人。

        他们认识?

        是一伙的?

        王琛觉得自己似乎着了别人的道了,可是不爽归不爽,不论大黑痣还是妖艳女子,他们都是用正常手段来竞价,自己总不可能冲进去打人吧?

        这时,里面传来一个略带熟悉的声音,“诸位今天辛苦了,拿下不少好料子,等公盘结束回公司,我会给你们每人包个大红包。”

        “谢谢。”

        “曹总您太客气了。”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

        “呵呵,况且办法也是您教我们的,我们只是稍微掌掌眼,觉得能拿的就拿下了。”

        庞明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压低声音道:“怎么是曹总?”

        一根烟功夫前还听到对方的声音,王琛当然听得出里面说话却没看见人的是西方银玉董事长曹丁。

        虽然短短几句话,但是王琛已经明白下午怎么回事了!

        麻痹,合着哥们儿下午挑毛料着的是你曹丁的道?

        而且听上去,不论妖艳女子,还是大黑痣,这些人似乎都是赌石顾问?

        怪不得。

        怪不得下午会发生那样的情况。

        这一瞬间王琛都明白了,如果没有猜错,应该是昨晚自己为了打名气被人盯上了,正是包厢里面的曹丁,然后呢,曹丁交代带过来的一群赌石顾问盯着自己,一旦发现王琛挑选毛料就竞价,当然,也不是盲目竞价,毕竟这群赌石顾问或多或少都有点本事,不然西方银玉这样的大公司怎么可能邀请这群人来缅甸公盘当顾问。

        其实说起来很简单。

        王琛挑选的毛料,只要表现稍微好点,这群赌石顾问就死命加价,表现不好的,无论如何都不加价,也确实,下午的情况验证了王琛的猜测。

        既然知道情况,王琛肯定想要报仇。

        恰巧,这时里面包厢又传出曹丁的声音,“我们公司和诸位合作多年,你们又多多少少持点我们公司股份,只不过如今缅甸政府控制,出产的翡翠越来越少,今天这种情况不得已而为之,明天继续,当然了,我相信你们对每块翡翠原石最大出产翡翠的价值都有直观的判断,不要盲目加价超出实际价值太多,明白吗?”

        “明白。”

        “曹总您放心吧。”

        “那位王老师就是中间商,哪能和西方银玉这种品牌商比,我们的实际价值肯定比他要高不少,原石竞价他必输无疑。”

        “哈哈,如今公司股价有所回暖,争取借着这次公盘多拿点毛料,给股民们一剂强心剂,让股价越来越高。”

        “行了,别说了,去叫服务员上酒上菜,好好吃一顿,明天继续努力。”

        这一切都被王琛听在了耳朵里!

        他肺都要气炸了,不是没有竞争到毛料赚不到钱的问题,而是任谁被人算计心里都会不爽啊,尤其还是团伙组织性质地算计自己,王琛都恨不得弄死曹丁了。

        是的。

        他对下午这群和自己竞价的人反而没那么恨。

        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曹丁指使这群人算计自己,王琛肯定得恨他啊。

        行啊。

        算计哥们儿是吧?

        看看我怎么收拾你!

        王琛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让曹丁尝尝自己的厉害,有仇不报非君子!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