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362章 赌石(完,一万字大章求订阅,求月票!)

第362章 赌石(完,一万字大章求订阅,求月票!)



        精准无比。

        王琛仿佛会透视眼一样。

        刚才那块相对而言比较低挡的冰种菠菜绿翡翠一经开出来,和王琛所说的基本没有任何差池,再加上之前一块干青种阳绿翡翠,四周的玉石商人都坐不住了,都恨不得让王琛把剩下的毛料全都切开来了,先前两块档次不错的翡翠他们没有买到,那么剩下看上去还有十四五块毛料,不说全都开出来,按照王琛如今所展示出来的水平,好歹能开出个三五块吧?

        十四五块毛料开出三五块翡翠?

        这种概率已经非常高了,可以说,大家对王琛的信心已经达到了一个顶点。

        嗯,也确实,哪怕王琛已经连着开出两块大涨的翡翠,依旧没有人认为他挑选的十几块毛料都能开出翡翠,毕竟这种事情几乎不可能发生。

        宋老板询问道:“王老师,接下来咱们开哪一块毛料?”

        一听这话,原本还吵吵闹闹的现场立刻又安静下来,都看向了王琛。

        陈老也竖起耳朵,虽然刚才购买王琛的翡翠没有赚,但好歹没亏,他心情影响不大,只是如今想看看王琛的水平究竟高到了什么地步。

        王琛随意瞥了一眼,挑了块里面有冰儒种的毛料道:“就这块椭圆形的毛料吧。”

        这块椭圆形的毛料大概重一百来斤重,属于全赌性质的毛料,是一块来自木那的灰皮壳原石,品相完整,皮壳老辣。

        因为没有开窗,只能靠着品相来分析,陈老大致看了几眼,判断有机会出绿。

        具体出什么绿不好说。

        因为观察的时间太短。

        解石师傅和小崔两人把毛料固定在切石机上。

        人群中有个三十来岁比较富态的女子问道:“王老师,您觉得这块原石能开出绿来吗?”

        王琛一笑,“可能出不了绿吧。”

        那富态女子怔了怔,“您觉得不能出绿还买它干什么?”

        王琛笑道:“不能出绿并不代表不能出翡翠啊,我刚才根据表层松花和纹理观摩了一圈,觉得这块原石有机会出不少的冰糯种翡翠,不过呢,可能没有阳绿啊之类的,很有可能是紫罗兰色,当然,现在我只是猜测,具体还要开出来才知道。”

        啊?

        还没开出来您就判断是冰糯种紫罗兰色?

        在场的人有些半信半疑,包括陈老,只是刚才王琛表现太过神奇,谁都没有多说什么。

        解石师傅按照王琛说的从中间切开,一分为二,立刻出现了一抹淡淡的紫罗兰色。

        富态女子眼睛都瞪大了,沃日,真的像王琛说得那样出现紫罗兰色翡翠了。

        王琛一边指挥,原石切割不断继续着,最后,当整个原石石层都被剥夺,一块重七八斤不规则状的冰糯种紫罗兰翡翠展现在大家面前,保守估计值四五百万左右,又是大涨啊!

        所有人都惊呆了。

        你妹啊!

        你丫神仙附体了吧你!

        现场一篇篇吸气声不绝于耳!

        再一次被王琛判断翡翠的本事给震住了!

        宋老板自然喜得再次让下小崔去取鞭炮,这一回他学乖了,让小崔多拿了几串鞭炮过来。

        眼看众人要喊价,王琛先阻止道:“先别忙着喊价,让我把所有的毛料都开出来,然后你们慢慢叫价,行不行?”

        “行行行。”

        “王老师您先开毛料。”

        “我们不着急,慢慢等您。”

        诸多玉石商人自然没什么意见,想看看接下来有没有更好的。

        王琛又指了指另一块全身蟒带的原石,“这次开这块吧。”

        解石师傅忙了一阵累得够呛。

        这回宋老板亲自上阵帮王琛解石。

        周先生见到王琛连开两块翡翠大涨,并且都说得精准无比,有些不信邪了,他趁着还没有开问道:“王董,这回你觉得能出什么翡翠?”

        许少爷、郑刚等人都看了过去。

        王琛直接给出了答案,“这块料子重三百来斤,我估计能开出十来斤花青芙蓉种翡翠和四五十斤糯种飘花翡翠吧,档次不会太高,但是数量多,应该值不少钱。”

        一般而言,芙蓉种伴生在糯种、冰糯种和冰种翡翠之间,很少会直接诞生,而花青芙蓉种并不是太过于值钱,要是芙蓉起青根相对而言会值钱不少,但真的能有十来斤花青芙蓉种的话,应该也能值两三百万,再加上四五十斤糯种飘花,只要档次不是太低,真的按照王琛所说开出来的话,这么多翡翠价值上千万轻而易举!

        宋老板解石技术非常老道,因为这块毛料蕴含的翡翠比较多,刚刚切了一点就出现翡翠了,他仔细一看,立刻大声叫道:“小崔,放鞭炮!”他已经兴奋的不行,作为老板,在他这里连着开出三四块大涨的翡翠,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看向王琛的眼神充满了惊喜!

        “哇!”

        “又是大涨!”

        “王老师真牛逼!”

        “就是不知道能掏出来多少料子了。”

        大家又是惊叹了几声。

        宋老板飞快地解石,或是切,或是擦,大概一个小时后,整块巨型翡翠出现在大家眼前了,果然像王琛所说,掏出了一块稍小的花青芙蓉种翡翠和一块稍大的糯种飘花翡翠!

        这时郑刚忍不住道:“王生,你打鸡血了吧?”然后心服口服地对王琛竖起大拇指,剩下的什么都没说。

        王琛的表现越来越神奇,此刻,好像已经不是解石不解石的问题了,而是变成了大家猜测王琛什么时候会失手。

        尤其是陈老、云老这种在翡翠造诣上很高的专家,他们不能理解啊,王琛刚才讲的那些赌石理论狗屁不通,为毛每次都能看得那么准?你特么开挂了吧你!还别说,他们猜测的非常准确,王琛确实开挂了,但是没人会去相信啊,陈老云老等人都觉得有些凌乱,尼玛,没见过赌石这样玩的啊,偏偏还玩的那么牛逼!

        又一块原石。

        “小王,这次你觉得能开什么翡翠出来?”云老按耐不住问道。

        陈老还想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

        结果王琛已经快一步道:“看毛料品相,我估摸啊,是金丝种顺丝淡绿色翡翠,应该在十五斤左右。”

        这块料子只有四五十斤,属于半赌性质,还开了天窗,上面呈现的本来就是金丝种顺丝淡绿色翡翠,是这些毛料当中最贵的,只不过有条裂纹影响了价值,王琛花了一百万左右。

        陈老本来分析也是金丝种顺丝淡绿色翡翠,具体能开出多少不知道,他被王琛抢了先,听到分析频频点头,不错,小王水平确实很厉害。

        看看能开出来多少玉肉吧。

        其他人也仔细盯着宋老板解石。

        大概半个多小时后,宋老板声音略带麻木喊道:“小崔,鞭炮。”

        云老:“……”

        陈老:“……”

        其他人:“……”

        小崔也已经有点麻木了,有点好奇问道:“老板,里面多少玉肉?”

        王琛早已经知晓,不动声色。

        宋老板笑着说道:“看样子能掏十几斤出来,我再切一刀。”说着,他利用丰富的经验再次切了一刀,很极限,几乎是贴着翡翠和石块切出来的。

        当翡翠展现在大家面前的时候,果然是一整块长方形的金丝种顺丝淡绿色翡翠。

        徐老板怂恿道:“称下,称一下,看看多少重量。”

        许多人也好奇究竟是不是像王琛猜的那么重。

        宋老板征求了王琛意见后,拿出电子秤称了一下,七点六公斤多点,和王琛猜测的十五斤非常接近。

        陈老吸气道:“小王,你连多少斤翡翠都能判断出来啊?”

        王琛轻笑道:“我刚不是说了么,利用灯光折射能大致判断。”

        云老呆住了,“真的灯光折射啊?”

        王琛眨眼道:“不然我为什么分析的这么准?”

        这倒也是啊。

        可这种方式八百年都没见过啊!

        陈老、云老以及一众玉石商人们心说,他娘的,回去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所谓的灯光折射法。

        他们全都被王琛带偏了啊。

        已经晚上八点多,不少人还饿着肚子,可是他们依旧兴致勃勃,根本没有离开的念头,想看看王琛这个神通广大的赌石大佬还能开出什么翡翠,嗯,其实大家已经从一开始盼望出翡翠,变成了期望王琛失手一回。

        下一块,没人问,王琛一抬眼,主动道:“这块应该能开出二十斤飘花冰儒种翡翠,估计能做上百只镯子,价值在四百万左右吧。”

        二十斤冰儒种飘花翡翠?

        这块料子品相非常差啊,王琛要失手了?

        云老呵呵一笑,“小王,我觉得这块毛料开出翡翠的概率不大,就算有,也是比较低档的豆种之类,想出冰儒种飘花很难啊。”

        确实,在场的每个人都这样想的,没办法,这块料子看上去都有点风化了,外层也没什么能出翡翠的痕迹,不少人觉得王琛有些托大了。

        要失手了?

        终于要失手了?

        不少人都带着一丝喜闻乐见。

        “嗯,我赞同云老的意见,虽然我对赌石懂得也不多。”刘炜颔首道。

        反倒是许少爷信心满满道:“小王兄弟说能开出来,一定能开出来。”

        周先生哭笑不得道:“小许,你这是搞盲目崇拜啊。”

        众人说着话,解石师傅替换了宋老板,又一次上阵解石了,这才刚刚切了一刀,里面马上出绿了!

        解石师傅哟了一声,“还真是冰儒种飘花!”

        “什么?”云老呃道:“真冰儒种飘花?”

        旁边有个看不太清楚的玉石商人有些不信道:“让我看看。”

        现场好多玉石商人和石老师等人也有点不信,全都围了过去。

        结果一看,都愣住了,真你妈是冰儒种飘花!

        解石师傅道:“你们让让,我快点把翡翠掏出来,时候不早了。”

        众人只好让开,心里都憋着一股气,冰儒种飘花没错,可是数量呢?难道又想王琛猜的那样二十斤左右?应该不会吧?

        又过了一会,解石师傅把翡翠全都掏了出来,大概一个半海碗口大小不规则的翡翠展现在众人面前。

        翡翠密度一立方厘米大概三点三克到三点三六克之间,这么大一块翡翠不用说也知道肯定有二十斤了啊!

        宋老板笑道:“王老师又一次判断对了啊,二十斤以上的冰儒种飘花,丝毫不差。”

        这也行?

        这么垃圾的毛料你都能看准?

        大家再次看向王琛的表情都跟见了神仙似得!

        陈老懵逼的不能再懵逼了,他甚至都怀疑自己几十年来玩赌石的经验是不是都错误,他半开玩笑道:“小王,你刚才表现出来的实力是很可怕,不过这么多原石,凭你这么精湛的赌石本事,难道没挑到含高档次的翡翠原石吗?”

        对啊。

        刚才那些翡翠是不错。

        但距离真正高档的翡翠还有些距离。

        众人都狐疑地看向了王琛,不少人都纳闷起来,王琛连里面什么种类翡翠,能开出来多少玉肉,都猜的精准无比,怎么里面没有档次非常高的翡翠?

        到底有没有?

        之前展示出来的本事也不像蒙的啊。

        陈老非常感兴趣盯着王琛看。

        王琛笑了笑,道:“有。”他说着抱起一块四五公斤的小毛料,“这块料子里面我估计有玻璃种飘翠翡翠,飘翠不算多,但玻璃种算得上高档了吧?”

        还真有?在没开出来之前,大家还不能完全确定王琛是不是说的真话,可从之前的表现来,或许真有可能开出来。

        陈老眨眨眼道:“重量呢?你刚才每一块都分析出重量了,这块呢?”他很像知道王琛所谓的“新赌石技巧”到底是不是神奇到底。

        王琛笑呵呵道:“估计拳头大小吧,应该在两斤左右,估计价值八百万样子。”

        陈老哑然失笑道:“玻璃种飘翠的话,一只三四克重的戒面都值十来万,要真像你所说拳头大小两斤重,最起码值两千万以上,你是不是搞错了。”

        也确实,这次王琛估价错误了。

        众人一听,都觉得王琛这回栽跟头了。

        “对啊。”

        “两斤重玻璃种飘翠最起码价值两千万了。”

        “王老师这回失手了。”

        “我觉得这回他没看准里面到底有没有翡翠。”

        “即便有,也不可能真有两斤重那么多的玻璃种飘翠吧?”

        陈老笑着摆摆手道:“先开出来看看吧,或许真的像小王说得那样是玻璃种飘翠翡翠,只不过他价值判断错误呢?”

        王琛汗道:“可能真是我价格判断错误了。”

        陈老逗他道:“不是里面有没有翡翠判断错误?”

        “不会,我经验丰富。”王琛笑着说道。

        陈老笑而不语。

        因为原石比较小,解石师傅也不敢一刀切,拿着砂轮机擦了起来,结果真的擦出来一块拳头大小的玻璃种飘翠翡翠,一称,一千一百二十克,和王琛估计几乎一致!

        “卧槽!”陈老都惊骇的爆粗口了,“这……这……真的两斤多重玻璃种飘翠!?”

        真他娘估值错误?

        我去你妹啊又赌得大涨了!

        陈老眼珠子瞪得老大老大!

        旁边的玉石商人和庞明周先生等人也傻眼了,彻底被王琛的赌石技术给弄得惊为天人!

        怎么会有这种人?

        怎么能有这种人?

        这简直就是赌石界的神人啊!

        王琛往那里一站,别人竟然觉得他不是一个人,他那不高不大的身躯,此刻间竟让不少人感觉这是一尊神明一样金光灿灿!

        如今宋老板店铺门口已经围了近两百号人了,其中不乏有一些赌石界的名家和大师,里面的人没有一个不懂赌石,每个或多或少有点本事,然而现在竟然出现了这么一幕,竟然出现了一个别说现场这些赌石大师们,就是他们觉得全球玩赌石的人加起来,都不可能比得上王琛啊,每次都能直接说出毛料里面有什么种类翡翠,重量多少!

        妖孽啊!

        你要说不是妖孽谁信啊?

        你说说看,有谁能够像王琛这样,迄今为止都包开包有,并且每一次都赌得大涨?

        一般而言,玩赌石的人都不会太服气其他人,人嘛,多多少少有些自负心理,就像是赌徒,谁会觉得自己赌术差啊?哪怕有些人输的倾家荡产,同样会归纳与时运不济,不会认为自己技术差,但偏偏,现场这些玉石商人、赌石名家大师之类,有些在赌石界德高望重的专家,都不得不叹服地看了王琛一眼!

        不服?

        不服气不行啊!

        王琛露出的这几手已经把所有人给吓到了!

        其实有人一开始也是吹捧王琛过多,觉得运气好,并不是真心实意觉得王琛赌石技术有多牛逼,但是人家确实开出了翡翠,俗话说胜者为王,自然要吹捧一番,唤上一句王老师,可随着事态的发展,众人才恍然大悟,原来那所谓狗屁的运气好根本是建立在王琛的绝对实力之上!

        尤其是和王琛相识的人,诸如许少爷、郑刚、刘炜和陈老云老等人,他们对王琛的发家史稍微了解一点,以前不明白王琛为何能够一次次弄到好的宝石,只是觉得他神通广大路子野,此刻才明白,这神通广大不是路子野,而是王琛真有本事!

        现场。

        许少爷一脸钦佩道:“小王你帅呆了!”

        郑刚也苦笑着说道:“之前你说包开包有我们还不太相信,现在……太牛了!”

        刘炜也一脸无奈道:“早知道你赌石那么牛逼,我先前就跟你走了啊!”

        云老也惊叹连连道:“怪不得在酒店里的时候你敢那么说,我还以为你吹牛,小王,你真人不露相啊!”之前他嘴上没有嘲笑过王琛,可是心里却觉得王琛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喜欢吹牛皮装逼,但是……如今看来王琛不是吹牛皮装逼,而是真牛逼,把他们给唬的一愣一愣的!

        陈老和郑先生等人谁都没说话,他们还是非常难以置信地盯着已经解开堆放在一旁的翡翠发愣,脑袋里不由自主回想到王琛在酒店里说的“大话”,不由扶额叫绝。

        就小王这个水平!就小王这个本领!

        在酒店里说的那些话根本不是大话啊,谁说他是在说大话?谁说他喜欢吹牛皮装逼?合着人家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实在话,此刻陈老和周先生等人都觉得面皮发烫的厉害,亏他们还以为王琛瞎几把胡扯!

        玉石商人们也爆发了掌声!

        “大开眼界!”

        “精彩啊!太精彩了啊!”

        “太过瘾了!从来没看过这样赌石的啊!”

        “王老师,你刚才说的那些赌石心得,我回去以后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

        “是啊,这些都是发家致富的真本领啊,王老师肯倾囊相授是我们的福气!”

        “就人家这个造诣,随随便便提点一两句,都能让我们受益无穷啊,靠,我们今天真的赚大了,居然能跟着王老师学到一招半式?”

        庞明石老师和他带来的几个青年男女也一片沸腾。

        比如说刚才有一个觉得王琛有些托大的青年男子惊叹道:“我们老板居然能认识赌石界这样的巨擘?怪不得几个月能赚好几亿啊,你们说是不是?”

        要知道先前他们都对王琛有些不感冒。

        有人立刻从黑转粉,“那是,王老师太厉害了!”

        “何止是厉害啊,简直生猛到不行。”还有个女孩子两只眼睛冒小星星崇拜道:“我太崇拜他了,要是能拜他为师就好了。”

        “得了吧,人家那技术能看得上你?”

        “就是,像我这种万中无一天资绝佳的人才有希望拜他为师好不好?”

        几个人聊着聊着画风变了,带着点嬉笑的意思。

        但即便这样,每个人心里都明白,王琛的赌石技术不是非同一般,而是超越了所有人能够想象的空间。

        这一炸锅,现场人看向王琛的眼神更加佩服了!

        或者说都达到崇拜的地步了!

        王琛用自己的实力,让在场每一个认识、或者不认识他的人,都只能用佩服的眼神看着他,哪怕陈老、云老这样的大家也是如此,谁都不敢说王琛吹牛皮了。

        解石还没有结束,还有好几块呢。

        王琛咂咂嘴道:“你们还想问问哪块毛料能开出什么翡翠吗?”他本着扬名立万的念头,自然要一鼓作气将自己的名头彻底打响,如今机会难得,不能错过啊,而且在这么多人面前展示实力,确实挺爽,他还没过瘾呢。

        问啊。

        快点问我。

        王琛心中颇为得瑟。

        可是那些围着的玉石商人们全都苦笑不跌,还问个篮子啊?瞅你这样,分明是对每块毛料能开出什么料子都烂熟于心,有啥好问的,还不如直接开。

        “王老师,剩下的直接开吧。”有个玉石商人道。

        还有个五十多岁的女玉石商人也道:“是啊,老板,你还有切石机吗?要不咱们帮着一起解石,快点把翡翠都解出来,好向王老师竞价购买。”

        另一个二十七八岁矮瘦玉石商人赞同道:“对,王老师挑的毛料肯定都有好翡翠!”

        从之前他们盼望王琛失手,到现在每个人都理所当然觉得王琛挑的毛料里面一定会有档次不错的翡翠,这转变不可谓不大,他们自然是大开了眼界,可是众人的身份都是玉石商人,更想尽快购买到不错的翡翠带回去,王琛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让他们看的过瘾无比了,如今只有买下翡翠的念头。

        “快开吧!”

        “别浪费时间了。”

        “王老师技术高超啊。”

        玉石商人们一边催促一边叹服。

        眼看大家都不追问了,王琛也挺郁闷,没过足瘾呢,不过也没什么,自己名头已经打响了。

        许少爷可是王琛的坚定支持者,见到王琛如此威猛,侧面验证了他看人目光的准确,不由自主瞅了瞅陈老等人,心说,现在知道该跟着谁玩赌石了吧?他于是道:“那就直接开吧小王,早点开完回去吃……”

        还没等他说完,陈老就疑惑地开声道:“小王,这块石墩子也是你挑的毛料?”

        “呃,这位老先生不说我们都还没注意到,这块石墩子看样子不太像毛料。”有人也注意到了。

        “拿错了吧?”

        “应该不会吧,王老师赌石水平那么高。”

        “难道这块石墩子里面也有非常好的翡翠?”

        更多的人都好奇起来。

        陈老云老和其他在场的赌石大师们都觉得这块石墩子不像是毛料,黑漆漆的,该不会是宋老板拿错了吧?他们倒不是觉得王琛挑选了这块石墩子,毕竟人家水平摆在那边呢。

        王琛眨巴眨巴眼睛,道:“噢,这块石墩子啊,是我挑的。”

        “啊?你挑的?”陈老有些纳闷,从王琛刚才展现出来的实力来看,不可能挑这种看上去都不像毛料的石头啊,难道里面还有什么玄机?他想听听王琛怎么说。

        云老也盯住了王琛。

        郑先生周先生也特别感兴趣地张大眼睛等着。

        这一秒钟,现场又安静下来,万众瞩目。

        王琛笑了笑,就轻飘飘地说了一句话,看上去非常没放在心里,“我判断里面有十几斤档次上等的墨翠。”

        ……

        十几斤档次上等的墨翠?

        要知道这块石墩子看上去不过也才十几斤!

        陈老失笑一声,“是几斤吧?”

        “这块石墩子就一点点大。”云老也道。

        有一个玉石商人也笑着说道:“估计王老师多说了一个十。”

        王琛却非常斩钉截铁道:“就是十几斤,没说错。”

        听到他这么肯定,所有人都愣住了。

        您真的以为里面有十几斤墨翠?不提里面到底有没有翡翠,要是按照王琛说的那样,那岂不是这块石墩子除了皮层,里面基本上都是翡翠了?要真是这样,毛料商人们会发现不了?

        会吗?

        不会吗?

        好多人不敢去相信。

        可是一想到王琛的本事,又觉得怀疑是一种错误的想法。

        你姥姥的这块石墩子里面该不会真除了外面一圈石层全是翡翠吧?而且还是王琛嘴里说的高档次墨翠?那价值就没边了啊!

        陈老目光烁烁盯着石墩子看,心中不知道在打什么年头。

        云老和周先生等人也没有再出声。

        见到大家的反应,王琛乐了,对着宋老板努努嘴道:“宋老板,麻烦你把这块石墩子擦一下,擦轻一点,里面可全都是翡翠。”别人不知道,他利用明察秋毫直视内部,还能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东西?

        是的,王琛早已经知晓里面的情况。

        明察秋毫这门神技不用说,和神话传说中的透视眼没什么区别,别说区区一块石头,就算是构造巧夺天工的人体,只要王琛想,都能够轻而易举地观看到每一条血管构造、每一个细胞的构成,是的,就是这么神奇,神奇到只要在有效观察范围,没有王琛看不出的东西,自然,他赌石的技术才能显得如此牛逼,毕竟他所掌握的这门技术已经超出了人类所能够想象的范畴,说是神仙技术一点都不夸大。

        自然,王琛也清楚,这块石墩子里的翡翠数量和质量。

        宋老板二话不说道:“好,我亲自擦。”他上前抱住石墩子固定好,拿起砂轮机还是小心翼翼地擦了起来。

        现场两百多号人也都安静下来,只剩下窃窃私语和砂轮机摩擦石层发出的“噗噗”声。

        “陈老,你觉得有吗?”

        “不知道,看下去吧。”陈老这位赌石大师此刻都不敢瞎分析王琛话里的真假了。

        “我觉得王董应该分析不会错吧,毕竟……”

        “不好说,先看下去再说,要真的出那么大一块质量上等的墨翠,王董今天就赚大了。”

        对于王琛的技术,大家其实已经没什么怀疑了,只是这块石墩子让人有点难以去相信,只能低声交流。

        王琛倒是显得非常从容,从兜里再次摸出香烟散了一圈,其他人哪有心情抽烟啊,只有许少爷来了一根,两人点着了,一边抽着烟,一边观看擦石,王琛心说哥们儿亲眼所见,要是开不出来一头撞死好了。

        五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因为王琛说里面全是翡翠,宋老板生怕弄坏了,只敢一点点擦。

        “有颜色了!”蹲在一旁帮忙的小崔喊了声。

        黑汉子急忙问道:“什么颜色?”

        小崔道:“看样子是黑色,应该是墨翠无疑了!”

        虽然擦出来不多。

        但是小崔多少懂一点,最起码能分辨得出是不是墨翠。

        云老讶然道:“这才擦了一点点,真的就已经出墨翠了?小伙子,你让让,给我们看的清楚点。”

        小崔急忙让开点身形,以便大家看得仔细。

        好多人都蹲下身子睁大眼睛朝着擦出来的窗口位置看去,这不看还好,一看,顿时都吓了一跳,卧槽,这块墨翠第一眼打量上去黑的非常浓郁,但是在灯光折射下又有一股浓郁的绿色冒出,看样子档次非常的高!

        有人哗然了起来,“看样子像是满黑的玻璃种墨翠啊!”

        “不对!看品相距离玻璃种稍微差点了,但是已经达到高冰种了,卧槽,为什么是满黑啊?要是满绿的话,这块高冰种翡翠价值更高!”有人痛惜道。

        终于,陈老用满脸震撼地表情,轻声说道:“满黑高冰种墨翠,这……这要是真有十几斤重价值最起码上亿了啊!”

        郑刚有些迟疑道:“冰种墨翠没那么贵吧?”

        “是啊,我记得市面上冰种墨翠一个吊坠才几万块钱。”刘炜赞同道。

        陈老却苦笑着摇摇头,发表了一个最权威的意见,“你们说的都是冰种,和高冰种价格天差地别,市面上一只小小的高冰种墨翠吊坠最起码在二十万以上,像这种满黑的恐怕一只吊坠四五十万都值,你们想一下,一只吊坠都要卖四五十万,要是这么大一块完整形状如石墩子的十几斤形状如石墩子的高冰种墨翠值不值上亿?我这还是往少里说,拿去拍卖的话价格可能更高!”

        王琛对墨翠还真不太了解,咦,这么值钱吗?

        “那您觉得拍卖能拍出多少钱?”周先生好奇问道。

        陈老稍加思索,语惊四座道:“碰到识货的卖家,两亿都可能拍出来!”

        “什么?”

        “两亿?”

        “就这块墨翠?”

        “天啊,果然是见证奇迹啊!”

        “陈老,您是不是太夸大其词了?”

        有些人还是觉得陈老高估了价格。

        毕竟是高冰种墨翠,又不是玻璃种,像刚才王琛开出来那块玻璃种飘翠两斤重,价格也不过在两千万以上,而这块墨翠要是真的像王琛所说开出来十几斤,重量大概能翻五六倍吧,价值两亿?怎么可能高冰种墨翠能和玻璃种飘翠翡翠差不多呢?

        陈老仔细解释了一句,“要是一般的高冰种墨翠肯定没那么高价格,可是这块满黑了,就像是玻璃种满绿一样,价格能一样吗?你们回想一下天宇轩拍卖的那只高冰种满正阳绿的翡翠球,那只翡翠球说是说正阳绿,其实已经算得上帝王绿了,拍出了多少钱?这位墨翠我用个相似的词来形容,帝王黑,同样高冰种,又是帝王级别的黑色,你们还觉得能拍出两亿贵吗?可惜啊,真的可惜,不是满绿。”

        大家一听陈老的分析,仔细一琢磨,好像是那么回事,从目前来看,已经算得上“帝王黑”了啊。

        当然,学术上没有帝王黑这个称呼,陈老只是用来形容这块翡翠质量有多上等。

        高冰种,临近玻璃种,又是和帝王绿一个级别的满黑,值不值两亿?

        要是真有十几斤,绝对值!

        众人都已经认同了陈老的说法,他们同样和陈老一样觉得惋惜,只可惜是墨翠,要是高冰种帝王绿价值更高。

        反倒是这块墨翠的主人王琛没觉得有什么可惜,嗨,哥们儿只花了五千块买来的原石,开出价值一两亿的墨翠还想咋地?

        先前已经麻木的宋老板,此刻再一次兴奋的满脸通红,大声吼道:“小崔!放鞭炮!”然后手上动作更加小心翼翼起来。

        鞭炮声再一次响起。

        今天宋老板的铺子都响了好多次了啊!

        整个玉石一条街所有店铺面前都变得空荡荡了,只剩下宋老板这边人山人海站都站不下!

        哪怕知道已经出了翡翠,好多人还是屏住了呼吸,想要看看能挖出来多少玉肉!

        小半个石层被擦掉了,全是高冰种满黑墨翠!

        半个石层被擦掉了,还是如此!

        终于,当所有石层都被擦掉,一直形状如同圆柱子黑得浓郁无比的墨翠完全展现在所有人面前!

        这一刻,全场彻底炸锅了!

        “我的老天啊!”

        “真的全是高档次墨翠!”

        “那些毛料商人什么水平?竟然把这么一块极品毛料漏掉了!?”

        “什么水平?在没擦出墨翠之前,我问你,这块毛料你看得上眼吗?”

        “呃……看不上。”

        “那不就是了!不是毛料商人们水平低,而是王大师水平太高了啊!在万千毛料之中一眼就看中了这块蕴含着大自然瑰宝的顶尖毛料!”

        “服了!我彻底被王大师的赌石水平征服了,到目前为止开出来的每块毛料都有翡翠,并且都大涨,包开包有啊,太牛了!”

        宋老板也喜上眉梢朝着小崔喊道:“赶紧去隔壁做一条横幅,上面就写王大师在咱们这里开出了价值两亿的高冰种满黑墨翠!”

        火了!

        众人都知道宋老板的铺子要彻底火了!

        芙蓉种、金丝种、玻璃种飘翠,每一块开出来的翡翠都大涨,这已经足以让人们疯狂地涌入宋老板铺子里来购买毛料了,任谁都没想到,在夜黑风高的时候,居然又开出来一块价值两亿的高冰种满黑墨翠!

        宋老板的店铺想不火都难啊!

        这一刻,所有人目光都看向了王琛,他们知道,宋老板铺子能火完全是遇上贵人了,很明显,这个贵人就是王琛。

        每个人都很激动!

        每个人都大呼过瘾大开了眼界!

        唯独王琛却淡淡一笑,不急不缓道:“还有几块毛料没开,宋老板,你先帮我开着,我把开出来的翡翠卖出去点,大家有意的话多多竞价,如何?”

        今天开出了这么多翡翠,也不知道最终能卖到多少钱,大赚一笔是肯定的。

        王琛满怀期待起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