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367章 不负如来不负卿


        深更半夜。

        王琛也没有麻烦许少爷他们,直接抱着梅姐来到楼下,请酒店帮忙备车送去医院,幸好缅甸不少酒店工作人员都听得懂中国话,倒也没耽搁什么时间。

        实际上缅甸好几个地区的人都听得懂中国话。

        甚至,有个别极端的地区,当地人不仅说中国话,地图上的首都都是中国京城。

        可是到了医院后,情况没那么乐观了。

        医院里。

        抱着梅姐满头大汗的王琛正和一名值夜班的缅甸护士交流,他先是用中国话说道:“她,发烧。”

        矮个子护士一脸茫然。

        王琛又改成英语,“She-has-a-high-fever。”

        护士依旧摇摇头,表示听不懂在说什么。

        王琛急了,小心翼翼地把梅姐放下来靠在自己身上,然后伸手一把抓住护士的手。

        护士吓得尖叫一声。

        幸好此时王琛已经将护士的手抓到梅姐额头,“懂?”

        护士这才用力点点头。

        或许是夜深人静护士尖叫声挺嘹亮,很快里面传来几个脚步声,然后大声质问起来。

        王琛扭头一看,见到走廊里跑过来几个安保人员和一名白大褂。

        护士边对着白大褂说什么,然后还做手势比划了下。

        白大褂似乎懂点中国话,会意点了点头,走上前来,用非常绕口的普通话道:“中国人?”

        王琛听得懂,扶着梅姐忙道:“对,对对。”

        白大褂蹙眉道:“高烧不退?”

        “对,对。”王琛都有点失了分寸,急忙道:“赶紧安排病床治疗啊。”

        白大褂无奈道:“晚上我们的内科医生不在,你得等到早上。”

        我特么!

        都烧得昏迷了,等早上?

        不过王琛知道缅甸的医疗系统非常落后,有个数据曾经表明,缅甸每一万人中,只有六名医生在提供医疗服务,并且在缅甸很多人生了病,都是到国外医治,泰国、中国、新加坡等国家成了很多缅甸人治病的首选地,据统计,每年约有十五万名缅甸患者赴海外寻求医疗服务,每年在国外寻求医疗所花费的费用达六百万美元。

        所以夜班没有内科医生值班很正常。

        可王琛哪能让梅姐高烧拖下去,大声道:“帮我把你们内比都最好的内科医生叫过来!”

        白大褂翻白眼道:“你以为你是谁……”

        话没说完,王琛从包里掏出一叠欧元,约莫一万,往咨询台上一扔,“够不够?”

        白大褂眼睛一瞪,急忙解释道:“不是,我不是这个意……”

        王琛又掏出一万欧元扔上去,“最好的内科医生!”

        白大褂急了,同样大声回应道:“请你尊重我的职业!我是一名医……”

        王琛二话不说,接二连三掏出四五叠欧元。

        “……生。”白大褂咽了咽口水,一瞬间变得义正言辞起来,“救治病人是我的职责,钱不钱不是什么事,您放心,我立刻就把内比都最好的内科医生请过来!”他嘴里说钱不钱不是什么事,手上动作麻利无比,一伸手就抓了五六叠塞进兜里,又拿出一叠抽出几张给值班护士和安保人员。

        护士和安保人员都看傻了。

        尤其是安保人员,刚才他们见到王琛和医生剑拔弩张大吼,都准备使用武力驱除了,可是怎么都没想到这年轻人直接拿钱砸他们啊!

        要知道在缅甸人均工资月收入才一百一十二美元,王琛一下子砸出近十万欧元,对于他们来说,这简直就是巨款的不能再巨款了,哪怕缅甸的医生各种外快不少,同样没见过这么砸钱的啊。

        白大褂在说完这句话,立刻朝着护士和安保人员喊了句,安保人员笑得合不拢嘴忙不迭地朝外走去,护士也用力点点头,然后白大褂又对着王琛道:“尊敬的先生,我这就给您安排最好的VIP病房,您稍等,他们去拿轮椅推这位女士去病房。”

        尊重你的职业?

        你是一名医生?

        啊呸,你以为哥们儿不知道缅甸医生的门门道道?别说缅甸了,只要有钱,哪怕在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同样有无数人趋之若鹜服务!

        王琛有点不耐烦道:“快点。”

        “是是是。”这个白大褂拿了钱半点都不恼怒,相反还用缅甸语大声喊了起来,随手飞快地从兜里掏出手机拨打了起来,估计是请内科医生过来吧。

        一分钟不到,安保人员健步如飞地推着轮椅过来了,王琛扶着梅姐坐在轮椅上,然后安保人员仿佛护送他们最尊敬地神明一样,速度快而又平稳地朝里而去。

        甚至因为夜间他们的普通电梯关闭了,白大褂还特地让梅姐走了手术专用电梯,那态度啊,别提多热切了。

        ……

        病房里。

        王琛刚把梅姐放到病床上。

        躺在病床上的梅姐很虚弱,眼睛里全是感动,道:“小……小琛,大晚上的辛苦你了。”

        王琛心里是很担忧,否则刚才也不会乱砸钱了,可是面对梅姐的时候,他表现的很从容,笑着说道:“小事一桩,你生病了,先休息一会,等医生过来给您看看。”

        梅姐没再说什么,只是盯着王琛看了半响,然后微笑着“嗯”了一声。

        钱的效率飞快。

        在病房刚等了十分钟左右,外面就匆匆响起一阵脚步声。

        紧接着,病房门被推开,外面走进来七八个医生,刚才那白大褂也在,其中还有人推着仪器。

        王琛一看,吓了一跳。

        卧槽。

        你们干啥呢?

        一个发烧如此劳师动众?

        白大褂一走进来便巴结地笑着解释道:“先生,这几位都是我们内比都最知名的内科医生,他们听到贵太太身患重病,都超速驱车赶来,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把您太太看好。”

        梅姐在听到“太太”两个字的时候脸色更红了,不过却出奇地没有出言反驳。

        王琛没注意到,也没空和医生纠结称呼不称呼的事情,“行行,让他们赶快。”

        “好的。”白大褂道。

        随后白大褂稍微和几个内科医生交流了下,这群内科医生飞快地行动起来,观察梅姐情况的观察,询问的询问,还有拿仪器检查的。

        大概几分钟后。

        他们神情庄重地得出一个结论,这是一个比较棘手的病,寒热外加扁桃体发炎。

        王琛听得差点吐血了,扁桃腺发炎加寒热也叫棘手?

        沃日。

        你们这帮医生水平太低了吧?

        这种情况打个抗生素吊针就结局了,棘手个毛线!

        其实王琛并不知道,在国外的医院对抗生素使用限制非常大,例如李冰冰有一年在澳大利亚高烧不退,同样扁桃腺发炎,看了十六天都没看好,最后回到国内,抗生素一打就好了。

        抗生素的负作用会使身体器官受损,而且滥用抗生素将会破坏体内的正常菌群,使病菌耐药性增强而导致疾病无药可治。

        但是,扁桃腺发炎是典型的细菌感染性疾病,是可以导致细菌性败血症的,用抗生素的指证是存在,并没有什么不妥。

        最后,白大褂一脸严肃道:“几位专家说要联合拿个方案出来,可能您还要稍等一会。”

        等你妹!

        王琛都已经懒得和他们废话了,直截了当道:“等等,我打个电话,你们别走。”

        “好。”白大褂没多问。

        王琛对医学是不懂,可是他认识全中国最顶尖的医生许德良专家,哪怕许德良不负责内科方面,王琛还不信他不认识顶尖的内科专家。

        要是平时,他肯定不会这么晚打扰许德良,但是梅姐烧成这样,王琛生怕这群缅甸医生把梅姐弄得跟李冰冰一样遭罪,决定还是打这个电话。

        嘟-嘟——

        响了两三声接通了。

        王琛急忙道:“许叔叔,这么晚打扰您睡觉了,实在不好意思。”

        “没,我刚刚起床,准备晨跑去呢,怎么了?”许德良问道。

        王琛汗了一下,“这才几点您晨跑?”

        许德良笑道:“五点多,差不多了。”

        王琛这才想起来自己在缅甸,国内那边要比这边快一个多小时,没打扰人家休息就好,他赶忙把情况说了一遍。

        “就这事?行,我刚起床的时候看见群里985医院的老秦在求购年份长远点的野山参,我跟他打个招呼,一会回你电话。”许德良道。

        王琛赶忙道:“谢谢许叔叔,等我回国请你吃饭。”

        “没事。”

        挂断电话。

        王琛安安静静等候。

        几个医生面面相觑,很显然不太清楚什么状况。

        一分钟后,手机铃声响了。

        是国内的陌生号码,王琛接通,道:“喂,是秦医生吗?”

        对面传来一个比较苍老的声音,“呵呵,你就是上次帮小许弄到野生牛黄和五十年野山参的王琛?”

        我晕。

        怎么感觉自己上套了啊。

        刚许德良说老秦要年份久的野山参,结果这位秦专家上来就直接明说了?

        王琛心说应该是凑巧吧,不过嘴里还是道:“我听说您需要野山参?我手头正好有一支,不过暂时人在国外,等回国邮寄给您,行吗?”

        “呵呵,小伙子就是实在,老头子也不白拿你野山参,市价多少就给你多少钱。”秦医生很高兴道:“小许刚才大致把情况和我说了一遍,你让那边的医生和我说话。”

        得,还真是。

        王琛算是看明白了,估计啊,就算自己刚才不找许德良,不用多久许德良也会替这位秦医生找上门来,他没多说,把电话给了白大褂。

        白大褂接过电话喂了一声,停顿了一会,随后他受宠若惊道:“您是秦宓一老先生?您老在国际上可是大名鼎鼎……行,我把刚才几位内科医生的诊断结果和您说一遍,事情是这样……”他把病情说了一遍,然后等待了一小会,迟疑地说了句,“是有点化脓了……好,好,我立刻让人给患者使用抗生素……多少剂量……明白明白。”

        两人聊了没几句。

        白大褂把电话还给了王琛。

        王琛又再三跟秦医生道谢,约好了回国碰个头。

        当挂点电话后,白大褂一脸敬重道:“先生,您在中国一定是位非常有身份的人,居然连985医院的秦老先生都能请得动,厉害。”

        王琛被说得莫名其妙,秦医生很牛逼吗?他没多想,“拜托快点给我姐……妻子治疗。”

        梅姐“咳”了一声,不是打喷嚏。

        王琛汗了下,这口头上占便宜还是被发现了。

        医生们行动起来,先给梅姐做了皮试,确定没过敏,这才打了吊针。

        按照白大褂的意思,他们医院不怎么允许打吊针,不过既然秦医生说可以,他们这才敢执行,不然王琛出再多钱,他们也不会给梅姐打吊针,并且剂量什么都是秦医生定的。

        这一刻,王琛心中莫名感慨,自己的人脉发挥了作用啊。

        医生们忙活完先行离开了。

        病房里只剩下梅姐和王琛两人。

        梅姐眼神里又是感动又是心疼道:“小琛,你为了我忙活了一夜,先……”她左右看了看,最后身子往左侧挪了挪,“先躺我旁边眯会吧,吊针我自己盯着就行。”

        “不用,我刚才眯过了,而且病床这么小,两个人哪挤得下啊。”王琛笑着摆摆手,“你先睡,等你打完吊针我会眯会的。”

        “小琛,我……”梅姐欲言又止,最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哎。”

        王琛是挺累,不过还撑得住,为了让梅姐没什么心理负担,他还笑呵呵道:“唉声叹气干嘛,赶紧睡,你是病人,别觉得过意不去之类啊,我这是为自己以后做打算呢。”

        “嗯?”梅姐没听懂,侧头看过来。

        王琛眨眨眼道:“要我以后生病了,盼着你也这样照顾我……”

        “啊呸呸呸,瞎说什么,好话不说说坏话。”梅姐打断,她沉默了会,用另一只手拍了拍床沿边,“你坐过来。”

        虽然不明白她要干什么,可王琛还是搬着凳子做到了另一边。

        刚坐下,一只滚烫的柔软地手儿就抓住了他的手。

        王琛一愣。

        梅姐没看他,轻声道:“小琛,谢谢。”

        王琛道:“没事,我们是姐……”

        “你也知道我俩是姐弟俩呀?”梅姐侧头笑着打趣道:“刚还和医生说我是你老婆,看你叫得挺开心嘛,是不是?”

        王琛一晕,连忙解释道:“不是,那个……”

        “好了好了,我又不怪你。”梅姐眼中散发着异样的柔情,嘴里叮嘱道:“我身份比较特殊,你又和小霞订婚了,平时在出门在外没认识的人这样叫叫没……没什……什么事,在……在国内和有认识的人面前,千万别这么叫。”

        啊?

        在外这样称呼你没事?

        只要不在熟悉的人面前叫?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王琛稍加迟疑,瞬间就反应过来了,心脏噗通噗通跳了起来,难道梅姐的意思是……

        这边还在胡思乱想,梅姐又语气很轻很柔道:“这些年来,从来没人像你这样对我那么好,二十几个小时没睡觉,还守在我病床前,小琛,姐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你的心思我……我大概明白一些,不过一些因素在里面,我俩不可能真正发展到一定的关系,你明白我什么意思吗?”

        王琛点点头,“我知道。”

        “可是你对我这么好,我也不能辜负你。”梅姐拉了拉他,有点像无依无靠的小女孩找到了可以依赖的亲人一样,“你坐过来,我想搂着你说。”

        搂着我?

        梅姐这么主动?

        王琛心跳越来越快,甚至有点口干舌燥,咽了咽口水抬起屁股,坐到床边上侧着躺了下来,“嗯,你说。”

        梅姐伸手搂住他的脖子,贴得很近,一脸认真道:“如……如果你真的喜……喜欢姐,在……在不影响你……你生活的前提下和……和……”她说话声越来越小,有一点王琛根本没听清楚,也第一次看见她脸上露出了女人应有的娇羞姿态,“可以试着……试着处处看。”

        说完,她直接闭上了眼睛,脸红的可怕,这种红并非高烧的那种红,王琛分辨的出来,心中大喜,看见她闭上眼睛,王琛还以为让自己亲她,好不含糊同样闭上眼睛,嘴唇凑过去轻轻一点,然后叼住她的嘴唇轻轻吮吸。

        可是梅姐的反应有些剧烈,她脑袋连忙往后一缩,本来搂着王琛脖子的手也抽了回来,一把捂住嘴巴,含糊不清道:“你干什么?”

        听见质问,王琛睁开眼睛坐蜡了,干巴巴道:“那什么,不是你让我亲你吗?”本来人家就在生病,他道歉起来,“对不起,姐,实在对不起。”

        就在准备使用时光倒流挽回一下局面的时候,梅姐杏目一白,说了句嘀笑皆非的话,道:“我一整天没刷牙了你也亲的下去呀?”

        王琛:“……”

        我特么。

        还以为自己又做错事了呢。

        慢着,梅姐说“没刷牙也亲的下去”,那岂不是说,在刷完牙的情况下,可以无条件亲吻她了吗?

        先亲亲。

        再抱抱?

        抱抱再摸摸?

        摸摸然后……我就动两下!?

        王琛总觉得这剧情有点熟悉啊,难不成哥们儿短期内有望拿下梅姐了?王琛怎么都没想到,梅姐的这次重感冒,居然变成了自己和她的转折点。

        其实王琛心里明白,梅姐感冒,自己百般照顾是一根引信被点燃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之前日积月累的感情接触,从相识到相知,再到如今在国外梅姐生病的相守,量产生了质变,这才让梅姐心理防线有了巨大的突破。

        只是呢,刚才梅姐说的也很清楚,因为某些原因,他俩就算相处了,关系也不能公开,有点不负如来不负卿的感觉。

        不管怎么样。

        这是一件好事。

        本来还疲惫不堪的王琛,此刻竟然觉得自己精神奕奕,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梅姐啊,哥们儿可是惦记你好久,如今终于看到希望了啊,从之前惦记上,到昨天想要当她亲生姐姐好好对待,再到现在梅姐被自己感动吐露内心的想法,王琛觉得自己得再加把劲,争取早点儿把梅姐就地正法。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