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363章 坑人(感谢太极飞羽1万赏!)


        天色已经很黑。

        王琛的十六块毛料开了六块,算上许少爷之前的一块,宋老板和解石师傅俩人连续开了七块石头,都已经累坏了。

        而且现在已经晚上九点多。

        然而围观的玉石商人们还没有满足。

        “老板,快开啊。”

        “我们先竞价,您先开着。”

        “待会要是再开到好翡翠让我们一起竞价。”

        “诶,老板,你愣着干啥啊?怎么,王大师给你攒了里子,你不给面子啊?”

        虽然总共开了七块料子,实际上其中两块翡翠已经卖出去,只剩下五块翡翠,其中还有块价值连城不是谁都买得起的高冰种满黑墨翠,等于说,在场绝大多数人能够参与竞价的只有四块翡翠,一时间显得僧多肉少啊,自然,大家得催促宋老板赶紧把剩下的十块毛料全都解出来,让他们有足够的翡翠可以竞价。

        与此同时,这群玉石商人心中暗暗期待,王琛赌石水平如此牛叉,剩下十块毛料能开出什么档次的翡翠呢?

        会不会有玻璃种帝王绿?

        又或者档次非常高的红翡、黄翡之类?

        一时间,大家觉得评价王琛挑选毛料的水平,一切皆有可能。

        然而面对催促宋老板和解石师傅都没动。

        陈老、云老和周先生等人则是在对着已经开出来的五块翡翠指指点点,一时间都没顾得上宋老板和解石师傅的异常。

        王琛注意到了,心中有些奇怪,准备上前问问。

        许少爷快人一步,“宋老板,解石啊,站着不动怎么了?”

        王琛也瞧了过去,想知道咋回事,该不会是哥们儿五千块开出价值两亿的墨翠宋老板追悔莫及吧?

        那边,宋老板把双手伸出来,边微微哆嗦边苦笑着说道:“王老师、许总,不是我和老解不解石,而是咱俩连着忙活了四五个小时,两条胳膊都没力气了啊。”说着,他看向王琛,征求意见,“今儿个我店里一些员工去运货了,我和老解真没力气解石了,您要是着急解的话,我俩先缓个把小时,要是不急的话,留到明天,您看怎样?”

        “解石是份力气活。”陈老侧头说了句。

        王琛这才恍然大悟,道:“对不住,对不住宋老板、解老师,我没考虑到你俩体力跟不上。”

        宋老板笑道:“应该我跟您说对不起,您先拿翡翠让大家竞价,我和老解稍微吃点东西,然后喘口气,再帮你解吧。”

        玉石商人们也瞬间反应过来,非常理解宋老板和解石师傅。

        王琛自然做不出这种事,而且自己打响名气的目的已经初步达到,他摆摆手道:“算了,剩下十块毛料别解了,不然不知道弄到几点呢,这样,我再挑点毛料一起带回酒店,然后把翡翠一卖今天就到这,成吧?”

        先前他挑的毛料都是大涨那种,并不是说宋老板剩下的毛料之中没有翡翠了,不说别的,仓库里一两千块毛料,再加上外面对方的一百多块,王琛根本不可能每块都看过来,而且他刚才也确实看到不少能够小涨的毛料,只是价值没那么高,拿出来解开也不足以给自己制造声势。

        可是呢,现在王琛已经证明自己的实力,他空间里还有六百吨翡翠,和五千多件翡翠制品,要是光购买大涨的毛料,根本不足以支撑起自己的“谎言”,总要用数量来称一下。

        毛料买回去切不切只有王琛自己知道,他要做的只是借机把空间里翡翠脱手而已。

        当然,他也不可能挑点亏本的毛料,那些小涨的,王琛准备扫荡一下,顺便再看看有没有漏网之鱼,然后结束今天的“装逼之旅”。

        宋老板累的动都不想动了,正求之不得,连忙道:“谢谢王老师,您再看看,相中哪块毛料,要是没人竞争的话,我可以给您最优惠的价格。”

        “成吧,我看看。”王琛继续开启时间洪流之后点开明察秋毫白嫖,大致看了看外面一百多块翡翠里有什么能够小涨、大涨的毛料,准备买下来。

        刚看完关掉时间洪流,王琛已经对外面一块毛料的情况了熟于心。

        可没想到的是,现场情况有些诡异,原本还吵吵闹闹的玉石商人们,在听到王琛要再挑选毛料的时候,全都安静了下来!

        王琛都没注意,先蹲到了一块估计能小涨的毛料面前,“这块毛料多少钱?”

        宋老板跑过来看了看标注,“这块全赌的料子二十万。”

        二十万?

        里面的翡翠虽然全是豆种,可并不是档次非常低的那种粗豆,王琛目测能达到糖豆级别,估计能值个四十来万,能小涨一笔,他开声道:“行,二十万我要……”

        话没说完,突然人群中有个声音响起,“宋老板,我出二十五万。”

        “三十万,这块毛料我要了。”

        “三十五万,王大师看好的料子肯定大涨。”

        王琛:“……”

        宋老板颇为尴尬地瞧过来,解释道:“王老师,行规是可以抬价的,您……我那个……”

        也确实。

        选购毛料的时候,一般而言是可以抬价,虽然有点不礼貌,但是换句话说,你看好毛料,别人就不能看好了?

        甚至,有些毛料店里的老板还会找托来主动抬价,像宋老板这种比较实诚的毛料商人已经很少了。

        如今人家和王琛竞价,王琛总不可能要求宋老板少赚钱将毛料卖给自己吧?道理上就说不过去,他瞥了一眼人群,心里有点不爽,喊了个自己估值的平价,“四十万。”

        四十万的话,自己或许赚不了,但是也不会亏,再一个,能出手空间里的翡翠,对于王琛来说,这块翡翠买下来就是“赚的”。

        但是那些玉石商人不知道啊,还以为王琛非常看好这块毛料,顿时都激动了起来。

        “我出四十五万!”

        “四十八万!”

        “五十万。”

        王琛一瞅,叫价五十万的是一开始和自己抬价那位脸上有颗黑痣的小胡子中年男子,他笑了笑,对着宋老板,故意道:“宋老板,有人愿意亏本,你就把这块毛料卖给他吧。”

        那小胡子中年男子啊了一声,“王老师,您啥意思?”

        王琛笑而不语。

        宋老板立刻就明白了,上前一把抓住小胡子中年男子的手,“价从嘴出不能反悔,行规这位老板你懂得。”

        小胡子看着王琛镇定自诺的样子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妙,但是行规他知道,只能硬着头皮道:“我知道,现在给你转账。”说着,他摸出手机按照宋老板提供的国内银行账号给转了账,然后主动道:“切石机借我用一下,我知道老板你累着了,我自己开。”

        宋老板确认转账无误,笑得合不拢嘴巴道:“成成成,小崔,给这位老板搭把手。”

        小胡子和小崔连忙把那块毛料放到切石机上。

        这边,王琛还在挑选毛料,这次他留了一个心眼,没有挑选其中有两块能大涨的毛料,而是又挑了块估计没人抬价会小涨的毛料。

        “这位呢?”王琛指着蟒带毛料道。

        宋老板一看,“这块半赌的毛料贵点,要八十万。”

        王琛分析里面油青种翡翠价值不超过一百万,故意大声道:“行,那我就出八十万。”

        玉石商人们还没醒悟过来。

        有人立刻学着小胡子那样抬价道:“老板,我出八十五万。”

        嚯,要跟哥们儿抬价?

        成啊,王琛算是惦记上了,谁跟自己第一个抬价,那不好意思,肯定让你亏,他咂咂嘴道:“九十五万。”

        那人道:“一百万。”

        王琛:“一百零五万。”

        那人喜上眉梢道:“一百二十万。”

        王琛再次露出诡异地笑容,“成,这位老板财大气粗,这块毛料归你了。”

        那人还挺高兴,拱拱手道:“谢谢王大师。”

        谢我?

        一会你就谢不出来了!

        王琛依旧笑眯眯没说话,又周而复始故意挑了两块没翡翠的毛料问价,还别说,真有人跟价。

        短短十几分钟时间。

        王琛已经“帮助”宋老板卖出去七八块毛料。

        这时,一开始和王琛抬价的小胡子已经将毛料切开不少,他突然失声道:“怎么会这样?不可能!怎么会这样啊!”

        玉石商人们立马都瞧了过去。

        “怎么了?”

        “赌涨了吗?”

        “赌涨了你也不用这么激动啊。”

        大家还笑着打趣。

        可是,当看到切口出的豆种翡翠,一下子都愣住了!

        卧槽。

        这是切垮了啊!

        难道王大师失手了?

        好多人第一反应都猛地看向王琛。

        谁知王琛依旧在那边不急不缓地挑着毛料,这时,他又搭到一块面盆大小的毛料上面,“宋老板,这块毛料呢?”

        宋老板看了看,“六万。”

        王琛笑眯眯地站起身,“行,我要了。”说完,他又侧头看向两百多道盯着自己的目光,眨眨眼问道:“有没有人和我竞价了?没有我就拿下了。”

        小胡子还在那边脸色铁青。

        其他人看看王琛,再看看小胡子,一瞬间似乎明白了什么。

        然后好多玉石商人都干笑了起来。

        “不敢不敢。”

        “王大师您看中的料子我们咋敢抢。”

        他们都忙不迭地摆摆手。

        先前和王琛竞价的七八个玉石商人脸色一白,也与此同时知道自己被王琛坑了,顿时面面相觑欲哭无泪起来,心说他娘的王大师太缺德了吧,这是故意在坑他们啊。

        但偏偏,这群人还得打落门牙往里咽,没辙啊,本来就是他们不道义,看见王琛挑选毛料想占便宜,结果便宜没占到,估计都和小胡子一样被坑了一大笔!

        陈老突然哑然失笑道:“这个小王,呵呵。”

        云老脾气比较直,他和王琛接触也比陈老多,笑眯眯点评了一句,“这群人活该,想要天上掉馅饼?小王做得好!”

        许少爷、郑刚等人都明白咋回事了,包括庞明,他们一时间都冷汗淋漓,心说王琛太坏了,合着刚才被人抢去了七八块毛料没生气,是因为在变着法子坑那群想要不劳而获的玉石商人啊。

        嗯,坑得好。

        就该给这群不讲道义的人上上课。

        “哈哈。”

        “还敢跟小王抢毛料?”

        “哈哈哈,乐死我了,这群人。”

        “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这些人没有啊,小王可不是个喜欢吃亏的人。”

        “活该。”

        郑先生等人不禁发笑出声。

        抢毛料的玉石商人们:“……”

        他们此刻都满头黑线,尼玛,被王琛坑了,估计会赔不少钱进去,但偏偏,他们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如今还要被人嘲笑,差气得头发都根根竖起了啊。

        但王琛还没有想放过他们,“宋老板这里有不少毛料都能够大涨啊,比如说这块两三百斤的毛料,我估计能大赚一笔,你们谁要是有兴趣的话别因为什么不竞价啊,我这人比较大气,遇到好的料子价高者得很正常,宋老板,这块料子多少钱?”

        宋老板肚子里明白得很,汗了一下,“这块料子要两百万。”

        王琛朝着玉石商人们看去,“两百万我要了,你们要竞价的赶紧,别待会我买下来可就来不及了。”

        “不了不了。”

        “王大师,您买您的。”

        “就是,咱们怎么会和您竞价呢,呵呵。”

        “我们非常佩服您在赌石上的造诣,毛料您先挑,我们绝对不会跟您抢。”

        一群玉石商人表面笑呵呵地婉拒,心中却把王琛骂了个底朝天,你妹啊,你他娘的刚刚坑完小胡子和另外七八个人,现在又想来坑我们?做梦去吧!我们绝对不上当!真当我们傻子啊?

        王琛还客气了起来,“诶,来个人竞竞价呢,没你们竞价我怪不习惯的。”

        陷阱!

        一定是陷阱!

        玉石商人们一看王琛这么主动,第一反应就是王琛又想坑他们,全都眼神游离缄口不言,仿佛根本没有听到王琛说的话一样。

        得,大家都学聪明了。

        王琛微微一笑,心说,这回这块料子还真能大涨,两百万买下来,里面的玉肉挖出来,估计能买到八九百万,嗯,学聪明了就好。

        许少爷等人看的乐不可支。

        “哈哈,王董越来越坏了。”

        “可不是么,还主动要求人家来竞价,真当人家傻吗?”

        “这小王太有意思了,我服。”

        眼看没人竞价了,王琛乐得自在,把这块料子买了下来,随后又挑选了几块毛料,期间又故意试探了那群玉石商人一会,可是随着之前七八个玉石商人自己解石展现出来的亏本结果,根本没人再敢跟王琛竞价了。

        最后,王琛挑了四五十块毛料,大涨的不多,基本上都是小涨的,让宋老板帮忙叫车送去酒店。

        这么一鼓捣,已经夜里十点样子。

        王琛想到梅姐还一个人在酒店里,没再耽搁什么,拿起第一块翡翠开始让现场的玉石商人们竞价了。

        今天收获颇丰,不说没开的近六十块毛料,光说已经开出来剩下的五块翡翠,就已经价值两亿多,一旦卖出去,王琛等于这次缅甸公盘之行在做无本买卖。

        至于玉石商人们从一开始和自己抬价,再到现在的不敢竞价,充分说明了他们已经明白王琛的技术有多牛逼。

        王琛觉得啊,这群人一定会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当成谈资,然后来参加缅甸公盘的玉石商人们会全都知道自己,到时稍微一结交,空间里六百吨翡翠想要卖出去就变得轻而易举了起来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