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361章 赌石(五)


        陈老、云老和周先生等人一开始在街另一头玩赌石,期间陈老小露了一手,现场解了一块小料子,十来万买的,开了一块不错的翡翠,转手一卖赚了四五十万。

        虽然赚的不多,但是周先生、郑先生等人还是对陈老的技术水平佩服不已。

        结果他们那边刚刚结束就听到有鞭炮声传来,得知有人赌石开出来大涨了,于是一琢磨,一起过来想看看到底开出了什么上好的翡翠。

        没想到的是,他们循声而来,看见王琛在给一群玉石商人们讲课。

        这一刻,陈老、云老和郑先生等人,都怀疑自己先前是不是小觑王琛了,毕竟能被那么多玉石商人追捧的趋之若鹜,可能王琛多多少少有点真本事。

        于是,陈老等人都准备认真听听王琛讲课的内容。

        这不听还好,一听众人觉得天雷滚滚。

        其中一句观看翡翠的重点都没提到,全是说的不相干的,什么有没有裂纹没关系,什么要是开了天窗的半赌料子,可以拿手电筒照射,看翡翠反射出来的光线。

        什么跟什么啊。

        陈老听得冷汗淋漓,心说王琛这样胡言乱语,不会被现场这些玉石商人打死吧?

        云老和周先生等人也狂晕,险些一头栽倒在地上。

        不多时,王琛讲完了。

        然而让陈老、云老等人目瞪口呆的是,现场所有的玉石商人不仅没有嘲笑王琛,反而齐齐鼓掌喝彩了起来。

        “好!”

        “王老师讲得好!”

        “太有道理了,原来还有这些妙招啊。”

        “活到老学到老,王老师今天给我们好好上了一课啊。”

        玉石商人们称赞声连连。

        郑先生懵逼了,侧头看向陈老,“王董说得都是干货?”

        “干什么干啊?”陈老哭笑不得道:“半句没讲到重点上。”

        云老也一脸无语道:“我在赌石上虽然没有陈老懂得多,可我也从来没听说过赌石靠什么手电筒反射光线啊,小王这……这……简直骇人听闻。”

        好吧,他们都非常不相信。

        这时候,宋老板已经用小吊车把十六块料子都弄了出来。

        王琛本来就讲不下去了,一看料子来了,连忙拍拍手道:“好了好了,暂时就到这,解石,咱们先解石。”

        大家都是玉石商人,听课其次,最主要的目的是淘点好的翡翠回去,自然没有什么意见。

        陈老、云老也顺势挤到了里面。

        “小王,你们在搞什么呢?”陈老忍不住问道。

        王琛一看,马上和众人打了个招呼,笑吟吟道:“没搞什么,赌石呢。”

        陈老本来还想说什么。

        旁边石老师一看,连忙一脸尊重走上来打招呼道:“老师,您来了?”

        陈老闻声侧头看去,乐了,“小石啊,你也来参加公盘?”

        “嗳,我给庞老板当赌石顾问,您老最近身体怎样?”

        “你看我怎么样?”

        “好,很好。”

        “那就是了,对了,这群人为什么这么信服小王?”陈老不解地问道。

        对啊。

        大家为什么听王琛胡言乱语还一片叫好声?

        不止是陈老好奇,云老、周先生和郑先生等人同样如此,他们都纳闷得紧。

        “这事啊。”石老师笑了起来,“刚开始我也以为王老师不懂赌石,可是啊,后来发生了一点事……”他把刚才的经过详细地说了一遍,最后称赞道:“王老师水平之高世间罕见呐。”

        云老:“……”

        陈老:“……”

        周先生和其他人:“……”

        合着是这样啊。

        陈老等人隐约有点懂了,他们觉得王琛可能刚才瞎猫碰着死耗子了。

        为什么他们和玉石商人们反应不一样,觉得王琛是碰巧?

        因为玉石商人们身处现场,经历了一波三折,简单点说,连续被打了两三次脸,要是再不相信王琛的水平,那也说不过去。

        可陈老他们不一样,是从石老师嘴里听到的,觉得凑巧,赌石嘛,经验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运气,就拿零六年一块流拍的毛料来说,当时要价比较高,根本没人购买,然后到了零七年也一样,那块很大的毛料又流拍了,货主急着等钱用。

        没辙了,货主决定自己开。

        当时啊,当刀片落到底部,那四分之一石头落地放开,全场顿时惊呆了,气氛瞬时凝固了,是高翠,阳绿,当第二刀从中切下,整个石头切完后,有一百八十公斤无任何杂质,全完美的玻璃种料子,仅这一点,在当时价格就是二十亿以上,加上余下的料子,整块料子至少在当时四十亿以上,放在当今卖两百亿都可能。

        是的,那位货主走投无路才自己开。

        侧面也反应了赌石方面运气有时候比技巧更重要。

        自然,陈老、云老等人在听了王琛刚才“满嘴胡言”之后,觉得王琛走了狗屎运,嗯,要是没听到那番理论,说不定他们还真会觉得王琛有真本事。

        天色已经渐渐有点暗淡了。

        宋老板把店铺里的灯都打开了,凑到王琛旁边问道:“王老师,您要先开哪块?”

        王琛目光在石堆里瞅了瞅,指着那块有冰种菠菜绿翡翠的毛料道:“先开这块吧。”

        “好。”宋老板有意地朝着众人说了一句,“这块料子王老师花了十五万买的。”

        也就是说,这块翡翠只要能开出超过十五万价值的翡翠就算是赌涨了。

        “我画条线,然后直接切开就行。”王琛拿起粉笔,在毛料上画了一圈线,他记得从这里切下去能够看到白雾,稍微再擦一下就能出绿。

        陈老等人看见王琛装模作样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们觉得王琛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喜欢有点装逼。

        明明这块料子有裂纹,居然不从裂纹那边切?

        这一刻,陈老等人觉得他们的判断是对的,王琛压根不懂赌石。

        反倒是围观的群众们兴致勃勃,都安静了下来,瞪着眼睛看。

        如果不是王琛看好这块料子,大家可能都懒得看,为什么,因为这块料子上面的松花已经风化,只留下一点淡淡的痕迹,也就说明这块毛料曾经形成过翡翠,又经验的人都会根据松花颜色的深浅、形状、走向、多寡和疏密程度,来判断毛料里面绿色的深浅、走向及形状大小。

        表皮没有松花的毛料,出绿的可能性很小。

        所以如果不是王琛这位“赌石大师”看中,大家都敢非常肯定地说,出绿的概率不超过百分之五。

        唯独王琛对这块毛料的情况一清二楚,在裂纹两三公分的地方有半个碗口大小的冰种菠菜绿翡翠,里面还有不少杂质,总的来说,价值不会超过三百万,不过呢,因为这块翡翠形状有些特殊,如果在切开后擦掉附近的白雾,会给人一种又是一颗“翡翠球”的错觉。

        实际上并不是,最多只有四分之一个“翡翠球”,还有一些白棉,当然了,只开窗口的话,估计谁都看不出来。

        王琛琢磨着是全都切开,直接毛料卖出去,还是擦一下,然后坑有钱人一把,最后他想了想,算了,还是直接切开后擦成明料卖吧,自己不缺钱,没必要坑这群玉石商人。

        解石师傅按照王琛画的线小心翼翼切下去。

        切成两半后,人群中有眼尖的人立刻叫了起来,“有白雾!”

        “又涨了?”

        “我靠,王老师牛逼啊。”

        围观的玉石商人们忍不住惊叹。

        陈老和云老等人也惊疑不定了起来,沃日,王琛的运气这么好?又开出一块有翡翠的料子?

        当然,现在只是切出白雾,具体里面会有什么样的翡翠还不得而知,大家沉住气,没敢多说什么,生怕朝着解石师傅,待会手一抖,把好料切坏,那可不行。

        解石师傅却停了下来,扭头看着王琛征求意见道:“王老师,接下来怎么弄?”

        王琛道:“沿着白雾边上开始擦一下吧,先把绿擦出来。”

        “嗳。”解石师傅拿起砂轮机开始擦了起来。

        伴随着砂轮和石层摩擦发出的噪音,王琛很快看到开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天窗,动人的绿意在灯光照射下显得那么璀璨。

        “涨了!又赌涨了!”

        “王老师运气真好啊!”

        “什么叫运气好?王老师刚才就开出了一块干青种阳绿翡翠球,人家有技巧的好不好。”

        “失言,我失言了,对的,王老师技术实在高超,啧啧,连着开了两块都大涨,这实力简直恐怖。”

        “前面的老兄,蹲下点让我也瞅瞅啊。”

        王琛早知道情况,倒也没什么意外。

        解石师傅却在擦除天窗后马上停下了砂轮机,用清水将擦出来的绿的地方清洗了一下,然后再次看向王琛,似乎在询问要不要擦下去,还是半赌性质让现场的玉石商人们叫价。

        陈老露出羡慕的神色,“小王,你这运气没边了。”

        王琛笑呵呵道:“还行吧。”

        陈老询问道:“你这块料子还擦不擦?要是不擦的话就卖给我吧,我正巧缺一块上档次点的翡翠来装饰书房,刚看了一眼,这块料子好像是冰种菠菜绿,蛮符合我要求的。”

        人群中玉石商人一听,全都喊了起来。

        “王老师,价高者得啊。”

        “让我们也有个竞争的机会。”

        “别这么轻易卖出去。”

        有人还直接出价了,又是刚才那个黑汉子,他大声道:“王老师,我出一百万买这块料子,中不中?”

        光看这个天窗出价一百万已经很好了。

        不过王琛知道这块毛料里面的翡翠价值不止一百万,摆摆手道:“再擦一下吧。”

        其实光看表面一点点擦出来的翡翠,有人分析,如果里面玉肉稍微多一点,价值五百万以上都有可能,自然,黑汉子出价一百万很理所当然。

        但是呢,认为是这样认为,谁都没有再加价。

        在赌石界有一句话这么说:擦涨不算涨,切涨才是涨。

        越是贵重的毛料,越是看重刀口处的表现,因为一刀下去,往往都切到毛料的纵深处,好坏自然是一目了然,这也是“一刀穷,一刀富”这句话的由来。

        像王琛这块毛料,才擦出来一个小天窗,又不是靠近裂纹那边,谁都不敢保证里面有多少玉肉,自然,黑汉子出价一百万已经很高了。

        再擦一下也好。

        大家再次安静下来,想看看稳妥点。

        王琛上前指挥道:“师傅,把料子翻一下再擦。”

        解石师傅道:“怎么翻?”

        王琛主动上手道:“我来吧。”说着,他把料子翻了一下身子,又调整了角度,最后固定住,让解石师傅继续擦。

        这边继续擦的话,可以把毛料里面的翡翠全部都擦出来,待会剩下没有翡翠那部分一刀切掉就可以了。

        反正王琛知道里面翡翠只有半个碗口大小,也不怕切坏。

        解石师傅按照王琛说的继续擦。

        一小会儿功夫,石层一点点被剥落,越来越多的绿色展现在众人面前,随着王琛的指挥,终于,半个碗口大小的翡翠都展现在大家面前了。

        王琛立刻喊停,“好了,不用擦了。”嗯,可以画条线直接切了。

        他喊停是想切,可是现场看到半个碗口晶莹剔透散发着绿色幽光的翡翠都激动了。

        宋老板脸色都涨红了,“涨了!大涨啊!小崔,鞭炮呢?鞭炮呢?”

        小崔急忙冲到里面又拿出了一副鞭炮。

        宋老板哈哈大笑道:“王老师,你这赌石技术,啧啧,没的说,看这样子啊,今天我这鞭炮声要不断咯。”

        赌涨放鞭炮,必须是毛料大涨,不是说擦出绿来就放鞭炮的,像王琛这块毛料,已经擦出半个碗口冰种菠菜绿的翡翠,如此一来,哪怕里面什么都没有都算是大涨了,最起码值两三百万。

        但是才擦了一部分就出现半个碗口大小的翡翠,里面可能没有吗?

        谁都不相信呐!

        甚至看到形状,有人觉得又是一颗“翡翠球”,最关键这次是冰种菠菜绿,价值还在之前的干青种阳绿之上,要是整一颗冰种菠菜绿翡翠球的话,价值上一千五百万都可能,主要这颗翡翠属于档次比较低的冰种,里面还有白棉和杂质之类,绿的也不够好,只是菠菜绿,换成正阳绿简直又要翻几番了,大家都懂行情,知道这次开出的翡翠质量只能算不错,算不上上等,相比较王琛之前那颗高冰种正阳绿翡翠,简直云泥之别,根本没有半点可比性。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宋老板门口彻底变得热闹起来,越来越多的人连晚饭都顾不得吃,全都围了过来。

        玉石一条街几百个店铺,宋老板这边赌涨了两次,他别提兴奋到什么地步了。

        王琛刚想说画条线一刀把翡翠和石头切分开来,有人喊价了。

        黑汉子直接道:“王老师,这块毛料我出三百万,你看怎么样?”

        还没等王琛回话,女玉石商人的声音就想起来了,“三百五十万,我出三百五十万。”

        “四百万,王老师,考虑一下啊。”

        如今出了半个碗口的翡翠,完全值得赌啊!

        与此同时,解石师傅也分析道:“这块料子表现非常好,擦出来的地方都是翡翠,而且目前来看,里面可能藏着更多的玉肉。”

        解石师傅没说太多。

        但是大家都明白什么意思,值得赌。

        王琛可没想坑大家,这块料子里面的翡翠撑死了三百万,要真自己卖出去,那太不道义了,他张嘴道:“算了,我觉得……”

        话没有说完,陈老猛地一提声道:“小王,这块料子五百万卖给我!”

        五百万卖给您?

        王琛晕了一下,坑谁都不能坑陈老啊,别人不知道,他还能不知道这块料子除了半个碗口的翡翠,里面可就其他什么都没有了。

        陈老和自己关系不错,如果真的买回去亏本了,王琛心里会过意不去,他摆摆手道:“陈老,我明说了吧,这块料子不值五百万,我觉得玉肉不会太多,最多不超过三百万,要是您喜欢,我三百万卖给你。”

        玉石商人们听王琛这么一说,再联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情,全都不说话了,他们非常相信王琛的水平,再一个,别人一般都只会往高里说,谁会往少的说啊?自然,他们觉得王琛是真心实意告诉大家,这块料子可能真的只值三百万。

        但陈老不相信啊,他诶了一声,“小王,别怪老头子托大,这块料子才擦了一小半就出了这么多冰种菠菜绿翡翠,虽然上面有点白棉和杂质影响了价值,可按照我多年赌石的经验来看,里面应该还有不少玉肉,不说挖出一个翡翠球吧,大半个能挖出来,简直不在八百万以下,我出价五百万还是占你便宜。”

        王琛急了,“真没那么多玉肉……”

        陈老板笑了,道:“我算是看出来了,你是觉得我出价低了不想卖这块料子给我,所以拿三百万堵我嘴呢?”

        王琛狂晕道:“不是陈老,你……”

        陈老又一次打断道:“要不这样,我出六百万,六百万差不多了,毕竟还有一丝赌的成分在里面。”

        王琛:“……”

        他都想翻白眼了,现在自己说继续切好呢,还是不切好?说继续切,陈老一定会以为自己想开成明料多赚点钱,要不继续切,陈老又迫切想要,很为难啊。

        没想到云老还上前帮着陈老游说了起来,“小王,陈老出价六百万很合理了,看在大家都是朋友的份上,卖吧?”

        周先生也笑着说道:“是啊,难得陈老这么喜欢。”

        郑先生点头附和道:“我非常仰慕陈老,刚才在他身上学到不少丰富的知识,要不这样,你六百万把这块料子卖给他,待会开出来玉肉比六百万多的话,只要不超过两百万价值,我个人补给你,行吗?”

        得。

        大伙都想帮陈老拿下这块料子。

        王琛知道不卖都不行了,可是他依旧不想坑陈老,很认真说道:“一口价三百万,陈老您要的话我就三百万卖,您要再出高价那就算了,我没开玩笑,很认真的。”

        陈老一听,感动的稀里哗啦道:“唉……小王……你让我说什么好呢,你这人……你这人实在太够意思了,没枉费我们相识一场,行吧,三百万就三百万,老头子占你这个便宜了,等回到国内,我给你一样好东西,算是补偿你这次的损失。”

        “您真没占我便宜。”王琛蹲下身子抱起料子,一只手夹着,一只手沿着翡翠边缘指着道:“从这往里真的没有翡翠了,三百万还是我占你便宜呢。”

        “呵呵,小王真的够意思。”

        “为了让陈老安心,还编出这样的理由。”

        “好,王董不愧是做大生意的人,就是大气。”

        周先生和郑先生等人都赞不绝口,被王琛的人品征服了。

        陈老也是如此,他们都觉得王琛是为了让陈老心安理得以三百万超低价收下这块料子才这么说。

        陈老用一副我懂得眼神道:“好,好,好,我相信你。”他主动伸手抱过料子,“钱我一会转账给你,先开没问题吧?”

        “没问题。”王琛当然相信陈老不会赖自己账。

        一听要继续解石。

        现场的人群又热闹了起来。

        “快点开吧。”

        “也不知道里面藏着多少玉肉呢。”

        “可王老师说里面没有了,会不会真的没了?”

        “应该不是吧,你没看见他和那位老先生似乎关系不错么,我觉得他可能是做个顺水人情而已。”

        “也是。”

        解石继续。

        王琛无奈地摇了摇头,知道陈老要失望了。

        陈老怕解石师傅解坏了,主动道:“我来擦吧。”说着,他拿起砂轮机开始擦了起来。

        这不擦还好。

        一擦,里面真的没绿了!

        才擦了一丁点啊,陈老整个人都愣住了。

        云老、周先生等人也注意到了情况,顿时面面相觑起来。

        什么?

        真的像王琛说的那样,就这么点玉肉?

        陈老有点不信邪,闷声继续擦,可是事实就是没玉肉了,他再怎么擦都无济于事。

        终于,陈老按耐不住,直接把毛料固定到切石机上,狠狠一刀切了下去。

        毛料一分为二。

        一边是半个碗口璀璨的冰种菠菜绿翡翠。

        一边光秃秃的石块切口上什么都没有,别说绿了啊,连白雾都没有一星半点。

        围观群众们都惊呆了。

        有个二十七八岁的女青年捂住嘴失声道:“我的天啊,真像王老师说的那样,里面一点玉肉都没!”

        然后人群都爆发出猛烈的议论声。

        “嘶!”

        “王老师真的神!”

        “何止是神啊,简直宛若神明,我们都不好看的料子开出几百万价值的翡翠,我们都看好的料子,他说就那么多玉肉,结果真是那么多,牛逼大发了!”

        “不愧是王老师啊!”

        “这赌石造诣用通天彻地来形容都不为过!”

        “佩服,我对王老师彻底服了!”

        这群玉石商人惊叹声连连。

        蹲着身子难以置信的陈老此刻才猛然回想起王琛刚才说过的话,顿时脸色变幻不定,小半响后,他抱着翡翠站起身来,扭过头来看王琛,露出一丝苦笑道:“小王,你是怎么看出里面没玉肉的?”

        王琛总不能说自己会明察秋毫这门神通吧,他眨了眨眼睛,用一开始讲课的内容搪塞道:“我不是说过么,灯光照射在翡翠上面,反射出来的光线,能够判断有多少玉肉、成色等等。”

        啊?

        合着你刚才讲的都是真话?

        陈老和云老等人都晕了,他们玩赌石几十年,还是头一次见到王琛这么奇葩的赌石方法,但偏偏,王琛还证明了这种方式准确无比,一时间,他们都不止该说什么好了。

        如果说第一次开出干青种阳绿翡翠是走了鸿运,第二次开出冰种菠菜绿也是运气好,那么,刚才王琛指着线斩钉截铁说从那边开始就没有玉肉了,这也是运气好?

        肯定不可能啊!

        只有一种解释,王琛的赌石水平已经超出天际了!

        这一刻,陈老、云老、周先生、郑先生和郑刚刘炜等人不由自主都回想到王琛先前说的“包开包有”那句话,当时他们还忍不住发笑,此时一想,顿时都有点面皮发红,人家王琛明明是艺高人胆大,却被他们认为是在吹牛皮,太尴尬了啊。

        暂时只开了两块毛料出了翡翠。

        包开包有他们还不能确定,但是光从刚才的表现来看,陈老、云老和郑先生等人知道一件事,他们之前真的嘲笑错了对象,王琛不仅懂赌石,在水平上,还比他们在座的每一个人都高出十倍不止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